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江有个非常有名游艇俱乐部,换句话说,这也是个富豪俱乐部,因为这里停放的游艇里,最便宜的恐怕也要千万元起步。华夏已经步入到了土豪横行的年代,至少徐云是这么认为。因为只是这一个俱乐部的注册会员就有几十人。

    或许很多人都不理解,花上千万要一个每年使用率甚至不足一次的游艇,还不如买一辆每天可以拉风上街的跑车。甚至说有些游艇的价格要数千万,若是私人订制的甚至都会上亿元,一点都不次于小型飞机。

    多数普通人都会这么认为,千万元的游艇应该是最不值得去买的东西。但大部分没有想明白,真的会有钱玩游艇的人,什么超跑飞机的还会没有?至少这个游艇俱乐部的绝大多数人,家里的超跑足以停满一个篮球场的。

    玩得起游艇的,才是土豪的土豪,土豪的战斗豪。

    而今天徐云他们来到的地方,就是这个只有“战斗豪”才入的起的游艇俱乐部。为了给徐云树立一个“超级战斗豪”的形象,警方是真够下血本的,甚至不惜重金租下了这么一艘价值千多万的私人定制小型游艇。

    “这特么才叫天堂的生活。”徐云站在游艇上,感受着海风的抚面:“我若是真这么有钱,还真是要考虑考虑人生了,人生都乏味了。什么奢侈和[***]都体验过之后,除了去做点作死的事情,还能做什么?”

    开游艇的人自然是警方安排的人,他叫胡路,但大部分人都叫他葫芦:“我们这么安排,就是为了让雍和觉得你这一辈子,只剩下作死一件事情可以去做了。他做这种犯法的生意无非就是为了钱,而他看到你这么大一棵招财树,绝对不可能不动心。”

    叶法拉点点头:“雍和绝对不是那种放着钱不去赚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有我这么一个可以牵线的人,他一定会自己送上门来。”

    “没错。”胡路道:“说不定现在雍和就已经亲自在游艇娱乐部外面等你们了。徐少,警方该做的都已经做足够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了。你一定要表现出自己挥金如土的气势,只有那样,雍和才会变本加厉的想办法来坑你的钱。只要时机对了,我们就可以人赃并获的抓捕他了。”

    徐云正享受着海风呢,真不想去考虑那么多伤脑子的破事儿:“这是挖个坑让雍和往里面跳啊。”

    “虽然这种做法有点不厚道,但对付雍和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胡路道:“你们不用顾忌我的,尽情去享受你们的二人世界吧,一会儿到时候我就返航,我先去驾驶室里睡一会儿。”

    徐云淡淡一笑,游轮他坐过,但这私人游艇还是第一次,的确应该好好感受感受有钱人的二人世界。

    “你若喜欢的话,肯定也买得起。”叶法拉道:“只不过你不想这么高调的生活罢了。”

    徐云耸了耸肩膀:“这得是多富贵的命才能享受得起,不过我到可以问问,租一天多少钱,等空闲下来,租一天,带大家都到这海面上来放松放松,挺不错的。”

    “是挺不错。”叶法拉看着远处海天相接处:“其实我原本打算买一艘的,如果不是那时候你出现的话,说不定我现在正惬意的享受生活呢。”

    “抱歉。是我毁了你的生活。”徐云也看着同一个地方道。

    叶法拉摇摇头:“不,你不但没有毁了我。还拯救了我……人之初姓本善,谁也不会希望自己的生活是建立在无辜人的痛苦之上,我只是走错了路,一直没有回头的机会。你不但没有毁了我,还给了我回头的机会。我不希望继续做那种人。”

    徐云没有说话,他心里很清楚叶法拉不是那种人,如果当时她被捕的时候,眼神里没有流露出那种轻松和解脱的话,他也不会把她当作朋友去看待。虽然他们一起经历的是一件非常不美好的事情,但徐云必须承认,叶法拉跟雍和这一类真正的恶魔完全不一样。

    “如果没有你,警方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徐云道:“我替他们谢谢你的合作。”

    叶法拉直言道:“我从一开始就不是本着配合警方的心态去做这些事情,我只是在替我自己赎罪,希望上帝能看在眼里吧,等到我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我还是想自己可以上天堂的。”

    “你会的。”徐云伸手揽住叶法拉的肩膀,“我很高兴能认识你,真的。虽然我对你做的事情那么对不住。但……呵呵,你知道的,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也不知道如何表达。”

    “我看你小学语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叶法拉笑的很轻松。

    ……

    徐云和叶法拉才刚刚离开游艇俱乐部来到停车场,就被留着寸头的阿光拦在了那辆福特猛禽的前面。

    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雍和已经入网。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阿光恭敬道:“这位就是叶小姐吧?雍和先生想请您过去叙叙旧。”

    徐云走上前,直接用肩膀抗开了阿光:“你谁啊?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夹了?对我的女人也敢乱搭讪?若是活腻了,我随时都能给你个痛快。”

    面对徐云的嚣张气焰,阿光深呼了一口气:“不好意思,我们是在征求叶小姐的意思。”

    “我再说一遍,这是我的女人。”徐云几乎快把脸都贴上去了:“滚!”

