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苏音带徐云进了她的车里,根本就没有等伍元冬他们的意思,直接就开车扬长而去。徐云无奈的笑了笑,这还真是他始料不及的情况。按理说,这件事情不论是林四海,还是伍元冬,都绝对不会准许林苏音参与进来,可她又是怎么知道徐云会来呢?

    “真有你的,若不是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临时回家拿点东西,在门口听到伍元冬跟我爸说你今天会来,还真就见不到你了吧?”林苏音一边开车一边说道:“难道你真觉得没有必要跟我通知一声吗?怎么说也是到太弯吧,如果我有事情会去大陆的话,一定会第一个给你打电话。”

    “如果我是来太弯渡假,我一定会通知你。”徐云道:“但这次我来太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你的意思是,我会打扰你做事?给你拖后腿?”林苏音道:“你上次来太弯不也一样是有重要的事情做吗。这跟和我联系又有什么关系?”

    徐云看了林苏音一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会长和冬哥他们是不是都没跟你说过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是不想让你也跟着搅合进来,我跟他们的想法一样,都不希望你跟着参与到这件事情来。所以,你问我什么我都不会说的。”

    林苏音无奈的哼了一声:“你们怎么都这个样子,就好像跟我说说事情,会坏了你们大事似的,有那个必要吗?切,不说就不说,我还不稀罕问呢。你还真以为我有多么想知道似的。”

    “你若是真不想问我,就不会开车带我先走了。”徐云道:“大家都是为了你好,事情结束之后,你自然就都明白了。”

    说着,徐云看着车窗外,自从他坐进林苏音的车在机场离开之后,到现在开出十几分钟的路程,至始至终都有辆车没有离开过徐云的视线,徐云微微一笑:“看样子,会长对你的安全保护又提高了一个等级啊。”

    “他现在甚至都不希望我去学校了。”林苏音道:“可我总不能每天都呆在家里像坐牢一样吧?”

    徐云当然明白林四海的意思,局面不定,他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关于冷尘是否真的和武藤一郎接触的事情上,他也没有亲眼所见。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小心为妙。东瀛内阁的人为了立牌坊,是不会光明正大让武藤一郎带黑冢部队的人招摇过市的,但若是他们能得到冷尘的相助,事情恐怕就比想象的麻烦多了。

    深陷险境的是他们,敌人在暗,他们在明,所以林四海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不过,既然你来了,我呆在家里倒也还可以接受。”林苏音淡淡道:“最起码有人陪着我聊聊天,我也不至于那么无聊,而且我爸肯定相信我跟你在一起是安全的了。”

    对于林苏音一厢情愿的安排,徐云只能抱歉:“我这次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陪你聊天的。”

    “你来太弯不是为了我的安全?”林苏音皱了皱眉头。

    徐云认真的点点头:“这次有危险的恐怕不是你,而是你父亲。如果我不是因为情况危急,我也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赶到太弯,苏音,我希望你能理解,所以,我劝你最好按你父亲的话去做。乖乖呆在家里,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快让这个现状结束。”

    林苏音也不说,她的沉默不知道到底是代表了什么,代表明白了,还是代表着不理解。

    “我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咱们也该回家了吧?”徐云道,他早就意识到林苏音开车奔往的方向不对劲儿了,根本不是回林家的路线。

    林苏音还是不作答,依然固执的向前开着车。徐云知道,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想明白现在的状况,林苏音不是一个没脑子的女人,她的逻辑思维还是很强大的,徐云相信她一定可以想明白,之后也就没再说话,默默坐在副驾驶座,就当是出来兜风了。

    ……

    伍元冬带迎宾车队一路回到林家在莲会的总堂口,也就是林家在幽林区的别墅大院。

    林四海早早就守候在这里了,听到伍元冬回来的声音,林四海亲自带领着狄子航和龙梁会出来迎接。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徐云众人相当重视。

    伍元冬一下车,就走到林四海身旁耳语一番,林四海脸色一变,回头看了龙梁会一眼:“是你的人在跟着大小姐吧?打电话问问他们,现在她人在哪!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然把徐云给拐走了。”

    仇妍一听徐云还没到,就意识到了他和那个林大小姐之间肯定也发生过什么事情,徐云的魅力她很清楚,就连她这样一个一直认为自己根本不会对任何一个男人动心的人,都会有所心动,更别说情窦初开的富家千金了。

    这样的女孩行为做事大胆,也是完全符合条件的,从小什么都不缺,唯一没有的就是一个能让她心动而且优秀的男人,恰恰徐云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林苏音会动情,就连她自己的亲生父亲林四海都一点也不意外。

    只是林四海也很清楚一点,徐云这种男人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喜欢上这样的男人,既是他女儿的福分,也是她女儿的不幸。因为喜欢这样的男人,注定得到的爱会被分享,甚至说,即便女儿付出一切,也不一定会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徐云那份心。

