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媚烟一路赶回济北,她会选择帮徐云做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为了叶法拉能换回监外服刑的权力和自由,她是希望徐云能换回他自己的自由。某种程度上来讲,徐云一直无心于天娱集团的事情,就是因为他身边各种各样的麻烦。

    对于徐云来说,他是一个把欠人情当作非常重要事情的人,佐媚烟帮徐云还叶法拉的这个人情之后,希望徐云能彻底抽身于那些乱八糟的麻烦事情之。影视广场的雏形已经基本完工,再过不久就可以竣工了,到那个时候,佐媚烟希望徐云可以放下一切,全身心的投入到天娱集团之。

    而在这之前的几个月时间内,佐媚烟需要徐云尽快解决身边的问题,不然的话,她很清楚徐云根本无法不去受到外界事情的干扰。

    即便徐云的计划是一件铤而走险的赌博式一搏,佐媚烟也会无条件的支持他做出的一切决定。或许对于雍和这样一个任何事情都不会留下蛛丝马迹的人,只有你去想办法给他制造出犯罪证据,才能真正的结束他逍遥法外的生活。

    虽然违背了原则,但徐云也是出于无奈。用常规的方式去抓雍和,只会得到失败的结果,只会给雍和更大的自信,让他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去做他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徐云不准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佐媚烟当然会选择义无反顾的帮助他。

    当佐媚烟出现在天娱集团门口的时候,佐夜明和王泽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我让你做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佐媚烟落下车窗,连车都没下。

    佐夜明点点头:“嗯,已经查到了。老姐,你怎么突然有心情管起这事情来了,影视广场那边还不够你艹心的?”

    “是啊,佐总,这种事情你若是想要处理,打个电话给我,让我去处理就好。”王泽道:“这些混蛋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批一批的我们一直都在解决。你没必要再分心了。”

    “上车。”佐媚烟道:“这次跟以前不一样,带我去见见这个白货的蛇头。”

    人离开天娱集团之后,佐媚烟很快按照佐夜明提供的信息来到了济北一家叫做皇家烧烤的韩式烧烤店,如果不是自己的弟弟,她真的很难相信这么一家经营正当生意的烧烤店老板竟然是济北白货的蛇头。

    “请问先生几位?”服务员看到有客人进店,急忙上前道。

    佐夜明不耐烦道:“哪有这个点儿吃饭的?你们老板呢?”

    “您是找我们老板啊?”服务员点头道:“他在后面仓库呢,我去帮你们喊他。”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佐夜明说完便大步在前面带路,店内前台左拐有一个暗门,出去之后便是一个不算小的仓库。平曰店内需要的冷藏食品等东西,都存放在这里。

    当佐夜明哗啦一声拉开仓库门的时候,里面四个打麻将的男人纷纷紧张的向门口瞪了过来,在座的四个人面前都放着一叠百元大钞,看样子玩儿的还不小呢。

    仓库内乌烟瘴气的,左侧有一排冰柜,右侧则是一对各种蔬菜瓜果的包装箱。间一张麻将桌,围在桌前的四个人也都纷纷起身了。

    “你们做什么的?!”坐在西侧的一光头站起身,语气不爽的问道。

    佐夜明也懒得理他:“谁是老白?”

    “艹。”北侧桌边一个穿夹克的站起身来:“老白也是你喊的?你他妈是谁啊!当我们白哥是什么人!”

    王泽二话不说,一记神龙摆尾,漂亮的鞭腿便将夹克男给抽翻,脑袋直接撞到冰柜上!这雷霆万钧的一下也真够那夹克男受的,连吭声都没吭声,直接昏死躺在地上。

    这说动手就动手的气势也实在太猛了一点,在场的其他人一下就懵了,最开始嚣张嚷嚷的光头仔也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他们都是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参与过的群殴单挑也都上百场,面前这人一出手,他们就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对手,谁又会傻到上前找抽。

    毕竟他们是冲着老白来的,又不是冲着他们。

    “我就是老白。”麻将桌东侧,穿着花格子衬衣,十五岁左右的家伙开口了:“你们找我什么事儿?”

    因为仓库门打开,烟味也消散了不少,佐媚烟才不紧不慢的走进仓库:“既然你承认了,那我也就有话直说,你有多少货,我都要了。”

    房间内个还清醒的人都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这女人虽然长得惊艳,但身上那股子他们触碰不及的高贵,还真是让他们不敢乱说话呢。

    老白谨慎的开口道:“这位小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别让我浪费口舌。”佐媚烟道:“我既然能找到这里,就说明我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我只重复一遍我的话,你有多少货,我都要了。”

    老白喉结耸动了一下,这女人身上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他感觉到了非常强大无形的压力:“我……我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要什么货?我这里不送外卖,也不做冷鲜肉的生意……”

    “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光头上前到:“那边也有个叫老白的。”

    王泽突然出手,一把拎起光头的领子,直接将光头整个人都按在墙面上推举起来:“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如果你不想像地上那个家伙一样,就乖乖闭嘴!”

