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和从未像今天一样如此难眠,他很难给自己找一个充足的理由来说服自己看到的一切,为什么叶法拉还在外面,而且看上去生活过的有滋有味,非常不错,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和有钱公子哥约会,去大剧院欣赏钢琴曲,这可绝对不是一个犯人应该享受到的待遇。

    自从叶法拉栽了跟头之后,有多少人相继被捕也是很多人都有目共睹的事情,这一切都绝非那么的简单,雍和必须找到他想要的答案。他既然想要接管这一切烂摊子,想要重新恢复原本应该继续创造暴利的交易网络,他就必须搞清楚这一切。

    “砰,砰砰。”

    终于,房门外传来了一长两短的敲门声,雍和阴狠的倒角眼睛,很快眯成了一条线,声音低沉而浑厚道:“进。”

    寸头男推门而入,见到雍和之后先是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老大,然后在雍和的示意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那个女人绝对是叶法拉,错不了,而他身旁的那个青年有相当大的背景,恐怕我们想要查清楚,难度相当大。”

    “说说吧。”雍和点点头,自己一手**出来的人有多大点本事,他自己还是非常清楚的,他不准许自己手下的人吃闲饭,但也绝对不会强迫他们去做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寸头男把今晚跟踪叶法拉的所有事情都全盘而出,他在酒吧看到的一切,包括到后来两人直接驱车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事情,一字不漏。

    等到寸头男把一切都说明之后,雍和指了指套房里的冰箱,示意他想喝什么自己去拿。寸头男一边连连点头说谢谢,一边去冰箱拿了一瓶啤酒:“老大,香格里拉离我们那么近,不如今天我们就退房,去那边开一间。”

    “不需要那么着急。”雍和微微一笑:“阿光,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些表面现象。真正的东西还需要自己慢慢去了解。呵呵呵,那个年轻人不简单,绝对不是如你所猜,只是个依靠家庭实力的废材,凭叶法拉的心气,是看不上那种寄生虫的。”

    “老大,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那女人吗,如果你看那小子不顺眼,我想办法做了他。”寸头男叫阿光,是雍和身边最信任的人。可以说他就是雍和的门徒,雍和一直把他当作接班人来培养。

    雍和认真的看了阿光一眼:“我教育过你很多次,永远不要把女人看得那么重要,这只会成为你的绊脚石。一个人想要成就大业,心必须黑。”

    阿光连连点头:“我知道,我刚才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便宜了那小子。”

    “色字头上一把刀。叶法拉如果真的会对那小子投怀送抱,必然有她充足的理由。”雍和淡淡道:“我很了解这个女人,呵呵呵,黑寡妇,可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碰的。和她睡的代价绝对不是一般人能付得起啊……至少,从我认识她的那一天开始,就没见到谁有那么大本事睡了她……”

    阿光的态度也认真了起来:“老大,那你觉得,那个小子何德何能,竟然可以让她以身相许?”

    雍和轻哼一声:“她如今能完好无损的在监狱之外享受生活,就说明了一切。”

    “你指的是……有通天本领的不是叶法拉,而是那个小子?”阿光的表情略微有些惊讶:“那这小子的后台也就太恐怖了。”

    雍和点点头:“所以在我们没有确定之前,你也不要试图去调查那个年轻人,如果他的后台真的硬到这个地步,你敢去调查他,死的那个人肯定是你。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栽培你都看在眼里,我可不希望我退休之后,没有合适的人选来上位啊……”

    听到雍和把话说的这么明,阿光强忍着心的兴奋和激动道:“是!老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重托,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绝对不自作主张。”

    “只有你现在一切都听我的,好好学着点,才会有你可以独当一面的那天。”雍和道:“没什么事儿就回去睡吧,明天继续去做我让你做的事情。”

    “是!”阿光点头道,离开雍和的房间之后,他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回到酒店自己的房间后,第一时间就是打酒店服务电话问有没有特殊按摩之类的服务。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申江刚经历过大扫查,幸存的这几个酒店还没人敢顶风而上。虽然他们幸存下来都是得到了市里领导的提前嘱咐,但现在市里的领导还没松口,谁也不敢给自己找麻烦。

    阿光有些失望,但想想雍和说过的话,色字头上一把刀,也就安然而睡了。

    ……

    香格里拉的总统套房内,徐云正做在客厅看电视,而叶法拉已经霸占了两个小时的按摩浴缸了,这才叫生活,叶法拉真的太迷恋这种生活了。她很清楚,她现在在监狱拥有的一切已经是其他犯人可望而不可及,甚至是望都望不到的。

    可那些比起外面的世界,又是如此的单一,单一到她真的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得抑郁症。

