马长邦来到秦婉儿的办公室,脸上挂着职业姓的笑容:“两位好,哈哈哈,叶总我们可是老熟人了,徐云,关于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不管怎么说,我也属于警方高层管理,对一些事情有知情权,你也不要介意。”

    “想必您就是马局长,呵呵,我当然不会介意,过去的事情只是过去的,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公民。”徐云道:“马局可千万别那么高看我,就当我是一个普通人便可以了。”

    “不不不,是人才,放在任何地方都不普通。”马长邦道:“徐云,你对我们申江警方来说,就是一个宝。我相信曾经作为国之利刃的你,绝对是个值得依赖,值得信任的人。”

    徐云没工夫听这些客套话,开门见山道:“秦婉儿呢?”

    “在警局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工作职责,小秦最近各方面的状态都不是特别好,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换个人负责比较好。”马长邦道:“再加上市里领导特别重视雍和这种难缠的对手,所以,我亲自负责。至于小秦嘛,我希望她能休息一下,调整调整自己的身体。”

    徐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已经嗅出了一些暗藏的东西:“马局长,可能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会来这里,绝对不是因为我有发挥余热的想法,警民配合当然是任何人都有义务,但,我也有我自主选择的权力。”

    “当然,当然,这是肯定的。所以如果两位能帮我们的话,我们也不会亏待两位的。”马长邦道:“叶总,对于你的事情,我很遗憾,但你现在的一切表现,都证明你是一个积极弥补自己所犯错误的人,如果这次的事情成功了,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争取你最大的权力,你明白我的意思。”

    叶法拉点点头:“我当然明白。只不过,我也没有马局想的那么有觉悟。”

    “叶总说笑了。”马长邦道:“徐云,我们都是姓情人,不介意交个朋友吧?”

    “当然不介意。”徐云点点头:“但在这之前,我想说清楚一件事情。我之所以到这里配合你们,绝对不是因为我有管闲事的功夫,我只是给秦婉儿面子,但这件事情秦婉儿不负责了,我突然有些觉得没有理由去做了。马局长,如果有机会,我们或许会成为朋友,但绝对不是今天。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告辞了。”

    马长邦虽然面无表情,内心却暗藏汹涌:“徐云先生,我说的很明白了,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秦婉儿负责。”

    “马局长,我也说的很清楚啊,我来这里是给秦婉儿面子。”徐云道:“我有义务配合警方,但也有权利拒绝警方让我去做我不想去做的事情,这还不够清楚吗?”

    马长邦脸色有些挂不住:“那你怎么样才肯帮助配合我们警方?”

    “很简单。”徐云道:“秦婉儿负责的事情,我会帮她,她不负责的事情,我一概不理会。”

    邢国亮和李密心都挺震惊的,想不到秦婉儿的面子这么大,怪不得她那么有自信对马局说那些话,看来,这个案子离开了秦婉儿,还真的就是转不动了。

    “叶小姐,这可是你减刑的一次好机会。”马长邦迅速转移话题:“雍和这种人一旦抓捕,你立下功劳,甚至能让你提前出狱十几年……”

    “马局,这事情可不在我,我只是可以配合警方一切事情。但雍和是什么人你们也很清楚,我对付不了,我需要徐云的帮忙。”叶法拉道:“这件事情取决于徐云,而不是我,我毕竟还是服刑期间,没有什么人身权利去选择。您说呢?”

    马长邦的拳头忍不住握了起来,想不到徐云是这样一个浑身是刺的刺猬。

    “呵呵呵,看来这件事情的成败,都取决于徐云先生您了。”马长邦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开口笑着道:“徐先生,我觉得我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只是现在秦婉儿不适合负责这件事情,我也不希望把事情搞砸,所以我才会亲自负责,希望你能理解。”

    徐云摇摇头:“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已经搞砸了,而且是马局您亲自搞砸的,我不想再多重复了,我来这里是帮秦婉儿。我没那么博爱去管警察的闲事。”

    徐云的态度很坚决,至少马长邦完全无言以对。

    “马局,这事情似乎并不难处理。”叶法拉道:“只需要让秦小姐重新负责就好,我想如果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马长邦许久没有说话,最终,开口道:“那我再好好想想。也请两位好好想想。”

    “马局,如果没什么事儿,我想我应该可以离开了吧?警局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对于我这个普通公民来说。”徐云道。

    马长邦看了徐云一眼:“我知道你和叶总的关系,走还是留,你自己说了算。但叶总现在的走留是我说了算。”

    徐云笑了笑,心道,好,这次算你赢了。

    马长邦离开秦婉儿的办公室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上面特战队方面的负责人,然而他得到了回馈却是这样的:徐云已经不属于我们管辖,我们没有任何权利给他下达命令,他有他自己的人身权利。

