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瓶威士忌几乎见底,雍和依然保持着自己无比的耐心,他坚信叶法拉会给他一个他所期待的答案,而这个答案可以让他成就他在这个利益链条里霸主的地位。只要这一天降临,他将会在这个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当然,必然会是遗臭万年的那种,不过他并不介意。

    就好像是二十年代的萨尔瓦托·玛兰扎诺,到后来九十年代的卡梅尼·格兰特和约翰·高蒂那样(都是一统全美黑手党的大人物),只有成为整个国家某一领域的巅峰人物,那才能有历史留名的可能,就算是遗臭万年,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

    房间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雍和知道,他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进。”

    “老大。”阿光进门之后,脸上带着几分不知所措的神情:“叶小姐来了。但是……那个徐少,也跟来了。”

    “那就让他在房外稍微等一会,在我跟叶小姐还没有把事情谈妥之前,很多事情都是不需要让他知道的。”雍和道:“如果你连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的话,那请告诉我,你还能做什么?”

    阿光神情尴尬道:“我试图说服他,可是他一点都不肯让步,坚持要在他在场的情况下,叶小姐才能和你见面,而且叶小姐好像也是这个意思,但徐少完全不理解。”

    房门哐当一下被人用脚踢开,徐云正一脸不耐烦的站在门口阿光的身后,而叶法拉也在他身边。徐云的心情看上去非常不爽:“我还以为你这独眼龙能说什么客气话呢,哼哼,若是让你女人跟我在一个房间待着,而你却被我手下拦在门外,你愿意?”

    雍和没有意料到阿光已经把人带到门外,幸好刚才没有多说废话:“徐少,既然你都来了,那就请进吧,相信我,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哪个意思?”徐云咄咄逼人,大步跨入雍和的房间,看到雍和面前的酒杯后,更是冷笑一声:“住的还不错吗,只不过一个人喝闷酒很无聊吧?大家都是男人,酒后想些什么我们都很清楚,我警告过你,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阿光厉声道:“徐少,我们老大已经很尊敬你了,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

    “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雍和瞪了阿光一眼:“是男人都会有这种反映,尤其是徐少这么年少有为者,更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有受到伤害的事情发生,我可以理解。”

    “宝贝,你相信我,我只是跟他说点小事情。”叶法拉对徐云道:“你就在外面等我十分钟就好。好吗?求你了。”

    徐云坚定的摇摇头:“下午在那该死的餐厅,我已经给了他该死的十分钟,但他还不知足,现在居然要你在他的房间,再让我给他十分钟!我哪知道他是不是‘快枪手’,说不定十分钟就足以搞定了!”

    叶法拉拉着徐云的胳膊揽入自己的怀撒娇道:“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快枪手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喜欢你。”

    徐云依然坚持:“今天就算你们说破大天,我也绝对不会离开这里半步,什么事儿你们自己看着办。我离开,你就必须跟我离开。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如果今天你不跟我一起离开,那你就永远都别再回到我身边……至于你是不是可以继续假释在外,那我恐怕就……”

    叶法拉的表情紧张了起来:“徐少,我绝对没有要离开你的意思,真的,我保证。如果你不喜欢,我们现在就离开。”

    “这还差不多。”徐云冷笑一声,看向雍和:“想跟老子抢女人,你还差得很远。”

    就在这时候,门口的阿光惊叫一声:“你是谁!”

    没等他反映过来,一个穿着气质高雅的女孩便冲了进来:“姓徐的!这女人是谁!!”

    徐云和叶法拉心里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秦婉儿这家伙还挺会找时机的,时间刚刚好!

    “亲……亲爱的……”徐云脸色一变,急忙挣脱叶法拉,快步走到秦婉儿面前:“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秦婉儿哼了一声:“如果不是我跟我哥到申江这里来见一个客户,就听不到朋友说我未婚夫跟其他女人来这里开房的事情了!”

    徐云一边拉起秦婉儿的手,一边解释着:“绝对不是你想的这样!”他慌乱回头看了雍和一眼:“你看,这像是带女人来开房嘛?我也是来谈生意的,这个叶小姐只是我的生意合作伙伴,我们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秦婉儿冷笑道:“你觉得你这些鬼话,我会相信?”

    “这是真的,我对天发四!”徐云说完,举起四根手指道。

    “发五也没用!”秦婉儿充满恨意道:“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爸,到时候看他怎么收拾你!”

