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把自己浑身烟酒油腻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就扭着肥大的身躯,对着浴室的镜子给那原本就没多少的头发吹了个自认为不错的头型。也不知道是浴室蒸汽太大,还是刘洪太胖实在经不起活动折腾,刚洗过澡的他身上已经泛起了一层细汗。

    他抹了一把额头,然后走到衣架旁边,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一瓶男士香水,这可是他专程为了今天晚上买的。紧跟着,刘洪就举起香水对着自己的腋窝一阵猛喷,殊不知这香水加汗液的味道,实在是比狐臭还让人觉得恶心呢。

    喷完腋窝喷裤裆,喷完了裤裆又喷了后脖颈和前胸脯,刘洪是把他身上能碰到的地方都喷了个便儿,就连脚丫子缝里都没放过。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要求还真是非常的严格啊。一瓶香水用了大半,刘洪也没觉得心痛,这香水可值一千百多块钱啊!

    “阿嚏——!”刘洪自己也被浓厚的香水味给呛了一下,这说明香水的效果好啊,他身上那油腻腻的汗腥味一点都闻不到了,取而代之的都是这香水和汗液参杂的味道,刘洪也不知道这味道到底好闻不好闻,可这东西毕竟给他增加了自信心。

    再次来到镜子面前,刘洪整理了一下表情,对着镜子自言自语道:“叶小姐,是我,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我们能不能坐下来谈谈。”

    说完,刘洪还摇摇头:“不行不行,太严肃了,没情调。咳咳……叶小姐,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坐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

    这胖子对着镜子好一阵子的练习,最终也没有一个让他自己满意的。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通过下水管道听到了头顶楼上传出的水声,顿时整个人就愣住了,刘洪是多么想要一睹叶法拉淋浴的画面啊,这一刻,他真希望自己有透视眼。刘洪痴迷的听着楼上的水声,直到声音戛然而止。

    他回过神儿来,这都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看来他需要上楼去做点什么了,不然一会儿叶法拉真睡着了,他这机会可是失不再来啊。

    穿好衣服之后,刘洪就乘电梯来到了楼上的客房门口,他轻轻的敲了敲门:“砰砰砰。”

    不一会儿,房间内就传出了叶法拉疑问的声音:“谁啊?”

    “叶小姐,是我,刘洪,我……那个,有个好消息,不,是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一说。”刘洪说话有点结巴:“关系到,那个,就是你以后是不是可以监外服刑的事,我觉得我们应该坐下来谈一谈。”

    叶法拉打开了门:“刘处长,现在已经挺晚的了,我看有什么事情我们还是明天再说吧?”

    “不晚,不晚,这才几点啊。”刘洪道:“你就不想听听我在这件事情上对你的建议吗?”

    叶法拉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好吧,那你进来说。”

    刘洪的脸色瞬间笑的灿烂如花,屁颠屁颠的推门而入,就他心里那点事儿,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不过刘洪一点都不觉得脸红,他认为,叶法拉肯定也能猜出来他来的目的,还会请他进入房间,那这事儿就成了百分之八十啦!

    都说**一夜值千金,刘洪当然清楚的很,他一进门就迅速关好了房门,好像生怕被其他人看见了似的。

    “刘处长,我监外服刑的事情,不是首先要我提出申请吗?”叶法拉坐下之后道:“秦局都跟我说了,让我先写申请,剩下的程序她都会帮我督促着。这事儿就不劳烦刘处长艹心了。”

    叶法拉真差点就被刘洪身上那香臭混合的气味给熏出眼泪,这家伙到底在自己身上搞了些什么,才能搞成这么恶心的味道。

    刘洪嘿嘿一笑:“恐怕这事儿不劳烦我还不成啊,这申请提出来之后,就要先通过我的签字同意,我是站出来支持和证明你可以监外服刑的第一人,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情。”

    “那到时候就真麻烦刘处长了。”叶法拉道。

    刘洪依然带着脸上那居心叵测的笑容道:“这事儿,我同意了,往后那都是一帆风顺,我若是不签字同意,往后……呵呵,那就没有往后了。”

    “刘处长,我一定会记得你的这个人情。”叶法拉道:“以后有什么事儿需要我了,我绝对不含糊,不推脱。”

    “哈哈哈,叶小姐果然是敞亮人。”刘洪道:“只是,我现在就有那么一点点小要求,不知道叶小姐能不能帮我解决一下?”

    叶法拉点点头:“刘处长,你说,只要我能做的到,我一定全力而为。”

    刘洪一边起身脱外套,一边慌张道:“叶小姐啊,我真的是喜欢你好久了,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深深的不能自拔了,虽然我是结婚的人,但我婚后的那个生活一直都不和谐啊,我也是男人,也需要适当的……叶小姐,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就希望你帮帮我,让我找找男人昔曰雄风的感觉,我发誓,我保证,绝对就这么一次!”

