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法拉来到徐云房间的时候,唐九正在和徐云聊着什么,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断:“唐小姐,我无意冒犯,只是不得不打断你们的对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徐云讲。”

    “嗯,我能理解。”唐九微微一笑:“我就知道徐云不可能悠闲到有时间到琴岛找我闲玩儿。你们聊,我先回去休息了。”

    “真的不好意思。”叶法拉道:“我相信你和徐云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只占用几分钟就够了,真的。”

    唐九依然是笑着起身,准备离开。

    “唐九,谢谢你的理解。”徐云道:“虽然我现在的确有些事情要处理,但你可不能说我不是专程来看你的。若不是因为琴岛有你在,我就不会来这里了。别把我想的那么差劲儿,我可一直都把你当好朋友。”

    好朋友……只是好朋友吗?

    唐九当然不会把疑问问出声音,她大方的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你是专程来看我的,这样行了吧,哈哈,你们有正事儿就快点说正事儿吧。我可不想当拖油瓶,我先回去了。晚安,祝你们晚上也有个好梦。”

    “晚安。”徐云和叶法拉也异口同声道。

    等唐九离开徐云房间之后,叶法拉才开口:“刚才雍和来电话了,他问我在哪,我都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对策说了。然后他告诉我,两天之后,晚上十二点,在即将爆破的江海大厦地下停车场见面。境外的那些人,他都会联系好。”

    徐云皱了皱眉头,很快就又平淡下来:“两天?他真的确定他只需要两天的时间就能把境外的那些大毒枭都约到申江来?”

    “我也有点不相信。”叶法拉道:“我以为雍和能做好这件事情,至少需要一周甚至十天的时间,但他现在却那么突然。我担心他是不是会识破了什么,毕竟雍和实在是太狡猾了。”

    徐云突然眼前一亮:“给我你的手机。”

    叶法拉马上把手机递给徐云,徐云迅速打开网络设置里面,看到手机定位状态是打开的,眼睛瞬间就眯成了一条线:“我想……雍和应该已经知道我们并不在燕京,而是在琴岛了……”

    叶法拉为自己的粗心大意非常自责:“那我们怎么办?需不需要抓紧时间联系秦局说明情况?”

    徐云摇摇头:“不必了。我们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雍和身边必然有电脑网络方面的高手……他之前能那么多次化险为夷,显然证明了他有提前获取资料信息的可能姓。如果他身边真的有黑客高手,进入警方人员保密的网络资料库肯定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叶法拉瞪大眼睛:“警方不会把这些都输入网络吧?”

    “这个我不能确定,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秦婉儿的资料肯定在警方人员网络信息库里。”徐云长吸一口凉气:“雍和已经见过秦婉儿了……他可不会相信我这个超级纨绔会和一个普通小女警订婚的。”

    “也就是说,雍和已经识破了我们的计划?”叶法拉的心情瞬间跌落到了底谷:“这么说来,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

    徐云摇了摇头:“不,既然雍和说了两天之后要和我们见面,那我们还是必须要跟他见面的。”

    叶法拉肯定道:“那是因为他一定是想解决掉我们,让申江警方知道他雍和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我就知道他不可能两天之内解决所有境外大枭的联系问题……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过相信我们。”

    “如果雍和是这样一个容易相信人的家伙,恐怕他早已经被枪毙了。”徐云道。

    叶法拉有些疑惑道:“这么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相信我们?”

    徐云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叶法拉现在彻底搞不明白徐云到底在想些什么了:“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警方?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伪装你的身份给雍和看?”

    徐云微微一笑:“因为我没有其他选择啊,在我还没有跟雍和接触的时候,我可没想到他是这么一个难缠的对手。当我知道他是这样一个对手之后,我已经答应了警方的一切要求。答应别人的事情总是要做到的,不然就失信于人了。”

    叶法拉无奈的摇摇头:“可现在,你依然要失信于人,因为两天后的晚上,雍和绝对不会出面。”

    “不,我相信他一定会出面。”徐云道:“因为他有自信让警方得不到任何一丁点给他定罪的证据,所以他一定会出现。”

    “警方得不到证据,就没有理由抓捕他,他仍然可以逍遥法外,而我们却注定了失败,也依然要把这个失败继续下去?”叶法拉道:“那,你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给警方看的吗?让他们知道你尽力了?”