    叶法拉终于站了出来:“不好意思,您是徐少的未婚妻,那我就真的应该跟你解释一下,我们真的没什么关系……我想,你是误会了。”

    “哼,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秦婉儿说完就甩头离开。

    徐云回头感激的看了一眼叶法拉,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追了上去:“亲爱的,你听我跟你解释!你真的误会我了,你懂点事儿好不好,我也是来谈生意的,我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在到处奔波,我只爱你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会去碰其他女人呢!”

    徐云的声音渐行渐远,叶法拉的表情也越来越难堪。

    雍和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呵呵呵,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玩世不恭的富家大少爷,有几个会老老实实一辈子都死心塌地睡在一个女人身边,你也不用太介意了。”

    “雍和,如果你要跟我谈这些,那我觉得,我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吧。”

    “好,好,不说。”雍和道:“既然叶小姐不想听,那我也就不多废话了。今天你会到这里来找我,显然你已经想通了。”

    叶法拉直言道:“我当然想通了,情况你也看到了,我黑寡妇已经落魄到成为富家阔少手的玩物,我没有什么选择,如果我想要自由,我就必须付出。我没有你那垄断全国的野心,我只希望能得到一次快速聚拢财富的机会,那样我就可以利用徐少的关系到加拿大去,那地方有华人的社团,叫大圈,只要我带钱到了加拿大,自然便有朋友可以帮我。”

    雍和拍了拍手:“叶小姐果然有想法,一旦你到加拿大稳定下来,手里的钱也足够你衣食无忧一辈子,如果你想做点什么,就凭你的经验和实力,到美墨边境做几单生意,应该也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啊……呵呵呵,叶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

    “但是你雍和得到的将会更多!”叶法拉道:“你得到的是整个华夏垄断式的经营模式,只要有这么一次,你就可以奠定你的实力基础。我们的共同目标都是利用徐少而已。”

    雍和点点头:“没错,他是我们大家的摇钱树。哈哈哈,叶法拉,既然我们都把话挑明了,那你是不是可以跟我透漏一下,这个徐少到底是什么来头?”

    叶法拉摇摇头:“你知道的越少,对你就越有好处,而我也会更有安全感。你只需要知道徐少身后的人才是真正黑白通吃的巨擎便好。不然……我也不可能在监狱里出来的这么快。”

    “这么说来,你是用身体换自由?”雍和淡淡道。

    “我说过,我不想谈论这个问题。”叶法拉道:“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可以联系到境外的那些大枭,他们到底能不能把所有的货都提供给你,即便是每公斤我们多给出一定数额的金钱,这都没有问题。我要一个数目,还要亲验货的纯度。”

    雍和道:“你能让徐少出多少钱,我就能让他们出多少货。”

    叶法拉不屑的笑了笑:“你能让他们出多少货,我就能让徐少出多少钱!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钱在徐少的眼里,就是一连串他数都没耐心数完的数字,就这么简单。”

    “我有个问题,你凭什么能确定,他舍得为你花那么多钱。”雍和道:“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叶法拉指了指自己:“他能得到的好处就是我,一个不计较他有未婚妻,还会跟他缠绵的女人,而且技术还要远高于他的未婚妻。懂了吗?有身份有地位又有金钱的人们,婚姻只不过是他们稳固自己金钱帝国的一个手段而已。他们需要在外面寻找自己的真爱。”

    “你是说他爱你?哈哈哈哈,黑寡妇,真想不到你这时候还能有这种体验。”雍和笑道:“真是让我羡慕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相信你出得起价钱,可是具体如何施行,你怎么看?”

    叶法拉轻松道:“你放心,我会说服徐少和我一起做这件事情,他现在的唯一兴趣就是我和作死,这种事情可以轻松的带给他兴奋感,而这种兴奋是他最喜欢的东西。我可以搞定我的一切,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听你吩咐。”雍和道。

    “约好你在境外所有联系的大枭,每个人带十公斤的样品,告诉他们,我们要的是提炼的精品,价格不是问题。”叶法拉道:“然后你约个时间,我们在申江小聚一下。到时候,所有样品我一样会付钱,我会让徐少跟我体验一下这种兴奋,之后的事情,那可就简单多了。”

    雍和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犹豫,每个人十公斤虽然不多,但若是几十号人加在一起,只是样品也是个极大的数额:“叶法拉,你最好确定他能出得起这个钱之后,我在去做这个联系。”

    “你觉得,敢花十八万请我吃冰淇淋的人,百八十个亿还拿不出来吗?”叶法拉哼了一声:“雍和,如果你这么小心的话,一开始就不该来联系我。不过,我也真应该谢谢你,你告诉了我,我以后应该怎么办。如果你不想合作,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找到愿意跟我合作的人。”

    【下午加更,别忘了投花儿~】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