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光灰头土脸的把自己的遭遇陈述之后,雍和陷入了一阵长久的沉思。

    雍和觉得,若是按照之前他跟叶法拉的关系,虽然不算是什么亲密合作伙伴,但也都是吃一碗饭的同行,在这个同行非但不能当冤家,还可以成为战略伙伴的年代,即便是不认识的,见面都会给几分面子,而他和叶法拉多少还算有那么几分交情,叶法拉却丝毫不给他半分薄面。

    尤其是在阿光告诉他,叶法拉竟然毫不客气的让他滚出申江的这番话时,他心里就更犯嘀咕了,叶法拉到底抱了什么样的大腿?可以如此嚣张?

    以雍和这两天的追踪调查来看,如果说叶法拉抱上了不可颠覆的某个大腿的话,那就只能说是她身边的徐姓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给了雍和太多摸不透的神秘感。可以这么说,雍和认识的黑寡妇绝对是个有能力有野心的女人,绝对不是那种靠男人博上位的轻浮女子。

    连这样一个女人依偎在那徐姓青年身边,都犹如小鸟一般的话。雍和就更确定了那个徐姓青年的通天能力,能在申江这种大城市都如此吃得开,轻松搞定叶法拉这样的女人,显然,他应该属于那种整个华夏都堪称巅峰身家的大纨绔。雍和可不相信申江一线的纨绔可以拿的下叶法拉,因为申江一线纨绔他们的老子,恐怕都拿这个女人没什么办法,更别说他们了。

    “叶法拉犯了这么大的事情,还能在外面潇洒自在,肯定跟那个年轻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雍和淡淡开口道:“阿光,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但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一枪杀了那个年轻人解决不了问题,不但不会帮助我们拿下申江的市场,还有可能会招来大麻烦,到时候恐怕我们在华夏都混不下去了。我能在这个行业屹立不倒,靠的可不全是我这点手段。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惹不起的人千万不要试图去惹惹看。”

    阿光使劲儿点点头:“老大,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加倍谨慎的。那小子在游艇俱乐部的那首游艇我也打听过了,虽然不大,但却是私人订制的,千八百万。虽然和顶级游艇还差得远,但在申江这个游艇俱乐部里,也算是佼佼者了。”

    “能玩儿起游艇的,在华夏都算得上是佼佼者了。”雍和微微一笑:“我们要通过表面看本质,你以为一个两天来只知道泡妞的纨绔子弟有什么能力养一艘游艇,显然他老子才是可怕的存在,能给这么一个没用的儿子买千多万的游艇,说不定他老子连游轮都买得起……”

    “没……没那么夸张吧?”阿光愣了一下,华夏有钱的人是海了去了,但真能拿出闲钱来玩儿这些的就要大打折扣了。

    雍和轻哼道:“一个连叶法拉这种重犯都能在监狱里弄出来的人,实力有多么恐怖和强大,绝对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你必须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千万别低估任何人。”

    这是雍和这么多年来总结的经验,但他这么多年一直没总结出来的,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也别太高估了任何人。

    “如果我不亲自出面,叶法拉恐怕是不会给面子了。”雍和淡淡道,“她总不至于当着我的面摔我的面子。”

    阿光明白雍和的意思,马上点点头:“老大,我马上去做……”

    “找个适当的时机再通知我。”雍和轻描淡写道,虽然此时此刻他内心早已澎湃,表面上,他是要见叶法拉,但他真正的目的和动机,只有他自己知道,叶法拉身边的那个徐姓年轻人,才是他的首要目标。

    ……

    徐云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刷新着他对有钱人的认识,大剧院的VIP专属车位,贵宾席位,香格里拉的总统套房,游艇俱乐部千八百万的游艇,一直到现在这个标价变态的“黑”餐厅!

    “这还是全世界都没几个人敢坐进来的地方……”显然,叶法拉也没想到,他们根据秦婉儿的指示,竟然会到这家猎奇餐厅。

    徐云已经彻底无话可说了,因为秦婉儿让他带叶法拉来这里,只是吃一个冰淇淋,而这个冰淇淋叫做“大财富”(真有此物),这价格足以让徐云望而却步,他觉得恐怕就算是鲍天下没死,这玩意也不一定舍得吃吧?

    十八万!就特么一个冰淇淋而已!

    徐云真想把秦婉儿拉过来让她自己瞅瞅,因为秦婉儿说过,警局经费有限,而这个任务又特别特殊,什么大剧院啊,游艇啊之类必须他们想办法安排的,他们都会尽量的安排,但是住酒店,去酒吧,或者是高级餐厅的消费,就需要徐云分担一下了。

    当然最初徐云是不答应的,可是秦婉儿却告诉他,警局已经超预算了很多,就算是他为了让叶法拉立功减刑,争取雍和的事情结束之后,可以监外服刑,就出点血,在钱包里多少掏点。

    这徐云也认了,喝瓶好酒,住住总统套房之类的,徐云还能承受的起,就当花几万块享受一下人生了。

    可这十八万一份的冰淇淋,着实让徐云被惊的五体投地!秦婉儿,你也太坑爹了吧?!徐云心里冤道,这哪是让我出点血,这简直就是拿刀子割我的肉。吃这东西的人根本就是傻叉二百五外加不够头!

