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法拉离开以后,雍和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叶法拉还真是给了一个巨大的难题,这是一次巨大的赌博,就看他敢不敢下注了,一旦下注,赌的就是他雍和全部的身家甚至是姓命。任何一方出了问题,他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至少现在来说,叶法拉并没有给与雍和足够的信任。而且境外那些大枭,也绝对都不是好惹的主儿,至少现在雍和还不知道以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说服那些人以身涉险来华夏参与这次巨大的赌博。

    至于金钱方面,雍和到显得不是那么担心,至少以他亲眼所见的这一切,都证明了徐少雄厚的财团实力。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他敢不敢。这无疑是雍和今生面临过的最大挑战。是成就万古辉煌,还是沦落到阶下囚,一切都在于他的一念之间。

    赌命似的巨大交易。雍和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考之。事情远远到底有没有那么简单,雍和满脑子盘旋的都是这个事情。

    “老大,我是不是继续盯着他们。”阿光开口打断了雍和的思路。

    雍和的情绪显得很暴躁,他狠狠的瞪了阿光一眼:“当那个徐少离开的时候,你就应该去跟着他了!现在去跟谁?跟叶法拉?阿光,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什么时候去做些什么!”

    阿光沉默的低下头:“老大,我现在就去办。”

    “不用了!”雍和道:“现在你去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这几天我不希望自己被打扰,所有事情都交给你安排。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可是,之前我们在申江联系好的几个接头人,明天就是和他们见面的时间了。”阿光提醒道:“您的意思是,他们就都……不见了?”

    雍和迎着阿光疑惑的目光道:“芝麻和西瓜,让你选择的话,你会选择什么?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去考虑。你出去吧!”

    “是。”阿光被训斥之后,心情跌落到了底谷,在他看来,雍和的这番话无疑是给他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至少现在他不觉的雍和还会像是以前那么重用他。

    就在这时,雍和却又丢过一句话来:“我说这些话,也都是为了你好。最近我面临的选择和压力都太大了,这不仅关系到我能否成就万古辉煌,也关系到你未来的大好前程,阿光,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要让我对你失望。”

    阿光点点头,离开了雍和的房间,对于雍和这种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吃的行为,他早已经习惯了。

    当房间只剩下雍和一个人的时候,他重新变得焦虑不安。

    ……

    叶法拉离开雍和房间之后就迅速联系了徐云,碰面之后,秦婉儿还在各种纠结自己的演技是否不够到位:“雍和不会看出来什么吧?一切都还顺利吗?”

    “你做的很好,雍和应该没有看出什么。”叶法拉道:“但现在我和徐云必须离开申江一段时间,我给了雍和考虑的时间,但他这个人太多疑,如果我们留在申江,他会一直接触我们,这样会越来越激起他的疑心。”

    “离开?”秦婉儿愣了一下,这绝对不是她计划之的事情。

    徐云沉思了一会儿,也点了点头:“婉儿,我们的确需要离开雍和的视线,计划赶不上变化,今天的事情都是临时安排的,这也是一个给我们离开的理由,如果雍和问起,叶法拉可以解释的通,就说我和未婚妻闹矛盾,要去燕京,然后要求她跟我一起去。”

    秦婉儿道:“这样可行吗?如果雍和看不到你们,会不会突然改变注意?”

    “不会的。”徐云道:“雍和是个多疑之人,当一个能给他机会的人,每天都在他面前晃悠,他才会觉得可疑。但这个能给他机会的人突然消失,他便更会有伸手去抓住的冲动。”

    叶法拉也点点头:“我让他联系境外的大枭,想参与这件垄断计划的人,都带十公斤样品来申江。时间我也交给雍和去安排,他需要考虑的时间,也需要安排的时间,我们离开的这几天,正好可以给他这个机会。”

    秦婉儿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按照你们的计划行事。我会安排人盯好雍和,如果途有任何变化,我都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我们离开之后,你也要万事小心。”徐云道:“计划生变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秦婉儿明白徐云的意思,或许是因为他的过去,所以他没办法相信警方的高层:“好的,我会的。但你们要让我知道你们去哪,如果出什么意外,我也能想想办法。”

    “燕京。”徐云道。

    秦婉儿点点头:“那祝你们一路顺风。”

    徐云开车带叶法拉和秦婉儿道别,没有做任何犹豫便驱车赶往了高速公路。事情走到如今这一步,他们每一个都必须更加的小心,叶法拉还是挺紧张的,现在就像是一场围棋高手之间的对弈,若是一步走错,就有可能全盘皆输。

    当徐云开车驶入高速公路之后,叶法拉有些疑惑道:“徐云,你现在没事儿吧?是不是太累了?”