    “小姐,都两个小时了,泡那么久,你就不怕伤了你的皮肤?”徐云在外面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洗洗睡了,不然明天恐怕没精神在雍和的人面前演戏啊。”

    叶法拉听到徐云的声音,娇笑一声:“我又没有不让你洗洗睡,门又没锁。”

    “呵呵呵……”徐云苦笑几声:“我真没开玩笑,这都折腾一天了,演戏很费神的,我是真想睡了。不然明天肯定没精神。”

    “那样更好,本色出演。”叶法拉一边起身擦拭身体,一边对浴室外的徐云道:“我们自己看来,你和我到这里只是找一个休息的地方,可在雍和的眼里却不会那么想,一个色胆包天的大纨绔,把我黑寡妇带到酒店,如果不折腾一宿,也对不起自己的名衔不是?”

    徐云是真没招儿了:“要是真折腾一宿,可能我还真有精力……最怕的就是什么也不做,还要熬一宿。那你继续洗吧,为了明天能本色出现,下面有家上岛,我出去喝两壶咖啡,熬一夜,明天绝对黑眼圈。”

    说话间,叶法拉已经裹着浴巾在浴室走了出来:“那还不如假戏真做咯,反正我就在这里,如果你想折腾一夜,我也不介意。”

    “你可别再暗示我了,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徐云苦笑道:“真的控制不住了,那跟禽兽没什么差别的。咱们毕竟孤男寡女的,你这浴巾一裹,实在是会让我想入非非啊。”

    “算了吧,我了解的那个徐云是个有原则的人。”叶法拉耸了耸肩膀:“就算你知道我浴巾里面是真空的,也绝对不会对我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那就证明给我看,让我知道我错了。”

    徐云原地杵了半天,竖起大拇指道:“算你狠,你赢了。”

    “我赢了,那你就不用去喝咖啡了。抓紧时间洗洗睡吧,我在床上等你。”叶法拉得意洋洋道,她真的不介意徐云这时候扑上来,但她又很确定的知道,徐云绝对不会那么做,永远都不会的。

    徐云乖乖洗完澡之后,叶法拉已经躺在那巨大的法式软床上睡下来了。

    就在徐云准备在沙发上迷一夜的时候,叶法拉便开口了:“如果你不介意,这张床很大,足够我们两个人躺下聊聊天。沙发上睡一夜,会腰疼。”

    徐云倒不觉得沙发上睡一夜会腰疼,但他肯定,在床上和叶法拉战一夜却绝对会腰疼……

    “别胡思乱想,我可没有吃了你的意思。”叶法拉道:“我就是想跟你聊聊步飞梵。”

    徐云愣了一下,随后便走到床边坐下,叶法拉给他递过被子盖上,两人躺在硕大的床上,没有相拥而睡,而是各自看着各自眼的天花板。

    “我相信他一切都会好的。”徐云道:“他很坚强,说真的,你让我照顾他,我并没有做好。因为我自己身边的都是些麻烦事。在我照顾他的这段时间里,有两次他都差点丢了姓命,若不是运气站在我这一边,我现在恐怕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了。”

    “两次……?”叶法拉也愣了一下,她虽然不了解太多,但也知道自己问也没有用:“可即便是这样,他不是依然平安吗?徐云,我知道,在他离开之后,你一直都并不安心。但这错不在你,路是他自己选择的,我相信他永远都可以化险为夷。”

    徐云点点头:“我也相信。”

    “他很坚强,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叶法拉道:“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一个正在跟恶犬抢食的流浪小孩,那么小……但为了生存,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畏惧。我当时就在想,即便当时对面的不是恶犬,而是一只饿狼,他也同样不会畏惧。”

    徐云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叶法拉跟他聊起的一切。

    “因为他为了生存可以做任何事情。”叶法拉道:“我至今还记得,他那么小的身躯是如何把那只恶犬掐死的……那只狗站着就跟他差不多高,扑过去远远高出他半个身位……呼,甚至是普通的成年人,面对那种情况恐怕都会尿裤子了。他却知道利用自己下俯放底的优势,用一块碎玻璃划破了那条恶犬的肚皮。”

    徐云听到这个故事,更可以确定一件事情了,步飞梵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强不知多少倍。

    “看来我也没必要托凯·马修去跟古鹊界说帮忙照顾照顾了。”徐云道:“他完全有能力自己照顾好他自己。希望在贵客来到之前,我们能先把雍和的事情处理干净,呼,如果警方能因为这件事情,让你监外服刑,那就太美妙了。”

    叶法拉微微一笑,她知道徐云说这些,都是为了给她看到光明的希望:“希望是吧。晚安。”

    “晚安。”

    【ps:下午加更~!求各种支持!除了凹凸票留着明天给我,其他能砸的都砸过来吧。】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