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把房产证放在一旁:“这是他给单佳豪和小东北的补偿,你转交给他们就好。他们的付出应该得到回报。”

    “那酒店呢?”阮清霜道:“叶法拉马上就可以在监狱里出来了,原本这一切就都是她的,我觉得你应该还给她。不管外界对她怎么看,甚至是她之前的确犯过非常大的罪过,但我相信她是个有责任心的好人,她承担了自己所犯下过罪的所有责任,也为此付出了应该付出的代价。”

    徐云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我也希望把酒店还给她,只是……即便叶法拉可以离开监狱,她也没有得到完全的人身自由,监外服刑并不代表她无罪了,也不代表她拥有一些普通人所拥有的权力。酒店若想转还给她,可能无法做到。”

    阮清霜神情无奈:“那该怎么办……”

    “我没有管理酒店这方面的天赋,还是把酒店全部转交到你的身上比较合适。”徐云道:“至于什么时候才能还给叶法拉,那就要看她什么时候能彻彻底底的恢复自由身了。你需要理解,监外服刑的人依然有罪在身。”

    阮清霜睁大眼睛:“转在我的身上?你别开玩笑了,那还不如在你的身上呢,这样也能让叶法拉心里觉得舒服一些。我绝对不可能接受。不过你放心,只要这里需要我,我就绝对不会离开。即便酒店是叶法拉的,我也会用我的全部精力去经营。”

    “我当然知道,因为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徐云微微一笑:“先不说这个问题了,步飞梵那小子不是想给我们留下麻烦的。说不定某一天他就突然回来了。”

    阮清霜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希望是这样吧。”

    “其实我们不用想那么多,现在一切不都挺好吗。”徐云道:“过一段曰子天娱集团的影视广场就竣工了,到时候我还准备请你去做天娱的副总呢。”

    阮清霜被徐云的话吓了一跳:“你可别给我这么大的压力,让我经营这么大一个酒店都已经是极限了,我哪懂什么娱乐圈的事情。佐媚烟不是做得挺好吗,我可没有她的那个能力。”

    “她是天娱集团的功臣,可一旦天娱打造起这个东方的好莱坞,恐怕她就一个人无法应付了。到时候她需要你的帮助,你要相信你自己的能力。”徐云道:“至少我觉得,你在管理方面的天赋,远高于我,哈哈哈,有些事儿我可做不来,让我打打杂还好。”

    阮清霜拿起桌面上的两本房产证:“我先去把这个东西给小东北和单佳豪,你也该清闲清闲了。”

    “是啊,蹲在办公室喝个茶,这才叫生活。”徐云得意洋洋的起身去拿了茶叶,准备自己泡一壶,享受惬意人生。

    阮清霜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可有些人注定是闲不住,因为老天爷不给他享受惬意人生的机会,徐云的茶还没来得及泡好,就接到了伍元冬的电话。

    “冬哥,你可打的真是时候,我正准备喝喝茶,享受享受生活呢。”徐云苦笑着,伍元冬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是不可能有功夫给他打电话扯闲篇儿的:“发生什么事儿了?”

    伍元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还真有事儿要告诉你。”

    “嗯。”徐云认真起来。

    “我们终于查到了艹控季风的幕后黑手。”伍元冬道:“而且最近对方正在酝酿一个更大的阴谋,他们正在想尽千方百计的控制会长,通过会长来得到所有保钓组重要成员的名单。”

    “东瀛人?”徐云道。

    伍元冬点点头:“没错,东瀛人,而且还是地下世界里,名声最响的一个东瀛人。”

    徐云皱了皱眉头,地下世界名声最想的东瀛人?那恐怕就只有武藤一郎了!

    嘶——!徐云倒抽一口寒气,最近这是怎么了,碰到的总是这些让人头疼的家伙!武藤一郎,地下世界对他有一个称呼,鬼王。王之唯一的东瀛人。他能有一身习修古武的天赋,恐怕都是来自于他那个汉歼爷爷吧。

    说起来,武藤一郎还是华夏的种,在他爷爷一辈就叛国了,然后他的后代就姓了他所娶女人的家族姓氏,武藤一郎的父亲就是混了东瀛女人的血,而到武藤一郎这一代,更是大部分血脉都是东瀛的了。他那汉歼爷爷当年就是名誉及高的古武高手,虽然叛国做了卖国贼,却依然没有让自己的后人失传了功夫。

    徐云对武藤一郎的了解当然还不只是这一点,武藤一郎的爷爷自从当了卖国贼,就凭借一身能耐在东瀛赢得了极高的地位,到了第代武藤一郎的身上,荣誉和地位依然很高。

    臭名昭著的黑冢特种部队,就是武藤一郎的爷爷打造,在武藤一郎这一代闯出名堂来的。就连东瀛人都知道,这个黑冢特种部队又被称呼为窃尸鬼,这种东西出自一本叫《百鬼夜行抄》的书,是一个活动在坟地里的鬼,它会把刚刚死去不久的人的尸体偷出来送到其家里吓人,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鬼,有时候又会只砍下尸体的某个部位,所以也有人叫它解尸鬼。

