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离开警局的时候已是傍晚,他找了一家专营运动服饰的商店,买了套纯黑色的运动服,以及个帽檐足以遮住半张脸的棒球帽。随后徐云便去租车行租来一辆九几年的老捷达,说实话这车还真是皮实,都上百万公里了,开上去依然觉得没什么毛病。

    天海大酒店也是申江五星级大酒店里的老字号了,傍晚时分就已经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这年头有钱人多了,聚会宴请的等级也就自然而然的提高了,以前几万块请客吃饭那都是绝对土豪的战斗豪才能做得出来,而现在普通产阶级的小老板掏这么点钱都不觉的心疼。

    当然,老百姓就要另当别论了,能经常出入这种高档场所的,不是手里有钱的老板,就是手里有权的有关人员,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呼,那就是领导。老百姓若想随时都能有钱出入这种高档场所,恐怕还要等上百十年吧。

    所以徐云这辆捷达驶入天海大酒店的时候,跟旁边的那些宝马奥迪之间显得格格不入,就连索8K5迈瑞宝这类吊丝宝都相当看不起徐云这辆老捷达。最让徐云无语的是,一个开着新捷达的捷达男,竟然还真跟广告上似的,穿的人模狗样,用鄙视的目光瞅了徐云一眼,怀疑徐云怎么可能来自这种地方吃得起饭呢?

    尼玛,徐云都懒得搭理这种来了也是端茶倒水的家伙。

    “先生,你是来吃饭的?”就连保安都有点狗眼看人低的走过来,一辆老捷达,占用一个车位,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开奥迪的不一定不是贷款过曰子,我开捷达也不一定没有存款享清福。”徐云道:“怎么,你们上面有规定,说便宜车就不能进来吃饭的?我这车二十年前不比现在的帕萨特便宜。我来这里,是你们老板请我吃饭,懂吗?”

    保安一脸不相信的神情看着徐云,他们老板在申江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啊,平时接触的人群,就算开A6的也要对他们老板点头哈腰,今天这么一个开老捷达的,竟然口气如此大,对保安而言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当保安看到他们老板在一个年轻人的带领下屁颠屁颠的跑向这开老捷达的家伙时,他才彻底懵了,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现在应该改一改了,人不可车相啊……

    “想必这位就是鸽子兄弟所说的云哥吧!久仰久仰!”天海的老板叫杜术岚,四十岁出头,据说还是跟当年申江杜姓家族里威名最旺的月笙老大有那么些亲戚关系。当然,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拿到现在这社会一不值。

    林歌站在旁边微微一笑:“杜老板,你这么叫我哥可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哥就是我哥!”杜术岚豪气万千。

    徐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杜老板,你可别这么叫,这样我可真担当不起。你还是直接叫我徐云好了。”

    “杜老板好……”保安紧张兮兮的打了声招呼。

    杜术岚看了保安一眼,嘱咐道:“给徐先生看好车!”

    “是!”

    人随后客客气气的向酒店内走去,杜术岚对徐云和林歌两人相当客气,这都是所有人看在眼里的,一路上杜术岚也跟几个经常到店的熟客打了招呼,但重心绝对是依附在徐云和林歌两人的身上,这一点毋庸置疑。

    杜术岚和徐云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他和林歌之间的关系就有点意思了,两人认识五年多了,但是这五年多里却并没有见过面。只是有一点不可改变的,杜术岚欠林歌两条命大的恩情,如果不是林歌,或许他的妻儿早已跟他天人相隔。

    这是杜术岚一辈子都不可能不想办法去回报的恩情,可林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踪迹,使得杜术岚在整个加勒比海域找了数个月,都没能找到林歌的身影。

    因为世界太大了,要找一个没有跟你留下任何线索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可有些时候事情又是如此的奇妙,如此的巧,就是那么一个转头的瞬间,你就能看到你要找的人。

    在徐云离开申江到琴岛之后,他便暗联系林歌去天海大酒店帮他盯住雍和任何的一举一动,显然,林歌也完全没有想到,天海的老板居然是这个五年前他帮过的人,当时杜术岚带妻儿出来旅游,不幸遭遇海盗劫持,最后他一人漂流到了林歌独身修行的小岛上,在林歌的帮助下找到那群匪人的老窝,救出了险遭毒手的儿子和险遭糟蹋的妻子。

    这对于杜术岚来说,是一个他用一辈子都还不清的人情,可林歌当时却看的很淡,任何条件也没提,收下一句谢谢就离开了。这么多年,杜术岚一直都无法忘记这个让他不可思议的年轻人。

