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法拉和徐云相互看了一眼,两人都明白,看来雍和已经盯上他们了,刚才那黑色的丰田大霸王里或许就坐着雍和,即便雍和不在里面,也必然是他的亲信在调查他们两个人的情况。雍和对叶法拉似乎很感兴趣。这一点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任何一个听说过叶法拉被捕的“老朋友”,都会对她犯了这么大事情被抓捕后还能逍遥法外,都会非常感兴趣的,不仅仅是雍和,换其他人也会一样。

    警方内部的心理学专家对人类心理的了解绝对不是盖得,就算对手是雍和,也一样逃不了好奇心的作祟。

    “刚才的事情不好意思了,你的妞儿被吓跑了,我是没办法补偿。”徐云把躺在地上的那位四线纨绔一把拉起:“你的车或许需要修一修了,前引擎盖,保险杠,做钣金加烤漆估计也不少钱,你的车,你说个价,我赔你钱。”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最多就是个抢车位的低素质青年,至于泡妞这种事儿,虽然有些可恶,却也还不至于遭到这样的惩罚,徐云那一脚也算是给了他教训,压坏人家的汽车,那都是为了在他人面前演戏需要,后果不应该这个无辜的家伙承担。

    “哥……哥,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您就放我一马,以后有什么事儿,我金迪绝对鞍前马后!”这家伙显然是被眼前的大人物给吓蒙了,金迪虽然在这一带也算是比较出名的纨绔,和大多数混混都有不错的交情,但在叶法拉这样的女人面前,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别说他了,就连他以前想接头都接触不上的疯狗,在叶法拉面前也只是炮灰而已。

    “我没别的意思。”徐云道:“我是说真的,你开个价,我陪你钱。”

    “不不不,没伤了哥的轮胎就好,我这都是小事儿,我自己搞定,自己搞定。”金迪连连点头:“哥,一会儿你随便喝,所有消费都记在我账上,我请!您千万别客气,以后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在金迪看来,跟这种他想方设法都接触不上的大人物相比,挨一脚根本不算什么,就算再给他两脚,只要以后他能在外面对人说:黑寡妇咱都认识!

    不管做什么那都值了!

    “……”徐云还真挺无语的,他喝酒肯定有警方买单,帮警方做这么大的事儿,若是再不消费消费他们的经费,也太对不住自己了:“用不着,你现在马上滚蛋就行。”

    金迪屁颠屁颠跑上车,找便利贴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徐云:“哥,任何需求给我打电话!”

    “不用。”徐云都被这家伙赖的有点想动手了,但这家伙却依然坚持把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便利贴塞进徐云的口袋里。

    没等徐云掏出来扔掉,叶法拉就发话了:“你去把车挪下来,让这家伙快点走人,别耽误时间了,万一雍和再来了……”

    “嗯。”徐云点点头,迅速把车挪开,而金迪也马上上车把自己压的车头变形的系宝马挪出来,他目送徐云把车倒入车位,口里还在奉承着:“哥,有事儿跟弟弟说,弟弟一定鞍前马后!绝无怨言!”

    “滚蛋!”徐云忍不住骂了一句,金迪便迅速驾车离开,甭管对方态度怎么样,至少金迪觉得他这就叫有进展,起码以后说得上话了。只要他勤快一点,只要他识时务给足了对方面子,就算对方当他是条狗,对他来说也不是坏事儿。

    徐云和叶法拉匆匆进了酒吧,酒吧内已经是人山人海,歌舞升平,基本上能看到的座位全部都有了人。

    两人穿梭过拥挤的人群,终于找到一个座位,这种地方的座位一般都有最低消费,大部分站着喝啤酒的,都是网上团购的丝丝一族。

    “先来两瓶皇家礼炮喝着,什么果盘饮料的你自己看着办。”徐云没等跟过来的服务生开口,就直言道。

    叶法拉微微一笑:“这么大方?”

    “钢琴音乐会的贵宾票他们都给了,在这喝点酒肯定有买单的吧?”徐云这才刚说完,就有两个打扮朋克的青年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徐少好!”其一人道。

    徐云想都不用想,这么称呼他的肯定是警方的人,他也不客气:“你们过来是给我付钱的吧?”

    “徐少,你这是跟我们开玩笑吧,我们兄弟哪喝得起皇家礼炮啊。”另外一人笑着道。

    徐云翻了个白眼就刷卡把酒水钱给付了,等到酒吧服务生刚离开,第一人便开口了:“是李组长让我们来的,我们是重案组的人。秦局担心雍和会安排人到酒吧来继续观察你们,所以我们是来给你当托儿打掩护的,一会儿你可以惹点事儿,我们帮你出头,给足你面子。”

    秦婉儿考虑的还挺周全的,事儿还真是这么个事儿,那个超级大纨绔惹点事儿的时候,身边不都要有几个能打又给面子的狐朋狗友啊。

    “我这么高素质的一有为青年,为了你们这点破事儿真是要无恶不作。”徐云愤愤道:“谁那么缺德啊,给我设定这么一个角色?”

    “是秦局。”

    我擦!徐云没招了,秦婉儿啊秦婉儿,哥这一生光辉形象算是栽在你手里了。等雍和的事儿结束了,你必须好好请哥吃顿饭,隆重感谢感谢我!