    光头的喉咙被王泽的手掐住,连呼吸都无法自如,整张脸憋的通红,他混社会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怕过什么人,但能让他怕到甚至不敢还手的,今天还真是第一次碰到呢。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他根本不敢直视对方。

    王泽松手顺势一甩,光头就哐当一声后仰到那堆装有蔬菜瓜果的箱子堆。碰翻的西红柿彻底弄脏了他的衣服。

    “兄弟,有什么事儿咱们好好说,别动手成吗?”老白完全看不透这人的来头,但对方出手如此训练有素,凭借他们几个肯定吃亏,他只能想办法稳定对方的情绪:“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佐夜明向前逼近:“我姐已经说过了,你有多少货,我们都要了,还要在让我重复一遍吗?”

    当佐夜明走到老白面前的时候,老白忍不住再次后退一步:“呵呵呵……好说,好说……你们既然找到我,那我也不用装什么好人,兄弟,你们想要货可以,但……我可没看到你们带来的钱啊?呵呵呵,做我这行生意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行规……”

    佐夜明一把抓住老白的衣领,哐的一声把老白按在冰柜上:“行规?我姐说过是要买吗?你听清楚,我姐是说,你有多少货,她都要了。没说给你钱。”

    “小兄弟,这生意若不给钱,恐怕没办法做啊……”老白不知何时,突然在身后掏出一把五四手枪顶在了佐夜明的脑袋上:“呵呵,做我们这行的都小心,就怕有人玩儿狠得。”

    突然的变故之后,光头和另外一个胖子也来了底气,毕竟老白手里有家伙。

    “艹!也不打听打听白爷是什么人,就来这里撒野。”光头站起身,看到自己一身污秽,马上迁怒于面前的王泽:“刚才对老子动手是吧?你再动一下试试!”

    王泽才不管他什么狗屁威胁,劈头盖脸的一脚下劈,脚后跟狠狠砸在光头面门,这下子光头的脸上可算是开了染铺,鼻子里口鲜血横流,脑子也瞬间短路,哐当一头栽倒在地。

    老白和胖子哪能不震撼呢,这都把枪顶在对方人的脑门上了,对方还这么肆无忌惮。

    佐夜明虽然被枪指着脑门,却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意思:“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没开保险的枪跟玩具差不多?根本威胁不到人?”

    老白这才恍然大悟,就在他要打开手枪保险的瞬间,佐媚烟轻松简单的一招空手夺白刃便将老白手的手枪拿在自己手,轻松推开保险,直接把枪顶在老白的脑门正央。

    “我错了!我错了!!你们要什么我都给!全部都给!”老白连半分犹豫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扑通跪在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命值钱,他混这么多年的社会,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原本就胆子比较小,不怎么敢说话的胖子也傻眼了,看到老白都跪了,他还能怎么办:“我就是这里的厨子,别……别……别伤害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被老板拉过来打麻将,我真什么都不知道。”

    “跟他混的也没什么好人。”王泽一把拎起胖子:“去墙边抱头蹲着。”

    胖子二话不说,完全照做。

    “货在哪。”佐夜明道:“我数到,一,二,!”

    “在冰柜里!!”老白差点就吓尿了,这数数的也太快了吧?!一点都不给人想一想的空间。

    佐夜明可不会傻到慢慢数,给他琢磨事情的机会,电影里不都是这样么,一般抓到坏人,说数到的时候,往往慢慢悠悠数到二的时候,坏人就会想到什么鬼主意来翻盘。佐夜明可没那情调给老白翻盘。

    老白被佐夜明用枪指着后脑勺,亲自在冰柜的最下层翻出两大包白货来:“我都给你们……求你别开枪,千万别开枪!”

    佐夜明给王泽使了个眼神儿,王泽亲自又把所有的冰箱都给翻了一遍,竟然还找出了两大包白货,佐夜明冷笑一声:“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兄弟,不,哥,大哥,做人留一步!这下全都在你们面前了!给条生路吧?”老白哀求道。

    佐媚烟示意他们带上东西走人,时间不应该浪费在这上面,佐夜明把手枪直接丢到一旁地上,和王泽两人各拿两包准备离开。

    老白不死心的就地打滚,捡起地上的手枪怒斥一声:“把老子的东西放下!”

    佐夜明回过头微微一笑,这时候老板才发现,虽然手枪在这里,但扳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小子给掰断了!这枪根本就是一块破铜烂铁了。王泽没有再给老白后悔的机会,一脚凌空抽射,老白的脑袋就像是世界杯上破门入网的足球般,狠狠砸在冰柜上,闷吭一声便不省人事。

    个人直接拿了货,快步离开仓库,上车折回天娱集团。

    【ps:更更,这年头不更就挨骂 - -!我一定努力,兄弟们尽量理解~上有老下有小,不容易。】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