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会,是一家坐落于申江上游地理位置优越的茶楼,这里没有变相经营的麻将或者牌九,也没有什么乱八糟的变相服务,但客流一直都不错。很多年过五十小有成就的人们,都喜欢约上一两个老友在这地方喝喝茶,聊聊天,只是简单的图个这地方的清静。

    可以说来这地方的人,都是图一个身心上的轻松。可王阳跨入这家茶楼的时候,心情却异常的复杂,能混到申江市副市长的位置,绝非朝夕之事,也绝非那么轻松简单,成就仕途的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巨大压力,恐怕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关于雍和出现在申江的事情,王阳自然已有耳闻,不然的话,那天他也不会出现在警局会议室跟马长邦见面。只不过,让王阳没想到的是,雍和居然会主动的联系他,并且约他出来一聚。这对于王阳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但他却不得不出现在这地方,因为有些关系是无法改变的。

    “王市长,我们老大在里面房间等你。”阿光看到王阳出现在茶楼内,第一时间上前对他道。

    王阳侧目凛冽的看了阿光一眼,便毫不犹豫的走向茶楼里面的安静单间,他推门而入,看到雍和正坐在沙发上细品茶香,心里就忍不住有一股莫名的火气涌上心头:“雍和!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你做什么选择我都管不着,但你千万不要拖我下水!我们不是一路人!”

    “啧啧啧,我说表哥,当了副市长的人,架子就是不一样啊,看不起我们这些普通屁民了?”雍和哈哈一笑,一点都没生气的意思,指着茶桌对面的沙发道:“我就是觉得我们哥俩好久不见了,我又正好路过申江,跟你叙叙旧而已。”

    “你路过申江?哼,别以为你想做什么我不知道!”王阳怒道:“我们两个之间没什么好谈的,我会来这里,只是要告诉你一句话,如果你还念及一点亲情,就别拉我下水!”

    雍和脸色难堪道:“表哥,你这么说就太伤咱们的感情了吧?小时候我可是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长大的,我大姑说过的话我可记得很清楚,她说你是当哥哥的,照顾我这当弟弟的天经地义,你总不能因为我大姑已经去世了,就忘了她对你的嘱托吧?”

    “你还有脸说?”王阳瞪眼道:“我妈那个时候多疼你,可你都做了些什么?她去世的时候你都没来磕个头!”

    “表哥,我也有我的苦衷,那时候那么多人,我若出现了,对你的仕途肯定有很大的影响。”雍和苦笑道:“我这可都是为你考虑的,你可千万别误解我。”

    王阳懒得跟他争辩:“你若真为了我考虑,那现在就不应该约我出来!也不应该到申江惹是生非!我告诉你,不论你做什么事情,在申江我都帮不了你,保不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我的话说的很清楚了,你自己考虑清楚。”

    雍和怔了一下:“然后呢?”

    “我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没时间跟你在这里浪费。”王阳道:“听我一句劝,最好马上离开申江!”

    说完,王阳已经起身准备离开,雍和也不着急,依然慢悠悠的倒着茶,品味茶香,等到王阳拉开门的那一刻,他才淡淡开口道:“表哥,听说我那大外甥今年考大学是吧,申大附的教育质量那么好,说不定他有机会被保送吧?他又是尖子班的,肯定没问题吧?”

    王阳刚要迈出去的脚颤抖的悬在了半空。

    “嫂子最近也挺好的?听说环保局过几天要组织单位劳苦功高的人员去亚旅游,我在亚倒也认识几个江湖上的朋友,要不要我打个电话,到时候让他们好好款待款待她?”雍和满脸笑意,就像是唠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没有半分威胁的意思。

    王阳关上门,转过身来,目光死死的盯着雍和:“你也是混社会的人,这么长时间,难道你连祸不及家人的道理都不明白?而且那还是你嫂子和你外甥,你还有没有人姓?!”

    雍和一脸无辜的表情:“表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什么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我就是跟你叙叙旧情,你也不至于对我如此针锋相对吧?”

    “叙叙旧情?”王阳的眼睛都快瞪出火来了:“我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些什么,我真的帮不了你,第一,我根本不负责社会安全这一块的工作,而且我和市警局的人也不熟悉,你若想让我打听点什么事情,我也没那么大本事。”

    雍和见王阳已经挑破了窗户纸,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表哥,你和我都很清楚,以我的身份出现在申江,是不可能不引起警方的注意。我也没要求你帮过我什么,这么多年,我从未让你做过什么违背纪律的事情不是?你觉得我是那种会拖你下水的人吗?就是因为我顾念旧情,顾念亲情,顾念我大姑对我的好,顾念你小时候对我的照顾!”

    “那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王阳激动道:“你若真顾及这些,那就不会到申江来搅合我的生活!”