    徐云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什么。

    “徐云,这样根本没有意义。”叶法拉道:“即便警方知道我们尽力了,但抓不到雍和的话,他们依然会把过错归到我们的身上,我一样没有机会戴罪立功。”

    “别把事情想的那么糟糕。”徐云微微一笑:“任何事情都好像是足球比赛,零比零的局面或许会持续八十九分钟,但不到最后一分钟,谁都不敢说这是平局。”

    叶法拉摇了摇头:“这不是平局,局面也不是零比零。是一比零,雍和是一,我们是零。”

    虽然叶法拉的心情很失落,但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徐云的情绪,徐云依然微笑着道:“我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看足球,我也算得上是个伪球迷了。记得零四年,德乙的一场联赛,慕尼黑1860队就是在最后五分钟内连入两球,击败了菲尔特队。当然,德乙联赛不会有人关注的,我知道也是因为点球打飞机的邵佳二当时在慕尼黑1860队效力。虽然那场比赛他并没有上场……”

    叶法拉忍不住被徐云的乐观给逗笑了:“看来你依然是很有信心在最后时刻扳回比分,反败为胜。”

    “当然了。”徐云点点头:“还有两天的时间呢,两天的时间可比五分钟充足多了,我们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唯一的缺憾就是,我们明天不能让唐九带我们去海水浴场了。”

    叶法拉笑了笑:“现在的温度恐怕还并不适合海水浴吧?”

    “我的主要目的可不是洗海澡,我是去看比基尼的。”徐云摸了摸下巴:“估计你和唐九的身材应该不相上下吧?嘿嘿嘿……”

    “你若想看,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看。”叶法拉既好气又好笑道:“别贫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一早回申江。”徐云马上决定道,刚才他已经收到了佐媚烟的短信,说一切搞定了,佐夜明和王泽也已经带着东西连夜赶去申江了。徐云车上又没有那东西,他不需要赶夜路,还是舒舒服服休息一下,明天上路也不迟。

    而且,他多少也要给唐九一点反应的空间,突然来了,突然又说走,对人家姑娘来说,心情起伏岂不是太大了。

    叶法拉点点头:“那好,我先去睡觉,明天我开车,你去跟唐九道个别吧。我在跟她聊天的时候看出来了,她对你可不只是希望只做朋友那么简单哦。”

    “我知道唐九是个不错的女孩。但她可是我干女儿的结拜姐妹。”徐云道:“我可不想把我们的关系都搞的那么复杂混乱。”

    ……

    唐九虽然说是回房间休息,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了。有些时候,她甚至不希望影视广场会这么快的竣工结束。因为她担心,一旦影视广场的工程结束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和徐云有交集了。

    其实这是一个挺残酷的现状,虽然她年纪轻轻就承受过家族权变的巨大压力,也最终在徐云的帮助下坚持了下来。但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女孩,一个到了无聊时候会想恋爱的女孩。

    无奈的是她爱上的男人不是普通人,是徐云。是一个她不知道如何去爱,如何去学着像其他人那样分享她的爱。对于徐云,或许是她一生最难以面对的人,也是她一生最难以割舍的人。

    敲门声打断了唐九的思绪,她打开房门,发现徐云站在门外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什么。

    “不准备请我进去?”徐云站在门口,微微一笑。

    唐九这才回过神儿来,意识到自己现在可不是在做梦,等到徐云进来把房门关上之后,唐九才开口:“随便坐吧,这么快就谈完了?”

    “嗯啊。没什么大事儿。”徐云道。

    “要喝点什么?”唐九很明白自己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徐云没有回答,也没有去坐下:“可能明天一早我就要回申江了,这些曰子,影视广场的事情辛苦你了。谢谢。”

    唐九的身体微微怔了一下,她很久都没有说话,却最终突然转身一把抱住了徐云,抱的很用力,就好像是一个生怕自己父亲离开的小女孩一般。徐云一动不动的,任凭唐九紧紧的抱着自己。

    “徐云。”唐九终于开口了:“我想知道,如果有一天琴岛影视广场的工程结束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还会像现在这个状态一样,还是说……会渐行渐远,直到各自离开我们的交集,各自开始过着各自的生活?最终……成为陌路人?”

    徐云抬手拍了拍唐九的肩膀:“说什么呢你,咱们的交情可没这么淡吧?至少我不这么觉得,只要你觉得我配得上你和堂堂唐氏集团总裁做朋友,那我们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陌路人。”

    “真的?”唐九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笑意:“那你会不会有一天觉得,唐氏集团的女总裁不配和你做朋友了?”

    “怎么可能。”徐云道:“就我这小屁民,肯定希望自己能多认识几个大老板啦,万一以后生活艰难,揭不开锅了,还指望你能借我千五千的江湖救急呢。”

    唐九被徐云逗的破涕为笑:“你就贫吧!”

    【ps:我使劲儿码字加更,弟兄们还觉得等更是世界是最辛苦的事儿……呃,其实更新才是世界是最辛苦的事儿呢。】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