    给予马长邦这个回复的人也不是外人,王逸身边的职秘书杜,他和徐云的关系可不是一般铁,当然不会帮一个小小局长来使唤自己兄弟了。

    ……

    最终,马长邦明白了一个道理,地球虽然不会因为少了谁而不转,但雍和的撒网行动却会因为少了秦婉儿而转不动!他需要这个功绩,在他仕途的黄金期,他需要这样的功绩来证明他,来得到组织上的赏识。

    衡量了利弊之后,马长邦也想明白了,这个时候,要做出退步的人是他,而不是秦婉儿。

    “李密。秦婉儿现在在哪。”马长邦问道。

    李密摇摇头:“应该已经离开局里了。”

    马长邦看了看时间:“这还是上班时间!”

    “马局,是您让她回去休息的……”李密道:“我看,您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秦局一直都是个好说话的人,她一定理解您的。”

    马长邦拿起电话的手都有些微微发颤,但他最终还是为了自己的前途选择了让步:“小秦,刚才的事情我们有些误会,我希望你能回来一下。我知道你现在可能会有些情绪,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为大局考虑……”

    秦婉儿接到马长邦的电话,显得很平静,她从一开始就很肯定,这件事情离不开她:“马局,只要是局里的任何需要,我随时待命,绝无怨言。”

    “谢谢。”马长邦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掌控一件事情,而需要托付自己手下人去掌控,这种感觉算不上不好,但也绝对算不上舒服。

    等到秦婉儿回到警局之后,一切才都重新平静了下来,马长邦带着秦婉儿再次出现在徐云面前的时候,徐云的态度才有了很大的转变。叶法拉笑了笑,在徐云背后低声道:“你还真是个多情的种。”

    “叶总,话可不能乱说。”徐云回头低声道:“我这叫讲义气。”

    马长邦深呼一口气:“徐先生,小秦我带来了,既然你希望她能负责这个事情,那我就一切都交给她负责。但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保证,保证对雍和的抓捕行动顺利成功的完成。”

    “我拿什么保证啊?”徐云无奈道,当领导的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雍和如果那么好抓,早就被人抓了,哪还轮得到他们:“我不敢保证。”

    秦婉儿却突然开口打断徐云的话:“我保证,我保证完成任务。”

    徐云白了秦婉儿一眼:“你还真是不腰疼……”

    “徐云,我敢保证,是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放过雍和。”秦婉儿道:“据我们警方的了解,苏杭冯家的事情,雍和也参与过。因为之前雍和在苏杭的毒品买卖遭到过冯千岁的阻碍,所以他怀恨在心。他当时跟青鬼联手过。”

    徐云的身上瞬间就腾起了一股浓郁的威压之息,这种突然爆发的威压之息让在场的人无一不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胸闷!

    马长邦这下算是明白了,徐云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嚣张和不羁,那是因为他有这个实力在他面前嚣张。邢国亮和李密等人也都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个前特战队员的不凡,有这样的人帮他们,他们心里的胜算可就大多了。

    “行啊……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达到宗师境的实力了,看来你对付我的那时候,隐藏了不少实力呢。”叶法拉的震惊更大,因为她知道这种威压之息只能是宗师境的高手才能散发于无形之。

    徐云的沉默显得很可怕,至少没有人希望这个时候跟他聊些什么。

    “给我雍和的照片和资料。”徐云淡淡道:“现在就说说你们警方的计划吧。”

    秦婉儿点点头:“我们去会议室详谈,关于雍和的事情,我做了详细幻灯片,我会把我的计划详细的跟你们说一下,当然,如果有任何你们觉得不妥的地方,我都需要你们马上指出来。我的原则是保证你们两个人身安全的同时解决雍和的事情。”

    “若抓雍和,必须人赃俱获。”叶法拉道:“这样多少都会存在危险……呵呵,秦局,这就是你让徐云参与进来的原因吧,如果我一个人的话,恐怕危险姓太大,如果我因为配合警方的事情出了事情,你又觉得没办法跟徐云交代。”

    秦婉儿承认叶法拉说的事实:“叶小姐,你能配合我们,我很感激。真的。”

    “别说客气话了,走吧,我也想看看怎么对付这个家伙。”叶法拉淡淡道:“这个混蛋当年还想吃老娘豆腐呢,你也算给了我一个报仇的机会。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ps:下午加更! 哈哈,前两章节后面写的那些,已经有齐河的兄弟眼见叫唤了:这不是俺们齐河那首《别给我充那六儿啊六儿的你以为你是谁啊?》没错,这就是,大学兄弟齐河的,好多年前听他哼哼,还没太大的感受,但现在真觉得这歌词唱的太深入人心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