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很了解狄子航现在的心情,包括伍元冬和龙梁会,他们真的无法接受林四海用自己的生命安全去换取他们取胜的机会。可现在没有第二条路提供给他们去选择,他们只能选择这一种结果。

    “会长,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我也没有办法保证冷尘不会对你做出什么……我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一定解决掉武藤一郎和黑冢部队的麻烦,一定保住保钓组这么多年的心血。”徐云道:“我发誓,绝对不会让东瀛人的阴谋得逞,绝对不会让他们将真正的历史磨灭!即便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林四海笑的很坦然:“这就是我最希望得到的保证,呵呵呵,这话若是别人说,我还不敢相信。但是,是你说的,我一点都不怀疑你能做到。我们都不会让东瀛人的阴谋得逞,我们都将为此无条件的付出生命的代价。为了历史,为了正义。这是任何一个有血有肉的炎黄子孙应该去做的事情。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平安,华夏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你是华夏的希望。”

    “林会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准许徐云在我面前出事。”佐媚烟道:“虽然我没有你们那么大义的民族心,但我愿意为徐云做一切他想要做的事情。我会为徐云的安全付出一切,不惜自己的生命,去付出。”

    或许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适合在徐云身边吧。林四海认真的看着佐媚烟,他知道,徐云需要这样的女人。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说出了他的心声:“徐云,如果我有什么不测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帮我照顾女儿。苏音是被我从小就宠坏的孩子,一直以来,她都是我行我素,甚至连我的话都不听。但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帮我照顾她。她对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徐云点点头:“会长,我答应你。不过,我会尽可能去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你一定要尽全力拖延时间,一旦我们处理完武藤一郎和黑冢部队之后,我们将会用最快的时间赶回来,只要你坚持住,把时间拖延住,我们的结果一定比现在想象要好很多。”

    “希望如此。”林四海道:“我尽力而为。”

    “会长,答应徐云,你一定要坚持住……”伍元冬道:“你能坚持住,是我们现在最需要听到的话。”

    “好。”林四海拍了拍伍元冬的肩膀:“不是尽力,而是一定,我一定拖住时间,等待你们胜利凯旋的消息。但你们也要答应我,一定要赢。不然我做的一切可就没有意义了。”

    伍元冬重重的点点头,龙梁会咬牙道:“会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全力帮助徐云完成这件事情!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让徐云有任何闪失!”

    “会长,保重!”狄子航突然跪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这个对他如父兄一般的人,是他一生最敬重的人:“我发誓,我要让那些东瀛人不得好死!”

    林四海把狄子航扶起来,微笑着道:“有你们这番话,我这心里就安稳多了,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做到的。虽然你们做得事情没有人会知道,但真正的历史不会忘记你们,你们是民族的英雄,是历史的英雄!”

    这番话,在楼上房间的林苏音并没有听到,她只知道事情是危险的,但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姓,她对徐云的信任让她完全没有这种担忧。或许什么都不知道,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儿女会希望自己的父亲用付出生命的危险去做一件事情,即便这件事情的意义重大,也比不过父亲在女儿心的意义。

    大约半小时之后,林歌接到了谢飞泽的电话,他已经来到了距离林家别墅还有不足一公里的地方,具体位置他不清楚,所以让林歌出去接他一下。林歌挂掉电话便马上出门去迎来了谢飞泽。

    关键人物的到来,让在场所有的人热血沸腾。

    当徐云把林四海的决定和计划告诉谢飞泽之后,谢飞泽唯一的感触就是震惊,他直言自己这一辈子没见过多少能像林四海这般大义的人。他对林四海的敬重跟徐云一样,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现在决定已经做出了,谢飞泽便准备给众人说一下关于对方的实力情况。

    他让林歌给他找来一张二开的大白纸,用笔开始在纸上划出一个详细的海域情况。

    “这里是他们在公海的据点,在太北码头出海之后,东北方向一直走,出了领海之后,前进十多海里的位置,有一艘伪装成客轮的轮船,武藤一郎就带领着他的黑冢部队长期居于此船上。”谢飞泽道:“至于船上有多少人我不好说,但根据我和黑冢部队的人交手的几次情况上看,黑冢部队的精英战斗力至少有十多人,而武藤一郎就在船上。”

    徐云看了看海域地图的大致情况,武藤一郎选择的这个位置显然是为了更方面出入太弯岛,也更方便安排人监视钓龟岛周边的动向。

    “船上的情况怎么样?”徐云道:“如果能有这个方面的了解就更好了,我们要上船,最好知道船内的构造。”

    谢飞泽点点头:“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所以我想尽办法想要利用网络入侵,得到东瀛卫星对这艘船的掌控和了解。但我试过很多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不知道这艘船到底做了什么手脚,它对于卫星来说,就是一个隐身的存在。所以我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船内构造的信息。这是我们现在面对的唯一困境。”

    佐夜明皱了皱眉头:“我们上去不就知道了吗?”

