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徐云心道一声不好,直接冲出房间,武藤一郎居然会选择逃走!这绝对不是一个地玄境高手做出来的事情。即便是他的黑冢部队彻底覆灭,一个地玄境高手,也不需要惧怕徐云他们,毕竟徐云他们之后徐云和谢飞泽是达到宗师境的高手,其他未到宗师境的高手,在地玄境高手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除非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武藤一郎根本就不是什么地玄境的高手!徐云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才想明白这一点,为时已晚,从刚开始的交手,他就应该可以感觉到了,武藤一郎根本就没有展现出地玄境高手压倒姓的实力来!

    事情绝对有蹊跷!但徐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如果他和谢飞泽早一点识破武藤一郎这一点,就不会有对地玄境高手的那种顾忌了,那样拼命一搏,说不定已经把武藤一郎也拿下了!

    该死的!徐云冲到甲板上之后,早已不见武藤一郎的身影。徐云冲向船边,这时候谢飞泽和林歌他们也跟其他人冲了出来。

    “武藤一郎呢?!”伍元冬虽然也受了伤,但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拿下武藤一郎,彻底解决莲会和保钓组的后患!让他彻底下地狱!

    徐云哐的一拳砸在船壁上,被武藤一郎逃走的恼怒使的徐云必须发泄出来,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惩罚自己的失误,武藤一郎逃走,对他们来都绝对是今天晚上最大的失败。都说斩草要除根,今天他们虽然灭了黑冢部队,但只要武藤一郎不死,东瀛肯定还会成立第二支黑冢部队。

    “难道他跑了?”狄子航瞪大眼睛冲到船边,但黑暗,他能看到的海面上都是一片漆黑,除了若隐若现的几个鲨鱼鳍,完全不见任何东西的踪影:“武藤一郎总不可能就这么人间蒸发了吧?!”

    佐夜明也点点头:“除非机器猫小叮当是他的好朋友,给了他传送门,不然他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的。”

    龙梁会略有不爽的看了佐夜明一眼:“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武藤一郎若走逃走了,我们的任务就不算真正的完成!”

    “你跟我弟弟瞪眼也没有用吧。”佐媚烟道:“刚才大家都在忙着解决身边的危险,徐云也好,谢飞泽也好,我们谁都没有闲着。谁也不知道武藤一郎会在最后关头给我们用一套人海战术!若不是九鬼丧失了五个人的战斗力,现在躺在船舱里面的人就是我们了!”

    “好了,不要再说了。”徐云道:“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没有意义。”

    伍元冬神情失落的看着海平面:“除非他跳下去了……”

    “显然,他只有跳下去一条路可以走。”林歌淡淡道:“我们都很清楚,人不可能凭空消失,要么武藤一郎还在这艘船上,要么,他就已经跳入了海里。只有这两种可能姓。”

    显然,武藤一郎既然在和徐云于谢飞泽的对决选择了逃离,那他就绝对没有留在甲板上等所有人上来围攻的可能。

    “他不会留在甲板上的。”仇妍开口了。

    “但他若是跳下去,岂不是就喂鲨鱼了?”小东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想到那虎鲨锋利的满口牙齿,他心里就发毛:“那鲨鱼是他招惹来的,他肯定知道有多狠,他不会那么傻吧?”

    仇妍看了小东北一眼:“虎鲨再狠,也没有我们狠。就是因为他能有办法招来虎鲨,那么他也一定有伴办法驱赶虎鲨。谢飞泽能给我们的那种驱鲨荷包里面的东西,恐怕武藤一郎也有。”

    “这个可能姓非常大。”谢飞泽点点头,其实就在刚才徐云拳砸船壁的那时候,他就知道徐云肯定可以断定武藤一郎已经跳海逃走了。

    “说不定他真的是走投无路才选择跳海,或许他现在已经被鲨鱼吃掉了呢。”王泽的话根本起不到安慰的作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人也看不见,尸也看不见,是最没有说服力的了。

    狄子航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驱鲨荷包,坚定道:“就算是他被鲨鱼吃了,那也要有点残荷,如果今天不能确定武藤一郎的死,我是不会回去的。”说完,狄子航竟然想要跳下海去寻找答案。

    “放弃吧。”徐云道:“狄堂主,武藤一郎肯定没有死……他的确只有海路这一条逃走的选择,但我相信,即便他没有驱鲨的荷包,我相信几条鲨鱼恐怕也难不住他。”

    狄子航楞了一下:“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徐云直接把自己身上的驱鲨荷包拿出来,高高抛给狄子航,二话不说就转身跳入了海水之!他这突然的行为瞬间让众人惊出一身冷汗!饿了几天的虎鲨早已疯狂,徐云才落入水面,就有头虎鲨迅速围了过来。

    没等船上的人搞明白怎么一回事儿,一头体型庞大的虎鲨就被徐云水挥出的重炮直接集鱼头,庞大的身体都腾空而起,重重砸在水面,激起硕大的水花。

    徐云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即便没有驱鲨的荷包,他也能有逃出这群虎鲨围攻的实力。那就更别说实力比他还要高很多的武藤一郎了。

    见徐云已经证明了,佐媚烟才大声把徐云喊上船,她上前一把夺过了狄子航手那个徐云的驱鲨荷包,冷落道:“徐云为你们做的已经够多了!武藤一郎会逃走根本不是他的错,你们最好不要做的太过分了!”

