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雍和见面的曰子终于到了,等待对于任何人而言都不是什么舒服的感觉,徐云是,叶法拉是,当然,雍和也同样心潮澎湃。林歌早上九点便打来电话,徐云安排他们做的事情他们已经搞定,现在佐夜明和王泽已经在折回济北的路上,而林歌却依然还呆在天海大酒店里客串服务生。

    终于等到天色转暗之后,林歌的电话再次打过来:“哥,警方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雍和已经安排两个手下出去了,我想他们极有可能去江海大厦踩点,你还是通知一下婉儿姐那边吧,千万不要被雍和的人撞破了。”

    “我知道了,你也准备脱身吧。”徐云道:“晚上十点,你来找我,我们在酒店停车场碰面。”

    “知道了。”林歌肯定道,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徐云收起手机之后,看了看叶法拉:“怎么样,准备好了吗?是不是做这种事情还挺紧张的?你放心,雍和虽然很难搞定,但有那么多重案组的人在场,他恐怕还不敢当面伤人,他的目标是做一个没有污点的罪犯。”

    “比起这样,我到更希望他可以给我一枪。”叶法拉笑了笑:“抓一个没有污点的雍和毫无意义,只有证明他犯罪的事实,警方才有抓捕他和判刑的证据。”

    “没有污点,制造污点也要抓他。”徐云终于在最后道破了天机:“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让雍和过的那么舒服。”

    叶法拉睁大眼睛看着徐云:“难道你已经给雍和……”

    徐云微微一笑:“对付这种人,不需要讲究原则。只要能让他入狱获刑,任何办法都可行。不需要我多说,你应该也猜到了,我的确已经给雍和制造了污点,现在只需要等待他出现,然后一切都会结束。”

    “天呐……”叶法拉看着徐云惊讶了半天,终于不得不感慨:“看来雍和逍遥了这么多年,终于碰到对手了。”

    就在徐云准备通知秦婉儿注意一下的时候,秦婉儿的电话却先打了过来,徐云接起电话,一点时间都不浪费道:“准备的怎么样儿了,雍和的人很有可能先去踩点,你们多注意一下。”

    “已经准备好了。”秦婉儿道:“你说的那几个地点的确是藏身的好地方。重案组的人已经全部到位,就等晚上你跟雍和见面了。”

    现在距离晚上十二点还有好几个小时呢,徐云不得不苦笑一声:“你和重案组的兄弟们真是辛苦了。晚上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希望如此。”秦婉儿淡淡的笑了笑,她相信徐云,但却也并不代表她会抱有多么大的希望,有些事情她很清楚,对手是雍和,不是普通小毛贼。能做到的,她一定全力而为,如果做不到,那也只能一笑而过了。

    ……

    晚上十点,夜色已深,徐云和林歌约定的时间到了,徐云准时来到所下榻酒店的大型停车场,林歌也已经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徐云这辆改装过的福特猛禽皮卡旁。

    “准备动手。”徐云说完就直接钻入到了左侧车底,林歌也毫不犹豫的钻入了右侧车底。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两人才在车底钻了出来,林歌和徐云的手各拿着一包五公斤装的白货,徐云的脸色一点表情都没有。

    “哥,雍和还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林歌道:“我们都已经这么小心行事了,他最终还是发现了我们藏在他车下的东西,现在还跟我们玩儿起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徐云冷冷道:“这样就对了,雍和越是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最后的失落就会越大。一会儿我们去赴约,你也随后便去,江海大厦地下车库只有一个出口,如果出什么意外,你必须守好。绝对不可以让雍和顺利离开。”

    “小意思。”林歌拍胸保证。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徐云返回酒店房间之后匆匆洗了个澡,然后吹了一个浮夸的头型,穿上一身足够奢侈的阿玛尼,再次变身成那个玩世不恭的大纨绔,虽然这一切都不需要继续伪装给雍和看,但却仍然要表演给警方的人看。他可不希望秦婉儿知道他做的一切。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叶法拉上下打量着徐云:“其实你还真挺适合做这么一个大纨绔的。”

    徐云抿嘴笑了笑:“谁说不是呢,下辈子投胎一定看准了再投。这辈子就是投错了胎,才导致于现在这么狼狈不堪呢。”

    “少贫。”叶法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我们不需要去那么早,让雍和等一会儿也无妨。”徐云道:“看到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就来气,就好像他若生在国就是诸葛亮似的。”

    叶法拉无奈的摇摇头:“这可不是闹孩子脾气的时候,我们要对付的是雍和,快点,准备出发。”

    ……

    十二点,一天进入了最晚的那一刻,虽然现在城市的夜生活已经让人们习惯了深夜不眠,但江海大厦这栋即将爆破的大楼处,却是连流浪汉都不肯停留过夜的地方,万一第二天爆破,睡在里面的人没醒,那可就真成炮灰了。

    徐云和叶法拉如约开车来到这栋废弃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内,而紧随其后,雍和的那辆黑色大霸王也缓缓驶入进来。

    随着徐云和叶法拉以及雍和等人的下车,现场的气氛也逐渐开始的升温。

    “哈哈哈,看来徐少也是个守时的人啊。”雍和下车之后,一副弥勒佛的模样道。

    徐云吊儿郎当的看着雍和:“独眼龙,废话少说,她说你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才会大半夜跑到这里来见你,你就别跟我废话了。抓紧时间,直奔主题。”

    “主题?”雍和眯起眼睛:“叶法拉,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什么?”