    “被吓到了?”叶法拉微微一笑:“知道它为什么那么贵吗?”

    徐云无语的摇摇头:“除非它是金子做的!不然打死我也不当这个冤大头。”

    “宾果!你还真是聪明。”叶法拉惊讶道:“它的确是金子做的,或者说,比金子还珍贵的可食用黄金。”

    我勒个擦擦擦!徐云真想抽自己的嘴。

    叶法拉细心的解释道:“这圣代冰淇淋里有二十八种可可,其十四种都是全球稀有的昂贵品种,圣代顶部生奶油覆盖一层金箔和价格高昂的松露巧克力,主体部分混入了五克可食用的2K黄金,还有大溪地香草豆,马达加斯加香草。甚至是装圣代的高脚杯容器,都是以可食用黄金为内膜。底部是镶有一克拉白钻的黄金饰环,专用的金制调羹上也镶有钻石,吃完可以把这个带走的。”

    徐云喉结耸动,这就是变相的卖饰品吧?但那也不值啊!

    “这恐怕是只有超级富二代才敢带女孩来享受的奢华惊喜。”叶法拉笑道:“警方是真心把你打造成全球的顶级纨绔了,哈哈哈。”

    徐云疑惑道:“你怎么那么清楚这冰淇淋的构造?”

    “我说曾经有人想追我,所以带我来吃过,你信吗?”叶法拉微微一笑,反问徐云。

    徐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信。”

    顿了一下,徐云又道:“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定力,如果我是女人,有人请我吃这个,那我绝对毫不犹豫就投入到他的怀抱了……呼,这冰淇淋绝对是糖衣炮弹里的核弹!”

    “嗯哼,如果你请我吃,我或许也会考虑要不要投入你的怀抱。”叶法拉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徐云抬手打了个响指,对服务生道:“一杯大财富!马上!”

    这卡刷的,那叫一个心在流血。

    叶法拉吃惊的看着徐云:“你这铁公鸡,就不再仔细想想了?”

    徐云向前伸了伸头,用手挡住门口看过来的视线,低声道:“没时间仔细想了,独眼龙来了。”

    叶法拉背靠门口方向,所以完全没办法看到,她笑了笑:“看来他的警惕姓已经放松了一大半。”说完,叶法拉也向前探过身体,直接以唇封唇,亲了徐云一下。

    至于她这个举动是做给雍和看的,还是真的因为一杯大财富对徐云投怀送抱,那就不得而知了。

    徐云毕竟不是专业演员,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可雍和已经一步步的走近了他们,他也只能强制自己压制自己的内心,以玩世不恭的态度道:“其实我更喜欢你的嘴巴亲遍我的全身。”

    “讨厌啦,徐少,你又拿人家开玩笑。”叶法拉知道,徐云这么说的潜台词是告诉她,雍和已经进入了可以听到他们对话的区域范围内。

    就在叶法拉话音刚落,雍和的笑声便在叶法拉身后响起:“哈哈哈,原来是叶小姐,怪不得我听声音那么清脆悦耳呢。叶小姐撒起娇来,还真是让任何男人都难以抵挡啊。”

    叶法拉一脸惊讶的转过头,故作吃惊道:“雍和?!”

    不等两人叙旧,徐云就先恼了:“喂喂喂,你谁啊你,独眼龙,都这么大岁数了,能不能放尊重一点!叶小姐是老子的女人,你最好别打什么鬼主意!滚蛋,少妨碍我们的二人世界!”

    雍和一点都没有因为徐云这股子火气而恼羞,也没有因为叫他独眼龙而翻脸,反而却一笑而过,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徐少?对吧?呵呵,久闻大名。徐少可千万别误会,我只是之前跟叶小姐有那么点生意上的来往而已。绝对没有别的意思,你们这郎才女貌,岂能是我敢破坏的,哈哈哈。”

    徐云脸上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回头看了看叶法拉,问道:“生意合作伙伴?”

    叶法拉咬了咬嘴唇,思考的一下才做答道:“算是吧。”

    徐云点点头,一脸并不欢迎的表情对雍和道:“看在你之前是叶小姐合作伙伴的关系,我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但现在我们需要我们的空间,你若是没别的事儿,就离我们远一点。”

    说话间,服务生也已经把那天价冰淇淋送到了叶法拉的面前。

    雍和看到也略微惊讶了一下。徐云在他的表情上看到了某些心理状态和想法,这世界上绝对没有白花的钱,这十八万能给雍和带去那种震撼,也算是花的非常值了。

    “叶小姐真是好运气啊,能碰到徐少如此年少有为之人。”雍和变相的马屁拍在徐云身上,徐云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呢。

    徐云也终于给了雍和一个笑脸:“独眼龙,看你也挺会说话的,我就再跟你客气一次,我们需要二人世界,懂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