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人们对徐云这类嚣张的阔少二代都极为不屑,不满的声音在四处响起。

    “不好意思,先生,如果你扰乱整个剧院环境的话,我们必须带你离开……”负责室内安保工作的保安最头疼的便是发生这种事情,在不知道这贵宾席位上人员身份的时候,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很有可能因此丢了工作。当然,如果他置之不理,也有很大的可能丢掉工作。

    徐云丝毫不在意保安的劝阻,就算整个剧院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他也一样的肆无忌惮:“都他妈给我闭嘴!老子是你们惹不起的人,谁再废话就别怪我不客气!收起你们的无知,贱民!”

    保安突然低声道:“可以了,入戏也不用做的这么夸张……”随后,又提高了声音:“先生,音乐会马上开始了,我希望你不要继续做影响剧院环境的事情了!”

    “好,算我给郎大一个面子,他的钢琴音乐会,我怎么会扰乱呢。但你今天下班之后最好乖乖收拾好你所有的东西,因为你明天就不会再来这地方工作了,记住我说的话,我说到做到。”徐云冷笑道,但他还真是佩服警方的人,连这保安都是托儿,都是警局的人,为对付雍和考虑安排的还真是够周全的。

    “徐少,这点小事儿何必让自己生气呢。”叶法拉起身拉着徐云坐下:“可别坏了自己的心情。”

    徐云回身笑容灿烂道:“听你的,宝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大剧院贵宾席位不远的地方,一个十五岁左右的男人,带着一副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金丝边框眼镜,显得质彬彬,只是他的眼镜比较特别,左眼是近视镜片,而右眼却是墨镜镜片,这样做似乎是为了遮掩他右眼的一些残缺。

    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独眼雍和,所犯下的事情如果都记录下来,足够编剧参考着写一部超长篇的犯罪记录电视剧了。

    一个留着板寸短发的男人对雍和附耳道:“大哥,那个女人肯定是黑寡妇叶法拉,绝对错不了!世界上是不可能有长得这么像的人,而且言行举止都……”

    “黑寡妇应该还在服刑,监狱不可能让她来这里听郎大的音乐会。”雍和淡淡道:“你肯定是看错了。”

    板寸头一脸焦虑而又认真的表情道:“老大,这女人的本事可不小,说不定她真有什么本事能在监狱里出来呢。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以前你经常拿这句话教育我的,老大,我发誓我绝对没看错的。”

    雍和微微一笑,显得很淡定:“如果真的是她,那说明这女人还真是有通天的本事了。什么事儿都等音乐会结束了再说,我今天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叙旧的。还有……以后最好不要用我教育你们的话来教育我,懂吗?”

    “是老大,以后再也不敢了。”寸头男马上点头道。

    “这样才对,我会带你到大剧院听钢琴曲,那是觉得你有前途。”雍和淡淡道:“当今社会我们需要的是情艹,高雅的情艹。”

    这时候音乐会正式开始了,郎大的出现引来了阵阵掌声,做事情只要足够专业,精通一件,就足够让人得到相当高的地位。任何事情任何工作都是这样。有些靠弹钢琴混饭吃的人或许会遭到普通人的白眼和不理解,会认为这叫不务正业。

    可如果做到郎大这个地步,那就不是不务正业了,那是为国争光,以后足以在这个历史上留名的。弹钢琴的和钢琴家区别在于那个“家”字。画画的和画家的区别也是一个“家”字。写小说的和作家区别依然是那个“家”字。

    但真要被人称为某个行业的“家”,付出了多少,只有这个人本人才知道。

    很多人都觉得创业很辛苦,是最难的事情,最锻炼人的事情,殊不知这是最简单的,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企业家”足够多,甚至说华夏任何一个小县城都会有那么几个成功的企业家,更别说北上广的企业家了,然而真正的音乐家,画家,作家却真的并不多见。

    钢琴在懂音乐的人耳可以听出忧伤和喜悦,在不懂的人耳只是悦耳的旋律。

    在场有多少懂音乐的人不得而知,但大部分人恐怕都不懂吧。

    钢琴音乐会结束之后,徐云便和叶法拉起身准备离开,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惹来雍和的注意,所以只能继续按计划行事。

    重新登上这大皮卡,徐云才松了一口气,演好一个游走于北上广及全国各大城市的华夏一线超级大纨绔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说如果我们若装上几天,依然没有什么动静,那怎么办?”

    “雍和是个谨慎的人,我想,如果他今天真的在大剧院,一定发现我了。”叶法拉道:“但在他不能确定之前,他绝对不会露面的。如果我们去找他,也绝对找不到他。但有一点我敢肯定,他一定会安排人跟着我们,我们只要继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你就当作体验醉生梦死的人生吧。”

    徐云苦笑一声:“秦婉儿的决定,我也没办法,我们接下来去的酒吧,酒店,他们都指定好了……甚至是明天的行程,后天的行程,这都安排了,如果雍和一直不露面,我们就这么一直扮演下去?”

