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走出房间,接起了电话:“领导,您找我有事儿?”

    “你到洗手间来一下,我找你有些话要说。房间里人太多,不方便。”王阳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他在刘洪这样一个处级干部监狱长面前的官威还是很浓厚的,至少刘洪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刘洪心知肚明,很快来到了洗手间,洗手间里烟雾缭绕,王阳正夹着一支烟,静静的等待着刘洪的到来,看到刘洪出现之后,王阳拿出烟递给他,刘洪受宠若惊,急忙接过一支,掏出打火机点燃。

    “刘处长,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我要你过来的意思。”王阳微微一笑:“只是在监狱做一个监狱长,对你来说,还真是有些屈才了啊。以后若是有什么工作职位调动的机会,我觉得刘处长你这样的人才,更适合进一步的发展。”

    刘洪闻言脸色马上乐开了花:“王市长,有您的提携,我刘洪一定铆足了劲儿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监狱内外的工作,我一定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等了这么多年,我可算是等到了我的伯乐了,领导,您就是我的伯乐啊!”

    “呵呵呵,刘处长,我可以做你的伯乐,但你也要证明给我看,你到底是不是千里马啊。”王阳抽了一口烟,吞云吐雾道:“那天我去监狱找你问过叶法拉的事情,这可是属于市里的机密,可不能道给其他人听。”

    刘洪怔了一下。

    王阳继续道:“我希望,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有第个人知道了的话……呵呵,工作调动的话,也有可能是根据组织安排,到临市小监狱当一名普通的狱警啊。”

    刘洪的脸色一变,他听得出来,王阳这是在威胁他不要乱说话。

    “当然,如果保密工作做的好,那可就不一定了,警局抓捕雍和,一批人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很有可能发生人事变动。”王阳微微一笑:“你若是觉得监狱不错,我不会强求你工作岗位变更。如果你觉得在那关押犯人的地方呆久了,想到外面透透气,多得到一些接触领导的机会,警局到时候肯定能空出一个副局的位置来。”

    这种利益诱惑外加胁迫之下,刘洪根本没有其他第个选择可以去选。

    刘洪认真的看着王阳,疑惑道:“王市长,您平时曰理万机那么忙,哪有功夫去我们监狱啊?呵呵呵……我想,你是不是记错了?我还真不记得你到监狱来找过我啊?”

    王阳闻言,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哦?是吗?难道是我最近工作太忙,把做梦和现实给搞混了?”

    “是啊是啊,王市长为了我们申江居功至伟,连做梦都想着到我们监狱去视察工作,实在是我刘洪曰后学习的榜样!”刘洪把马屁拍的啪啪响,他比任何人都明白,王阳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他去监狱问过自己叶法拉的事情,很有可能和雍和有关系。

    谁都知道雍和识破了叶法拉在帮警方做卧底线人的身份,现在看来雍和一定是通过王阳这个渠道得知了消息。

    刘洪脸色虽然笑容灿烂,心里却咒骂着,真不知道这狗曰的到底收了多少钱,才能把这事儿给搞定的!

    “哈哈哈,刘处长,等到你提升了之后,可一定记得要请我喝杯酒啊。”王阳的笑声极为得意:“好了,咱们走吧,回去喝酒,那么好的酒,若是不多喝几杯,还真是对不起自己的嘴了。”

    刘洪点头哈腰的跟在王阳身后,附和着:“是是是,必须陪领导喝好!”

    等到两人离开洗手间之后,躲在大号蹲位内门的强子才走了出来,他拿着手机道:“云哥,你都听到刚才那两个孙子说的话了吧?”

    ……

    包厢内,徐云嗯了一声,然后取下夹在衣领内侧的蓝牙耳机。等到王阳和刘洪回来之后,他们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轮推杯换盏!货真价实的药膳,配上泡了假货的二锅头,轮番几轮之后,几个西装革履的家伙都开始面红耳赤,说起话来,舌头也都大了。

    庆功宴从六点开始,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半才算结束,马长邦在邢国亮和李密的搀扶下走出星凯大酒店,王阳也在秘书张维的照顾下坐车离开,只剩下只身前来的刘洪还没有离开。

    当然,那剩下的泡了假药的二锅头,也都被王阳尽数带走,因为徐云告诉他,每天二两,喝上这么一段时间之后,绝对能恢复他二十岁时的男人雄风!这对王阳来说,可比给他一百万还开心!

    因为他们都喝的开心了,所以叶法拉还能在外面过一晚,秦婉儿负责明天把她送回监狱。即便是立下了奇功,但若是想监外服刑,还有很复杂的程序要走。不过秦婉儿都答应了,她一定会尽力而为。

    “刘处长,您喝的可好?”送走了其他人之后,徐云见刘洪还站着迟迟不肯走,上前道:“要不要我找个人送你?”

