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报声让船舱内所有黑冢部队的人全部警戒了起来,他们离开东瀛,扎根在这公海之上,这么长时间都那么平静,以至于让他们都习惯了这种任何事情都不足以畏惧的心理状态,现在突然就拉响了警报,黑冢部队的人甚至都不敢相信入侵者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船舱。

    迅速冲上前的一批人还未冲到船舱口,就已经被林歌和谢飞泽手射出的硬币击翻了数人,当然,徐云和仇妍的暗器手法也一点都不弱于两人,一阵突袭虽然掀翻了几个,但徐云他们现在也彻底暴露了,由于不熟悉船舱内的结构,所以徐云无法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八嘎压路!幺鸡给!”黑冢部队的确是一支特别特殊的部队,他们还不仅仅做着破坏历史这类最卑鄙的工作,同时也是东瀛有名的敢死部队,对于这种突发情况,黑冢部队的人还真是没有一个怕死的,即便徐云他们对于黑冢部队的人来说来路不明,而且出手迅狠,却依然无法阻挡他们不畏生死反扑的状态,反而却更加猛烈的冲向他们。

    因为空间狭小,如果被围住的话,对徐云他们是不利的,徐云当机立断,大喝一声:“鸽子断后!其他跟我这边走!”现在的情况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不管身后那条通道是通向哪里,至少比困死在这种施展不开手脚的地方要好。

    众人也不犹豫,全部跟在徐云身后,已经进来了,若想再出去,那就只能是干掉里面所有东瀛黑冢部队的人和武藤一郎。做不到那就永远都别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我擦!这简直就是一群疯子!”林歌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口袋里带来的硬币已经所剩无几,这可都是救急用的,却不想才进船舱就几乎全部用光了。除非硬币击对方太阳穴,不然其他的受点伤之后,反而冲的更猛了!

    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眼瞅着最前面的人就要上来了,林歌都有点不知所措了,他到是不怕动手,但若是被缠上,那可就给徐云添麻烦了。小东北突然折回身,手里的尖刀锋利的刺入最前面一个东瀛人的脑门,帮林歌争取了一下时间:“鸽子哥!快!”

    “走!!”林歌一把拽起小东北匆忙追向徐云他们。

    徐云在不熟悉的船舱内只能凭借多年的直觉去判断方向,在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他只能如此。终于经过两分钟的狂奔之后,他们哐当闯入了船舱内最大的一个房间!小东北和林歌紧随其后,哐当一声将门关上。

    身后二十多个紧追不舍的黑冢部队的东瀛人全部被关在了门外,对方人多势众,外面空间狭小,高手也使不出招,完全就是人海战术决定胜负的情况。

    “呼……我勒个去,这群孙子是真不要命啊,简直就跟疯狗似的。”林歌和小东北累的气喘吁吁道,他俩断后,在配合下还解决了个黑冢鬼子呢。

    但所有人都用沉默回敬了他们,当林歌和小东北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他们进入的这个地方可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在他们的面前有男女,除了间一个背对众人坐在椅子上的家伙之外,其他人的脸上都带着白红相间的面具。

    林歌倒抽一口寒气,我擦!

    “哥……你这是开玩笑呢吗?这船舱里哪个地方最隐蔽,你还真就是找到哪个地方了……”林歌咕咚咽下一口唾沫,这个房间里的人,显然跟外面那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一个状态,这才是黑冢部队真正的精英!

    徐云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十个人,谢飞泽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胆敢后背露出给他们的家伙。

    显然,谁都很清楚,这个坐着的,一定便是那个被人誉为鬼王的武藤一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武藤一郎并没有转过身,而是轻描淡写道:“虽然你们来做客的方式让我很不满意,但来者是客,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不得不说,不愧是因为有华夏的血脉,武藤一郎的一点不生硬。

    “没想到,一个卖国贼叛国者的后代,华夏的语言却一点都没丢下。”徐云微微一笑:“不愧是鬼王,现在有魄力把后背露给敌人的,可真的没几个人。要么是有足够的实力,足够的自信。要么就是太过于自大,不知道武藤一郎,你是前者还是后者?”

    “炎龙队长,你依然是伶牙俐齿。”武藤一郎依然没有转过身来:“我们可不是第一次交手了,我有一整队人马都交代在了你们龙怒特战队的手里,这事儿我可是没忘记呢。”

    徐云怔了一下,他真没想到,武藤一郎竟然如此熟悉他的底细,这番话不禁让徐云大吃一惊,其他人也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武藤一郎绝对比他们想象的更加难对付,更加危险。

    见徐云没有说话,武藤一郎微微一笑,终于转过身来,他没有像那几个人一样,头戴面具,年入四十的武藤一郎并没有年者的气息,比想象的年轻很多:“炎龙,你不需要否认,我也不是要跟你算旧账,谈旧仇。如果我要找一个跟你算账的理由,那实在是太多了,就今天你带人到我的船上来,我就已经可以给你判死刑了。但我这个人有一个优点,就是大方,不喜欢计较那些小事儿,尤其不喜欢翻那些陈年旧账。”