    “说的简单。”佐媚烟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少插嘴。”

    佐夜明吐吐舌头不再言语。

    徐云的眉心拧成一股,没办法得到详细的现场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不利的事情。一旦这样登船,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就复杂多了,需要随时做好应变情况。而且他们这次出动的人数可不是少数,不能知道船内构造,对于他们潜入也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强行登船硬碰硬虽然也是一个选择,但却绝对不是一个正确和最好的选择。

    “徐云,我们的战斗力比起黑冢部队来说,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优势。”谢飞泽道:“所以潜入是我们唯一可以占据上风的办法。暗解决对方一部分战斗力之后,即便是硬碰硬,我们也不一定落入下风。”

    徐云点点头,他对谢飞泽提出的这个问题表示支持:“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谢飞泽使劲儿揉了揉太阳穴:“黑冢部队的人都是受过训练的,他们可以察觉到我们存在的危险,我们都是习修练气的人,我们可以隐瞒自己的行踪,却很难隐瞒自己的气息,这是我们最头疼的事情。一旦登船,究极有可能被察觉。”

    众人都陷入了沉思,的确,先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一个由王之一的鬼王武藤一郎亲自带黑冢部队把守的轮船,谈何容易?

    徐云的目光扫过众人,最终定格在小东北的身上。他们这些人,唯一没有习修练气的,就只有小东北!他是他们所有人里,唯一一个心境跟普通人没有区别的人,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虽未练气,但身手却依然可以跟超级高手不相上下。

    众人随着徐云的目光看了过去,小东北有些不知所措。

    谢飞泽的眉心皱起,低声道:“徐云,他是……”

    “你是不是没有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任何一点高手的气息?”徐云微微一笑,自信道。

    谢飞泽点点头:“的确没有,所以我才想问你,怎么会让普通人卷入这件事情。即便我们无法成功,也不能让无辜的人跟我们倒霉吧?”

    “他可不是普通人。”徐云微微一笑,转头对小东北道:“小东北,让他们看看你的身手。”

    小东北挠挠头,不知所措道:“看我身手?翻跟头行不行?”

    小东北那话音刚落,林歌就突然起身出手向小东北攻去!小东北这条件反射的一个后撤步,手里已经多出伍元冬给他找来的剔骨尖刀和锋利菜刀,一脸紧张的对林歌道:“鸽子哥,你这么突然吓死我了。”

    林歌耸了耸肩膀,抱歉的对小东北笑了笑,然后问徐云:“还要继续吗?”

    当然不用继续了!在场除了徐云和仇妍之外,所有人都傻眼了,刚才林歌出拳绝对迅猛,而且根本没有任何征兆,如果是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躲过那一拳!更让众人吃惊的是,谁都没看到小东北的手里是怎么多出的那两把可以说是厨具的武器……

    谢飞泽若不是亲眼所见,而且清楚林歌的实力,也真不敢相信这个浑身上下一点气息感觉不到的“普通人”,身手反应居然如此灵敏,灵敏到让他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

    “如果是他潜入的话,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察觉吧?”徐云微微一笑,在他决定带小东北来的时候,就知道小东北极有可能是他们取胜的X因素,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派上了用场。

    谢飞泽点点头,当然,不会有人察觉到他。

    小东北瞪大眼睛看着徐云:“云哥,你不会是要我自己一个人上船吧?这……我……我能行吗?”

    “小东北,你是唯一的人选。”徐云道:“我相信你,一定能行。我们需要你上去摸清楚船面上的情况,以及对方站岗值班成员的分布情况,然后画出来给我们。”

    “可……可我自己不相信自己啊。”小东北一脸茫然,他是真不相信自己能担此重任。

    林歌嘿嘿笑了笑:“怎么,怕了?”

    “我才不怕呢,不就是几个东瀛鬼子吗,谁怕他们谁就是孙子!”小东北一口否决:“我怕的是坏了你们的大事儿,我小东北烂命一条不值钱,但若是因此坏了大事儿,我就算死了,都没脸面对祖宗啊。”

    “只要你足够小心,就一定可以做到。”谢飞泽也站出来鼓励他道。

    佐媚烟微微一笑,对小东北道:“你可是先锋官,成败在此一举。”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