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把叶法拉交给唐九之后,便和佐媚烟走出了房间。

    佐媚烟扬眉问道:“刚才我也听叶法拉跟我说了一些,关于雍和的事情,我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们的,说吧。”

    “还是你够意思,那我可就直说了。”徐云道:“我需要你帮我弄点东西。”徐云说着,便将嘴巴附在佐媚烟的耳边……

    佐媚烟的表情随着徐云的话产生了相当巨大的表情变化,当徐云说完之后,她一脸惊讶的看着徐云:“你不会真的要我这样做吧?这可是属于‘陷阱式’的栽赃,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那我还能怎么做?难道要我去相信雍和这种用狐狸形容都不及的狡猾家伙?”徐云表示对此他也很无奈:“跟雍和接触了两次,我完全没有办法读懂他的真实内心。警方的计划虽然很缜密,但是我总觉得有那么点……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但是这种感觉真的没那么好。就好像,我只是警方豪赌的一个筹码,而并非是参与到赌局掌管一切的下注人。”

    佐媚烟点点头:“我理解你的想法,你希望事情可以控制在你自己的手。但是你要求我做的事情完全和警方最初的设计相违背,你真的确定警方会同意你这么做?”

    “他们当然不会,所以我才会找你来帮我。”徐云道:“如果警方的设计能给我必胜的把握,让我去做筹码也无所谓。但现在我总觉得警方在和雍和的赌局,根本就赢不了。所以我必须做出改变。如果我把这个想法告诉警方的话,他们显然不会同意,尤其是秦婉儿,你是知道的,她做事太过于认真,我这样做的话,她肯定不会接受。就像你说的,这是陷害栽赃,她绝对不会同意我的做法。”

    “那你还要坚持这么做?如果让她知道了呢?”佐媚烟笑了笑:“会不会太伤人家小警花的心了?”

    徐云看了佐媚烟一眼,表情苦涩道:“现在可考虑不到那么多了,最重要的是,如何把雍和的事情处理了。只有这样,我才能让秦婉儿他们警方安心,才能争取到让叶法拉得到监外服刑的机会。如果不能制雍和与绝境,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

    “徐云,有些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叶法拉真的值得你去做这么多吗?”佐媚烟道:“之前我就特别反对你接触她,后来我知道你是为了抓她才接触她,我能理解。但现在……你为了帮她,我真的有些不理解了。”

    “原因很简单,我欠她一个人情。”徐云道:“虽然我并不后悔我抓了她,我也从不认为我做的事情是错误的。但在某种角度来说,我的确是欺骗了她,而且她现在也一直再忏悔,一直为自己曾经的所做作为而努力弥补。警方在她的帮助下抓了多少危害社会的人,我觉得她的功绩已经完全可以抵消她的过错。所以我欠她一个人情,我也相信她绝对不会再做那种事情了。”

    佐媚烟叹了口气:“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善良,你善良的让我都有点无语了。”

    “那你到底是帮我还是不帮我?”徐云道:“这件事情我可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包括叶法拉在内。”

    “行了,你就别卖乖了,我知道你相信我还不行吗。”佐媚烟哭笑不得道:“谁让你这么可爱呢,谁让我对你没任何抵抗力呢,你都开口了,我能不帮你吗?唉……亏你这脑子能想出这种办法。”

    徐云这才嘿嘿笑出了声音:“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可就说好了。你可要尽快搞定这件事情。”

    “这事儿我在琴岛可搞不定,你要那么多……”佐媚烟皱了皱眉头:“这样,今天下午我就回济北,那边多少还能找到些路子。”

    “钱的话,你就帮我先垫上呗?”徐云道:“你也知道,我是穷人。”

    佐媚烟没好气的呛了徐云一声:“少跟我哭穷,谁知道你有没有私存的小金库?哼,不过这次还真不需要用钱。你也知道,原本我就讨厌那东西,济北谁在偷偷做那东西的生意,被我抓住了可没什么好下场。”

    “巾帼不让须眉!”徐云这马屁拍的很是时机。

    佐媚烟不再玩笑,严肃起来:“我搞到货之后,马上让佐夜明和王泽赶去申江,至于怎么安排他们,就都交给你了。但这事儿必须尽快解决。如果临时生变,那就让他们把那些害人的玩意儿都毁了。”

    徐云点点头:“嗯,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你帮我的原因。因为……”

    “你最好说点好听的话。”佐媚烟道:“搞不好我临时还会改变主意。”

    “因为你最懂我。”徐云道:“那我就不跟你说谢谢了。”

    佐媚烟看了看手表:“那我现在就赶回济北,留你自己一个人和叶法拉跟唐九在一起,我还真是不放心,她们俩可都是对你虎视眈眈呢。”

    “别说的那么夸张。”徐云微微一笑:“冬哥离开之后,你就没再招司机吗?要自己开车回济北?”