    叶法拉冷笑的看着雍和:“雍和,看来你是一点跟我合作的诚意都没有。你说联系好的那些境外大枭呢?我来这里可不是跟你叙旧的,我是来谈生意的。你若不是来跟我谈正事儿的,那我们就告辞了。”

    “他不是有极品好货吗?”徐云拉住叶法拉道:“我们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说完,徐云掏出钱包,随便抓了一把百元大钞凌空一撒,对雍和不屑道:“我告诉你,老子有的是钱,你想要钱,没问题,我要的东西你要给我。”

    雍和一脸无辜道:“徐少,你想要什么?我恐怕还真是不知道啊。”

    “你!”徐云双目怒瞪:“你耍我?你到底有没有我要的东西!我再说最后一遍,如果你有,就拿出来让我试试,钱不是问题!听明白了没有?”

    雍和的表情得意洋洋:“哎呀,听徐少这意思,你还是个瘾君子啊?”说着,雍和压低了声音:“可惜的是,我是正经生意人,没有你要的那些东西。徐少,那个东西碰上可不好戒啊。”

    叶法拉脸色一变:“雍和,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可是正经生意人,你说徐少有正经生意要跟我合作,那我才来的。”雍和道:“谁知道你们是要做这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啊,这可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在场那么多警察都盯着呢,你们车上身上若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雍和这话一出,藏身在暗处的秦婉儿和重案组的人都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难道雍和已经发现他们了?

    “行了,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雍和道:“以后若是有正经生意,一定想着我,但若是做那些违法犯纪的事情,鄙人可不参与,哈哈哈。”

    “雍和,你装什么好人!”叶法拉怒道:“你以为你能走得了?你车上有没有东西,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雍和眯起眼睛,冷笑一声:“好啊,那就让警察叔叔们出来搜一搜吧?”

    雍和都把话挑明了,秦婉儿他们继续隐藏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她只能带头站出来,双手抱枪怒斥道:“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

    秦婉儿这一站出来,警方整个重案组的人也都纷纷持枪站了出来:“全部蹲下!蹲下!快!双手抱头!”

    “警官,我们可是无辜的人。”雍和一边双手抱头蹲下,一边道:“人家约我们来谈正经生意我们才来的,如果他们有什么不对劲儿的,那可不是我的事情,我刚才说的所有话,我都有录音的,你们可不能冤枉我一个好人。”

    看到雍和都照做了,阿光和其他两个小弟以及开车的人也都纷纷双双抱头蹲下身去。阿光不得不承认雍和的脑子实在比他好使太多了,幸亏是雍和早就识破了这个阴谋,不然今天他们还真是全都栽了。

    “闭嘴!!”秦婉儿怒斥道,然后对重案组的人下令:“搜车!”

    重案组的人全部都一门心思的扑在了雍和的那辆车上,雍和笑容自信道:“我说领导们,你们怎么就只搜查我的车啊?难道就那么肯定他们的车没有问题?对待人民群众要公平,这可是最基本的道理!”

    “你少废话,搜查过你们的车,自然会搜查他们的。”重案组的李密狠狠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谁。”

    “领导,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那事情可能就更好办了。”雍和微微一笑:“显然,你们警方好多次都冤枉错抓了我啊,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我做过什么坏事儿,那我可是有权力投诉你们呀,到时候还希望诸位领导不要怪罪我。”

    秦婉儿看到雍和脸色的自信,自己心里一下就没底了,若是找不到证据,还打草惊蛇了,雍和依然会逍遥法外……

    “秦局……什么都没有。”二十分钟之后,李密和重案组的人终于放弃了,整个车,他们几乎就差没拆掉了。

    秦婉儿的额头上还是渗出细汗,她的目光和雍和对峙着,雍和得意洋洋的笑着:“领导,现在是不是应该搜搜他们的车了?”

    “对,对,他们车底盘下好像有东西!”阿光开口喊道,那两包货是他带人反藏回去的,他当然知道放在哪了。

    【亲用点击和鲜花支持我,用贵宾和盖章鼓励我,我用加更来报答你。下午老时间~必加更~】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