    叶法拉这才把徐云拉开,娇柔道:“徐少,你先上车,我来处理,不用担心的。”

    “宝贝,你这么迷人,这混蛋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咱们不用理他。”徐云这真是演技大爆发:“什么叙叙旧啊,我看他们就是对你有想法,你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占你的便宜。”

    叶法拉突然在徐云的脸上亲了一下:“乖,不会的,你先去车上等我。”

    徐云心服口服,演技上,他还真不如叶法拉啊,甘拜下风:“好,那我去车上等你,不要让我等太久。”说完,徐云又回头瞪了眼寸头男阿光:“小子,你最好小心一点,有话就快说,有屁就快放,若敢动手动脚,信不信我开车轧死你?”

    “哼。”阿光轻吭一声。

    “怎么?你还不服啊?!”徐云这小暴脾气,一下就起来了:“老子今天就告诉你,老子的老子可不是李刚刚那种废物!我轧死你,就跟轧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懂了吗?”

    叶法拉再次催促徐云道:“好啦,徐少,你就快上去吧,我们不要跟他浪费时间了。”

    徐云这才纷纷上了车,坐在车里他也没放松,依然狠狠的等着叶法拉,这可不是拍戏,不能喊咔,装就要一直装到对方离开,若是半路笑场,可不是换一卷录像带就可以的,那就全盘皆输了。

    等到徐云上了车,叶法拉也板起脸来:“你是雍和什么人?”

    “我是他的门徒。”阿光道:“叶小姐,我们老大听说过你的事情,所以才来到申江,原本是想去监狱探望你一下……”

    “废话少说,直接点。”叶法拉道:“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浪费。”

    阿光喉结耸动,这女人还真不是什么好惹的:“我们老大来到申江,却无意看到你并没有在监狱,所以特别想知道一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那你回去转告雍和,就说我叶法拉的事情,用不着他艹心。”叶法拉道:“还有,告诉他,只要有我在,他就别想吃下申江这块市场,赶紧收拾好你们的东西,马上离开!懂了吗?”

    阿光在叶法拉咄咄逼人的气势下,一时语塞:“可是……叶小姐,我觉得您还是跟我去见见我们老大。”

    “我没工夫。”叶法拉压低声音道:“我的情况很特殊,雍和他也知道,所以我的时间很宝贵,我不会浪费在任何一个对我没有用的人身上。懂吗?”

    说完,叶法拉直接转身走向车旁,开门便坐进了车里。

    阿光没能完成老大交代的任务,但他不想放手,刚要上前再说什么,徐云却挂着空档一脚油门轰到底!发动机发出的咆哮声瞬间让阿光惊出一头冷汗,鬼知道这家伙下一次会不会真的把车轧在他身上。

    看着这辆惹眼的福特猛禽扬长而去,阿光只能狠狠的一拳砸在旁边的一辆橙色兰博基尼上。

    恰恰这辆蛮牛的车主刚好在俱乐部里出来,看到有人用拳头砸他的车,当时就发飙了:“你他妈谁啊!?碰老子的车!”

    阿光见状,不想多升是非,赶紧大步跑出去,钻入哪里黑色丰田大霸王内准备离开,而蛮牛车主一点都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不知道是在哪捡起一块石头就追了出来,嘭一声砸在了快速离开的大霸王车身上。

    “孙子!我记住你的车牌号了!你给爷等着!”即便如此,蛮牛车主依然掐着腰大声嚷嚷的叫骂着。一想到自己的爱车被人无缘无故的给了一拳头,他这心里就好像是被什么纠了一下似的。

    ……

    开车扬长而去的徐云,忍不住噗的笑了出声音,装了那么久,终于能松一口气了,他现在算是明白演员有多不容易了,憋笑也是个体力活啊!以后一定要多给天娱的艺人多发点奖金呀。

    叶法拉看到徐云笑的那么一发不可收拾,自己心里也莫名的感到一阵喜悦:“好啦,你还准备笑到什么时候,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以后需要你装恶少的机会少不了,抓紧时间调整你的状态,万一笑场了,那咱俩可就成警方的罪人了。”

    “一定,一定,保证完成任务。”徐云拍拍胸口,咳了两声才止住了自己的笑声:“我现在都不敢想那家伙的表情,那么无辜和惊诧,一想我就忍不住的想乐,他应该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跟雍和汇报了吧?”

    “那就是他的事儿了,我们至少做好了我们应该做的。”叶法拉看上去到挺轻松的。

    徐云竖了竖大拇指:“我觉得天娱应该签下你,把你当下一站天后来培养。”

    “如果没有潜规则的话,我不介意。”叶法拉微微一笑。

    【ps:劳动最光荣,劳动节愿兄弟们都能劳动劳动,收拾收拾家务也好,去福利院给孤寡老人做做义工也好,总之,明天就尽可能的去劳动一下吧~~反正这时候出去旅游也是看人头去,没啥意思~】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