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在雍和面前赢得一场胜利并不容易,徐云当然不会浪费自己每一分钟的宝贵时间,次曰一早赶回申江之后,他第一时间便联系了佐夜明和王泽。这两人到也明白事儿,昨天连夜赶到申江之后没去星凯大酒店开房间睡觉,也没敢去其他宾馆开房间休息,就开车找了个停车场凑合了一宿,毕竟后备箱里还装着二十公斤的白货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抓住之后那绝对就是情节严重的重判。他俩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惹祸上身,只要一帆风顺,辛苦点无妨。

    佐夜明接到徐云电话的时候,王泽刚在附近的汉堡店买了几个鸡腿堡和薯条饮料,佐夜明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在汽车控台上,关好了车门车窗,两人一边拿薯条蘸着番茄酱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听徐云的详细计划。等到徐云把他安排两人做的事情说完之后,两人也吃饱喝足了,两人点头示意表示明白徐云的计划。虽然这计划是真心要坑雍和,但他们不得不承认徐云这么做也完全是为了最后胜利的结果着想,如果不这样,根本不可能抓到雍和。

    “你俩吃饱喝足了就去星凯大酒店,让霜姐给你们开个房间休息一下。”徐云最后道:“晚上做正事儿的时候可别分了心。”

    “哥,你耳朵也太毒了吧?连我们吃东西都听到了?”王泽哈哈一笑:“你要不要过来也吃点,真别说刚才那家汉堡店的味道还真不错呢。”

    徐云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情:“吃完之后别忘记擦嘴巴,要是没什么特殊情况就吃点健康食品,不如买二两大米饭外加一份宫爆鸡丁呢,现在欧美人都流行这么吃了,你也跟进一点世界潮流。”

    “姐夫,可不是我们想吃这快餐。主要是车里带着那么多白货,我们不得不小心一点。”佐夜明苦笑一声:“你给的这差事可真不是什么好差事,我跟你说,我要不是为了我姐,打死我也不会帮你做这事儿的,风险也忒大了一点。”

    “辛苦了,回头请你们喝酒。”徐云道:“我有事儿,先挂了,晚上一定要小心,记得搞定之后给我说一声,让我心里有个准备。”

    “没问题!”两人保证之后徐云便挂了电话,这时候佐夜明才意识到车内和身上都是一股股的炸鸡味,不得不急忙把车窗落下:“咱们走呗,按云哥说的,去星凯大酒店开个房间休息休息,晚上还要办正事儿呢。”

    王泽犹豫了一下:“咱们还真去啊?你要是真困了,那我们找个其他酒店不成吗?”

    “我的哥哥啊,你是真傻了,还是开车开的头脑迷糊了。”佐夜明道:“咱们现在除了赶去星凯,还有什么地方敢去啊,你可别忘了车里的东西,最起码咱们去星凯的话,有人能给照料着,你说是不?”

    事儿还真的就是这么个道理,王泽点点头:“嗯,走着,好好休息,不能耽误了晚上的正事儿。”

    徐云早已经打电话给强子了,让他安排佐夜明和王泽入住的事情,最主要的是让强子盯紧了他们的车,千万不能让任何人接近。至于车里有什么他没多说,强子自然也不会多问。

    ……

    自从在琴岛回到申江之后,叶法拉就一直都觉得徐云有点怪怪的,她不明白徐云为何明明知道雍和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了,仍然坚持要跟雍和见面。这种行为就好像是,明明知道面前是个跳下去就万劫不复的深渊,徐云却依然义无反顾的往下跳。

    当然,这种事情发生也有一种解释可能存在,那就是徐云可以确信自己跳下去的深渊处,有百分之百可以让他安全着陆的安全网。

    就在叶法拉把她的这个想法提出来,告诉徐云之后,徐云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你这比喻很贴切,我也的确认为深渊下有安全网,但我却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毕竟雍和不是一个傻子,他有可能去把我的安全网剪断,那样的话,我跳下去只有摔死这一种可能。”

    “那你为什么还那么义无反顾?”叶法拉不理解。

    徐云看着她,认真道:“因为你。”

    叶法拉许久都没有说话,或许这是徐云这么做的唯一理由,因为如果不是因为她,徐云根本就不会参合到这件事情里面来:“我不希望你冒险,不然我们还是算了吧,雍和没那么好对付,警方的人会理解的。”

    “你想的太简单了。”徐云道:“当我们答应警方这件事情之后,那就是必须要完成的。因为抓捕雍和的功劳有多大,警方的高层都知道。尤其是马长邦马局长,他可以利用这个功绩拿到他晋升的机会,所以,如果这件事情不成,我们是没好下场的。至少你肯定不可能有什么监外服刑的机会,或者说,再回到监狱,也都不可能有现在一室一厅可以上网看电视的条件了。”