    “武藤一郎,有话直说。”谢飞泽冷冷道:“别以为你两句话就能动摇什么,根本不可能。”

    武藤一郎看了一眼谢飞泽:“年轻人,你不会真的以为现在邪神老头儿要捧你做世界第一的杀手,你就真的是世界第一的杀手了吧?你还太嫩了,谢飞泽,这一年多来,你一直都与我为敌,和我针锋相对,你也赚了不少便宜,也吃了不少亏。难道你不觉的是我一直都在给你面子吗?大家有事儿好商量,何必因此伤了和气。”

    “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事情。”林歌直言道:“武藤一郎,你们全家人都是无耻的卖国贼,你怎么还有脸跟我们说话?”

    “姓林的小子,虽然你也是一奇才,但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讲话。”武藤一郎冷冷道,然后又把矛头指向了徐云:“徐云,如果你肯跟我合作,过去的事情,今天的事情,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全部掀篇儿!从今以后,你就为我做事,我们之前的一切矛盾冤仇都既往不咎。”

    徐云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武藤一郎,你是不是脑子坏掉该吃药了?我帮你做事?”

    武藤一郎忍住怒气:“你不只是帮我做事,还是帮大东瀛帝国做事!大东瀛帝国是不会亏待你的!不论是金钱,地位,还是权力,只要你想要得到的,大东瀛帝国都会通通给你!还有女人,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徐云不屑的发出一声轻哼:“是啊,你说这些东西都的确非常诱人,我也的确很动心。只是,我一想,这前提条件是要跟你一样,永远当东瀛人脚下的一条狗,一条走狗,子子孙孙,世代如此,都是东瀛人的狗!我就完全无法接受这种生不如死的曰子,我可没有你这么豁达,为了东瀛人给的一根啃过的骨头棒子,就给他们当一辈子的走狗。”

    “大胆!敢跟我们武藤队长这么说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队长!这小子明摆着不想活了,就让我动手处理了他吧!”武藤一郎左侧的男人,脸上的白色面具有九条斜过面具的红线,看得出来,这些人的地位等级是通过红线的多少来衡量的,最少的一个人,白色面具上只有一条红线。

    武藤一郎身边这九个戴面具的人,恐怕就是鬼王身边传说的九鬼!

    而刚才这个说话的,显然就是武藤一郎黑冢部队里地位最高的青行灯!青行灯最早的传说是在东瀛江户时期,这种鬼怪外貌不一,可是都是非常可怕的鬼怪,他本来不是人,而是地狱的小鬼,常常在冥界门口徘徊。

    青行灯会变成我们熟悉的人的样子教唆人们玩一种叫百鬼灯的游戏,就是点一百只白蜡烛,然后大家依次讲一个自己经历过的诡异而且恐怖的事情,每讲完一件就吹灭一只蜡烛,而第一百个故事都是由主持的人讲,当最后的蜡烛熄灭时,所有参与游戏的人都将被带到地狱。

    因为青行灯是传说把人拉入鬼门的家伙,所以在东瀛被称为比较危险的一种鬼怪!

    如果徐云猜的不错,其他八人分别是鬼一口,獭,酒吞童子,河童,道成寺钟,雪女,桥姬,二口女!加上刚才说话的青行灯,这九人就是武藤一郎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九鬼!黑冢部队最精英的战斗力!

    青行灯开口之后,其他几人也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但没有武藤一郎的命令,任何人也都没有私自出手。就凭借这一点,足以证明了武藤一郎在他们这些人眼的威望!

    “手下人不懂事儿,炎龙队长也别介意。”武藤一郎微微一笑:“如果你能说服你带来的人加入我们,我可以给你黑冢部队最高的待遇,你最好好好考虑一下我给你的选择,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哦。你们要保护的保钓组大限已到,不要再做无意义的牺牲了。”

    “你做梦!”狄子航怒斥一声:“只要有我们莲会在一天,就不会让你们动保钓组一根手指的!”

    武藤一郎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狄子航:“我还真没想到,原来莲会的狄堂主和龙堂主也参与进来了?哎呀呀,这不是新科副会长伍会长吗,怎么莲会的人都跑到我这里来做客了?难道不需要帮你们会长接待贵宾吗?”

    他所谓的贵宾,显然便是冷尘。

    这时候,武藤一郎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哦……原来如此,林会长好一招调虎离山啊,哈哈哈,佩服佩服,拿命来赌,林会长真是明煮大义的英雄啊。只是,你们没搞清楚,冷尘可不是我这山里的真老虎……你们的牺牲是无意义的。”

    “有没有意义,现在还轮不到你来说。”徐云冷笑一声:“事情结束之后,自然能辨分晓!”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