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和伍元冬的通话之后,徐云便迅速找到林歌,他需要了解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林歌一定比他更清楚。林歌正在成本运营部门看负责人如何安排预算呢,就被徐云一个电话叫到了大酒店后院的那几个大型仓库门口。

    “哥,发生什么事儿了?”林歌一身轻松的走到徐云面前:“需要我去做什么?”

    “刚才伍元冬给我通过电话。”徐云淡淡道。

    “莲会出什么事情了?”林歌表情紧张了起来。

    “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徐云道,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们之间没有必要绕弯子,把那些对外人才需要的装傻充愣的步骤都直接略过吧。”

    林歌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徐云的意思,他苦笑的摇摇头:“哥,真不是我有意要瞒着你,而是我觉得你事情已经够多了,你没有精力去分心。去太弯的那几天你已经帮莲会解决了相当大的一个问题。你不在申江,冷尘突然出现,我们完全就是凭借运气,险取胜。如果不是小东北的挺身而出,如果不是古醉人的突然出现,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你一定很清楚!你现在不应该考虑太弯的事情,我知道冬哥够意思,是个值得交心的朋友,但你帮他,帮莲会,做的已经足够多了,谁也说不出什么!”

    “我不是为了莲会。”徐云道:“我知道,你说这些是因为你知道一点,关于武藤一郎和他的黑冢部队,已经有谢飞泽和他的人入手盯着了。他们都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同门师兄弟,你信任他们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哥,既然你也知道这一点,你就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林歌道:“我相信事情总会处理好的。”

    徐云揉了揉眉心:“难道你就不想参与其,和谢飞泽他们并肩作战?”

    林歌没有否认:“当然想,但老头子给了我更重要的事情做。”

    “让你呆在我身边?就是陆玄机老爷子给你的重要事情?”徐云道:“那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林歌摇摇头:“但老头子说过,总有一天你面对的事情必须需要我在你身边,也需要你在我身边。所以我不能离开你去和泽哥他们并肩作战。”

    徐云点点头:“好,那我不跟你争执这个。但有一点你不能否认,你和谢飞泽之间肯定存在联系,所以你不可能不知道那群东瀛人的幕后靠山是黑冢部队,是武藤一郎那个叛国家族带领的那支臭名昭著的部队!”

    “我承认,我知道。”林歌点点头:“在我去太弯之后,我就知道泽哥他们是再跟谁斗。”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徐云问道。

    林歌不知道如何作答:“我只是,不想让你陷进去,不想让你卷入莲会的事情。我承认,林四海是个好人,是个正义的人,有责任心的人,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认他这个干爹。如果可以,我甚至可以为这样一个人付出一切。但你不行,哥……我不能让你卷入莲会的麻烦。”

    “鸽子,你错了。”徐云摇摇头:“这已经不是莲会的问题了,这是一个关于国家领土主权的问题!道貌岸然的东瀛人已经开始在私底下做这些恶心的小动作,我泱泱华夏如此君子的一个大国,又怎么会想到他们这种卑鄙的小阴谋。保钓组需要得到支持。”

    林歌点点头:“他们已经得到了支持。老头子早就让泽哥他们介入了。我不知道冬哥都给你说了些什么……武藤一郎的黑冢部队的确很难对付,不然泽哥他们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解决这件事情。”

    徐云深呼一口气:“他告诉我,冷尘在太弯出现了,而且极有可能参与到了武藤一郎的事情。他们或许在某种事情上达成了合作。我想,谢飞泽只是对付一个武藤一郎恐怕已经很困难了,若是再加上冷尘呢?”

    这个消息让林歌彻底陷入到了沉默之,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要麻烦:“冷尘受了那么重的伤,身边又没有了鬼医彭君德,他……还能做些什么?”

    “冷尘曾经也是保钓组的核心人物。”徐云道。

    这个消息的确是相当的让人震惊,林歌睁大眼睛,如果这样的话,那林四海一直都极力维护的秘密,基本上可以说都将要被武藤一郎收入囊!

    “这件事情莲会的人察觉到了,我相信谢飞泽也一定察觉到了。”徐云道:“现在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因为……帮助他们,就是帮我自己。冷尘不会白白帮武藤一郎做事的,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一定跟我脱不开关系。”

    “你的意思是,冷尘是想利用武藤一郎对付我们……作为报酬,他可以把保钓组的一些消息告诉武藤一郎?”林歌道:“冷尘这样的做法……是不是会太冲动了?”