    刘洪摇了摇头:“不不不,不用那么麻烦……呼,我这酒量还真是一天不如一天啊,这样就算回家,老婆也不会让我进家门啊。酒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陪领导,我还真……呼,不行了不行了,喝多了,我还是就近找个旅社睡一晚吧。”

    徐云哪能听不懂刘洪话隐藏的意思,这家伙是关系到叶法拉是否可以监外服刑的重要人物,这一点徐云不可否认:“刘处长,您这是打我的脸呢?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这里就是酒店!你不住我这里,难不成还要去其他地方?看不起我?”

    “别别别,徐云老弟啊,咱兄弟们这是有缘分不假,我哪能看不起你。”刘洪道:“我若说实话,你也别看不起老哥哥我。就我每个月那五千块钱的工资,还要养家糊口的,真住不起你这五星级的大酒店啊!”

    “哎呀,刘处,你还真是打我耳光,你住在我这里,我若是还收费,那我以后还做不做人了?”徐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早骂开了,这王八蛋装醉玩儿心眼儿,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鬼主意呢。

    刘洪长舒一口气,装作站不稳的搀扶着徐云:“兄弟,那就真谢谢你了,我不行了,不行了,头晕啊……”

    “鸽子,来帮刘处一把,快去安排房间让刘处住下!”徐云直接下令。

    林歌上前扶起刘洪就往客房部走去:“刘处长,您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一会您就泡个澡,好好休息!”

    “谢谢小兄弟。”刘洪低着头,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

    “你还真是够意思,刘洪显然是装醉,你还真让他住这里。”叶法拉道:“徐云,其实你不用为了我考虑那么多,婉儿说了帮我申请监外服刑,至于成功与否,这都是天意和造化,我不会强求的,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么多了。”

    徐云微微一笑:“这胖子留在酒店的目的可不单纯啊,显然是奔着你来的。”

    “你的意思是?”叶法拉怔了一下,随后便恍然大悟。

    “你能不能监外服刑,必须有他提供的材料和推荐,他对你觊觎已久,这可是他的一个好机会。”徐云道:“他要住在这里,目的就是晚上能在你身上沾点便宜。刘洪吃准了你想得到自由的心态,所以才这么做。他晚上一定不会老实的。”

    说着,徐云就给林歌发了一条短信:刘胖子若问你叶法拉的房间号,就直接告诉他。

    收起手机,徐云对叶法拉笑了笑:“那我们就将计就计,让这胖子彻底死了这条心。而且,我顺便也有点事情想要问问他……关于雍和,关于王阳和他的那点秘密。”

    “你要我怎么做,我全力配合就是。”叶法拉点头道。

    ……

    林歌把刘洪送到房间床上之后,才拿出手机看了短信,他这才刚看完了短信,刘洪就在床上坐了起来。

    “兄弟,谢谢了啊!”刘洪道。

    林歌摇摇头:“刘处长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要是有什么要求,您就只管跟我说,我们这里除了没有特殊服务的小姐之外,其他什么都有。”

    “哟,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人看了!咱可不是那种***的人。”刘洪道:“什么都不需要了。”

    “那我就不打扰刘处长休息了,我先回了。”林歌说完就转身向外走。

    刘洪忍不住开口喊住了林歌:“兄弟,叶法拉住在哪个房间?”看到林歌表情疑惑,他又急忙解释道:“你也知道,叶小姐毕竟是我监狱的人,我知道了之后,心里能安心一点。”

    “理解理解!”林歌道:“叶小姐就住在你这房间上面的房间。”说着,林歌指了指天花板:“你放心就好,我们酒店二十四小时保安值班,绝对不会出什么情况的。”

    刘洪咧嘴笑了笑:“放心,放心,一定放心,谢谢了兄弟,您先去忙你的吧,我喝多了,真想睡了。”

    “刘处,祝您做个好梦。”林歌走出房间,顺势关上了房门。

    林歌前脚刚走出去,刘洪就一骨碌在床上跳起来,直接脱光了衣服钻入浴室,狠狠的把自己那肥大的身躯泡进浴缸之,晚上要去和美人约会,一身烟酒味当然会影响到情调了,虽然他刘洪身材不怎么样,但这情调还是蛮充足的!

    而离开刘洪房间的林歌,也马上给徐云回了电话:“哥,我把叶子姐的房间告诉刘洪了,这货是装醉,不知道心里打什么鬼主意呢。”

    “我知道,就是因为他心里打着鬼主意,我才让你把叶法拉的房间号告诉他。”徐云淡淡道:“正好晚上我也有事情要找他谈一谈,让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总是比直接去找他要好。”

    林歌挂了电话,笑的很灿烂,这死胖子肯定是要倒霉了,这年头,多少人明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却还是一定要选择死在女人白花花的肚皮上。

    【ps~今儿心情不错,所以加更。没什么原因。有些时候就这样,心情好了,写得多,心情不好就写不多。有些时候明明码够了更新,但一开企鹅,看到看盗版的傻叉问我怎么好几天不更新了这样的话,我就顿时无语,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