    叶法拉知道徐云说的一点都没有夸张,她能有现在的舒适度,完全是因为她对警方的利用价值,如果她没有了利用价值,警方也完全没有必要继续帮她争取她的权力和自由了。

    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现在船已经到了河流的央,回头也不是岸是激流的河水。不管是向前跳,还是向后跳,都无法跃上岸。这就是叶法拉现在的处境,她虽然没有选择,但徐云有。可徐云为了她,却选择了更为荆棘的前进之路。

    “徐云,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真的,即便我们拿雍和没有办法,我依然也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叶法拉道:“你一直都觉得欠我的,其实你一点都不欠我的,反而是我欠你的更多了……”

    “事情还有到盖棺定论的时候。”徐云微微一笑:“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相信我,你只需要相信我,相信我有办法拿下雍和,这就足够了。”

    事到如今,叶法拉也的确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我相信你。”

    徐云点了点头:“你千万别自己一个人出门,手机也千万别开机,万一被雍和的人发现你已经在申江了,他会更加提高自己的警惕,那样的话,我们面对的处境将会更麻烦。我现在要去一趟警局,晚上可能也要去做一些事情,所以可能会回来的晚一些,这些即食食品应该够你吃的。”

    “不需要我帮忙吗?”叶法拉怔了一下。

    “你现在要帮我最大的忙,就是不要让雍和知道你在申江。”徐云道:“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我来解决,相信我,我可以做好。”

    告辞了叶法拉之后,徐云就把衣服拉链拉起,带上了棒球帽,尽量的拉低遮住眼睛,这才匆匆出门打了辆车,直接奔向了申江市警局。

    秦婉儿没想到徐云回来的那么突然:“你不是说要去燕京待几天吗?”

    “事情有变。”徐云道:“我现在需要你们尽快的安排人手,明天晚上夜里十二点整,我和叶法拉会跟雍和在即将报废的那个江海大厦见面,就在地下车库。到时候雍和肯定会带货,只要我们接头之后,你们警方动手抓人。人赃并获,到时候雍和想抵赖也抵不掉了。”

    “你确定他会带货出现?”秦婉儿茫然道:“以前警方不是没发动过突然抓捕,但每次都没在雍和身上搜到赃物……所以才一直没办法给雍和定罪。”

    “我确定他会带货。”徐云道:“而且数额也绝对超出重判的量。到时候你就把我们一起都抓了。让雍和死也死的冤一点。”

    秦婉儿见徐云如此自信,倒也真觉得这事儿似乎真的有苗头了:“那好,我马上给上面汇报,申请上面尽快的安排抓捕。你放心,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我一定带重案组的人都埋伏好。”

    徐云怔了一下:“这还要给上面申请?”

    “当然了,如果对雍和实行抓捕,那就属于收网行动,所以必须汇报。”秦婉儿道。

    徐云的表情有些挣扎:“如果不汇报的话,你能带多少人?”

    “嗯……不汇报,那我倒也能带重案组的人都出来,但是,这是原则姓的问题。”秦婉儿道:“肯定是要上面开会批准的事情,如果不汇报,那就是违反纪律。”

    徐云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想抓住雍和,那你就不要跟上面汇报。我对警方的人原本就没什么信心,这一点你是知道的。而且现在雍和已经起疑心了,我怀疑上面真的有人会给雍和通风报信。我希望这件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秦婉儿吃惊的看着徐云:“难道你真的觉得警方那么不可信吗?”

    “不是警方不可信,是有些人不可信。”徐云长舒一口气。

    “你是说马局?”秦婉儿道:“徐云,我觉得我有必要替马局解释一下,虽然有些时候我也有些看不惯他的行为,但他绝对不是那种人,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他从不会被糖衣炮弹击垮的,雍和若想收买他,那可真没那么容易。”

    徐云微微一笑:“虽然马局不会轻易被糖衣炮弹击垮,但是,他或许会轻易被比他职位级别更高的权力击垮,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不能去相信他。”

    秦婉儿略微吃惊了一下:“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私下准备行动,我相信重案组的同事都会理解我的。”

    “你就告诉重案组的人,是来调查一下,不是抓捕行动。这样就没问题了。”徐云道:“记住,让所有参与明天事情的人都不要乱说话,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他们爸妈!”

    秦婉儿点点头,她不会让徐云失望的:“只要你有足够的信心,我就会无条件的全力配合你。你需要我怎么做,直接告诉我就好。”

    徐云掏出一张自己早已经画好的江海大厦地下停车场地图,开始详细的给秦婉儿讲述他需要她如何安排重案组人员部署的位置,有几个观察死角,是最好的藏身之处,徐云可不希望雍和刚到就发现有警方的埋伏,万一人跑了,那就彻底的前功尽弃了。

    【更新苦不苦?吵着卖X粉的心,攥着卖白菜的钱……要多苦有多苦~不归路已踏上,只能希望诸位兄弟们捧场支持~】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