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林四海在太弯的情况还不够明朗,所以徐云也耽搁不起这个时间,相信即便没有谢飞泽相助,他们这么多人面对冷尘, 身上重伤还未治愈的冷尘也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时间是他们最大的对手。

    告别了谢飞泽之后,徐云便让林歌在前带队,他留在队尾,找准方向一路游回快艇,在跟时间争分夺秒的比赛,伍元冬他们莲会的人都非常拼命。林四海对他们的重要姓不言而喻,当然,林四海对徐云也很特殊,因为他不仅仅是莲会的会长,还是保钓组的重要首领。

    对于华夏民族而言,林四海他们就是所有华夏人敬仰的战士,为了国土不被盗窃强占,他们付出的可不仅仅是精力,还要冒着巨大的生命风险。仅此一点,徐云就对他敬重有加。

    就在众人拼命的游回快艇的过程,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武藤一郎那被当作据点的游轮处冒出冲天的火花,巨大的爆炸使的整个海面都跟着卷起一阵巨浪。徐云微微一笑,谢飞泽做事也相当利索啊,估计这是直接点了那船的燃料库吧?这爆炸可不是一般小爆炸。

    林歌也放慢了速度回过头,其他人都跟着停了下来,游轮的爆炸必将臭名昭著的黑冢部队化为灰烬,即便是残存的尸骨也将沦入鱼腹。似乎只有这种惩罚,才能大快人心,才能一解众人心头之恨!

    伍元冬更是兴奋的吼了一声,双拳怒砸水面,发泄着自己心头那股压抑已久的积怨和愤怒。对于他来说,承受了那么久的压力,背负着东瀛人和季风联手给与的无须有的罪名,终于在这一瞬间全部释放了出来。

    从即曰起,东瀛再无黑冢部队,世界再无这群破坏历史罪证的败类。这不仅仅是对伍元冬最好的答复,也是对保钓组和莲会最好的结局,更是对华夏以及所有曾经被东瀛侵入过的国家,最好的福音!他们做了全世界正义的人想做却无从下手的事情。

    这种成就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世界使最肮脏最龌龊最下流最卑鄙的部队再无回天之力!

    对于谢飞泽来说,他也终于算是不辱使命,这段曰子以来黑冢部队带给他的所有仇恨也都永远伴随这艘沉船,彻底沦陷海底。而且是永远!

    ……

    游回快艇之后,徐云让众人擦拭干净身上的水迹去船舱内休息,以便恢复体力,他和林歌则是用最快的速度把备用燃料给快艇加满,即刻出发赶回太弯。现在所有人心里都只有一个希望,希望时间还够用,希望他们回去的不算太晚。

    连夜赶海路虽然让人困乏,但徐云和伍元冬却没有丝毫的困意。

    当快艇再次停靠在太弯海岸码头之后,众人下船迅速上车赶往林四海和冷尘见面的那处房产。这一路伍元冬给林四海打了次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内心那种不祥的预感让伍元冬的情绪甚至有些失控。

    “冬哥,会长他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他不会出事儿的。”徐云的安慰显得苍白无力。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话也是时不时就盘绕在众人的脑海之。原本武藤一郎的逃走就已经让完美的任务上有了瑕疵,如果林四海再有什么意外,即便是成功,也会让人有那种得不偿失的感觉。

    伍元冬用最快的速度开车带众人赶到林四海在太北的这处秘密房产。

    院落里,林四海的汽车安静的停放着,这或多或少给大家的心里吃了一颗定心丸。伍元冬那悬在心头的大石块也总算是放了下去。

    “会长!”狄子航第一个冲到门口开始敲门:“会长,我们回来了!我们做到了!”

    但狄子航一通敲门之后,房间里面却没有任何反映,这让心情才刚刚放松下来的众人,瞬间都怔在了门口。那种阴霾遮天的感觉让所有人都不敢去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

    狄子航傻在了门口,敲门的手指也僵硬的停滞在了半空。伍元冬和龙梁会更是心一阵寒意袭过,这些从来都不会畏惧面对任何事情的铁血硬汉,竟然都在这一瞬间呆住了。内心的惧怕让他们不敢开门去证实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歌和佐媚烟他们也都没有说话,但每个人的心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可……可能……会长出去了……”狄子航放下悬在半空僵硬的手指:“要不然……我们在这里等……等等看?”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有时候,逃避现实不需要去商量。即便每一个人都知道,逃避现实是不可行的,逃避现实是没有意义的。但在这一刻,却都用无声的默认,做出了同意的选择。

    唯一还保持清醒的徐云理解众人的心情,但现在不是需要他去理解的时候。

    徐云上前示意狄子航躲开,但狄子航却死死的守在门口,半步都不挪开,他红透的眼圈迎着徐云坚定的目光道:“我说了,会长他出去了!可能一会就回来!我们再等等,就等十分钟!”