    老天爷有眼,安排他们再次碰到,杜术岚自然会全力以赴的去用自己可以给予的一切来表示自己的诚意。

    林歌把一切告诉徐云之后,徐云心里便有了更肯定的想法,他问林歌杜术岚到底可信不可信,林歌觉得没问题,因为杜术岚毕竟欠他两条人命呢,这可不是小事儿。

    所以徐云今天才会出现在这里,赴约杜术岚的宴请。

    饭局上,杜术岚每每提及林歌,都忍不住的感慨几句谢谢:“徐云,鸽子兄弟跟我说过了,你们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有什么问题你们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就一定会帮你们解决。”

    “杜老板有这句话,我就安心多了。”徐云道:“我需要两个双人间,能提供给我两个朋友和林歌晚上在这里过夜。另外,我还想让你帮我查一下,地下停车场里的那辆黑色丰田大霸王车上的人,住的都是哪些房间。”

    因为上次徐云跟叶法拉来,只是去了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是不是雍和的,他也没办法确定,保险起见,还是多做一些工作。

    杜术岚点点头:“没问题,我可以带你们去查监控。”

    “杜老板,我明天早上恐怕要在你酒店里客串一下整理房间换床单被罩的服务员呢。”林歌微微一笑:“还麻烦你给我准备一身工作服。还有,让整理客房的服务员休息一天,呵呵,带薪休假,我相信你的员工一定会更爱你的。”

    杜术岚微微一笑:“这到没问题,只是,我这么多层客房,每一层都有专门负责整理的人员,我不知道你是准备整理哪一层?还是全部都整理?”

    “那辆黑色丰田大霸王的车主住在哪一层,我明天就打扫哪一层。”林歌道:“一会儿查了监控就知道了。杜老板只要告诉我都是几点做整理客房的工作就好。”

    “六点半到九点半,这个时间大部分客人都会去吃早餐。”杜术岚道:“我们的人都是这个时间打扫整理房间。鸽子兄弟……你们是不是准备在你们要找的人身上拿到些什么东西?这个……似乎,有点违法……”

    徐云微微一笑:“杜老板,这个你绝对可以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做小偷。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要找的这个人是重犯,我们需要确定他房间里是不是有我们要找的东西,这样才可以下发搜捕令。”

    杜术岚大吃一惊,睁大眼睛道:“你们是公安?”

    “比公安更牛一点吧。”林歌笑着道:“不过,如果真的有搜捕的话,肯定是警方的人来做。杜老板,谢谢你了。回头让警方给你办一个警民配合先锋榜样的徽章,顺便给你申请一下申江十大杰出青年。”

    杜术岚摇头道:“我做这些可不是为了什么良好市民的荣誉,鸽子兄弟,我能有机会报答你的恩情,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了。”

    “杜老板,你若总是抓着这么一件事情不放松的话,不好意思的人可就是我了。”林歌苦笑一声。

    人吃过饭之后,杜术岚就开好两个房间,把房卡给徐云,然后便带徐云和林歌去查看监控,根据监控的画面显示,雍和入住申江已经有一周的时间了,一直都住在天海大酒店里。楼层和房间号徐云和林歌都记在了脑子里,包括雍和以及手下人的早饭时间,平曰出行的时间,以及雍和手下到地下车库去查看汽车情况的时间,都一一记录了下来。

    一切准备工作结束之后,徐云才打电话给佐夜明跟王泽,告诉两人该准备干活了,两人行动也利索,开车带着徐云需要的那些东西就在星凯大酒店赶到了天海,计划开始准备实施第一步,徐云把件黑色的运动服拿给人之后,然后确定了晚上动手的时间。

    凌晨1点到点是雍和的人防备最松的时候,这个时间段他们不会出门查看情况,徐云需要他们两人在这两个小时之内把两包货尽可能的藏在雍和那辆汽车不宜察觉的地方,以便于明天晚上见面的时候,警方出动可以找到他携带的脏物。

    佐夜明和王泽都明白的点了点头,但佐夜明还有个疑问:“姐夫,咱这里四包货呢,为什么不都放上?”

    “两包十公斤,就足够他重判了,而且我还需要买一个保险。”徐云道:“剩下的两包货你们就交给林歌好了。做好你们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搞定以后马上离开申江,衣服想办法烧掉。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两人点点头:“明白!”

    “鸽子,明天你也务必要小心,解决问题之后用最快的时间离开现场。绝对不能让雍和的人起疑心。”徐云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即便雍和不咬钩,我也要把钩塞到他嘴里面,我可没时间和他浪费。”

    林歌微微一笑:“哥,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你放心,这次雍和一定栽在我们手里了。他就算再小心,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明天晚上见面的时候,就是他雍和的死期。”

    “希望如此。”徐云长舒一口气:“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被雍和发现的危险。有任何事情马上电话联系。”

    “嗯。”人点点头,目送徐云离开天海大酒店。

    【ps:今儿一兄弟问我,什么时候能天天爆发,天天写的够他看的。我想了想,什么时候我天天都能看到几千多鲜花,几千张贵宾票子,几千个盖章的时候。天天有人送“惊喜道具”,到时候我肯定天天爆发,给你们惊喜。】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