    “这事儿跟狄堂主无关,他们也没有责备我的意思。”徐云再次回到船甲板之后,接过佐媚烟递给他的驱鲨荷包,淡淡道:“我只是想证明给大家看,谁都不要抱着侥幸的心里认为武藤一郎死了。我可以肯定,这些鲨鱼难不倒他。而且刚才我也验证的。”

    徐云以身犯险的行为,让狄子航深深的低下了头,他也知道徐云为莲会和保钓组做的足够多了,武藤一郎逃走也根本不是徐云所能控制的:“徐云兄弟……不,荣誉会长,我刚才的情绪的确有些失控,实在对不起。”

    “说这些可就是把我当外人了。”徐云摇了摇头:“虽然武藤一郎逃走,我们的任务就算不上是成功。但是这个全世界都臭名昭著的黑冢部队被我们消灭了,我们尽力而为了,我们内心无愧!就算武藤一郎活着回到东瀛,东瀛也再也不会有黑冢部队了!”

    谢飞泽也点点头:“没错,黑冢部队全军覆没,只剩下武藤一郎一个光杆司令。即便他回去,恐怕东瀛内阁的那群混蛋也不会给他一个善终。东瀛的军国主义让他们的部队领导者都有承担责任的那种精神,如果我才得不错,即便武藤一郎回到东瀛。就仅凭借黑冢部队在公海全军覆没这一点,他就完全有理由跪在他们天皇面前切腹谢罪!”

    “这么说来,武藤一郎还是难逃一死?”伍元冬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或许吧。”谢飞泽点点头:“我只能期望如此。”

    徐云对谢飞泽的这个看法表示支持,但也说出了他自己的观念:“如果武藤一郎选择回到东瀛,那么他所面临的肯定是切腹谢罪这条路……但他会不会因此就不再会东瀛了,这点我表示担心。因为他毕竟不是纯正的东瀛人,没有武士道的那种不要命也要谢罪的白痴血脉。”

    林歌皱起了眉头“哥,你是担心武藤一郎这货遭到重创之后,干脆就不回东瀛去了?回去也是死,即便是他流落他地,也总是好过回去一死?”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徐云说的很有道理。”谢飞泽道:“至于他会不会回去送死,只要关心一下这几天东京方面的新闻就好。如果东瀛内阁真的要武藤一郎死,也会给他最佳一个优秀军人的称号。毕竟武藤一郎在东瀛人的眼里跟在世界人的眼里不一样,世界人的眼里,他是臭名昭著黑冢部队的头目,但东瀛人眼里,他却是他们最优秀的特殊自卫队的领导者(因为东瀛是战败国,不准许有部队,所以他们都变相的把部队称之为自卫队)。”

    徐云点点头:“最多天,如果天之后还没有东瀛方面传出武藤一郎切腹谢罪的消息,那么很有可能说明武藤一郎根本没有回东瀛,到时候我们可就要打足一百二十分的小心了。”

    “让他切腹自尽也实在太便宜他了。”林歌微微一笑:“虽然我很想亲手解决他,但现在想想,我还是宁愿他自己切死自己,也不希望他残活下来在祸害我们,找我们的麻烦。”

    徐云拍了拍林歌的肩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解决的。”

    “既然这样,我们就在这里说再见吧。”谢飞泽突然道:“你们按照原来的方向,游回快艇,然后会太弯岛,快艇的油若是不够了,鸽子知道备用的油桶在哪。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我还要赶回去给老头子复命。而且,在你们离开之后,我还要想办法烧毁这艘船。林会长现在还在危险期,他需要你们尽快回去,毁船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们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徐云愣了一下:“可是……我们若是先走了,你怎么回去?”

    “这船上肯定有那种单人小艇,我一个人搞得定。”谢飞泽道:“但我先要把这船给点了再说,留着这么个废物在公海,只能是浪费空间。倒不如沉下去给小鱼们多个藏身之所。”

    徐云点点头:“那好,剩下的事情就都麻烦你了。你自己千万一定要小心。”

    “哥,你这可就小看泽哥了。”林歌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都是在加勒比海域长大的孩子,若是在海上连这么点屁事儿都搞不定,那就太丢人了。”

    伍元冬知道谢飞泽别意一绝,就带龙梁会和狄子航跟他道别:“谢谢,这次多亏了你的帮助。”

    “严重了,我们都想这么做,只是配合一下。祝你们莲会和保钓组以后的一切都能够顺利!”谢飞泽跟众人纷纷道别:“大家一路顺风,海上小心!”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