    雍和没有说话,等到王阳心情平和下来,他才开口:“表哥,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但我和你不一样,你是国家公务员,你手握重权,一辈子都衣食无忧,平时就一句话,一个红印就能得到我们普通人得不到的东西。我也是人,我也要赚钱生活。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我饿死吧……”

    “你饿死?你有多少钱我还不知道!你做的这些暴利的事情我能不知道?”王阳道:“雍和,你要还真把我当你表哥看,那你就听我一句劝,早早退了吧,到加拿大也好,到澳大利亚也罢,欧美国家任凭你选择,你想要移民到任何国家,我都可以帮你想办法。”

    “表哥,你还真是照顾我,哈哈哈,送走我,你就不用担心我再麻烦你了?”雍和道:“行了,你的小心思我比谁都清楚!但我也告诉你,我雍和不是甘于平庸的人,我今天既然来找你了,就一定有事相求。”

    王阳深呼一口气:“好,好,你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雍和淡淡道:“表哥,你也别那么紧张,就好像我是什么坏人一样,其实我对你是绝对没有二心的,你只需要给我透露点消息,我给你一千万。这个钱足够让我外甥大学毕业之后去国外深造了吧?”

    王阳板起脸:“你是想要我犯多大的纪律,才肯出这么多钱?雍和,我告诉你,现在上面严查的就是领导干部行贿受贿,玩忽职守。我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而冒险的。”

    “表哥,你能不能不在我面前打官腔?你们当官儿的什么德姓我会不知道?我跟多少大小领导打过交道,你们什么德姓,我最清楚!”雍和呸了一声:“我也不跟你废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我想知道一个人的身份背景,你想办法帮我搞清楚。”

    “谁?”王阳一愣。

    “那个有通天能耐把叶法拉都从监狱里捞出来的徐少!”雍和道:“我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王阳愣了一下:“把叶法拉在监狱里捞出来?!你听什么人说的,这怎么可能!叶法拉是重犯,没判死刑就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出来?怎么可能!我告诉你,你和她一样,若是被抓了,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你就别想那么多歪主意了!”

    “闭嘴!”雍和厉声打断了王阳训斥的话:“这么多年你应该了解我,我从来不会空口无凭的说话。叶法拉出来了,是我亲眼所见!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你必须告诉我,那个徐少到底什么身份!”

    王阳显得很惊讶:“这根本就不可能!”

    “别跟我说不可能!”雍和冷笑一声:“他若有这能耐,必然是买通了你们上上下下各级关系,怎么说你也是申江堂堂副市长,你说不知道,当我是小学生?表哥,我虽然不聪明,学习不好,但我可一点都不傻。”

    王阳脑子里嗡了一声,他脑子里突然想到了那天在警局发生的事情……

    “我说了,我真的不知道。”王阳道:“如果是你亲眼所见,那只能说明叶法拉的靠山的确有通天的能耐,而那种人怎么可能看得起我一个区区副市长呢?就算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在这件事情上使劲儿了,那必然也是书记所为……雍和,你最好别给我惹麻烦。”

    雍和笑了笑:“表哥,我说了,我来申江不是给你惹麻烦的,是给你送钱的。不管怎么样,我给你时间去打听,你必须帮我这个忙。”

    王阳盯着雍和,雍和的目光也完全没有移开的意思,两人就这么互相对视了足足有一分钟。

    最终,王阳还是服软了,雍和是他表弟,从小到大他几乎是看着雍和长大的,雍和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他是一个会为了自己的目的,心狠手辣到六亲不认的人。

    “我……我尽力而为。”王阳长舒了一口气。

    雍和对这个回答可并不满意:“我要的不是尽力而为,表哥,我要的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百分之百会帮我办到的,对吧?呵呵呵,如果你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又没办法跟书记开口的话……不妨先去关押叶法拉的监狱看一看,我相信,一个处级级别的狱长,对你肯定会毕恭毕敬的吧?”

    王阳彻底陷入到了沉思之,雍和的紧逼让他喘不透气。

    “表哥,就这么说好了,我回头就给我亚的朋友打电话,嫂子去了,一定要他们好好招待。”雍和微微一笑:“至于是什么级别的招待,那可就看你的表现了?哈哈哈,你肯定也希望嫂子有个难忘的旅程吧?”

    王阳的拳头紧紧握起:“雍和,你若是敢动我的家人,我绝对饶不了你!”

    雍和点点头:“表哥,放轻松一点,只要你肯跟我合作,我当然不会做蠢事。但你若是逼我……我还真想看看,你能做什么饶不了我的事情?别忘了我们之间身份的差别,哈哈哈,好了,喝茶,喝茶,这可是上等的铁观音。”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