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员到位,剩下就是应该怎么做,如何去做。当然,这些事情警方已经有了他们的既定安排,只需要徐云和叶法拉去各司其责即可。听完计划之后,徐云不得不承认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实在是太多了。

    “你们作为警方的线人,任务很艰巨,不但要收集雍和的犯罪证据,还要帮警方提供一个人赃俱获捕获他的机会。”秦婉儿道:“当然,这听上去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我相信,雍和在某种程度上对叶小姐是有一定信任的。徐云,如果你们的人身受到威胁,我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自己会怎么做,那就必须马上终止任务,先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这个就不用嘱咐了,我这个人很爱惜自己的生命,安全第一,任务第二。”徐云呵呵笑了笑,他回头看了一眼马长邦,显然,马大局长的表情告诉他,他可不这么认为。

    马大局长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完成这次针对雍和的撒网抓捕行动,这样的头功足以让他搏一搏,他可不觉的当一个厅级干部就是他官路的顶峰,有几个他这个位置的人,不希望在最后关头一搏,如果立下这种头功,他就有机会升至公安厅混个省部级的副职,那自己在王市长面前也不用这么低下四了。

    “不管怎么样,任务虽然艰巨,但是同志们都必须尽可能的克服困难。”马长邦开口道:“你们有任何需要警方帮助的,我们警方都会竭尽全力不留余地的配合你们。这件事情,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徐云微微一笑:“马局长,我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尽力,但我不会给你立什么投名状军令状。事成之后,自然是皆大欢喜,倘若事情不成,那你也别太失望。”

    马长邦盯着徐云看了好一阵子,徐云可是有可能决定他以后命运的人呐:“徐云,我相信你,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嗯。”徐云点点头,心道,就算哥这事儿办成了,头功那也不是你马长邦的,别想那么多美事儿。

    ……

    雍和,这个臭名昭著的名字,让各个地方的警界都很头疼。他的狡猾早已脱离了用狐狸来形容,很多时候,警方觉得明明可以抓住他的时候,他却总是能在最紧要的关头逃掉。他做事情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犯罪证据,任何事情他都有替包和顶罪的人站出来。

    警方这么多年对他都没有更好的办法,想要制雍和的罪,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现场抓捕,人赃俱获,让他没有任何抵赖的可能姓。但这个实在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情。

    徐云最初答应秦婉儿这个事情,自己也不确定有没有把握对付雍和,但是当他得知雍和也是参与苏杭纷争的一员时,他就不这么认为了。这个人是果果的仇人,徐云对复仇也算不上有太大的**,可是他担心雍和会不会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徐云的底线很简单,但凡有可能知道果果秘密并且引发地下世界混乱纷争的可能姓,都要扼杀在摇篮里。况且雍和这个人本来就罪该万死。

    如果有必要,徐云会在得到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按照自己的意愿形式。他相信自己若是和警方配合的话,可以更快的接触上雍和,而不至于自己一头抓瞎的去找雍和。

    叶法拉是在离开警局很久之后才开口问了徐云这个问题:“你真的心甘情愿帮警方做事吗?我是为了减刑,没办法。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做,即便你不做,他们也会想其他的办法保护我,雍和这个人我接触过,他很危险。”

    “他的确是个危险人物。”徐云淡淡道:“但我觉得,我或许比他更危险。”

    叶法拉愣了一下,没有在多说什么,徐云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她也只能做好自己应该做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你是不是要回酒店去跟你的朋友们说一下你现在所要面对的事情?我可不希望再有人会像竹叶青那样误解你了哦。”

    徐云忍不住无奈的笑了笑:“你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过去多久的事情了。我做了那么对不住你的事情,你都没跟我翻脸,我已经够内疚的了。”

    “但你做的事情没有错。”叶法拉道:“我理解。不然我也不会欣然接受。别转移话题,你真的不打算去酒店说一声?”

    “秦婉儿会跟他们解释的,我既然已经是现在的身份了,那就要尽快入戏。”徐云道:“我也不希望自己出入星凯大酒店的行为会给他们带去麻烦。在雍和栽跟头之前,我就是玩世不恭的徐家大少爷,而且实力关系强大到能让你可以监外服刑。”

    叶法拉也忍不住笑了:“警方的想象力还真是天马行空,让你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呼,我到真的希望我能监外服刑。”

    “或许解决了雍和,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徐云道:“行了,被我这大少爷看上的女神,虽然我们不是北影上戏的毕业生,但也要拿出专业演员的素质来,把这戏演的漂亮一点。”

    叶法拉白了徐云一眼:“你不会想用这个借口来趁机占我这个女演员的便宜吧,你又不是专业表演系的,我可是会怀疑你的动机。”

    “嗯哼,那可说不好。”徐云挑了挑眉毛:“话说回来,警方的消息到底可靠不可靠,你觉得雍和有这么高雅嘛,来大剧院听郎大的钢琴音乐会……我怎么觉得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呢?”

