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四海独自一人坐在他位于太北的一处房产内,一边喝茶,一边静静的等待着。距离冷尘跟他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而他的心情却越来越平静了。他这一生经历过多少沉浮,林四海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每一次他都坚信自己可以渡过难关。

    唯独这一次,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从畏惧过冒着生命危险和任何一个敌人针锋相对,但和一个曾经的老友见面,却要冒着生命危险,却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他都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冷尘相识了,只知道那时候他还年轻的很。

    终于,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来了。”林四海缓缓起身,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的冷尘,他觉得既熟悉,又陌生:“你是那么守时,一分钟都不会早到,一分钟也不会迟到。”

    冷尘微微一笑:“你也还是老样子,总喜欢早早的等待。林兄,我们也有些年头不见了啊,你这白头发都显露了,看样子莲会和保钓组的事情还真是够让你艹心的。这么大年纪了,也该考虑退休了。”

    “是啊,的确应该考虑退休了。”林四海哈哈一笑,一边请冷尘进来,一边道:“还是老弟你活的潇洒自在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样子都没怎么变。好像还越活越年轻了呢,当哥的真应该向你讨教讨教养生秘诀啊。”

    “恐怕林兄请我来这里,可不只是为了跟我讨教养生秘诀吧?”冷尘道:“咱们兄弟之间可没那么多复杂的事情,有话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来太弯了?”

    林四海带冷尘到沙发上坐下之后,倒了一杯茶,淡淡道:“太弯岛就这么巴掌大的小地方,若是有老朋友来访,我都不知道的话,那我这么多年可就在太弯白混了不是?”

    “哈哈哈哈,既然话都这么说了,那林兄也肯定知道,我到太弯岛之后,又去了哪里吧?”冷尘端起林四海给他倒的茶,淡淡的品了一口:“好茶。”

    林四海微微一笑:“老弟这么说,那可就是怀疑我监视你了。既然都怀疑我了,那喝这杯茶,就不怕我在茶里给你下毒?”

    冷尘摇摇头:“林兄一生做事光明磊落,谁不知道你的人品。我若是连一杯茶都不敢喝,那就是太看不起林兄的人品了。咱俩喝茶,若是有人在茶里下毒,那个人肯定是我,绝对不可能是林兄。”

    “看来我这么多年的人品还真是值得信任,呵呵呵,那老弟是不是要跟我讲讲,怎么到了太弯第一件事情不是找我,而是乘船直接去了公海?”林四海道:“难道在太弯岛这巴掌大小的地方,还有什么人比我跟老弟的交情还深?”

    冷尘怔了一下:“林兄是真不知道我为何去公海了,还是装不知道呢?”

    “我怎么觉得我这人品又遭到怀疑了?”林四海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冷尘放下茶杯:“林兄,我觉得我没什么必要隐瞒你。有些事情,我不说,你早晚也会察觉到。不管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我告诉你也无妨。如果你已经猜对了,那就当我为人诚实吧。我去公海,见了你最讨厌的人。”

    林四海没想到冷尘真的会这么坦诚,眯起眼睛道:“老弟,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东瀛人,尤其是跟我们华夏争夺钓龟岛的东瀛人。”

    “没错。”冷尘点点头:“我知道。”

    “曾经你可也是保钓组的一员。”林四海道:“我可不相信一个有血有肉的华夏男儿会跟那群卑鄙的东瀛人有交情。老弟,你就别跟我说笑了。你去公海做什么都无所谓,我不会多问。”

    “可惜的是,我没跟林兄开玩笑。”冷尘道:“我的确是去见东瀛人了,而且还是你最讨厌的那种,卑鄙的东瀛人,想跟我们争夺钓龟岛的东瀛人。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绝无半句虚言。”

    林四海盯着冷尘的目光看了许久,冷尘也没有回避他的目光,两个人在对视,还是林四海先开了口:“我不相信。”

    “这事儿恐怕由不得林兄,你不相信也要相信。”冷尘道:“因为我需要那些东瀛人帮我做件事情,帮我做这件事情的人,最终都会得到报应,所以我才会想到这些东瀛人。这也可以说是我爱国的表现了吧?只不过……我这么做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同样也要帮助那些东瀛人做件事情。”

    林四海看着冷尘,等待他继续说下去,而冷尘却什么都不说了,再次倒茶喝茶:“还是林兄这里有好茶,就是恐怕以后我再也没办法找林兄喝茶了。”

    林四海微微一笑:“既然老弟这么说,恐怕我也就猜出来东瀛人需要你做的事情了。”

    “林兄慧眼识珠,我们的关系也这么多年了,有些话挑明了,太伤感情。”冷尘道:“我只希望林兄能够理解,我也是无奈之举。不过你放心,只要那些东瀛人帮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自然会有人帮你报仇,收拾他们。”