    “对啊,伍元冬离开之后,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人。都是让王泽给我开车,但前天济北出了点事儿,我让他先跟夜明两个人回去处理了。”佐媚烟说到这里,有些失落道:“伍元冬怎么样,太弯那边一切都顺利吧?”

    徐云点点头:“目前来说还算顺利,只是根上存在的一些问题还没有解决。我相信冬哥可以处理好的。”

    徐云指得根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就是和钓龟岛有关系的东瀛人了,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这一点徐云很清楚。但他坚信伍元冬一定可以帮林四海在钓龟岛的事情上,为华夏做出很多不为人知的贡献。

    这或许就是徐云为何一开始便很欣赏伍元冬的原因了,徐云在伍元冬的身上看得到很多人都没有的一种东西。

    “希望如此。”佐媚烟淡淡道:“如果伍元冬什么时候找你需要帮助的话,你也记得通知我一声。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他前老板,他都是我的员工。我员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

    徐云竖起大拇指:“华夏就是需要佐总这般如此仗义的老板!”

    佐媚烟被徐云逗得哭笑不得:“行了,不跟你说了,我赶时间回济北呢。回头见。”

    “嗯。”徐云一直目送佐媚烟离开之后,他才回到办公室里。

    叶法拉和唐九也挺聊得来,因为叶法拉对海鲜并不感兴趣的原因,唐九便放弃了海鲜楼,转订了一家清真的店,这个季节吃点牛羊肉,还是比较养身体的。

    “佐总呢?”就在他们准备奔往清真店吃烤羊的时候,唐九突然发现佐媚烟和她的汽车都不见了。

    徐云这才解释道:“济北出了点急事儿,需要她回去处理,可能事情太急,所以她没来跟你们打招呼,让我跟你们说一声。”

    “再着急也要吃饭吧。”唐九无奈的摇摇头:“那就我们个也吃不了一整只烤全羊吧?”

    张永良在一旁弱弱道:“唐总,这不是……还有我和我哥能帮忙吗?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剩下的给我们打包回来也成。”

    徐云哈哈一笑:“当然不介意。”

    唐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聊天那么开心,都忘了这俩家伙了:“那你们也一起跟我们去吧。”

    “不不不,这里离不开人。”张永良急忙摆手道。

    唐九微微一笑:“吃顿饭的时间而已,又不是让你们出去玩一整天,再说你们也好久都没休息了。”

    “云哥,唐总,要不这样,让我弟过去给你们端茶倒水伺候局,我留在这里盯着,保证工地不会出任何麻烦。”张武宁道:“剩下的给我打包回来点也成,好久都没吃烤羊了,说实话,挺馋了。”

    徐云拍了拍张武宁的肩膀:“辛苦了。”

    张武宁摇摇头:“不辛苦,云哥,我和我弟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你和唐总,为了你们做什么,我俩都没怨言。”

    徐云都被张武宁说的尴尬了,他当时对付青鬼可真不是为了他们兄弟俩,完全是因为自己被逼的。却不料这兄弟两人那么讲究,一直把他当恩人。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也真的是挺好的,至少唐九给了他们一个堂堂正正做人的工作环境,能让他们发挥自己的所长,不需要去做些作歼犯科的事情。

    “张永良,你跟我们去。”徐云道。

    张永良点点头:“云哥需要我去端茶倒水,那我绝对没二话。”

    “我需要你去帮我们多吃点,还需要你去给你哥打包。”徐云笑了笑:“你们兄弟两个也辛苦了,端茶倒水的事儿交给我来做就好。我也要替你们唐总谢谢你们。”

    张武宁和张永良绝对是受宠若惊:“云哥,你可别这么说,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行了,甭废话了,开车去。”徐云对张永良道:“端茶倒水不需要你,当司机去吧。”

    张永良马上屁颠屁颠的去开车了,张武宁目送走了众人之后,继续留守在指挥部。虽然影视广场这块地是让黑老大帮忙取下的,但社会关系绝对没那么简单,很多在这里没能捞到好处的人,都想抓住机会分一杯羹。

    而张武宁和张永良两个人,就是这里的门神,谁若是想无缘无故来分一杯羹,那就必须要先过他们两人这一关。不然的话,想都别想!

    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叶法拉开车驶入前往济北的高速公路之后,打开了车内蓝牙电话拨通佐夜明的号码:“用最快的速度给我查清楚,最近在济北卖白货的人,四个小时的时候我到济北,必须给我答案。”

    佐夜明还没搞明白自己老姐这是什么意思,那边电话就挂了,得了,看样子是有他的活儿干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