    叶法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警方都这么安排了,而且还送了两张这么贵的贵宾票,就算‘巧遇’不到雍和,也不枉此行了吧。”

    “嗯,这话倒不错,郎大的钢琴音乐会听听也不错,平时咱们也没机会。”徐云道:“至少不可能在这么高雅的艺术结束之后来一句‘找力宏’扫兴。”

    “谁说不是呢。”叶法拉的心情显然非常好,虽然她服刑的环境完全跟其他犯人天差地别,但她还是觉得外面的空气更清新一些。而且还能听钢琴音乐会,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太奢侈了,太自由了。

    国际化的大都市总少不了各种各样的表演,当人们不再苦于追求物质生活之后,更注重的是精神上的生活,尤其是大爆发和大土豪们,更喜欢用这种方法来陶冶自己的情艹,让自己在对艺术上的品味能提高的更多一些。

    大剧院的停车场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而徐云却完全不需要担心他没地方停车,秦婉儿打电话告诉他,他可以直接把车开到VIP车位去。当徐云走下这辆经过超级改装的福特猛禽之后,忍不住感慨当这种超级富二代的感觉也太爽了。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警方会租一辆经过改装的福特大皮卡给他开,而不是给他整一辆兰博基尼或者法拉利之类的跑车。

    叶法拉看到徐云盯着那独占两个VIP车位的福特猛禽发愣,笑了笑,把嘴巴贴在徐云耳边道:“虽然这皮卡加上改装费也超不过一百五十万,但视觉效果绝对要比五百万的超跑更抢眼,记住你的身份,你是个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是焦点的实力派富家大少,要的就是这种霸气。”

    徐云频频点头,显然,这皮卡的回头率绝对爆高,适合他所要扮演的对象。

    “而且,还有一个细节你是不是没有想到?”叶法拉的眼神实在是太勾魂了,至少徐云一时之间是有些小鹿乱撞的。

    “什么细节?”徐云眼神充满了疑惑。

    叶法拉压低自己的声音:“作为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大公子,当然会喜欢自己在车里震动的时候,有一个舒适宽大的环境了……如果是兰博尼基的话,恐怕是施展不开吧?”

    我勒个去!这入戏也太快了,徐云都心潮澎湃了,如果自己真的是那么一个有如此大本事老子的超级富二代,一辈子还真就作死一件事情值得去做了:“你还真是专业演员……”

    “好了,音乐会快开始了,咱们去吧。”叶法拉一把挽起徐云的胳膊,瞬间便非常自然的变成小鸟依人的软妹纸……

    如果说眼神能杀人的话,此时此刻的徐云,恐怕早已被周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给戳成骰子了,VIP专属车位,拉风无限的超级大皮卡,小鸟依人的女神陪伴。这是多少男人的梦想?

    而徐云此时此刻正在享受着这种梦想,说真心话,挺陶醉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大剧院,在众人目光的护送下坐到了贵宾专属席位上,万人瞩目的待遇实在是相当的美好。

    “表现的在张扬一点,我保证雍和如果在场,一定会注意到你。”叶法拉把头靠在徐云的肩膀上,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借演戏的机会去做她想做的事情,还真是不得而知咯。

    徐云心苦笑,唉,这么高雅的场所,他是真想安静的听听音乐会,却必须要表现的毫无素质,直接把脚哐当抬起,架在了前排人的座椅上。

    前排没什么人,到不至于直接引发什么冲突,可徐云后排的人有些不乐意了,嚷嚷着:“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剧院大了什么素质的人都有!简直就是对艺术的玷污。”

    “我玷你大爷!”徐云放下脚,回身怒骂道,而且还直接扬起巴掌,似乎随时都会抽下去一般!

    这一下谁会不注意,徐云张狂恶少的印象迅速充满了在场所有人的眼,两个负责场内安保工作的保安人员急忙跑过来,毕竟都是贵宾区的客人,谁都得罪不起。

    “老子的事儿轮不到你们看门狗来管!”徐云毫不客气道,然后指着后排刚才出言者道:“你给我听清楚,老子不管你是谁,少跟徐少面前装逼!”因为徐云宗师境的无形威压,还真让后排也不算什么小人物的听众傻了眼。

    这让谁也没心情听音乐会了啊,后排那人愤愤起身带着家人拂袖而去,至于他为什么会离开,恐怕只有自己内心的恐怖才可以解释吧。

    【ps:马上月底了,求土豪们打赏,提高提高生活质量~】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