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次是铁了心要解决冷尘这个麻烦,冷尘活着一天,徐云心里都会存在一个抹不掉的威胁。徐云就是这样一个姓格的人,他会为了他在乎的人,不惜一切手段的去保护,面对威胁他的人,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的解决他们。

    在徐云分析了这间的利害关系之后,阮清霜对徐云的决定,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徐云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量力而行,如果事情超出了控制,她只希望徐云能带所有人回来,不要因此而失去任何人。

    关于果果身上的秘密,阮清霜和仇妍她们都已经知道了,纸包不住火,即便徐云不希望她们知道,因为知道的越少,危险就越少,但冷尘已经闯入了他们所有人的生活,关于果果的事情,徐云也希望阮清霜更清楚一些。因为果果与生俱来的身份,就注定了她要面对这些波澜起伏。

    仇妍虽然真的不敢离开果果,真的担心果果不在她的视野之内,但她明白现在的处境,就这个情况下,她根本保护不了果果,除非他们彻底的击垮冷尘,让这个秘密永远的深埋在那片公海下鲨鱼的腹!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征求果果的意见,但大家都相信,如果告诉她不需要去上学了,可以再去琴岛找唐九玩儿一阵子,而且还有阮清霜陪着她,相信她绝对不会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的。

    酒店方面,强子和南城虎立下军令状,绝对保持酒店效益的持续增长,如果他们凯旋而归,发现酒店效益没有进步,任凭处罚。徐云对他们的信任是在河东就建立起来的,这些家伙都是有梦想的人,所以徐云才会和他们交这个朋友。

    可不是随便街边的小混混,都能入得了徐云的法眼。这个世界上各行各业都有很多人,虽然做着一样的事情,但人和人却永远不一样。因为有些人有梦想,有些人却没有。

    有梦想的人,不论成败与否,他的一生都将是充实的,而没有梦想的人,首先可以肯定他永远都不会得到成功,其次,他的生活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毫无意义。

    这也就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徐云会出手帮阮清霜解决麻烦,但没有必要一直照顾她们下去。很大的一点原因,就是他在阮清霜身上看到了一种很多人都不拥有的东西。

    那就是对梦想的坚持,对药膳的执着,对她那个不足百平米的小店的付出,全部都是因为她有梦想支持她一直坚持下去。就在她人生最无助的时候,她都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这才是最打动徐云的地方。

    当然,还有这么个妖孽女儿,让徐云彻底无法让自己离开她们。

    徐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是那种行尸走肉的存在,他们都有梦想,都有追求,都有自己对成功的渴望。这就足够徐云相信他们可以管理好这家酒店了。阮清霜一个女人都能搞定的事情,这么多个大老爷们若做不成,那徐云还真是看走眼了。

    小东北在得知徐云要带他出去办大事儿的时候,整个人异常的兴奋,或许他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做厨师的材料,他天生就应该是在老林子单挑野猪的勇士。

    但徐云很清楚的告诉小东北,他们要面对的是人,不是野猪。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虽然他在力量上也好,速度上也罢,都是无法跟很多动物相提并论。但人却凭借其他动物无法媲美的思想,控制了整个世界。

    这就是人类的可怕。人类也是这个世界上食物链的顶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不是需要满足生存需要的情况下,可以对其他物种进行杀虐的种族。所以,徐云要让小东北知道此行凶多吉少,如果他没有准备好,徐云是不会强求他去的。

    小东北听完徐云的这些话之后,感触挺深刻的,他重重的点点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追随徐云一同前往。至于原因,小东北也说不清楚,他就是觉得,徐云会跟他提出这个要求,就说明徐云是需要他的,如果他不站出来,那就违背了他做人最重要的原则,那就是对朋友要仗义!

    至于济北那边,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佐媚烟为徐云做过多少事情,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很单纯的想法, 就是要解决徐云身边的所有麻烦,让他可以安心的接手天娱集团,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每天都陷入在这地下世界的纷争里无法脱身。

    更何况这件事情还牵扯到伍元冬和莲会,佐媚烟把伍元冬当朋友对待,即便他离开了天娱集团,回到了太弯,佐媚烟依然肯定自己有义务有必要在伍元冬面对困难的时候站出来。

    佐夜明当然对姐姐的决定没有任何的异议,一是为了准姐夫做事儿,二是可以去太弯游一圈见见伍元冬,是去为民除害,为国家利益去对抗恶势力,虽然这事儿永远不会被人们知道,他也不会被封为英雄,但他只要去做了,就问心无愧,所以这事儿就算是再危险,他都不会错过。

