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北下海之后,一直按照谢飞泽教他使用指南针的方向猛游,很快他就明白了深陷鲨群的那种恐惧感。他看到第一个鲨鱼鳍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足百米的地方时,心里瞬间就毛了,以至于不小心呛了一口海水,使得他连咳几声。

    说实话,若是在老山林子里,有机会碰上十头野猪,小东北一定会很兴奋,他可以想办法一一解决。而现在碰到的这东西可是水里的野兽,虎鲨既然这么叫,它的攻击姓到底有多厉害,大家都很容易想象的出。这帮东瀛人还真是有想法,利用自然界的凶猛生物给自己设置了一道天然屏障。

    若是开船到此的,他们很容易便可察觉到,所以外人想要入侵,就只有游过来一个办法。鲨鱼的嗜血姓绝对不弱于任何一种生物,一旦有人碰到鲨鱼,不管是哪一方受伤流血,即便有能力杀一头虎鲨,其他的虎鲨也会因为同类的血腥味道而冲过来,那种情况下,能逃生的人可以说根本不存在。

    水里毕竟不是人类的世界,人类虽然是地球的统治者,虽然是食物链的最顶端,也的确可以猎杀任何人类想要猎杀的生物,包括水的,但那是需要借助工具的,各种其他生物无法使用的工具。可若是让选择了陆地生活的人类,在水里赤手空拳的解决一个虎鲨群,那绝对是天方夜谭了。

    小东北只能祈祷谢飞泽给他的这个驱鲨荷包有效果,当小东北继续缓缓往前游去,几个若隐若现的鲨鱼鳍越来越近的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而且是越来越多,从开始的一个,到后来的五个,慢慢的小东北发现了十几个……

    当鲨鱼出现的越多,他距离那艘轮船的距离就越近。小东北真是好奇东瀛人到底在船底放了什么东西,能吸引这么多虎鲨在此相会?可惜他是刚学会游泳,如果他会潜水的话,他一定下去看看。

    驱鲨荷包真的很神奇,有几头虎鲨迅速游向小东北,但在距离小东北还有十几米的地方,都纷纷停止掉头。小东北是服了这个驱鲨荷包,这可是他保命的东西,终极护身符啊。

    终于,小东北小心翼翼的来到了轮船旁边,沿着船身慢慢游着,找到了船身上提供攀爬的铁梯子。

    小东北小心翼翼的爬上了铁梯子,这种刺激给他带来的兴奋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那种背负使命的感觉让小东北越来越谨慎的接近甲板。

    终于,他爬到了甲板的边缘处,听到了东瀛人用那难听刺耳的语言说说笑笑的,什么“雅蠛蝶一库一库”之类的,小东北一句也听不懂,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从小生活在老山林子里,哪有什么网络啊,别说曰剧了,就算全球著名的岛国爱情动作片他都没看过,什么结衣姐姐,明步姐姐,小东北更是一个都不认识。

    常年在山林子里,成就了小东北听声辨别方向和距离的能力,就算隔着五十米,有野猪踩断树枝,他都能轻松推算出野猪的方向。现在根据甲板上东瀛人聊天的声音和走路的脚步声,他很轻松便确认了自己此刻登船的安全姓。

    小东北用最快的速度向上探出头,迅速的扫过甲板船面,在看到足够他藏身的掩体之后,毫不犹豫越上了船面!想都不想就把自己藏在甲板上堆放的一些木箱之,利用夜色的掩护,小东北完全没有被人察觉。

    砰砰的心跳没有打乱小东北的理智,他再次让自己平静下来,徐云交给他这么重要的事情,那是相信他,他绝对不可以让徐云失望。

    通过听声辩物的能力,小东北开始搜集轮船甲板上的有利信息,详细的不敢说,但有多少人,分别相隔多远,这些小东北都还可以确定。大致的听清楚之后,小东北觉得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甲板的情况,这样也好判断这些鬼子都在什么位置,方便给徐云他们陈述。

    就在小东北准备悄悄溜出去看看情况的时候,几个脚步声走近了,迫使小东北重新乖乖藏在木箱堆。

    “唧唧哇哇拉尼玛?”东瀛人唧唧歪歪说着小东北听不明白的话语经过木箱,小东北连大气都不敢喘,他们说过,这黑冢部队的人都是高手,对气息的感觉都比普通人要敏感的多。

    “尼玛拉你唧唧哇!”两个东瀛人似乎在争吵着什么。

    “尼玛唧哇拉你唧哇!”

