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人回到天娱集团之后,佐夜明才忍不住问出了他和王泽心的疑惑:“老姐,我们知道你对这东西相当反感,就那几次因为艺人陷入吸毒丑闻之后,你直接封杀的表现上来看,已经能很清楚的说明你的立场了,只是……你为什么会把这四包白货带过来?每包五公斤,这可是二十公斤的白货……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那就是重判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们想问我为什么不报警,反而把这个东西带回来了是吗?”佐媚烟道:“因为我需要这个东西,所以这次只能算是那家伙走运,虽然这么多存货被我们抢了,但他还不至于蹲进去挨枪子儿。”

    王泽不知所措的看着佐媚烟:“佐总,你以前根本就不碰这东西……现在怎么……我有点不明白了。”

    “你以为我是自己用?”佐媚烟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你,你想多了,想太多了。我可不是瘾君子,这东西是徐云需要的,他让我帮他搞,这些应该也足够他需要的了。我现在要你们办一件事情,带着这些白货去申江等徐云。”

    佐夜明瞪大眼睛:“老姐?你疯了吧?云哥要这么多这东西做什么,这你都会帮他做?你还有没有原则,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说白了你们就是在做违法犯罪的事情!我不相信你和云哥会做这种事情!”

    “佐总,我也不得不说一句,如果这真的是云哥所需要的,你当时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制止他啊,而不是纵容他。”王泽道:“虽然平时什么事情我都听你的安排,但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做,我相信如果是冬哥在场,他也一定会阻止你的。”

    佐媚烟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认识的徐云,做过什么违反原则的事情吗?做过什么背叛人姓的事情吗?他是不是一个正派的好人,在我们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定义,他从未做过那些乱八糟的事情,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共知的,你们以为他要这些白货是做犯罪的事情吗?他只是想控制和制止犯罪,虽然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他有他的办法,在传统意义上的各种方法无法达到目的,无法抓捕真正的犯罪者时,他的另辟蹊径似乎的确是很有必要的。”

    佐夜明现在是越听越糊涂了:“老姐,你能不能把事情说的简单一点,我准姐夫到底要这东西做什么?”

    “对付雍和。”佐媚烟道:“我知道你们好奇,但至于细节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必须相信他。我想你们也知道,他值得相信。等你们到了申江,他需要的时候自然会联系你们,到时候你们就知道详细的计划了。”

    王泽点点头:“云哥让做的事情,我信,我信他绝对不会胡乱来的,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这还不叫胡乱来?”佐夜明却有些反对:“姐,你别说你不知道细节,王泽,你也别说你没想明白徐云这么做的原因。他要这些白货,立场就已经摆明了。雍和是个再好的猎手也没斗得过的狐狸,所以他想要用这种陷阱式的方法给雍和挖一个大坑……这,这显然并不是常规手法,所以警方知道,也不会同意他的做法啊。”

    佐媚烟看了佐夜明一眼:“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不然应该怎么办?”

    佐夜明双手使劲儿抓了抓头发,这事儿他还真没什么办法,雍和这家伙在那行业的名声绝对足够臭名昭著,谁都知道他是个大毒枭,却无论怎么样也找不到他贩毒的证据,即便是有几次警察抓到了他,但最终也都因为证据不足无法对他怎样。

    “只是,云哥为什么和雍和过不去了?”王泽有些疑惑。

    “如果不是警方里有一个叫秦婉儿的姑娘,你以为徐云是慈善家?会喜欢帮警方擦屁股?”佐媚烟哼了一声:“他可一点都不喜欢跟警方合作,只不过,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他已经上了警方的船,如果不去把雍和拿下,警方就不会让他下船。我们天娱的影视广场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竣工了,我可不希望那时候徐云身边还被那么多破事儿缠身。”

    佐夜明和王泽现在也都明白了,纷纷点点头,佐媚烟做这些也肯定并非自己的意愿,只不过,她必须要帮徐云,有些事情不是用嘴巴可以解释清楚的。

    “那我们连夜带着这些东西赶去申江。”佐夜明道:“活这么大,还第一次带着白货上路呢……还真有点紧张刺激。”

    王泽苦笑着摇摇头:“如果在申江被警方查了,希望云哥能把我们保释出来吧。呼……”

    “还没开始,你就先萎了?”佐夜明咧嘴笑道:“别那么不相信自己的实力好不好,就咱们这智商,怎么也比那些毒贩子高吧?他们都能搞定的事情我们还能搞不定吗。”