    叶法拉微微一笑:“我一点都不介意有你陪着我体验这种醉生梦死没心没肺的生活,哈哈哈哈,这可比我想要的自由精彩多了。”

    徐云还能说什么,只能笑着无奈摇头,你是爽了,我可不想一直带着面具生活,而且还要带这么一个混蛋恶少的面具,显然是伤祖宗积下的德啊。

    “走吧,我也好久都没喝过酒了。”叶法拉示意徐云开车:“只要你上路,有没有车跟着我们,看一眼就清晰了。”

    “这绝对是个好主意。”徐云启动了这辆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大家伙,直接按照秦婉儿的计划奔往申江一家比较特殊的酒吧,这家酒吧虽然不小,但后台似乎不硬,经常会有人在这里面惹是生非的,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享受夜生活的人想去的地方。

    钢琴音乐会结束之后的这个时间可以说是正好赶上了酒吧人流的高峰期,先不说里面的坐位是否还有,至少外面的车位已经所剩无几,就连人行道上也都停满了各类汽车。

    徐云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足够停下这辆大家伙的车位,却被随后赶来的一辆系宝马给横空夺走。

    “从停车就能看出来一个人的素质。”徐云无奈的摇摇头:“现在人的素质真的是越来越低了啊。”

    叶法拉看着后视镜,答道:“是啊,从停车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素质,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姓格。那辆系敢跟你抢车位,显然是认为自己在这附近混的挺开,什么人都会给他几分面子,所以即便你开一辆福特猛禽,他也依然不把你当回事儿。但是一个毫无素质可言的国家级大纨绔,面对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笑而过吧?”

    徐云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自从我们离开大剧院之后就有一辆黑色的丰田大霸王一直远远跟在我们身后,它很小心谨慎,途拐弯消失过几次,但现在还是跟着我们来到这里了。”叶法拉道:“虽然我不知道雍和会不会坐在那辆车里,但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辜负了秦警官的信任。”

    “懂了。”徐云说话间已经挂上了倒挡,方向盘一打,脚下油门一踩,那系宝马内走出来的申江四流纨绔,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车被这庞然大物毫不留情的碾压了上去。

    当这辆福特猛禽的一只后轮压在这辆系宝马的车头上之后,徐云才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走下车,他只能心里对面前这位四线纨绔说声不好意思咯。

    “你瞎呀!!艹!”系车主显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更别说身边还带着刚刚泡上的两个大学城的妹纸,这时候若不发飙,他以后还怎么在这一片混啊,车都被人给“踩”成这样了。

    徐云冷笑着走上前,如果说刚才他对自己的行为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话,那现在徐云绝对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对于装逼者,徐云一向喜欢用简单一点的办法解决。

    没等徐云动手,系车主却先嗷的一声扑了上来,而且还噌的一下掏出了后腰上别着的防身匕首。

    那徐云就更不含糊了,他左脚跟蓄力扎好下盘,胯骨发力,直接甩动身体,右腿扬起随着身体的转动便甩了出去!一记鞭腿狠狠扫在系车主的脸蛋上,让他连人带匕首都哐当一声砸到了他自己的车上。

    “这就叫秋风扫落叶。”徐云得意洋洋道:“孙子,跟哥装逼,你还太嫩了。”说完,徐云抬头看了看这小子带的两个大学城的妹子,嘿嘿一笑道:“你们跟这种人玩儿没前途,他只是想把你们灌醉了玩儿双飞燕而已。”

    叶法拉这时候也走到了徐云的身旁:“怎么,你还要怜香惜玉了?人家她们会跟着来,那说明人家心甘情愿。”

    “那不如跟着我咯,我们一起飞燕也不错嘛。”徐云调笑道。

    叶法拉心苦笑,这家伙装起混蛋来还真的是有模有样的呢,至少她现在都想给他一记耳光了。

    两个大学城的妹子那见过这样肆无忌惮的流氓恶少,吓的花容失色,尖叫着就大步逃离了现场,而被徐云掀翻的四线纨绔也只能趴在地上痛苦**。

    “黑……寡妇?”这开系的四线纨绔到也不是没见过世面,抬头看到叶法拉,整个人脸都变色了,叶法拉的名头在申江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得罪的起这女人的人,在申江真没几个。

    而现在叶法拉都小鸟依人的站在这个开猛禽的年轻人身边,显然这年轻人拥有他高不可及的地位:“哥……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

    就在这时候,徐云和叶法拉的余光都看到了,那辆一直偷偷跟着他们的黑色丰田大霸王缓缓驶出了他们的视线。

    【朋友开了个网店,秋秋1号店,主营苹果、星、小米等各大品牌的手机保护壳,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去,去了提笔仙的名字,可以根据商品价值,给与最低1元,上不封顶的优惠~~下面是地址!记住了,有需要的戳进去。shop1090545taobao/?sp=a20r195191990992TuSrlq】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