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显然这才是徐云真正的作风。最初他的确只是希望守住果果身上的这个惊天秘密,而冷尘真正找上门之后,徐云才明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一味的退让容忍,不但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安全,反而还会变本加厉更难处理。

    而且这次出击,徐云也并非只是为了解决冷尘的问题,为了守护果果。还有一个原因,是出自于他自己,出自于他自己对黑冢部队的厌恶。这个东瀛的秘密部队,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和隐瞒历史真相。这是对人类的不尊敬,是历史的耻辱。

    既然有机会,徐云又为何不联手谢飞泽和莲会将其铲除?这应该是全世界每一个人的心愿。只有铲除了黑冢部队,解决武藤家族,才能避免更多的历史真想被掩盖。才能制止现在黑冢部队对钓龟岛历史真相的破坏行为。

    保钓组遭到东瀛人盯上的是他们手里收集的所有关于钓龟岛的历史证据,当所有的证据都集合起来之后,东瀛人就再也没有任何歪理邪说去嚷嚷钓龟岛是他们的了。现在东瀛人安排出武藤一郎带黑冢部队解决这个事情,真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林四海是最清楚这件事情的原因,大约在一年之前,武藤一郎带黑冢部队对保钓组进行的一次突袭的打击,保钓组被打散,林四海为了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就暂时停止了保钓组的所有事情。所有掌握钓龟岛历史证据的保钓组重要人员,也都纷纷隐匿起来。

    武藤一郎带黑冢部队的人整整找了一年的时间,都没能有任何进展。所以矛头就直接指向了林四海的莲会。不管其他人如何隐匿,作为太弯第一大帮会的林四海却绝对不能不露面儿,而且钓龟岛需要有人一直站在背后支持。

    林四海就是这个最重要的支柱,因为他在太弯的位高权重,所以黑冢部队也一直没有太大的办法对付他。他们只能想一些卑鄙手段去算计林四海,却不能直接和林四海挑明对抗,那样就彻底没有遮掩他们野心的那层薄纱了。

    某种程度上来讲,东瀛内阁希望让武藤一郎带黑冢部队做到的事情,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现在冷尘给了武藤一郎和他联手的机会,林四海作为保钓组最大的头目将会陷入到一个相当危险的境界之。

    即便徐云就是一个普通的华夏人,也不会眼睁睁的去看着这一切发生。更何况他还是神龙大队里最锋利的尖刀,龙怒特战队的教官出身!所以既然没有果果身上的秘密搅合进来,他也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必须挺身而出!

    几个小时的航程让众人在飞机上得到了充足的休息,徐云和佐媚烟都是刚上飞机就带上了眼罩和耳塞,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最充足的体力补充,因为他们心里比任何人都明白,一旦飞机降落在太弯的那一刻,他们想要在睡这么一个安心的觉,就必须要等到把冷尘和武藤一郎都搞定的时候了。

    林歌和佐夜明属于没心没肺型的,上了飞机也是二话不说就睡觉的那种,王泽是真羡慕他俩这种大心脏,面对即将面对的麻烦,一点都不在意。仇妍虽然一直都是闭着眼睛,但她心里的担心也是其他人不能理解的,毕竟在这种关键姓的时刻离开果果,她心里实在是忐忑不安。不过,她这次会跟随徐云征战,也全部都是为了果果,仇妍的思想觉悟还没上升到为了国家和历史的那一步。

    所有人里面,唯一的一路未眠者,自然就是小东北了,这可是他平生以来第一次坐飞机,那肯定相当激动,不过遇到气流的时候,也真把他吓的够呛。飞机这东西,毕竟是悬在空还能窜那么快的玩意儿,虽然不会轻易出事儿,可一但出事儿,那基本就是零生还。

    再说了,前段曰子马来国的航班刚出事儿……每天都坚持看新闻联播的小东北可清楚的很,连续多久都是报道找飞机的事儿。到现在水下搜寻也不知道要搜多久呢。

    所以听到空姐广播里面说飞机即将降落,小东北心里悬着的那块既激动又害怕的大石头终于算是落了下来:“哎哟妈呀,坐这玩意儿也太提心吊胆了,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睡着的……”

    徐云摘掉了眼罩,在耳朵里掏出膨胀耳塞,该办正事儿了。

    一阵颠簸之后,飞机停稳,众人走出机场的时候,伍元冬已经亲自带人来迎接他们了,莲会显然很重视徐云他们一行人的到来,清一色贵宾待遇,大奔相迎。

    “你们终于到了。”伍元冬笑着上前和徐云一把握住手,用力一拉,两人碰了下右肩,算是打招呼了。

    佐媚烟看到伍元冬这带头大哥的样子,显然有些不适应,忍不住笑了笑:“冬哥还真是够有范儿的,我这都不敢认了。”

    “佐总,你可别笑话我。”伍元冬上前和佐媚烟握了握手:“若不是当时佐总的照顾,我可就真没今天了。在济北都是佐总照顾我,在太弯,我一定要用最贵宾级的方式来接待佐总!”