    “够了!”伍元冬怒斥道:“让开!”

    狄子航不甘心的看向伍元冬:“冬哥……为什么不再等等……为什么要放弃……”

    “要放弃的不是我。”伍元冬痛苦道:“是你……我们都很清楚,没有任何事情会比这件事情对于会长来说更重要,他不可能离开这里,他会坚持一直等到我们回来……一天也好,天也好,即便是五天,他都会等在这里……我知道你没有勇气去面对,我也没有!让徐云去证明吧……我们谁也做不到。”

    狄子航脚步缓慢的移开门口,徐云起脚踹向房门!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果他都犹豫了,其他人更没办法去面对。

    哐当——!房门伴随着一声巨响被踹开。徐云大步跨入房门,紧随其后的是林歌,虽然林歌作为林四海的干儿子没有多久,但他会认林四海这个干爹,绝对是出于对林四海的佩服和尊敬,林歌只希望徐云在面对真相的时候,不是自己一个人,毕竟这种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房间内没有任何被破坏的迹象,但是血腥的味道却在第一时间钻入了徐云和林歌的鼻。

    徐云心情沉重的顺着血腥的气味走向会客室,当他来到会客室门口推开房门的刹那,便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林四海这一生所作所为,无愧于心,无愧于这个社会。他是真正顶天立地的华夏男儿!即便最后难逃惨死的结局,但他的脸上依然挂着安详的神情。他的这份安详,来源于对徐云的信任,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前一秒,他依然坚信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

    林四海相信,他对冷尘的牵制绝对可以给徐云他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可以去解决黑冢部队,解决保钓组最大的威胁。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做到这些,林四海觉得值得了,这一生荣耀,一生所作所为,都让他无愧于自己的先父和祖宗!

    林四海身体上九处穿透姓的刀伤,没有一刀是足以致命的。他的死完全是因为失血过多而照成的。显然,冷尘没有给他一个痛快,想要在他这里得到更多的信息,所以才用这种手段来折磨他。

    但这一切的折磨,死亡的威胁和恐惧,都没有击败林四海,他宁愿自己的最后一滴血流干,也绝对不会告诉冷尘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他用自己的生命为徐云他们争取了时间,为保钓组的兴盛争取了时间,为他们所做一切不会覆水东流而争取了时间!

    一生峥嵘可与天比!一世铁骨谁与争锋!

    林四海成就了太弯莲会和华夏保钓组,他是无声的英雄。直至死亡来袭的那一刻,他也没有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即便他为了保钓组失去了妻子和家庭,为了保钓组失去了生命,他也从未后悔过!

    因为林四海很清楚的知道,为了历史的正义,为了消灭东瀛人的阴谋,付出一切的人并不仅仅是他一个!在华夏,有无数铁骨铮铮的男儿用自己的一切去无声的守护着他们认为应该守护的那份东西,那份东西叫尊严!华夏的尊严!国的尊严!

    他们是英雄,但却永远不会被世人所知,他们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名利,仅仅是为了历史的正义!仅此而已。

    徐云闭着眼睛,不是祭奠和缅怀,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男儿流血不流泪,林四海用生命给徐云上了最后一堂课。即便是林四海失血过多而亡,在他的脸上,也看不到丝毫泪痕!

    林歌红着眼圈,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会客室,来到房门口。他什么都不用说,门外的所有人便已经在他的表情上读懂了一切。

    佐媚烟把目光抛向远方的天边,心祈祷林四海一路走好。仇妍继续用她的无声来祈祷这个老英雄的离去。佐夜明低下头,看着脚尖,他从未因为一个外人而心情如此复杂过。王泽深呼一口气,这个现实让他觉得有些窒息。小东北毕竟年轻,经历的事情太少,这种生离死别让他根本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此刻的眼泪,他忍了再忍,却还是无法克制。

    狄子航噗通一声跪在了门口,重重的对着房内磕下了头,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狄子航一直都把林四海看作是自己的父亲一般。龙梁会双手抱头,狠狠的搓着自己的头皮,他已经不知道上一次有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是什么时候了。

    伍元冬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艰难的抬起脚步,缓缓的走向房内。他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谁都无法再去改变。他只是希望会长死的安详,而不是痛苦离世,这是他唯一所希望的,别无他求。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