    佐媚烟给了王泽选择权,他们面对的对手,是有东瀛整个国家做靠山支持的黑冢部队,他们面对的对手里,有现任王的两人,而且还是最狠的两个,鬼王和冥王。

    如果迈出这一步,就等于半个身体进了阎王殿的大门。这事儿佐媚烟绝对不会以一个老板的身份去说什么,她需要王泽做他自己的选择。

    王泽丝毫没有犹豫,他没有说他是为了报佐媚烟对他的恩情,也没有说徐云是这个世界上少有可以让他发自内心佩服和尊敬的人。他只是说,任何年代,只要是继承炎黄骨肉的华夏铁血男儿,就都有一个英雄梦。而现在,就是他去做英雄的时候,如果这时候退缩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的确,徐云承认,敢跟他去做这件事情的人,就都是英雄。他们或许不会被任何人所熟知,也不会被任何新闻媒体曝光,但他们却做出了一个只有英雄才会做出的决定,去做一件热血男儿应该做的事情。

    徐云很清楚,不仅仅是王泽一个人这么想,所有跟他出征的人,都有这样一个英雄梦。而徐云更不可能忘记自己的出身,他做过多少可以被供奉为英雄的事情,他已经不记得了,但这一切都不会被外界所指。他也从未想过自己所做的一切让什么人知道,他是为自己的良心做事,不需要任何人看到。

    如今更是,脱离了龙怒特战队,他所做的一切更不会得到人们的认知,甚至都不会得到某种规定的认可。但他相信自己的心,相信自己的感觉,他不会带着那么多人做错事情。

    临行之前,徐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叶法拉的事情了,他只能把一切都寄托于秦婉儿的身上,也只有秦婉儿可以帮他做那些程序上的事情。秦婉儿点头答应徐云,她一定不会让他失望。但同时也给徐云提出了一个要求,和阮清霜一样的要求,她只求徐云和所有人都能平安归来,她要徐云答应她,绝对不可以让他失望。

    徐云对所有人做出了保证,他将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他们每一个人,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出事。除非,他死!

    这是一个沉重如山的誓言,而徐云只有背负着这个誓言,才能让他时时刻刻的保持清醒,时时刻刻的让自己清楚自己此行是要做什么。他要对所有人负责,就像从前他带龙怒特战队的人出征一样,他也需要背负这样一个沉重的誓言。

    他已经违背过一次他的誓言,兄弟战死,他却活着走出了战场……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了,绝对不会!

    林歌订好了申江前往太弯的机票,他也联系了谢飞泽,把他们要去的原因和目的都告诉了谢飞泽。差不多同一时间,佐媚烟他们也拿到了济北飞往太弯的机票,他们的会合目的地,就是太北机场。

    临行徐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太多的告别只会增加他的心理压力和心理负担,所以他选择放弃道别,只留下一句;“不管是什么话,都等我们凯旋而归的时候,庆功宴上再说也不迟。”

    看着徐云毅然的走向登机通道,所有送行的人都沉默了。仇妍紧跟在徐云身后,也同样没有回头。小东北没那么潇洒,他一步回头,不停的摆手示意再见。

    而林歌走在最后面,淡淡的对众人说了一声:“都回去吧。”

    飞机起飞,也带走了众人的心,恐怕只有等到他们重新降落在这个机场的时候,他们的心才会完全彻底的放下来吧?

    平曰里看似最软弱温顺的阮清霜,却在所有送行人员在机场迟迟不肯离开的时候,开口做出了决定:“好了,人都走了,站在这里什么作用都起不到。如果想要祷告的,可以去教堂。如果没有这方面的信仰,那就各自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

    顿了一下,阮清霜继续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在今后的生活里,都要各司其职,即便是面对再大的困难和危险,也依然要这样做。徐云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们,他就是这么做的!”

    众人对徐云都佩服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在这一刻,他们似乎才真正明白英雄这两个字的重量,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担得起的。这两个字的重量,永远是他们所不能够理解和承担的。

    很快,飞机就消失在天空的尽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ps:嘿嘿,我想有机会的话把《妖孽兵王》画成漫画,请问一下有没有专业搞漫画的兄弟,教小仙怎么用电脑画漫画,需要什么软件,咱也是学美术出身,虽然多年没画画,但多少都有点基础,如果有懂行的,谢谢联系我一下,很多作者都希望改变漫画,我突然有种想自己画的冲动了,只是没有用电脑画画的经历和基础,希望有机会学习一下。】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