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谢飞泽现在在哪?”佐媚烟道:“既然这样的话,我相信你们已经和他取得了联系。”

    林歌点点头:“他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武藤一郎的巢穴,我们需要等他到了,了解情况以后再进行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对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黑冢部队没那么简单。”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林四海道:“这是千古以来不变的定律,既然你们连这样一个了解对手的人都请得到,我相信此役我们一定不会输的。徐云,保钓组这么多年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华夏的国土统一不被侵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会长,现在最有危险的人其实是你。”徐云道:“冷尘和武藤一郎已经有所接触,如果不出意外,我相信冷尘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你。而我们此行又需要集合所有的战斗力去对付武藤一郎和他的黑冢部队。而这个时候冷尘万一来找你的麻烦……”

    林四海哈哈一笑:“即便是冷尘不会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会在你们去找他们的时候把冷尘调出来。这叫调虎离山,如果你们去的地方有冷尘这么一个地玄境的高手坐镇帮对方,我还真不敢赌你们会赢。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可信不可信。”

    “林会长,您直说就好。”佐媚烟道,她已经基本明白了林四海的意思。

    “在你们去公海之前,我把冷尘约出来。”林四海道:“就凭借我和他的关系,而且他现在还在和武藤一郎做交易,我相信他会很容易就上钩的。到时候,你们到了公海唯一面对的就是武藤一郎和他的黑冢部队了。这样,你们取胜的机会会增加很多,至少百分之五十。可冷尘若是也在场,你们面对现任王的两人,我几乎看不到胜算。”

    伍元冬一听就急了:“这怎么可以!会长,冷尘和武藤一郎的交易肯定就是让他消灭所有保钓组的人,你是保钓组最高的领导人,你和冷尘单独见面,他肯定会把你……”

    “我和冷尘也有不少年的交情了,你们应该相信我,我会尽可能的说服他。”林四海道:“就算他真的要杀我,一时半会也下不了手。如果这段时间内,你们能解决武藤一郎的黑冢部队,或许赶回来还来得及。”

    这事儿不仅仅是伍元冬不同意,龙梁会和狄子航也不同意:“会长,我们绝对不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险,冷尘一旦来了这里,你和大小姐都会陷入到危险,我们绝对不会离开你半步。”

    “你们如果不参与这次行动,对徐云的战斗力将会有很大的影响。”林四海道:“所以你们必须去!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当然,我不可能让大小姐和我一起身陷险境,我不可能让冷尘来这里。我有我的计划,你们谁都不要说了。”

    徐云真的没想到林四海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说白了,林四海就是抱着赌命的想法做出的这个决定。他要和冷尘单独见面这句话说出来的那一刻,他甚至就没打算还能在活下去。

    “林会长,这事儿真的不可行。”徐云道:“你的安危关系到整个莲会,也关系到整个保钓组,我也不同意你冒这个险。”

    林四海认真的看着徐云:“徐云,我知道你很优秀,也知道你很有能力,以前碰到的困难也很多,最终都能解决。但你要相信我,我的年龄足够做你父亲了,有些话,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来的。说句你可能不喜欢听的话,如果你把我当父辈的人来看,就应该考虑我说的话。你是他们的核心,是他们的首脑,如果你都不能理智的做出判断,你都为了儿女私情影响大局判断的话,那他们呢?”

    徐云沉默了,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的佩服林四海,怪不得他是莲会的会长,把莲会做这么大,怪不得他是保钓组的首脑,那么多爱国人士对他钦佩敬仰。因为他的大局观,远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如果你因为担心我这一条老命,就带着这么多人去拼命。你会后悔的。”林四海道:“其实你自己很清楚,武藤一郎和冷尘两人同时在场的情况下,你们赢的几率几乎是零。我不是怀疑你和谢飞泽的能力,但你们也很清楚,这两个人可是和林歌他们师父陆玄机齐名的人,都是王的人!”