    林四海依然很轻松:“你都要动手杀我了,难道还不好意思说?呵呵,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冷尘沉默了几秒钟:“那是对别人。林兄,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相信,我对你还是有尊敬的意思。你和其他人不一样,这也就是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会坐在你面前,喝一杯茶的原因。如果是其他人,我不会浪费我的时间。”

    “老弟喝茶是给我面子。”林四海点点头:“那接下来要怎么做呢?你到底想要什么。”

    “林兄,是你约我来的,所以你应该很清楚我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冷尘道:“咱们这么浪费时间,一点意义都没有,倒不如直来直去的好。把东瀛人想要的东西交给我吧,省的我浪费时间去找。”

    “你陪我喝茶已经是在浪费时间了,也不差再多浪费一会儿了。”林四海道:“东瀛人想要的东西,是历史证据,是我一生的心血,是保钓组一生的心血,你觉得我会轻易的交给你吗?”

    冷尘摇摇头:“不会。”

    “那就好。”林四海道:“那咱们兄弟再喝一杯茶,你都在我面前了,我也很清楚我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我的要求不多,就是希望今天晚上你能陪我说说话,聊聊天。你不会吝啬到一个晚上的时间都不给我吧?”

    冷尘深呼一口气:“林兄,不是我吝啬,而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如果你肯把那些东瀛人想要的东西给我,我可以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但现在你不肯,让我如何那么大方的答应你的条件?”

    林四海直言道:“就凭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难道这还不够吗?”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冷尘摇摇头:“我不是没有念及老交情,就是因为我念及老交情,我才会来跟你见面,和你说那么多废话,给你主动拿出那些东西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老交情,你以为你现在还有机会坐在我面前,品味这茶香吗?”

    “看来我们之前的交情,连一个晚上都不值。”林四海无奈的摇摇头:“亏我还一口一个老弟的叫你。冷尘,你也别压着了,你本姓既然如此,我也不对你有什么幻想了。我就直说,明天是我的结婚纪念曰,我只希望你能让我活过今晚。”

    冷尘摇摇头:“我不知道你什么纪念曰,我只知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曰。我不会给你一晚上的时间,一晚上的时间,你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你会把东瀛人想要的东西转移。到时候我去哪找?”

    “你对自己也太没有自信了吧?”林四海道:“我记得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别跟我提以前!!”冷尘的情绪有些激动:“以前的冷尘已经死了,现在我就是冥王!人见人畏的冥王!!给我我想要的,我给你一个痛快,不要逼我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我真的不希望看着一个老朋友在我面前受折磨!”

    林四海微微一笑:“让我死的痛快都不行?看样子那些东瀛人真的是对我恨之入骨了。冷尘,你曾经是我们保钓组的核心成员,你认识我们所有人。我知道,你既然会这样对我,就会用同样的方式去对待所有人。难道你这么做,就不觉得内心有愧吗?!”

    冷尘沉默了,他很清楚,只有先对林四海下手了,他就可以对任何一个人下手,不然的话,愧疚感一旦多了,他都没办法对林四海下手了!

    “你也是华夏人,你的身体里流淌的也是炎黄血脉,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你这么对自己人,你心里难道就不痛吗!”林四海大声道:“人在做,天在看!你做过的一切事情,老天爷都看的清清楚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现在还不晚!冷尘!回头是岸啊!”

    “你闭嘴!!!”冷尘情绪相当的激动!

    “浪子回头金不换!”林四海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你若是再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最终后悔的一定是你自己!你要想清楚!那些东瀛人就是魔鬼,就是控制利用你的魔鬼!”

    冷尘愤怒的瞪向林四海:“不!是我在利用他们!我才是魔鬼!你不要再说了,不然我真的不会顾念我们任何一丁点的旧情。从现在开始,如果你嘴里说出来的任何一个字,跟东瀛人想要的历史证据无关,我都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有多么心狠手辣!”

    说话间,冷尘突然在身手掏出绳子,一步上前,直接把林四海五花大绑在了他身后的沙发上。林四海知道冷尘的势力,他也没有做任何反抗的动作,反抗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你就这么对待老朋友的?”林四海在冷尘结束对自己的捆绑之后,挣扎了一下,分毫都动弹不得。

    冷尘突然抓起桌面上一把水果刀,狠狠刺进了林四海的大腿!林四海连一点准备都没有,锋利的刀锋撕裂肌肉的疼痛让他啊的一声痛的叫出声音,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

    “我再说最后一遍,只要你嘴里说出来的话,跟东瀛人想要的钓龟岛历史证据无关,我就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有多么心狠手辣!”冷尘再次强调,噌的一声把水果刀拔出来!

    林四海疼的几乎要昏死过去,但他还是咬牙坚持住,没有在叫出声音。

    “说。”冷尘冷冷道。

    “帮东瀛人……做事,你……就是个……畜生。”林四海的脸上挂着一抹笑容:“我绝对不会说的。”

    冷尘毫不犹豫,再次扬起手的水果刀,狠狠扎了下去……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