    佐夜明和王泽这时候也纷纷上前和伍元冬拥抱,虽然兄弟们之间也没分开多久,但想想那么远,以后也可能就各自天涯了,也的确都很有感触。

    就在众人叙旧的时候,一辆大众甲壳虫就横冲直撞的停在了莲会那几辆前来接贵宾的奔驰前。但在场所有莲会的人却都没有任何上前质问的意思,更没有半分的恼怒。

    车门打开,身穿超短热裤和紧身衣的林苏音风风火火的走向徐云,她这打扮还真完全不是昔曰的风格,少了一些稳重高雅的女神气息,多了一丝那种野蛮女友的味道。

    莲会众人见到大小姐出现,自然都毕恭毕敬,不敢造次,纷纷微微鞠身齐声道一声:“大小姐好!”

    莲会的大小姐,这气场实在是太充足了哦。可把小东北是震的够可以,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大派场的女人呢。

    “徐云,你还真够意思,既然是来太弯,为什么不先跟我说一声?”林苏音看上去有些生气的样子:“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儿看?”

    徐云急忙摇头道:“Miya,你可别想那么多,我这次来太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想这事情会影响到你,也不想让你趟进这潭浑水之。我相信,不仅仅是我不希望这样,林会长也好,冬哥也好,都不希望这样。”

    “我才不管什么事情,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林苏音道:“难道你都忘了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了吗?”

    众人闻言一阵唏嘘。

    小东北此时此刻对徐云的敬仰绝对就如同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云哥绝对是他心里这辈子的偶像了,各方面都那么强,女人缘还好到几乎让他自己都感到头疼。这事儿要是放在其他男人头上,那祖辈上得积多少恩德啊!

    “哟,这就是林会长家的小姑娘吧?”佐媚烟对伍元冬道:“说话好大胆呢,以我对徐云的了解,应该也发生不了什么事情吧?说这话,也不怕被人们误会了,太弯还真是比大陆开放多了。”

    林苏音扭头看了一眼佐媚烟:“你是谁?”

    “这是我姐。”佐夜明上前道:“美女,你当着我姐的面说出刚才那话儿,会让我准姐夫在我姐面前很难解释的呀,嘿嘿嘿。”

    徐云真想踹佐夜明一脚:“你就别跟着添乱找麻烦了,让你们来太弯是做事的,不是闹着玩的。”

    “是。”佐夜明这才不再乱说话:“我就是跟莲会大小姐开个玩笑。”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林苏音和佐媚烟的目光已经对在了一起。林苏音有种被侵犯的感觉,不论怎么说,在她的意识里,徐云应该是属于她的,而现在徐云身边却多了这样一个女人,当然会让她很不爽。

    佐媚烟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当然不可能会输给一个在校学生妹的眼神儿,虽然佐媚烟的眼神儿轻描淡写,但表达出的意思却相当鉴定:就凭你?还太嫩了!

    这下两个女人无言的火花就要爆发了。

    “大小姐,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佐总。如果在大陆不是因为碰到她,或许就没有今天的我了。”伍元冬急忙挺身而出圆场道:“她绝对是我的贵宾。”

    林苏音虽然有些吃醋,但她毕竟是莲会的大小姐,识大体是从小就熏陶出来的,她莞尔一笑:“原来是佐总,多次听冬哥提起过你了。你是冬哥的贵宾,那就是莲会的贵宾。在太弯,不论你有任何要求,都直接跟我们说,我们莲会一定竭尽所能的满足你的要求。”

    佐媚烟见这个她眼里的小丫头还那么识大体,也就多了几分欣赏,可佐媚烟这脾气就这样,很多挑衅都是无意之间的:“我到没什么要求,就是把我和徐云安排一个房间就好。”

    林苏音闻言都有些瞪眼了。

    好在没等徐云做解释,佐媚烟就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开大了:“说笑呢,我这个人可不希望个人**都得不到保护。林小姐,很高兴认识你,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

    林苏音碍于面子和自己的地主之谊,也只能忍了:“希望如此。”

    “咱们先上车吧,回去坐下再说。”伍元冬道:“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吧?”

    “徐云,你上我车。”林苏音说完就一把拉起徐云往自己那辆小甲壳虫跑去,虽然伍元冬也很无奈,但对林苏音也是一点招儿都没有,谁让她是他们莲会的大小姐呢。

    好在佐媚烟也不在意这些,便径直走向莲会安排来接人的奔驰。

    小东北这辈子都没享受过这么高规格的待遇,这真是他最长见识的一段人生经历。

    【ps:这辈子就是受不了人的侮辱,今天好好的心情,又被看盗版的人给毁了,我真特么无语,求求看盗版的别再加群加Q的搔扰我。我特么没义务回答看盗版的人群任何问题!盗版网不更关我鸟事儿?】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