    服务生带着酒水果盘饮料前来,安排好之后便又匆匆离开。

    重案组的两个卧底青年嘿嘿笑了笑:“徐少,我们这点工资还真不够喝这么贵的酒,今天真是跟着你沾光了。”

    “警局肯定会报销吧?需要**不?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去开!”徐云问道。

    “不是吧?这你还要报销?秦局说你有的是钱……徐少,就这点消费,星凯大酒店几分钟就能赚得出来吧?”

    “擦!那我也出不着这钱啊!”徐云瞪眼道:“去去去,警局又不报销,你俩乖乖站一边喝啤酒去,少给我添乱,我这还琢磨着怎么找点麻烦呢。”

    叶法拉苦笑一声:“不需要你找麻烦了,一会儿麻烦自然会来找你。”

    说完,叶法拉直接把身上的小外套脱掉,香肩展露,酥胸若隐若现,哎呀妈,明摆着就是要招狼来的。

    “高,实在是高。”徐云佩服的倒了两杯酒,递给叶法拉一杯:“走一个?”

    “走就走,谁怕谁。”叶法拉也不客气道,好久没喝酒了,感觉不错。以前她总觉得这种酒吧嘈杂没品位,跟星凯顶楼的酒廊相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今天,她却第一次觉得这地方也很不错啊,至少比监狱的小房间好的多。

    两个重案组的卧底警察苦笑一声:“徐少,你不会真的不舍得给我们喝一杯吧?”

    “我擦!”徐云瞪眼道:“我是什么身份?给你们倒酒?!想喝自己倒啊,没点眼力劲儿,真不知道李密怎么安排你们两个脑袋瓜不灵光的家伙来装非主流!”

    两人被徐云训的也没脾气,他们都听李密说过徐云的背景身份,就算二十个他们在徐云面前那都不是对手,当然不敢跟徐云瞪眼了。

    就在叶法拉脱下小外套的第一时间,不远处便有一双色眼眯了起来,紧紧盯在叶法拉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上。

    “毕哥,你这是又看上谁了?”眯眯眼的毕哥旁边,一个浑身嘻哈风的家伙笑嘻嘻道。

    毕哥嘴角轻扬:“那女人不是咱申江大名鼎鼎的黑寡妇吗?怎么会沦落到跟一个无名小辈来酒吧喝酒?”

    “嘿嘿嘿,毕哥,说不定那娘们也是个浪货,就喜欢这种调调呢?”嘻哈青年扬眉笑了笑:“毕哥,要不要咱也去勾搭勾搭,说不定黑寡妇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哈哈哈,毕哥,看她那水蛇腰,晚上有你姓福的。”

    “嘿嘿嘿,咱这魅力当然比那小白脸高。”毕哥自信的站起身,带着身后几个小弟就向叶法拉身边走去。

    徐云轻轻放下酒杯,淡淡道:“你这诱饵钓鱼也太轻松了,这才刚脱就有鱼儿上钩了。”

    “对这种色鬼流氓,没什么好留情的。”叶法拉依然微笑着喝酒道:“就算你捅了再大楼子,警方也一样会给你收拾利索。放心动手吧,我希望那些用眼睛占我便宜并且心里还污秽乱想的家伙,今天都躺在医院里过夜。”

    徐云干笑两声,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一点都没错。

    “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咱们申江赫赫有名的黑寡妇叶小姐吗?叶小姐居然也有雅兴在这里喝酒?”毕哥已经走到了叶法拉身后:“一直都想跟叶小姐交个朋友,今天这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叶法拉连头都没回,继续优雅的喝着自己杯美酒。

    “哪个傻叉裤裆的拉链没拉好,蹦出来你这么个鸟东西?”徐云的表情把嚣张发挥到了极致,说话间他已经站起身来。

    嘻哈青年闻言怒骂一声:“小白脸,你他妈算个鸟!敢对毕哥不敬!”

    “毕哥?那个毕?”徐云哈哈一笑:“我知道了,一定是傻逼的逼?我说的不错吧?”

    毕哥嘴角一阵猛抽,这小子明摆着是来找死的:“哥几个!给我上!狠狠教训教训这小白脸,让他知道知道这地方到底是谁说了算!”

    没等毕哥的人动手,重案组的两个伪朋克便站了起来:“我看谁他妈敢对我们徐少动手!就你们这不入流的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哟,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人给出头呢?”毕哥冷笑一声:“行!有种,咱今天谁也别找,你有种就打电话叫人来!咱看看谁的人多!”

    如果是往曰,徐云早就两个大嘴巴子扇出去了,但今天不一样,雍和的人就有可能在暗看着呢,以少抵多绝对不是一个纨绔大少喜欢的方法,想比人,那就比:“好,看看最后谁有种。”

    徐云说完这话,那俩重案组的伪朋克就傻眼了,他们警局的人总不能都装成流氓痞子出来混吧,一人站在徐云身后低声道:“徐云,我们去哪找人?”

    “这就不用你艹心了。”徐云淡淡道。说完便掏出了口袋里那个便利贴,金迪塞进去的,刚才只顾着挪车,忘了丢掉。

    【ps:不知不觉9个月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兄弟们威武,让《妖孽兵王》一直坚挺在点击榜上,谢谢你们的支持。】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