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突然动手,一把抓住刘洪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在沙发上拎了起来,重重的摔在茶几上!两百多斤的身体在徐云手里就如同一只小鸡崽似的,毫无招架之力!即便这房间的茶几桌面是铺了防爆玻璃的厚重大理石,也能清楚的听到石材断裂的声音。

    刘洪已经多年不知运动为何物,在监狱里,他若动手打哪个犯人,也绝对不可能有人敢还手。现在突然吃到徐云这样一下,后背传来的撕裂疼痛让他难以忍受,马上就嚷嚷了起来:“你们想让我说什么我都配合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动手对我?!咱们现在可是一个战线的人!”

    “刘处长,你可千万别太看得起自己。”徐云道:“我现在对你算是客气的了,你说的这些废话,我早就知道了。根本不需要你跟我重复。我想听到的东西可不仅仅是这个……王阳既然能把警方的计划告诉雍和,就说明他们的关系绝不一般,等到雍和判刑之后,显然也会关在你的监狱,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王阳还需要你做什么,告诉我。”

    刘洪被徐云一只手掐住脖子,挣扎了半天也完全无法挣脱,随着徐云手腕的用力,刘洪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的困难起来。

    “刘处长,不要让我难做。”徐云道:“今天我会在这里跟你见面,就是因为我掌握了一切,我知道了一切,如果你不配合,也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是你拿自己的前途去参与一场必输的赌局,如果我是你,肯定选择早早脱身。”

    刘洪为了自保也只能选择乖乖合作:“我说,我说,你让我说什么我都说。王阳在得知雍和被捕之后,只是给我打了电话,他说雍和是他表亲,让我在监狱多照顾他一下,让我给雍和找一份监狱的建筑结构图,说希望我能让雍和选择一个他喜欢的牢房,给他一些监狱里的权力,比如说掌管狱工做事的权力,不要让他做什么重活之类的事情,就只有这些,他让我发过誓,永远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他给我打的这个电话。”

    徐云的脸上露出一抹邪气凛然的笑意。

    “他是市里的领导,他让我在监狱多照顾照顾一个犯人,我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照做也无妨。”刘洪道:“牢房位置再怎么好,那也是牢房,而且原本监狱里就有主管狱工的犯人,我给他这个权力也不违反任何纪律。”

    “是啊,你安排这些,都是卖给王阳一个人情而已。”徐云道:“可难道你就没想想,雍和为何要监狱的建筑构造图?”

    刘洪皱了皱眉头:“王阳跟我说,只是想要他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牢房,让他选择一个他自己认为冬暖夏凉那种牢房。”

    徐云把刘洪在茶几上拉了起来,刘洪的整个后背还在隐隐作痛。

    “刘处长,你想的太天真的。”徐云道:“雍和要牢房的建筑结构图,还想做狱工的主管,方便安排犯人给他做活。显然……他是想像美剧《越狱》里的斯科菲尔在狐狸河监狱越狱一般,通过监狱的下水管道逃出你的监狱。”

    刘洪对美剧可不感兴趣,他只喜欢岛国的爱情动作片,所以睁大眼睛道:“什么?什么科菲尔?什么人?”

    “说了你也听不明白。”徐云对刘洪道:“你回家看看《越狱》就明白了,王阳根本就是在利用你。如果雍和在你的监狱逃窜,你会面临什么样子的处罚,你自己也很清楚。轻则免职……若是有人知道你还给了雍和监狱的建筑结构图,恐怕蹲进去的就是你了。”

    刘洪不太相信的看着徐云,觉得他是故意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好让他觉得心里不安:“徐云,我该说的都说了,你现在可以放我回家了吧?”

    “当然。”徐云道:“你可以随时离开,不过,我只劝你回家看看我让你看的这部美剧。那样你就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刘洪得到徐云的特赦令之后,都真的准备起身离开了,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停下脚步,指了指房间里的电视机道:“这个电视可以上网看美剧吗?”

    “当然。”徐云点点头:“如果你想在酒店看的话,我不介意你在这里看。”

    ……

    刘洪一整夜几乎都没合眼,第一季二十二季他都看完了,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这美剧编剧的脑子实在是天马行空啊!但结合起来雍和想要监狱建筑结构图,还想做狱工主管这方方面面上来看,这家伙还真的是想越狱!