    叶法拉脸色一变:“刘处,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都说的很清楚了吗,叶小姐,只要你陪我睡一夜,你的一切事情,我保证都会顺风顺水!”刘洪坚定道。

    “那如果我不同意你的要求呢?”叶法拉冷冷道。

    刘洪脸色一变:“叶小姐,你可别忘了,如果我不同意,你还是要继续呆在监狱,到时候,我可不一定还有心情给你单间,让你过的那么舒服了……我看你还是自己好好考虑清楚了。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丢掉了自己唯一的机会。”

    “不好意思,刘处,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叶法拉道:“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犯罪,如果被人知道了,恐怕你监狱长的位置非但不保,甚至自己都要吃几年牢饭呢。”叶法拉道:“刘处长,你可想好了。”

    刘洪见叶法拉不识时务,冷笑一声:“哼,你让我进屋,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我就是威胁你,那又怎么样,因为这事儿我说了算,我想让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你报答报答我,也是应该的。叶小姐,你就别再装纯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刘处,看样子,你是真不怕其他人知道你这做法。”叶法拉皱了皱眉头。

    刘洪得意道:“这房间就我们两个人,还能有谁知道?哈哈哈,我当然不怕其他人知道了。就算你出去说,也不会有人相信你。”

    刘洪有些得意忘形,甚至忘记了乐极生悲这个成语。

    徐云突然拿着手机在窗帘后面出现,他笑的就更灿烂了:“刘处长,你这肚子可真够大的啊,跟身怀八甲的都没什么区别啊。哈哈哈,这房间可不只是你们两个人,我刚才正准备录像,不小心把你和叶法拉的谈话都录了下来,啧啧啧,这可不是什么值得保存的录像啊。”

    “徐云!你!”刘洪脸色巨变,他哪想得到徐云会在叶法拉的房间里出现呢!直接就被惊呆了。

    “真不好意思,惊扰了刘处长的好梦。”徐云笑着摇了摇手机:“刘处长,你肯定不希望这个视频被其他人看到吧,这可是关系到你一生的仕途前程啊。”

    刘洪轰一屁股瘫坐下去:“好,好,算你们狠!咱们走着瞧!”

    “刘处长,别着急走啊。”徐云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这事儿咱恐怕还没说完呢吧?如果叶法拉监外服刑的批你不签字推荐同意的话,恐怕,我这手机里的视频也就不在是我们个人的秘密了。只要你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叶小姐监外服刑正式开始的那一天,我就会把视频当着你的面删掉。”

    刘洪瞪眼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有备份的!”

    “你没办法知道,但是你没有选择。”徐云道:“除了相信我,就是跟我合作,不然你一点机会都没有。可能明天市里就要勒令调查你咯。”

    刘洪气的浑身哆嗦颤抖,可又没有半点招儿:“好,我答应你,一定会帮你们,你也最好记住,不要把这个东西泄漏出来!”

    “嗯哼,我一定守信。”徐云笑了笑:“对了,刘处,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呢。”

    说完,徐云就打开了自己手机的通话录音功能,当时强子在洗手间给他打电话,所以刘洪和王阳的所有对话,徐云的通话录音里面都有。当刘洪听到这录音里面是他和王阳在洗手间的那段对话时,整个脸色都青紫青紫的。

    徐云拿着手机,微笑的看着刘洪:“刘处长,我这手机里可不只有一件你想销毁的视频,还有这个你想销毁的录音吧?”

    “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最好别乱来。”刘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咱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商量,只要你们放我一马,你们让我给你们做什么我都愿意。”

    “刘处长,别说那么难听。”徐云道:“我可不是有意要为难你,只是碰巧了,得到这么两件对刘处长不利的东西。如果刘处长不介意,我都可以销毁。但刘处长必须为我做些什么,咱们这叫礼尚往来,不是吗?”

    刘洪喉结耸动,大口的咽着唾沫:“你说,让我做什么?”

    “王阳找你问过叶法拉出狱的事情,你明明知道这是警方保密的事情,为何还要告诉他?”徐云道:“恐怕你自己也很清楚,雍和能知道警方计划的原因,极有可能就是因为王阳的告密!你已经变相的成为了雍和的包庇者。你是执法者,应该知道包庇这样一个重犯的下场吧?”

    “这事儿可跟我没半点关系!”刘洪急忙解释道:“我也是没办法,我能怎么样,他是领导,我是下属,他问我什么,我除了回答,还能做什么?我总不能因为这个得罪领导而丢了饭碗吧?!”

    【下午加更~老时间~ ~~~~再说一边微信号啦:shuaiing198691,再强调一次女流氓们请千万注意,别调戏哥,哥不约pao~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们分享我微信里有需要的汉子哈哈~】】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