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的这种坚定体现了他现在的自信,如果连他都没有必胜的信心,其他人就更不要说了。所以他必须把这种自信表现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完全有赢的可能,完全有胜利的希望。

    然而徐云的这种自信在武藤一郎的眼里只是感觉到可笑:“炎龙……哦,不,我还是称呼你为徐云吧,因为你只是一个被你的组织抛弃的人。纵然是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只不过是杀了应该杀的人,你依然还是被你的组织抛弃了。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有自信站在我面前说刚才那句话。我可以非常清楚的告诉你,即便是你们神龙大队的王逸亲自带队,带正规军来这里,也赢不了我。更不要说你们这群杂牌军了。我建议,为了你自己,为了你身后这些不顾一切跟你来送死的朋友,好好考虑一下我刚才说过的话。加入我,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机会了。”

    “我也最后一次告诉你,我绝不会因为任何条件,选择做一辈子低下四的走狗。”徐云道:“你们祖宗的脸都被丢光了,你还要继续让你的子孙后代从出生的那一天,就要当东瀛人的狗。你可真是‘心胸豁达’啊。”

    武藤一郎脸上的微笑和平静已经一点一点的消失了,他都不记得自己上次这么温顺的跟对手说话是多少年前了:“徐云,敬酒给你,你是自己选择不吃。那也就别怪我。既然你愿意和姓谢的小子一起找我这么大的麻烦,那我也有必要让你们清楚后果是什么。”

    “武藤队长,您就不要跟他们废话了。”青行灯冷笑一声:“让我和鬼一口他们几个,陪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好好玩玩,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非要来……”

    就在青行灯话音慢慢落下之后,其余八鬼也都纷纷摆出了战斗姿态,说白了,黑冢部队外面的那些高手,大部分也就是二流高手,最多破一流瓶颈。对现在徐云这种实力的人造不成什么致命姓的威胁。而这房间里的武藤一郎和他身边九鬼,才是黑冢真正的精英力量。

    为了钓龟岛的计划,武藤一郎身边的精英力量,汉语水平都相当不错。

    眼看着九鬼有所行动,徐云他们也马上做好了应战的准备,高手对决,胜负只是瞬息之间谁更专注,谁会分心的事儿。

    “慢。”武藤一郎抬手示意九鬼不要轻举妄动:“徐云,在你们死之前,我想知道最后一件事情,你们到底是怎么进入到我船上的。高科技的东西我是非常信任的,所以我可以非常的肯定其一点,你们绝对没有开船接近……但是游泳的话,那么多虎鲨都不会碰你们,你们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徐云冷笑一声,他怎么可能让武藤一郎知道他们身上带的驱鲨的东西:“待会让你下海去喂鲨鱼,你就明白了……”

    “你口气很大啊。”武藤一郎不以为然:“的确,你很有能耐,能让冷尘都吃不了兜着走。但我没有冷尘那么自负自大,而且我手下九鬼也远比冷尘能用的那几个人多。徐云,别以为我不知道冷尘想要我在你身边得到什么。今天你不配合我,你死了之后,申江的那些人,一个也活不了。冷尘可没有恋童癖,他想得到的那个小女孩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会在你死后慢慢研究。”

    徐云极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你不会有那个机会了,今天过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黑冢部队,你们破坏历史的肮脏行为,也再也不会存在!兄弟们!动手!”

    “动手!”武藤一郎也冷喝一声!

    以青行灯为首的九鬼直接便向徐云扑了过来!青行灯一上来就剑指徐云,完全一副势在必得的姿态,但他还未欺身到徐云身旁,就被林歌半路拦截下来。

    “跟我哥打?你还不够资格!”林歌话音落下,拳已经出手!训敏的身手让青行灯措手不及,只得连连后退,青行灯在黑冢部队里是九鬼之首,所以骄傲和自负是他多年养成的一种习惯,所以今天他必须为自己的自负和骄傲买单,在他看不起林歌这个对手的前提下,他就已经败了。

    林歌缠上了青行灯,鬼一口马上补上,这个家伙只是从称呼上,就能看出他的阴险,在东瀛的鬼怪怪谈里,鬼一口就像某种深海鱼类头前面那个发光的诱饵一样,美女是鬼首前面的诱饵,长在它的长舌头上,作出快被吞噬的惨状引诱人来救她,然后把来人吃掉。

    “你这种卑鄙阴险的角色,还是交给我对付吧。”伍元冬冷笑的抓住鬼一口的后肩:“如果我猜的不错,莲会死在你手里的兄弟可不在少数!今天老子就替他们报仇!”

    鬼一口回身挣脱了伍元冬的牵制,阴沉道:“没错,我是杀了不少莲会的人,你很有必要跟你们莲会的人转达一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我能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你们那么多人,都是因为这个字而已。哦……我忘记了,今天你也没机会回去了。”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把我留下了!”伍元冬面对鬼一口,愤怒和怨恨让他出招格外凶悍!