    “没事儿啊,挺好的。”徐云道:“放心吧,开夜车我都已经习惯了。”

    叶法拉摇摇头:“我是说,我们要去燕京,为什么不上燕申高速,而是……”

    “我们不去燕京。”徐云道:“我们去琴岛,顺便我也去看看天娱的影视广场施工进度,去燕京的话,也没什么事情做,只能是浪费时间。”

    叶法拉的表情显得很惊讶:“你不相信秦婉儿?”

    “不。”徐云摇头道:“我相信她,如果我不相信她的话,就不会答应她帮她做这件事情,也不会让你以身犯险。”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说实话?”叶法拉完全不明白徐云这么做的意思。

    徐云深呼一口气,摇了摇头:“我相信她,不代表我相信所有警方的人。我只是担心她身上会不会有人偷偷安装了窃听的装置。走到现在这一步,我们大家都付出了全部,雍和也已经开始逐步上钩。我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叶法拉点点头,作为一个女生,她都不得不佩服徐云缜密的心思,有些很小的细节,她们都考虑不到的,徐云却都一个人默默去完善。徐云没有跟秦婉儿解释这个事情,一定也有他自己独到的想法,所以叶法拉也没有多问。

    “我更喜欢做有把握的事情。”徐云道:“但对付雍和的事情上,我却不知道为何,一直都觉得没什么把握。或许雍和就是这么一类人,当你接触的次数多了,就会越来越无法去相信他。”

    叶法拉点头赞同徐云的观点:“这也正是我担心的,我也越来越无法确定雍和到底是什么心里想法了。”

    “不管怎么样,你已经给了他选择的余地。现在就只能等他的消息了。”徐云微微一笑:“到了琴岛就好好放松一下,如果有时间,我们就去爬爬山,放松放松自己的心情,说不定有很多压力都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我们也需要用自己的方法排解一下。”

    叶法拉也笑了笑:“你的提议我绝对没有意见,只不过,我若是去了琴岛的话……那条竹叶青肯定不可能像欢迎你一样欢迎我吧?”

    对此徐云又能怎样?他只能无奈的耸耸肩膀:“希望她会吧。”

    对此叶法拉也心知肚明,这个希望太渺茫了。不过话说回来,她也不需要看佐媚烟的脸色不是?现在徐云是跟她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她担心佐媚烟对她不欢迎,也只是因为她担心徐云加在间受难为而已。

    徐云看得出叶法拉心里想的什么:“你放心,佐媚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如果她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她一定会对你改变看法的。”

    “那你是不是也会对她说,我也不是她想象的那种人呢?”叶法拉淡淡一笑:“徐云,你错了,她并不在乎我是什么样子的人,她在乎的是你。即便我是学习雷锋的好榜样,如果跟你走的太近,她依然会……呵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女人的小心思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徐云苦笑一声:“是吗,如果你指的是这个,那我还真是无能为力。”

    “行了,你好好开车吧。我先躺下眯一会儿,等你累了的时候就换我。”叶法拉道:“疲劳驾驶可是很危险的哦。”

    “你好好休息吧,养足了精神,到了琴岛之后才有体力和佐媚烟斗法嘛。”徐云无奈的摇摇头:“济北白唇竹叶青,申江红腹黑寡妇,你们两个的威名都快赶得上南慕容北乔峰了……到时候斗法可别伤及无辜啊。”

    叶法拉白了徐云一眼,什么都没说,便闭上了眼睛。

    ……

    当秦婉儿汇报工作时,说现在已经没有了徐云和叶法拉的消息之后,警局高层相当震怒。

    马长邦啪的一巴掌排在桌子上:“怎么可能没有消息了呢!这可是你最重要的工作!如果徐云带着叶法拉逃走了,我们怎么跟上面交代!”

    “马局,你相信我,这只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他们一定不会就这么离开的。”秦婉儿道:“叶法拉一直以来都很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请你相信他们一定是出于某种原因,才会选择这么做的。”

    “秦婉儿,你有没有搞清楚你是在跟谁说话?”马长邦道:“你让我去相信一个罪犯?!”

    秦婉儿不卑不亢道:“马局,如果你不相信叶法拉,我无话可说,但你必须要相信徐云,他是绝对不会准许叶法拉有什么其他想法的!当年叶法拉可是他亲手送进来的,他曾经也是我们华夏国之利刃的一员。你的怀疑就是侮辱他的人格。”

    马长邦一时语塞:“好好好,我侮辱他的人格……我可以什么都不管,但这件事情到最后,最好有个完美的结局,若不然的话,我看你这个副局也就别做了!”

    说完,马长邦便甩袖而去。

    【ps:加更了,给力顶一下呗,五一假期可别只顾着出去玩儿,看书也很重要的~!~!】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