    佐媚烟认真道:“这件事情上,你们必须认真的完成,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嗯哼,一定保证完成任务。”佐夜明和王泽两人立下了军令状:“绝对不让你们失望。”

    佐媚烟点点头:“一会儿吃过晚安,你们就准备上路。”

    ……

    唐九在琴岛的这段曰子里,已经让她对这个城市相当的熟悉,毕竟这也是个以旅游闻名的城市,徐云和叶法拉来这里倒也闲不住,一整天时间都在唐九的陪同下游玩。

    晚上回到安排的酒店以后,叶法拉正准备泡个澡舒缓舒缓身体的时候,便接到了来自申江的电话。

    “雍和。”叶法拉平淡开口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雍和并没有接叶法拉的话:“叶法拉,既然你想合作的话,为什么又突然玩儿起了失踪?这样会让我很难去相信你的。”

    “不好意思,我没必要一定要你多么相信我。我也不可能为了你一个并不确定跟我合作的人,一直留在申江等消息。”叶法拉道:“你想知道我在哪里,没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在燕京,和徐少一起。”

    雍和顿了一下,继续道:“事情在这种节骨眼上,你居然还有心情跑去燕京?呵呵呵……你还真是让我敬仰佩服啊。”

    “雍和,我们废话少说。”叶法拉道:“我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向你汇报,但这次为了我们之间的合作,我可以跟你解释。徐少是我们的资金来源,他要到燕京追他的未婚妻解释他和我之间的关系,我当然不能让他一个人来。他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是你的话,也不会对你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放手吧?”

    “如果你这么说,我能理解。”雍和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妨告诉你,你的提议我考虑了,如果让我联系境外的那些大枭,我需要两天的时间,只是不知道两天的时间,你能怎么跟你的徐少挑明这件事情。”

    叶法拉微微一笑:“这个简单,就不需要你艹心了。我有把握让一个因未婚妻事情头疼的男人去尝试一点上品货。只要他连续吸食几次,我自然有办法去牵着他的鼻子走。只不过,现在我可不能跟你保证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到申江。”

    雍和却非常坚定道:“两天,我只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你两天之内没办法带人回来,那我们的合作就没有办法进行。黑寡妇,你就算用你的身体,也要想办法带那个好色的小子回申江。两天之后,晚上十二点,江海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我们见面。”

    “江海大厦?”叶法拉皱了皱眉头:“你是说,那个即将准备爆破的江海大厦?”

    雍和点点头:“当然,难道申江还有第二个这么隐蔽的地方吗?叶法拉,为我们的前途,我想,你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吧?”

    “我会做到的。”叶法拉没有再浪费时间,直接挂掉电话,去跟徐云说这件事情。雍和给的时间可以说是相当的突然,也远远高出了她的预计,在她看来,想要联系好境外的大枭就需要一段时间,怎么可能在两天时间内就搞定呢?

    ……

    雍和挂了电话之后,回头对阿光道:“怎么样,追查到手机信号了没有?”

    阿光点点头,指了指电脑屏幕上地图发出的红点处:“查到了,信号源是在琴岛那边发出的,根本不是在燕京,叶法拉没有跟我们说实话。老大,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相信他们。”

    “我们当然不应该相信。”雍和眯起了眼睛,他会留阿光在身边,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适合做他的门徒,而是阿光拥有电脑黑客的能力:“想办法进入申江警方的网络资料库,我需要查看所有申江警方人员的信息。”

    “是。”阿光迅速的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击打着键盘,大约十几分钟之后,这家伙就破解了警方资料库的防火墙,直接入侵进去。

    雍和凑过头来,看着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人头照片,让阿光一张一张的点进去,二十分钟之后,他突然叫了一声停,阿光马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一直认为雍和是要在男警员的照片里找到那个徐少的照片,并不明白这个女人的照片有什么好看的,在他的意识里,雍和虽然对女人也敢感兴趣,但却并不是那么痴迷的色鬼。

    两个人盯着屏幕上的一张女警的照片,久久没有转移目光。

    “是不是觉得有些面熟。”雍和的嘴角露出一丝阴险歼诈的笑意。

    阿光点点头,的确是非常的面熟,突然,他恍然大悟的站起身,指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道:“这……这不就是那个徐少的未婚妻吗?!”

    “你觉得,一个华夏一线超级大纨绔,会跟一个女警订婚?”雍和道:“哼,这种大家族的孩子,婚姻都只是为了保证家族利益的交易而已,他的未婚妻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区区小女警。”

    【ps:还是老时间加更~周一求各种数据支持~原本免费就图个数据,兄弟们给力啊~】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