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示意让众人都不要说话,尤其是佐媚烟,因为她虽是好意希望小东北能够放松,但在小东北的心里可能就不那么认为了:“千万别给他那么大的压力。小东北,你有选择的权力,去,或者是不去,你自己选,我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即便我们不清楚轮船甲板上的情况,最多就是强攻。”

    强攻。这个词儿说起来简单,但真的做起来却绝对是困难重重,未知的情况太多了,不可预见的事情也太多了,徐云若是真的下令强攻,那必然是在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情况下的选择。这一点谢飞泽很清楚,林四海也很清楚。

    小东北沉默了大概有十几秒钟的时间:“云哥,同样的选择你在申江也给过我。既然我来了,就一定会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去做你需要我做的事情。我是没什么化,也没什么见识,也不懂得什么民族大义,但我从小就不爽东瀛鬼子。当年我们东省多少壮年被他们给活生生打死,多少女人被他们那群畜生给糟蹋,又有多少孩子直接让那群禽兽当成了残害的玩具……我不懂民族大义,却知道什么是民族仇恨。”

    关于那段屈辱的历史,绝大多数的华夏人都不会忘记。那是耻辱,泱泱大国竟然被区区小岛国侵入,封建社会的奴姓把华夏多少尺男儿侵蚀的连反抗都不知道是何物,若非伟大领袖毛爷爷站出来,带领着那些不畏生死的革命先烈,为国土不被占领,主权不被破坏,拼死抵抗,现在的生活怎会和谐。

    “我知道,咱华夏人自古以来都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我们也就翻片儿不在提。”小东北道:“就连我都知道,我们的原谅已经是我们华夏人能做出的最大度包容了,为了世界和平,为了人类发展,我们不计较。但前提是他们小鬼子别找麻烦!今天他们敢跳出来说钓龟岛是他们的,我们若是再给他们脸,明天他们就敢跳出来说东省也是他们的!今天他们敢否认京南大屠杀不是他们做的,明天他们就敢否认入侵我泱泱大国的历史!他们就是一群无耻,贪婪,卑鄙,下流的小人!尤其是他们内阁那群疯狗!”

    徐云真没想到小东北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这让国内某些狗不要脸说什么东瀛比华夏更好,更伟大的逗逼情何以堪?

    犹记得这些年的报道,华夏有一些没化低素质的亲曰者,口口声声说东瀛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伟大,以后要如何如何嫁给东瀛要饭的,也不嫁给华夏人。这类人,就应该永远的滚出华夏,根本不配做炎黄子孙,不配做龙的传人!

    “不是我小心眼,也不是我抓着过去那点破事儿不放。”小东北道:“现在是他们东瀛小鬼子非要找麻烦,只要是能破坏他们卑鄙计划的所有事儿,就算再危险,就算送了命,需要我去做的,我若眨眨眼睛,那就是混蛋!就是懦夫!”

    林四海被小东北一席话击内心深处,他是相当震撼一个孩子可以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说得好!华夏能为有你这种继承人而感到骄傲!只要是东瀛人的卑鄙计划,我们所有华夏人都有权力去给予他们打击!保钓组这么多年的宗旨就是这个!”

    徐云一把抱住了小东北的肩膀,原本徐云只是认为他是他们的X因素,但现在看来,他起到的关键作用还不仅仅是这一点,在场的人,他最小,他说出这番话来,比任何一个说出来,都更能起到振奋人心的效果。

    “云哥,我保证完成任务!”小东北领命道:“潜入的事儿交给我了,虽然咱没学过画画,但在深山老林里长大的孩子,都有跟别人不一样的记忆力和表达力,别说一艘船,就算是一个森林,让我去里面走一圈,出来我都能给你画出哪地方有几棵树,哪地方有几株草。”

    徐云真的很庆幸他有幸认识小东北这么一个宝,在这次的任务里,小东北扮演的角色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取缔的,如果没有他,他们成功的几率将会大幅度降低。毕竟潜入之后的偷袭,远远要比强攻的成功率高得多。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徐云道:“今天晚上我们就准备动手!事情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不利。会长,冷尘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务必今夜把他约出来。”

    林四海点点头:“一旦他和佐藤一郎达成协议,那他恐怕最想见的人就是我。我保证完成我的任务。”

    “会长,你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到明天我们回来。”伍元冬最后再次嘱咐道:“只要我们回来了,我们那么多人,冷尘就绝对不敢乱来了。相信徐云一定会带我们凯旋而归,你一定等我们的好消息。”

