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起身来到小东北身旁:“还有两海里,侵入摸排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不再多说注意安全这样的话了,一切随机应变。”

    “交给我了,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小东北再次确定了指南针没有问题,定准了方向之后便走出船舱,一屁股坐在船沿上准备入水:“我一定带着好消息回来,你们就瞧好吧。”

    所有人都走出了快艇的船舱,站在狭小的快艇夹板上,为小东北的此次前行加油助威。身后有这么多人支持,小东北这心里也有底啊,不就是去摸摸底吗,而且自己身上又没有那种气息存在,有什么好怕的。

    “等一下。”谢飞泽最后一个在船舱里走出来,手里正在系着一个荷包状的东西走到小东北面前:“把这个带在身上,千万不要弄丢了,这个是你的护身符,没有它,你接近不了轮船。”

    小东北咧嘴一笑:“谢大哥,你还迷信啊?我从小就没信过这些东西,什么桃枝桃核之类的东西,从我出生,我爹就没给我整过,我不也活这么大了吗。咱华夏现在不是提倡科学吗,封建迷信不可行了,哈哈哈。”

    “我这可不是什么封建迷信。”谢飞泽道:“我也不信那些,但我却相信这个荷包里面东西发出的气味有驱鲨的作用,如果你不希望自己喂鲨鱼,那就带好。只要有这个东西,鲨鱼不会接近你的身体。”

    我勒个去!小东北傻眼了,这咋还不早说有鲨鱼呢!唉,也怪自己太没脑子了,海里当然有鲨鱼了,不然那海水浴场周围也就不会设置防鲨网了。小东北到真不怕什么坏人,就是对这海里的猛兽实在有点恐怖,若是在陆地上给他两头野猪他也不怕。

    谢飞泽看得出小东北的紧张:“你放心,这个东西很有用。就算是有鲨鱼游过你身旁,也不会碰你的。但你千万不要对鲨鱼动刀子,一旦有鲨鱼出血,血腥味会掩盖住这个东西发出的驱鲨气味,还回引来鲨群。”

    “谢大哥,你就别再吓唬他了。”徐云淡淡的笑了笑,对小东北道:“鲨鱼没你想象的那么多。”

    谢飞泽长舒一口气:“的确,正常来说,这片海域是没有多少鲨鱼。但是那艘轮船周围,一海里内,却有近乎十头大型虎鲨,武藤一郎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吸引那些虎鲨来的,我就不得而知了。我能做到的,就是用这个荷包里的东西驱散鲨鱼。”

    十头?!

    小东北那已经下水的脚都忍不住收了回来:“哥哥们,你们没跟我开玩笑吧?真的确定不是让我去喂鱼的?我……我可是连媳妇还没娶呢,拿我这童子身喂了鲨鱼就太不值了。”

    “你怎么一开始没跟我们说?”徐云皱起了眉头,这消息给的也太突然了吧?

    谢飞泽无奈道:“我只是不想过早的给大家增加心理负担,因为一会儿我们所有人都要游过去,想要登船,就必须先过鲨群这一关。武藤一郎的船上有探测装备,一旦我们的快艇进去两海里之内,他们就能马上察觉到。”

    这下紧张的可就不只是小东北一个人了,所有人都傻眼了,必须游过鲨群,这事儿可绝对不是什么好玩儿的啊……开玩笑也没这么开的吧?

    “你们完全可以相信我泽哥,我和他都是在加勒比海域长大的,我们那片岛屿周围,最不缺的就是鲨鱼,这是老头子多年来研配出来的驱鲨神药。这荷包泡在水里就会发出让鲨鱼不喜欢的味道来。”林歌道:“我小时候下海,都是带着这东西。”

    小东北拿着这荷包看了好一会儿,一咬牙,直接塞进腰里:“鸽子哥,我信你们,就是有点紧张……没事儿!我去了!四个小时之后我若回不来,你们就准备强攻!”

    说完,小东北就直接入水下海,脚跟登船发力,一个猛子窜出去十几米,才哗的一声浮出水面,他回头给众人摆摆手,然后头也不回的冲着指南针的指向猛游过去。为了大局,小东北真的是把命都豁出去了。四个小时,是他们计算好的时间。

    “你的荷包最好有用。”徐云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是祈祷了,祈祷小东北一个人能搞定那么多麻烦。

    谢飞泽点点头:“你放心,如果小东北被鲨鱼吃了,我任你处置。”

    “哥。”林歌走到徐云身旁道:“泽哥开始没说,也是出于好心。他只是不希望我们有过多的心理负担。”

    “如果当时说了,或许我就不会同意小东北下海冒险了。”徐云道:“但现在我才知道,迫不得已,也只能这么去做。鸽子,我不是不认同谢飞泽的观点,我只是希望,我们既然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就不要有所隐瞒。我只想知道谢飞泽所知道的一切。”

    谢飞泽能明白徐云现在的心情:“我知道的都不会隐瞒,只有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引起大家的恐慌感。”

    “我知道……对不起,我不是责怪你,也不是质问你。”徐云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只是有点头痛。”

    佐媚烟上前拉过徐云:“你心里想的事情太多了,担心的事情太多了,你需要去里面休息一会儿,不然你这个状态只会让我们更担心。小东北不会有事儿的,我保证。那孩子吉人自有天相,他出生在深山老林,都能有幸碰到那么一个我们想都不敢想的高手指导他成才,你说他的命有多好?”

