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法拉细细品尝着这杯价值甚至等同于一辆级汽车的冰淇淋,一言不发的看着徐云,似乎在用眼神和徐云交流着什么,在雍和的眼里,叶法拉无非是在告诉徐云,希望徐云能将他赶走。

    “徐少,大家都是社会人,出来混口饭吃,多个朋友总是会多条路子吧。”雍和淡淡道:“虽然在下不才,也和叶小姐算的上是同行,哈哈哈,在某个领域也可以说是彼为精通,如果徐少给面子的话,大家坐下来谈谈嘛,有钱一起赚,有生意一起做。”

    徐云不屑的看着雍和,认真道:“钱?哼哼,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吗?我这辈子最不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赚钱,我最头疼的事情就是要每天想着怎么花钱,你知道吗,如果你突然有一天发现,你把钱拿来一沓一沓的当升火纸,这辈子都烧不完的话,你会对赚钱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这口气也实在太大了,雍和对徐云轻浮无知的表现,显然非常满意,他绝对不介意自己要交的朋友是个没头脑的自大狂:“看来徐少是不知道我们人间疾苦啊,哈哈哈,确实,比起我们这些讨生活的人来说,徐少哪需要做那些,哈哈哈。”

    “雍和,有些生意我已经不碰了,我的事情相信你也听说过,我可不希望你来申江是跟我找麻烦的。”叶法拉终于开口了:“你应该好好呆在你的广福,管好你自己的地盘就可以了,申江还轮不到你插足。”

    雍和依然笑容呵呵:“是啊,是啊,叶小姐说得对。若不是我听说叶小姐惹上了麻烦,也不会来申江搅浑水,我这次来申江可没别的意思,绝对不是叶小姐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想来看望一下你。既然叶小姐没什么事情,我也就不必多担心了。”

    “亲爱的,这独眼龙到底什么人?”徐云不客气道:“不就是一个合作过的生意人吗,还大老远从广福跑到申江来看你?”

    “宝贝,你别乱吃飞醋了好不好。”叶法拉娇怒:“你觉得我有那么重的口味吗?我都说过了,这辈子我只喜欢你一个,你怎么还要这么怀疑人家。真是的,不想跟你玩了!”

    若不是因为雍和在场,徐云现在肯定早已捧腹大笑,但他却只能一脸紧张道:“我错了,我错了,宝贝,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说这么随便的话。”说完,徐云起身怒瞪雍和:“独眼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见你会聊天,才没跟你翻脸,你他妈再不走,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万事和为贵,万事和为贵。”雍和连连道:“徐少千万不要这么说,我这也是无辜枪啊……若不是听说叶小姐进去了,我也不会来申江想多讨一份生意做嘛。”

    徐云脸色一变:“独眼龙,你嘴巴最好紧一点,有些话千万不要乱说!什么叫进去了?不知道现状的情况下就少说两句,懂了吗?乱说话会给自己惹上麻烦的。”

    雍和依然笑眯眯的看着徐云,看来关于叶法拉进去的事情,果然有玄机。

    叶法拉把那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推到徐云面前:“宝贝,给我十分钟的时间好不好,你先拿着这个去车上吃,等你吃光的时候,我就去找你了,好吗?”

    “你是说你要跟这个独眼龙单独聊一会儿?”徐云满脸强忍醋意的表情道:“你做事之前能不能考虑考虑我的感受?亲爱的……我……这人长得这样,我绝对放心你,但我不放心他啊,万一他有什么鬼主意呢?我在旁边还能保护你呢。”

    “相信我,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叶法拉道:“宝贝,乖,听我的话。你放心,他是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尤其是在你徐少面前。”

    徐云愤愤起身,拿起那冰淇淋,这东西必须拿,里面还有一克拉的白钻饰环呢:“十分钟,说好了,多一秒我都会冲进来保护你。”

    “好了啦,你就快点去吧,别浪费时间了。”叶法拉道:“上车之后你就记时,十分钟我一定去找你。”

    徐云转身离开走出这家黑店,走向汽车。

    雍和这才算是扯下自己的面具:“黑寡妇,你还真是有通天的本事,犯了那么大的事情进去,现在还能在外面逍遥自在的泡小白脸,我雍和真是不知道用什么词才能形容我对你的敬仰之意了呀。”

    “雍和,废话少说,我也不跟你浪费时间,我会跟你单独谈这几分钟,是因为我叶法拉是个顾念旧交情的人。”叶法拉道:“如果你不想惹祸上身,那就抓紧时间离开申江,这地方的生意,以前是我的,以后也是我的!我说到做到。”

    雍和点点头:“我当然相信你是个一言九鼎的人,但你若翻身,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吧?呵呵呵……如果我没猜错,你肯定是想利用这个小白脸的钱,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来头,但我也不想知道,我只需要知道你傍上的这个靠山绝对雄厚就好,若是没有强大的关系网和富可敌国的经济实力,恐怕那小白脸也没本事能把你在监狱里捞出来吧?”