    “那是必须的,我准备好庆功宴等你们的好消息!”林四海的笑容坦然自若,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他这个年龄的人,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欣然接受。因为一生做事光明磊落,无愧于心的人,都是这般坦然。

    龙梁会和狄子航也不在多说些什么,他们都坚信会长好人有好报,一定会得到上帝的眷恋。

    “徐云,我有准备的一艘小型快艇,应该足够我们这些人坐下了。”谢飞泽道:“但我们出了公海之后,必须和对方轮船保持两海里以上的距离,到时候,我们需要游泳。如果有不会水的人,这次任务恐怕就要排除在外了。”

    徐云知道谢飞泽这话有道理,他的目光扫过众人,想知道谁不会水。幸好每个人的目光都挺坚定的。

    “我……我……不会……”小东北这一举手,还真让众人的心都凉了半截,一个从小都是在山林子里长大的孩子,是真没下过河下过江,他们那老山林子里唯一的一个水坑有八米多深,一般诚仁都不敢下,更别说小东北了。

    林歌看了看手表,坚定到:“我们还有时间。我和泽哥都是在海里长大的孩子,小东北又那么聪明,给我们个小时的时间,我保证让他学会游泳。以小东北的体力,只要他学会了水,两海里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小东北也拼了,一咬牙道:“学!现在就学!”

    “后院有游泳池。”林四海道:“我们马上过去。”

    “会长,泳池不行。”谢飞泽道:“死水和海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在平静的水面学会了,并不一定代表可以在有风浪的水面上可以游刃有余。我们直接带他下海,基本喝几口水就学会了。海水浮力大,完全不需要担心。”

    说走就走,计划第一步,先让小东北学会在海里游泳!

    这一点上,徐云可帮不上什么忙,他决定利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跟林四海一起商量一套如何跟冷尘拖延时间的战术。这对于他们来说,同样的重要。如果林四海不能完成他的拖延,对徐云来讲,事情就算不上是真正的成功。

    ……

    紧张的时间总是会过的很快,当徐云和林四海商议结束之后,小东北也兴奋的跟着谢飞泽和林歌返回了林家别墅,他的学习能力让林歌和谢飞泽都很吃惊,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小东北就能轻松自如的面对海水带来的恐惧感,而个小时之后,他都快成浪里白条了。

    一切准备工作都结束了,所有条件都有利的指向徐云他们,下午,众人在一起吃了出任务之前的最后一餐。没有酒,大部分都是高热量的食物,原因只有一个,能让他们顺利完成他们需要去做的事情。

    小东北的任务艰巨,徐云没有给他任何压力,只是对他说,一旦他有任何可能被察觉的情况发生,就让他第一时间跳到海里。保命最重要,不必要的牺牲毫无意义:“虽然轮船的布局情况是我们非常需要得到的东西,却绝对不是我们必须拿命得到的,你只需要记住这一点就可以。”

    “我知道,云哥,我一定尽我所能。”小东北现在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似乎他就是为了这样的生活而生的,老爹说的那种老老实实在酒店当个厨子,打一辈子的工,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众人出发之前,林四海也和冷尘取得了联系,他约好跟冷尘在他的另外一处房产见面,冷尘当然马上便同意了,这个不存在任何争议。

    谢飞泽准备好的快艇驶离码头之后,林四海也去准备他应该准备的事情了。大部分莲会的其他人,则是都留在了林家别墅,保护唯一毫不知情的林苏音。

    林苏音现在能做的就是乖乖呆在家里,不给他们任何一个人添乱,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快艇乘风破浪,按照既定方向驶去,当驶出领海之后的刹那,徐云的心也开始紧张了起来。这种时候,很难有人做到不紧张,尤其是徐云和谢飞泽,他们可是带着那么多条人命出来的。如果有什么不测,死的可不仅仅是他们自己,他们要对在场所有人的生命负责。

    林歌驾驶快艇继续前行,谢飞泽则是把一个手带式的指南针给小东北带上,然后告诉他如何在海面辨别方向的方法。一个人想要游两海里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有目标有方向感的游两海里,方向感是绝对不可以搞错的。

    小东北听的很认真,这关系到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惹出不可挽回的麻烦。不管是出于徐云对他的信任也好,还是出于民族耻辱的仇恨历史也好,小东北都已经在内心给自己下了军令状,一定要完成任务,绝对没有第二个选择!

    快艇驶入公海之后又不知道开了多少时间,林歌终于熄灭了快艇的发动机。看样子,他们的目的地到了,现在距离武藤一郎和他的黑冢部队的轮船据点已经非常接近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