    徐云陷入了沉默,他的确是抱着赌命的态度去的,在他看来,拼死能同归于尽都是不错的结果。只是他自己不想承认,他以为车到山前必有路。

    但林四海的一番话却浇醒了徐云,那地方可是公海,绝对不能存在什么侥幸心理,那地方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人知道。此行九死一生。林四海若能把冷尘支开出来,他们的胜算的确会大幅度提升,纵然是武藤一郎的实力远高于他,但他怎么说也是跨入宗师境的人,谢飞泽不必多说,实力显然不在徐云之下。

    他两人联手的情况下,还有和武藤一郎一搏的可能。其他人有林歌带领,佐媚烟实力不俗,仇妍敢于拼命,佐夜明和王泽显然都不是好惹的主儿,小东北机灵过人,关键时刻,很有可能是他们赢下这场战斗的X因素。再加上伍元冬和龙梁会以及狄子航人的实力,绝对不弱于黑冢部队的人。

    这样的对决,还有一线生机……

    只要对方加入一个冷尘,那他们将会全面姓的崩盘。即便冷尘有伤在身,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话可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除了徐云之外,其他人也都陷入到了沉默之,谁也不希望事情会变成这样。谁都不希望这件事情上要让林四海用生命做赌注。

    “用你们的命去赌,必输。”林四海道:“用我的命去赌,反而还有一线生机。我相信你们可以解决武藤一郎之后,再回来帮我。你们也应该相信,我有拖住冷尘的信心。只要我坚持到你们回来,赢得胜利的就是我们。”

    伍元冬转过身,此时此刻,他无能为力,真想一头撞在墙上让自己清醒一下。

    徐云知道,自己需要做决定,但这个决定他实在难以开口。他对林四海的敬意已经完全的升级,林四海在徐云的眼里已经不仅仅是莲会的会长,不仅仅是林苏音的父亲,不仅仅是保钓组的头目,而是一个为了民族大义可以献出自己生命的人!

    让徐云决定拿这样一个人的生命去换取他们的胜利,他真的做不出来……

    可事到如今,他又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徐云,我们会抛掉一切跟你来这里,就是说明我们相信你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佐媚烟开口道:“我了解你,你很难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林会长的大义,更会让你无法做出决定。但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明白,林会长提出的,是我们唯一能赢的希望!我们每一个在场的人,既然选择跟你做这件事情,就都已经把命抛在了身后。林会长只是做了和我们一样的决定。”

    佐媚烟说的这一切,徐云都知道,但他这一刻就是想静一静。

    “徐云,收起你的优柔寡断。佐小姐说的没错,我只是做了和大家一样的选择。”林四海道:“你们能抛出姓命不顾一切,我只是做了同样的事情,不要因为我年纪大点,就觉得我多么英勇。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我只是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仅此而已。”

    “会长,对不起。”徐云淡淡道:“你都这个年纪了,还要为了我们赌上姓命。”

    林四海笑了笑:“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好,既然这样,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准备好出发之后,我就联系冷尘。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牵制住他。”

    狄子航有些难以接受,他看了一眼伍元冬:“冬哥,你到是说句话啊!怎么说你也是我们莲会的副会长,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会长做这种决定吧?!他真的会因为这件事情断送了姓命啊!”

    “我……支持会长的决定。”伍元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心都犹如刀绞!那种悲愤是一般人无法理解和承受的。

    狄子航愣了一下:“你……”他只能把希望的目光看向了龙梁会。

    龙梁会也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什么立场上看问题。但他跟林四海这么多年,林四海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了大局而考虑的,他佩服,敬仰,不敢忤逆。但这件事情,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绝对不会同意!”狄子航道:“我绝对不会让会长一个人和冷尘接触!要去你们去,我不去!就算死,我也要和会长死在一起!我知道会长的决定是正确的,也知道我这么做是错的,但我就是做不来把会长丢下的这种事情!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闭嘴!”林四海怒斥一声:“如果你还是莲会的堂主,就不要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子航,你跟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做出的决定,任何人都改变不了!不论是留下,还是跟他们一起去公海,你面对的都是死亡。但意义不一样,如果你还是莲会的人,如果你还知道我是会长,那就像个男人一样,死也要死的有价值,有意义!而不是窝窝囊囊的跟我死在一起,死也要死在战场上!像个男人!”

    狄子航这么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儿郎,一辈子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滋味,竟然也会眼圈一红,被自己的鼻酸搞到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不需要你们任何人,我可以做好我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林四海道:“不论任何时候,碰到任何困难,我们都要各司其职,这是你们加入到莲会的时候,我就跟你们说过的话,如果做不到,你就不再是莲会的人了。”

    狄子航低着头,在齿缝里挤出个字:“做得到。”

    【写给兄弟们的信:

    因为一些事情,心情很复杂,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福利加更,以后平曰无事清一色2更,但会在月底参加爆更周活动,兄弟们给面子的话,那就参加活动让我爆更。实话说,作者年会没给机会,让我心灰意冷,咱在网站各方面成绩在网站也都算拔尖的了,唯独收费道具环节太弱。兄弟们如果希望笔仙和《妖孽兵王》走的更远一些,那就多支持我一下吧!

    ——笔仙在梦游。】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