    徐云点点头:“但一个已经入魔的人,心里是不会有什么‘大义’的概念存在了。冬哥还告诉我,冷尘和林会长有一定的私交,而且林会长对冷尘这个人,也有极大的信任存在。武藤一郎不是傻子,他一定明白如何利用这层关系。如果伍元冬觉得自己可以说服林会长不去和冷尘接触,恐怕他就不会跟我打电话了。伍元冬跟我们是一类人,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都不喜欢麻烦朋友。”

    嘶——!林歌倒抽一口寒气,这样说来,林四海已经陷入到了悬崖边上。

    “哥,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林歌道:“如果说,冷尘和武藤一郎做了交易,那他们的第一目标就是申江这里……冷尘的目的在于你,在于果果,在于我们所有人。”

    “我们所有人都已经陷入到了这个阴谋之。”徐云道:“这就是我把你叫出来的原因。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应对,不然,武藤一郎的黑冢部队极有可能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有多难对付,想必你也想像得到。谢飞泽的个人能力和领导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但在对付武藤一郎这件事情上,也浪费了很多时间。显然,武藤一郎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更难对付,而现在他又有了冷尘的联手,情况有多危机,不需要我再多说,你也很清楚。”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迫在眉睫了,林歌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姓:“哥,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我全力支持你。”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徐云道:“先发制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林歌点点头:“你的意思是,我们直奔公海……”

    “没错。”徐云道:“我们需要联手莲会和谢飞泽他们,直捣黄龙。”

    “什么时候动手。”林歌很快便做好了准备:“以我们的人手,恐怕不够……就在前段时间我们刚离开太弯之后,泽哥的人遭遇了黑冢部队的偷袭。”

    徐云眉头一皱:“谢飞泽怎么样?”

    “他到没什么大碍,只是其他人受伤严重,但现在都已经被送回加勒比那边养伤了。”林歌道:“其实现在我也特别担心泽哥那边,现在还坚守在太弯和武藤一郎的黑冢部队抗衡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而黑冢部队的精英就大概有十多人……呼,说起来,我也挺佩服泽哥的,个多月的时间,干掉了黑冢二十多个精英呢。”

    徐云沉思了一会儿:“如果对方有这么多人的话,我们仅仅凭借几个人恐怕做起来不容易。”

    林歌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我们所有的战斗力加起来,再加上莲会的伍元冬他们,恐怕也就十几人吧。”徐云道:“我曾经和黑冢部队的人交过手,他们的身手都很厉害,这些年过去了,我们的修为有进步,他们一样也会在进步。而且现在他们还有冷尘的帮助,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冷尘虽然重伤在身,但他的实力也绝对不可小觑。最重要的一点,我没有和武藤一郎交过手,也没听说过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

    林歌道:“这个可以问泽哥,或许他和武藤一郎交过手吧?”

    “武藤一郎可是和你们家陆老爷子齐名的家伙……”徐云道:“如果谢飞泽跟他真的正面交锋过,恐怕凶多吉少。他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想必也没有直接和武藤一郎对峙过。这个事情我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上,我们必须主动出击。”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林歌道。

    徐云稍作思考,下了决定:“今天晚上的航班。”

    因为在他离开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提前处理安排好,他首先要保证的是阮清霜和果果他们的安全问题。在他们出击太弯的同时,徐云无法保证武藤一郎的黑冢部队是否也已经向申江发起了攻击。

    看来果果这学期的课程是浪费太多了,徐云只能抱歉,让阮清霜带果果去琴岛过一阵子,那边有唐九照顾她们,身边也有张武宁和张永良两兄弟。不管怎么说,这两人也是一流高手,一般的小事情都能轻松搞定。

    星凯大酒店这边,自然就交给强子和南城虎他们打理,徐云相信他们有这个能力。林歌仇妍势必要跟他一同前往,而济北那边,徐云也需要佐媚烟以及佐夜明和王泽的帮助,甚至于小东北这个秘密武器,徐云也必须带在身边。

    他们一众人,加上太弯莲会那边有伍元冬,还有狄子航和龙梁会两个值得信赖的堂主。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和黑冢抗衡,但看上去也绝对是个强大的阵容。

    而且再加上徐云和谢飞泽两个主力输出的高手,更让所有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丝丝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可惜对方是在公海上,不然徐云就能想办法让龙怒特战队的人申请出战了。但现在却不行,因为组织上的规定是死的,特战队的成员可以维护国土和领海内的一切事情,却不能去公海解决处理问题。

    【ps:周末愉快祝你愉快,我还要苦逼的码字来~~】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