    显然,这个黑冢特种部队做的事情,就跟他们的别称窃尸鬼一样,做的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们帮助东瀛去掩盖他们罪行的历史,破坏整个世界的历史。

    要说起来,徐云当年带领龙怒特战队,就曾经跟黑冢特种部队的人交过手,这些东瀛人的身手都很不凡,结合了华夏古武和东瀛忍术的他们相当难对付。当时龙怒特战队被安排护送一批东瀛当时入华的战争证据去联合国,就碰到过黑冢的人途想要销毁。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武藤一郎轻视了龙怒特战队的实力,并没有亲自带队出面,他安排的人虽然也都是高手的高手,但却仍然败在了龙怒的手。龙怒完成了这次护送任务之后,也才开始了解到这个深藏在东瀛黑暗的特殊队伍。

    当然,黑冢做的事情不仅仅针对华夏,朝韩有很多东瀛人发动侵略战争的证据,都曾经毁于这个黑冢特种部队。可以说,这个部队是全世界的敌人,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破坏历史事实,掩盖东瀛人的罪行!

    而黑冢的领导者,居然还是华夏的种,这显然是华夏人的奇耻大辱!所以没有人会承认武藤一郎跟华夏炎黄血脉有半点关系!

    武藤一郎的实力徐云并不清楚,但是能被地下世界的人称为鬼王,封号王之一,显然就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家伙。

    “你们已经掌握了武藤一郎的情况吗?”徐云终于开口问道,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为了争夺钓龟岛,为了掩盖这个岛屿属于华夏的历史事实,东瀛方面一定会安排出这个臭名昭著的人率领他那臭名昭著的部队来做这件事情。

    伍元冬道:“开始我们还真的是很难找到他们的行踪,但有一个人的出现,帮我们打破了僵局。”

    “谁?”徐云疑惑道。

    “冥王,冷尘。”伍元冬这话还真把徐云给惊呆了。

    冷尘身受重创,离开申江之后他应该乖乖回他的冥王岛去休养生息吧?!怎么会跑去太弯呢!而且还跟黑冢的武藤一郎扯上了关系!这到底是开的哪门子国际玩笑!?虽然冷尘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徐云觉得只要还是个人,就不会无耻到和那种叛国贼合作的地步吧?

    徐云出奇意外的冷静,他很清楚自己必须保持冷静,必须保持头脑的清醒,不然他更不可能搞清楚这里面的情况了。

    “你是说,冷尘和武藤一郎有接触?”徐云问道。

    伍元冬对此也并不确定:“我不敢说,因为至今我都没有看到武藤一郎的出现。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冷尘到了太弯岛之后,就和黑冢的人接触上了,这一点我还是很肯定的。莲会在太弯耳目众多,他们没有藏身的地方。”

    “他们是在什么地方见面的?”徐云道:“以莲会的实力,不难察觉到吧?”

    伍元冬的声音有些失落:“对方的人在机场接了冷尘之后,便直接去码头坐快艇奔往了公海,在我们的领海内,我们还可以掌控一切,但到了公海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你也知道,公海是无法受法律保护的,我们的人曾经也在公海上吃过大亏,死过兄弟,所以我不能擅自决定让他们跟出去冒险。”

    徐云明白,如果他是伍元冬,也同样会这么做的,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人去公海上冒险的。

    “至少我们可以肯定,东瀛武藤一郎的黑冢部队,老窝据点就在公海海域上。”徐云点点头:“他们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掩盖钓龟岛的历史事实……可冷尘为什么要跟着趟这趟浑水呢?他对这个貌似不感兴趣,他的野心也不在此……”

    伍元冬也是同样的困惑:“除非他有什么事情找武藤一郎相求?而武藤一郎也有事情有求于他。所以两人才会合作走到一起?”

    这可不是徐云想听到的答案,冷尘现在唯一有求于人的事情,那就是对付他!

    “不管怎么样,你们必须要小心冷尘!”徐云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前一段时间,冷尘刚在申江伤了我,他没有在我身上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或许是想利用武藤一郎来帮他做事。武藤一郎自然也有条件,或许,冷尘将会是对付你们的棋子!”

    伍元冬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姓:“徐云,恐怕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诉你。”

    “什么?”徐云一怔。

    “冷尘曾经也是保钓组的一个重要成员,他参与过很多保钓组重要机密的事情。而且,他跟林会长的私交也不错。”伍元冬道:“至少现在,林会长是不会怀疑冷尘的。”

    这事儿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徐云意识到,有危险的不仅仅是他和果果,他们很可能要面对来自武藤一郎带领的黑冢的威胁。而莲会则是随时有可能被冷尘在背后下黑手,捅刀子!

    【ps:求安慰,最讨厌发稿费的曰子和周末搅合在一起了~~给几个盖戳安慰安慰我吧~~】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