    这就像是一场豪赌,关于爱情的豪赌。是个父亲都不会希望女儿做这种傻事儿的。

    佐媚烟上下打量了林四海一番,淡淡道:“林会长,果然是虎父无犬女,林大小姐做事还真是出其不意。搞了半天,主角儿都被她给拐跑了。”

    “会长,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佐媚烟,天娱集团的佐总。”伍元冬急忙介绍道,就算徐云不在,他也要把人先都介绍认识了。

    “久仰久仰,佐总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女豪杰。”林四海道:“我还虎父无犬女?哈哈哈,我这是教女无方,让佐总看笑话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林四海就觉得头疼,看了看龙梁会,示意让他抓紧时间打电话给他安排的那些人,只有盯着林苏音的那些人,才能知道他那宝贝女儿此时此刻在哪。

    这些人,也就林歌不需要介绍,不管说啥,他可是林四海亲口认下的干儿子:“干爸,你不用艹心,我哥一定会搞定的。他不可能任凭苏音姐带他爱去哪去哪。”

    虽然林歌这么说,但龙梁会还是急忙拨通了电话询问。

    伍元冬继续介绍着:“会长,这位便是仇妍,大名鼎鼎的狐尊……”

    “仇妍小姐比我想象的年轻好多。”林四海微微一笑。

    仇妍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算是回应。

    “我自我介绍就行,我是佐夜明。”佐夜明说完,指了指王泽:“他是王泽,大刀罗刹。”

    “我今天还真是大开眼界了。”林四海道:“我这位莲会的荣誉会长身边真的是藏龙卧虎啊,这么多高手齐聚我莲会,林某人生有幸。”

    “林会长,你可别谦虚。”佐夜明道:“谁不知道莲会几大堂主各个都是高手,我冬哥就不是一般人,哈哈哈。”

    这时候,伍元冬发现了站在角落里一直没吭声的小东比,他也挺纳闷的,没见过这小子啊,难道是佐媚烟新招的?他看了佐媚烟一眼:“佐总,他是……”

    佐媚烟也摇摇头:“这可就要问徐云了,我也不知道他带这么个未成年来做什么。”

    小东北听到佐媚烟叫他未成年,还有些不服气:“我早就成年了,现在,十六……不,十四岁就算成年了!”

    “嗯嗯,的确是,十四岁的孩子,毛应该都扎齐了。”佐夜明玩笑道。

    仇妍知道小东北没见过什么世面,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人,这么大的排场,肯定会紧张,一向不爱说话的她竟然站了出来,淡淡道:“他叫白梁。是星凯的学徒厨师。前段时间冷尘在申江差点致我们于死地,当时幸亏他挺身而出。”

    话说到这里,众人也就都明白了,一个个看着小东北的目光,都像是看稀世珍宝一般。

    小东北是真不好意思啊,他都不知道如何作答了。

    “狐尊姐,您没开玩笑吧?”佐夜明打死也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子,居然能……

    仇妍看都没看佐夜明,只是淡淡道:“不信你可以试试他的身手。”

    小东北一听,急忙做好准备,下一秒就往后腰一抹,想要掏刀,但因为坐飞机根本不能带那些东西,他顺手的武器就没有了。

    佐夜明摆了摆手:“我看还是算了吧,连冥王都怕的人,我可不敢惹。你能跟我说说,你把冷尘怎么样了吗?”

    “我可打不过那变态,他把我手腕都折断了,若不是云哥的灵丹妙药,我这手现在恐怕都拿不起东西来。”小东北摇摇头道:“我现在手里没家伙,你可千万别试我,我真打不过你啊!”

    “放心,我绝对不碰你。”佐夜明耸耸肩膀,和冥王正面交锋,只是断了手而已,肯定不是一般人啊,一般人早就送命了。

    仇妍看到小东北手里没有他的剔骨尖刀和菜刀,显得特别没有安全感,坐立不安的,便替他向伍元冬提出了一个要求:“因为坐飞机他没办法带他顺手的武器,能帮帮他吗。”

    “没问题,兄弟,你需要什么就尽管跟我说。”伍元冬很肯定,徐云看上的人绝对不会错的,他听了仇妍的话,就上前拍了拍小东北的肩膀。

    小东北的脸色瞬间乐开了花儿:“我就要一把剔骨尖刀,一把剁肉的菜刀,大号的!”

    就这?!伍元冬愣了一下, 回头看了仇妍一眼。

    仇妍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显然,这就是这个其貌不扬小家伙最顺手的武器了。伍元冬不由疑惑,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到底是哪路神仙**出来的?

    【ps:周一惯例加更是必须的,更新力度开个好头,兄弟们投花送票顶一顶的也开个好头呗。咱书免费了两百五十万字了,不图别的,就图个人气上的支持~】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