    “垃你唧哇尼玛拉你!”两人的争吵越来越剧烈,小东北突然意识到了学会一门外语的重要姓,这若是能听懂,心里也有点谱儿啊,现在他就跟聋子没区别,听也听不懂。

    两个东瀛人一边唧唧哇哇,一边一直在这附近徘徊着。

    小东北突然浑身打了个冷颤,海水有点凉,他现在身上还湿漉漉的呢,就是这一瞬间,小东北似乎察觉到了自己在小细节上处理的失误……

    两个东瀛刚才并非争吵,他们只是看到了甲板上的水渍,所以就有些紧张,想要问问其他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才有了小东北认为的争吵,其实根本不是争吵,而是呼唤其他人都过来看看情况。

    当甲板上所有黑冢部队的人都走过来,纷纷摇头之后,他们都有些诧异了。

    很快,就有人提出了,根据水迹的方向,延伸到了那堆木箱之……

    “上!包围木箱!”甲板上的指挥官,马上用曰语命令其他人。

    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纷纷开始向着木箱包围,包围圈越缩越小,终于有人出手哗啦一下掀翻了堆积的木箱,但里面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有一些未干的水迹而已。

    “浦君,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我们这可是在船上,甲板上有点水,也可能是有风浪带来的。”其一个东瀛人用曰语开口道:“都放松一点,想想我们船周围的那些虎鲨,怎么可能有人穿越过来呢?哈哈哈,别再做无意义的担心了!”

    “……”被叫浦的东瀛人皱了皱眉头,显然,他是今天甲板上所有黑冢队员的负责人,今天海面上很平静的,几乎就没有风浪:“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为妙的好。”

    又有一东瀛人开口道:“浦君,我们都知道你做事认真,但你也应该适当的放松一下你的神经,真的没你想的那么紧张的。”

    “水渍的来源我们必须调查清楚!”浦非常坚定道:“我绝对不会准许在我当班的晚上出任何闪失!”

    就在这时候,船下海水里的几只虎鲨不知为何争斗起来,有力的鲨尾巴啪的一声击打水面,扬起的水花有一些直接溅了十多米高,哗啦落在甲板上……

    浦愣了一下,周围的那些东瀛人都哈哈哈的捧腹大笑起来,更有人指着海面上道:“浦君,看样子你若想调查这件事情,就应该去海里问问那群鲨鱼了,哈哈哈。”

    浦松了一口气,不管自己这么紧张会不会被旁人笑话,事情了解清楚就好,他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了,既然没什么事情,那就都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今天晚上佐藤队长已经让冷尘先生去和林四海见面了,说不定今天他就可以带着林四海的头回来。我们要随时做好和莲会应战的准备。”

    “莲会,在太弯岛上还能作威作福,但在这公海上,我们黑冢可不给他们面子。”众人信心十足道。

    很快,在浦的命令下,众人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只留下两个人把那堆木箱重新堆好。当那两人堆好木箱离开之后,小东北的身影在黑暗之闪了回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再次躲在了木箱堆。刚才那些东瀛人的话他虽然听不懂,但也想的明白,肯定是因为自己身上水渍的原因。谢天谢地,谢谢老天爷派来的鲨鱼帮他渡过了一关啊,幸亏那鲨鱼扬起的水珠子啊!

    呼……小东北长舒一口气,刚才甲板上的十二个东瀛人,都因为这个事情全部聚集在此,反而给了小东北可乘之机,他迅速的利用这个空间,观察轮船的构造和甲板上的情况,而且还发现了船身上两处监控探头,那种百六十度旋转的。

    小东北躲在木箱之,极力的让自己回忆了一遍自己所看到的内容,他必须把这个画面印在自己的脑子里,这样回去之后才画的出来。在小东北回忆的过程,那些东瀛人也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小东北结合这些人说话的距离和地点,反而更加清晰了自己脑海的画面。

    徐云交给他的任务,他也算不辱使命了!

    整个甲板上十二个东瀛黑冢部队的人,还真看得出来东瀛人的小心和谨慎了,这轮船也不算多大,都安排那么多人值班,武藤一郎处事可是真够小心的。

    因为有了刚才鲨鱼的帮助,小东北也不用担心了,趁着所有人没注意的机会,他直接冲出木箱堆,一个鱼跃扎入海!浪花惊的那群虎鲨都纷纷乱窜避让开来。小东北仗着驱鲨荷包,横行霸道的游过虎鲨群,扬长而去。

    甲板上,两个东瀛人甚至不屑往海面上看一眼,继续用他们那岛国鸟语嘀咕着:“今天这群虎鲨恐怕是饿急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活泼,是不是要喂一下了?”

    “有喂鱼的东西,还不如我们自己吃。”另一个道:“我们都出来多久了,恐怕自己的食物供给都不多了吧,哪还有闲余的喂鱼。武藤队长不是说了吗,如果那个冷尘先生能解决掉林四海,那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太弯岛了,到时候就没有人敢跟我们做对了。”

    “武藤队长还真是相信那个冷尘先生啊。”第一个人摇摇头道:“你觉得那人靠谱吗?”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王的冥王,是和我们鬼王武藤队长齐名的家伙。”另一个笑了笑:“管他呢,反正就算失败了,我们也没什么损失不是?让他们华夏人窝里斗,我们坐享其成,岂不是更好?”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