    叶法拉有力的还击道:“我再说最后一遍,雍和,你听清楚,我叶法拉绝对有翻身的一天,申江这地方,谁也别想碰。包括你雍和也一样。”

    “啧啧啧,我就喜欢黑寡妇的这份霸气!”雍和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的直言告诉你,你或许可以得到这小白脸经济上的支持,但你绝对找不到拿货的路子,我想你现在还不是特别清楚你自己的处境吧?”

    叶法拉瞪眼道:“这不需要你来管。”

    雍和心平气和着:“别急,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在翻脸也不迟。呵呵呵,现在的局势可是跟你进去以前不一样了。你进去以前,境外的大枭们,一听说你黑寡妇的信誉和名气,都会希望跟你合作,能抓住你这一条长久的销售链。但现在谁都知道黑寡妇进去了,而且还把巴猜也给带到坑里去了。你觉得,谁还敢跟你合作?”

    叶法拉沉默了,雍和这番话说的绝对没错,现在她黑寡妇的名声在这一行里算是直接可以被除名了。

    “但我出来了,就说明我叶法拉有这个能力。”叶法拉强硬道:“只要我有这个能力,自然会有人选择相信我。”

    “不不不,你错了,大错特错。”雍和道:“如果你出来了,别人会说,你命太硬,连合作伙伴都克死了,自己却完好无损。”

    叶法拉冷冷的盯着雍和:“如果真的有人这么说,那也是你们国内这群王八蛋造谣生事传出去的!”

    “冷静,冷静一点,千万别把矛头指向我,即便我不说,依然会有人说,谁都想少一个竞争对手不是?”雍和道:“我既然会找到你,并且跟你坐在这里谈,就说明我和那些希望你一蹶不振永远死在牢房的人不一样。我想帮你。”

    “你?帮我?”叶法拉不屑道:“雍和,你也别怪我把话挑明。如果你想帮我,母猪都能上树。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很清楚这个道理。我会留在这里跟你谈,可不是想听你说废话的。”

    雍和拍了拍手掌:“好好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叶法拉心里明白,鱼儿不仅入网,也即将要上钩了。

    雍和直言不讳道:“我希望你和我合作,只要我们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必然可以所向披靡。这么多年,你在申江,我在广福,都是做的最大的人,这一点境外的大枭都很清楚。现在你垮了,像我招手的橄榄枝实在太多了,这也是我为何冒险到申江找路子的原因。”

    “怎么合作,说重点,我不是要听你说你和境外那些人关系的。”叶法拉道:“如果你接下来说的话勾不起我的兴趣,我马上走人。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可不希望让徐少等我太久了。”

    “好!”雍和继续道:“现在我在境外的关系很多,但我个人的能力有限,我吸收不了这么多,可是这个钱如果我不赚,就会让其他人赚走。我会和你合作,就是看上了你傍上这个小白脸。我也让我的人找过你,你也很清楚,我肯定知道你最近两天都做了些什么。这个徐少身后必然有相当大的财团,如果能为我们所用,足以让我们傲视群雄。”

    叶法拉没有说话,她现在也算是心知肚明,基本上明白了雍和的野心,但她可不敢想他的野心竟然如此大。

    “如果能借助徐少的帮助,就凭我现在在境外的关系,我们就拥有垄断这个行业的实力。”雍和道,“到了那时候,谁还能跟我们争?不论是谁想吃这碗饭,都要通过我们。”

    叶法拉切了一声:“雍和,你把事情说的也太简单了吧?垄断?你知道这需要多少钱吗?”

    “哈哈哈哈,之前我的确不敢想这种事情,但现在不一样了。”雍和道:“你身边有一个可以为了你花十八万买一杯冰淇淋,还用私人游艇带你出海。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野心,你也希望垄断,不是吗?但你没有了境外的关系,你一定需要我的帮助!你仔细考虑考虑我说的话吧。”

    叶法拉看看手表:“好了,时间也到了,徐少恐怕是等不及了。”

    “我相信你会考虑我们今天谈话的内容,对吧?”雍和道:“我就住在天海大酒店,随时恭候你的到来,不论你任何时候想要来,我的人都会在门口迎接你。”

    叶法拉瞪了雍和一眼:“希望如此,但前提是,你最好不要再让你的人跟着我,不然……”

    “没问题!”雍和想都没想:“你有任何要求,我都会照做,我已表现出了我的诚意,也希望叶小姐能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这是你翻身最好的机会,你觉得呢?”

    叶法拉起身走出这家猎奇餐厅,到门口之后,她回过头对雍和道:“我会考虑的。”

    雍和的脸色瞬间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就知道,他雍和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什么人能阻拦呢。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