    看上去九鬼的首要目标都是奔着徐云去的,但其一人却摘掉面具,完全就是一俊朗少年的样子,他没有直攻徐云,而是走到了佐媚烟的面前:“比起男人,我更喜欢和女人打交道……”

    “哟,长的到是人模狗样的。”佐媚烟不屑的扬起嘴角:“九鬼之最帅的恐怕就是你酒吞童子了吧?只可惜,你去拿这张脸骗骗无知少女还好,我可没那么容易对付。”

    酒吞童子,在东瀛的传说里是一个有着英俊少年外表的鬼怪,专门勾引少女,将她们的胸部割下来做食物,在一些地方还有说是外表为变化的,是一个真正的少女杀手。它出身是一个小和尚,因为容貌俊秀故招来嫉妒,由于诸多恶念,遂使其化为鬼怪,后来被察觉到其恶念的高僧赶出寺庙,开始残害生灵。另外还有一个说法,说酒吞童子是被大将军源赖光斩杀的百鬼之王,这可就给与了它相当高的地位。

    显然,佐媚烟面前这个人会被冠上这样一个封号,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至少对女人绝对是个应该诛杀的恶魔!

    “我对少女可不感兴趣。”酒吞童子冷冷道:“我就喜欢你这类熟女,我喜欢看你面临死亡和恐惧时候的那种挣扎……这是我这辈子最喜欢做的事情,而今天,将会是你这辈子最不喜欢经历的一天……不过,你放心我对女人的兴趣只有一天,你只需要受我一天的折磨,第二天就可以安详的去死了。”

    “不好意思,我想让他死的男人,一天也活不到!”佐媚烟心怒骂一声臭变态,一记撩阴脚就狠狠踢了上去!

    一向言语不多的仇妍,此时此刻已经和獭打了起来,在两人的交锋来看,基本上是旗鼓相当,仇妍没有占据多大的优势,但也绝对没有落入下风。

    龙梁会和狄子航也同样已经开战了,他们面对的分别是河童和道成寺钟两人,河童在东瀛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鸟头人身着有龟壳,头顶有一碗状的凹镜,内有满水,如其生命,水无则死,双手相通可伸缩,能以屁的力量飞天……最后一点尤为牛拜!屁可飞天啊。

    而道成寺钟就更不是人了,就是一个寺庙的钟化为鬼怪,专把人变成和尚,而且会忘记自己以前的事,听上去没什么好牛的,但真的动起手,狄子航还真有些吃不消,不论是在身高还是力量上,狄子航都不占优势,唯一可以让他跟对手持平的优势,就是他那股子狠劲儿,宁可两败俱伤,也绝对不让对方占便宜,才使得狄子航没有落入下风。

    武藤一郎手下九鬼,除了这六人之外,剩下的个竟然都是女人,女人一旦狠起来,绝对不弱于男人,更何况是女鬼呢?

    就像桥姬传说里是一些痴情女子的怨气,由于痴爱他人又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从桥上跳到水自杀,如果晚上有男子过桥,就会出现,并把其引到水溺死,如果有女子过桥,就会强行拉其入水,据说在东瀛女子不能轻易自杀,只能投河自杀。

    佐夜明和桥姬的对峙,显然略占上风,但佐夜明却不敢大意,能成为黑冢部队的精英,可绝对没那么简单,他可不会放松半分警惕。如果有机会,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而手下留情,该下杀手的时候,一定要痛下杀手!

    王泽面对的女人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二口女估计是东瀛传说里最恶心的女鬼怪了,这女人可以不检点到可以随地大小便、有夫偷人、Y贱下流的被稻荷神发现而附身的,她杀死自己幼儿,被其童附身,在后颈会出现一口,且不停的要吃东西,平时嘴巴是被头发遮盖着的,当没有人的时候,面前又有食物的话,便会把头发当触手使用,把人吃掉。

    而现在王泽面对的这个有二口女之称的女人,也绝对是一个能吃的主儿,就这吨位,一看就至少有百多斤!可怕的是她这肥壮的身材竟然还如此灵敏,灵敏到让王泽刀刀落空,不管怎么说,他大刀罗刹也不是吃素的,竟然面对一个胖女人占不到半分便宜!

    所有人为了给徐云和谢飞泽留出对付武藤一郎的机会,都将各自的对手拉开,现在九鬼之只剩下了默不作声的雪女一人,她默默走向徐云和谢飞泽。

    小东北却怒喝一声:“你的对手是我!”

    传说里的雪女在深山居住,有着美丽的外表,常常把进入雪山的男人吸引到没人的地方,和他接吻,接吻的同时将其完全冰冻起来,取走其灵魂食用……

    转身走向小东北的这个女人,摘下面具的瞬间,就露出了绝对魅人的外表!小东北就是一童男子,这突然面对如此一个美人儿,还真是下不去刀。

    “小哥,你可以吻我吗?”

    这一声酥麻麻的呼唤,瞬间让小东北腿都软了!哎呦我滴妈呀!早知道这样,小东北就自告奋勇去对付武藤一郎了,那也比面对这个女人来的好啊!这女人不动刀刃就能搞定他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