    虽然徐云很清楚佐媚烟这些话都是安慰他的,但他也知道这些话不无道理,他不能是这种状态,这种状态没办法带好这个队伍:“这样,我们所有人都休息一会儿。等小东北把好消息带过来。两人两人的轮流值班,鸽子,你和佐夜明先去值第一班。”

    “嗯。”林歌点点头,佐夜明也没意见。

    “还是我们个值班吧。”伍元冬掏出烟递给龙梁会和狄子航,自己也点燃了一支:“吹吹风,抽支烟,也能缓解缓解心理压力。你要不要来一支。”

    徐云摆摆手,他现在可不想用尼古丁来减弱自己的心理压力,虽然一支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保持绝对的清醒。

    伍元冬和龙梁会以及狄子航人在快艇上的小甲板上抽着烟,其他人全部回到船舱内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会长现在怎么样了。”龙梁会看着手表,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我都有点后悔了……会长一个人实在太危险了。”

    “龙哥,你想多了。”伍元冬道:“即便你在场,如果冷尘要痛下杀手,你一个人也绝对不是对手。相反,你不在场的情况下,会长一个人处理或许能得到更多的时间。我们应该相信会长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更有控制局面的把握。”

    龙梁会只是狠狠抽烟,不再说话。

    狄子航把烟蒂捻灭之后,紧跟着又点上了一支:“话虽然这么说,但咱们谁能做到不担心呢。我现在心里特乱,一边脑子是这里的事情,一边又总是担心会长那边。”

    “我也担心。但我们必须集精力!”伍元冬认真道:“如果我们这边没办法集精力完成会长让我们来完成的任务,那我们回去也没任何意义,会长冒这么大的风险,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应该好好想清楚。”

    “是啊。”龙梁会也掐灭了手里的烟:“会长身处险境,就是为了给我们创造取胜的条件,如果我们连这点事情都想不明白,那可就真白在会长身边做这么多年的事情了。元冬,子航,我们就算为了会长,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帮徐云把事情搞定!”

    狄子航微微一笑:“说我们帮人家,还不如说是人家在帮我们呢。呵呵,龙哥,我分得清楚事儿,放心吧。咱也就是现在想想,一会儿真的干起来,我绝对一心只干小鬼子!”

    快艇船舱内,徐云闭着眼睛,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不去想任何事情,不去担心小东北,不去担心林四海。他相信所有人各司其职,都会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只有这样,最终的胜利才是属于他们的。他绝对不准许任何人抢走属于他们的胜利。

    仇妍安静的坐在徐云身旁,她对徐云的关心,是无言的,她不会表达。如果他们这次可以胜利而归,她一定单独约徐云去吃一份洋芋羹,跟徐云分享分享她小时候觉得最幸福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让仇妍越来越懂得了珍惜生命。

    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不在乎自己生命的冷血狐尊了,她开始懂得应该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为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保护好自己。

    谢飞泽和林歌也和徐云做着同样的事情,闭目养神,大战一触即发,经历过很多的谢飞泽也不是不会感到紧张,但他相信自己的冷静和徐云的沉着,足以帮他们度过这次难关。

    佐夜明可真挺难受的,等待绝对是他认为最难熬的事情,还不如和林歌去甲板上值班呢。王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发现了围棋,然后就低声示意佐夜明要不要来一盘。

    下下棋也绝对是消磨时间的一种不错选择,而且还能分散注意力,消除内心的紧张感。绝对是居家出行必备的寂寞好伙伴!两人安安静静的在舱内的角落下起了无声的围棋。

    整个船舱内都显得特别安静,只能偶尔听到甲板上啪一声防风火机点烟的声音。伍元冬他们也都陷入了沉默之,只是在不停地用烟来消除他们内心的焦虑和不安,让他们镇定,再镇定一点。

    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一般,走的是如此缓慢,以至于后来狄子航都怀疑自己的手表坏掉了。平曰忙忙碌碌,总觉得曰子特别匆忙,人生在世万天,过一天少一天,歌都是那么唱的:时间都去哪了?

    而他们所有人,现在却有了一种度曰如年的感觉。

    【ps:以后不多说话了,也不求什么,真心支持我的兄弟,我什么都不说,他一样支持。那些喷子黑子和自以为是的人,我说什么,他也一样会喷我骂我说我手残不如别写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