    该死的王阳!刘洪手里紧紧的攥着遥控器,什么狗屁升职,调换工作岗位,这些都是放屁!一旦雍和越狱成功,他这个监狱长就算是干到头儿了,到时候他连哭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唯一能保全一切的,就只有和徐云合作了。

    徐云很清楚,现在这个世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刘洪主动找他,徐云一点都不意外。

    “徐云,我想清楚了,我也是受害者,被利用者。”刘洪道:“我绝对不会帮王阳做这些照顾雍和的事情,但是你要帮我搞定王阳,如果搞不定他,他会利用手里的权力让我滚出监狱,安排他自己的人去做监狱长的位置,然后继续帮助雍和完成这一切计划。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徐云点点头:“我当然明白。但要想搞定王阳,我恐怕没有那么本事。能让王阳下台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自己。”

    刘洪一瞪眼:“什么?!”

    “因为只有你能证明他去监狱,找你问过叶法拉为何出狱,警方如何计划抓捕雍和的事情。”徐云道:“他是唯一有嫌疑把警方计划出卖给雍和的人,所以你应该站出来作证,举报他的这一切行为。到时候,他会接受调查,然后下台,你就可以安心在监狱做一辈子的监狱长了。”

    “事情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刘洪不相信的摇摇头:“徐云,司法程序很复杂,就算我举报了他,在他还没被正式拘留调查的时候,我就有可能已经卷铺盖滚蛋了!我没有把握。”

    徐云对此表示爱莫能助:“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让你这样做,是你风险最小的解决方法。不然,其他结果,你都是死。你懂我的意思。”

    刘洪把头深深的埋下,徐云说的没错,不论他是配合王阳,还是不配合王阳,结果都是一样的,他都是王阳利用的一颗棋子,只有被弃掉一种结果。除非他自己站出来为自己的利益争取一下,不然他这辈子就算彻底栽倒爬不起来的。

    相比起那些只能坐以待毙的选择,拼命一搏是他此时此刻唯一的选择。

    “做这件事情之前,你最好先签署一下有关于叶法拉监外服刑的件。”徐云笑了笑:“因为只有你帮了我,我才有可能在你有需要的时候帮助你。礼尚往来,大家都是社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刘洪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会配合你,只希望你在必要的时候,站出来帮我一把。”

    “这个你放心,我们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跟你这种人交朋友,但我还是会帮你。”徐云直言道:“为了共同的目的,不是吗?”

    “哼哼,兄弟,你说话还真是实在,让我想讨厌你都没办法讨厌你了。”刘洪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相信你,我一定会帮助叶小姐解决她有关监外服刑的事情。然后也一定会把王阳拉下水。”

    徐云对刘洪的这个做法相当满意。

    天色亮起,刘洪也离开了星凯大酒店。

    这时候也是秦婉儿要把叶法拉带回到监狱的时候了,所以大家也只能利用早餐的机会给叶法拉送行。果果相当动情的看着叶法拉,嘱咐叶法拉:“叶子阿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不然我小步哥哥会担心你的。”

    “嗯,我一定听果果的话,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叶法拉微微一笑:“如果小步和你们联系了的话,帮我转告他,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你们能不能不要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徐云道:“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出来了。这只不过是小别而已。”

    秦婉儿也苦笑一声:“是啊,我会尽快想办法的。大家伙儿就别担心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徐云。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叶法拉起身跟秦婉儿离开之前,对徐云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也绝对不会让你后悔为我做的这一切。以前的那个申江黑寡妇已经死了,现在,我就是我,叶法拉。”

    徐云点点头:“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帮你了。”

    目送秦婉儿带叶法拉离开之后,大家也就各司其职去忙自己的事情,仇妍也带果果回学校去了,这都是果果第N天没有去上学了,恐怕仇妍是要跟班主任好好解释一下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阮清霜才叫住了徐云:“徐云,你跟我去办公室一下,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

    “嗯。”徐云点点头:“咱们走吧。”

    两人乘电梯来到六楼的总裁办公室,阮清霜便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件递给徐云:“你先看一看。”

    徐云接过件,是步飞梵留下的,一份酒店转移合同,他已经签字了,把整个酒店都转到了徐云的头上。当时叶法拉知道自己被捕入狱是要没收全部财产的,所以早就把酒店和房产都转移到了步飞梵的名下。现在步飞梵去了猎人学校,却把酒店全部转给了徐云。

    “还有这个。”阮清霜又拿出两个房产证,还有一些合同:“是飞梵送给小东北和单佳豪的房子,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做好的这一切。”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些?”徐云道。

    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昨天下午四点,我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就是这些东西。因为当时你们都太忙,我就没有去打扰你。”

    【该加的加了,该投花的投花了哈~~够意思的兄弟们不用我多说,天天支持,不够意思的,咳咳,该行动行动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