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徐云和伍元冬踏上那艘快艇,决定让林四海一人留守太弯,独自面对冷尘的那一刻起,他们就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也是徐云为什么没有许下任何保证林四海安然无恙的原因,也是伍元冬为何一直犹豫这种取舍的原因。

    最终他们都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唯一无法避免的就是对手的心狠手辣。伍元冬虽然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看到林四海的现状之后,依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这辈子最敬重的人,竟然落的如此惨死的下场。他无法相信林四海最后的那种心情。

    死神降临的恐惧,却可以安然面对,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需要多么大的坚定信念。伍元冬不知道如果换做是自己,自己是否能够坚持下来,坚持到最后一刻。而林四海要做的,还不仅仅是这个,他不仅要坚持到最后一刻,还要强迫自己去更长时间的坚持,他能坚持的时间长短,决定了徐云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公海的任务。

    林四海早一分钟咽气,就意味着冷尘早一分钟会回到公海那首轮船上,就意味着徐云他们众人多一分钟的险境。

    伍元冬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他的拳头疯狂的落在墙面上,他只是希望用这种**上的痛苦来麻木自己精神上的折磨。他承受的压力太大,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大小姐林苏音,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莲会的众位兄弟,更不知道如何把这个事情传达给保钓组的其他领导人。

    内心的极度挣扎和痛苦,让伍元冬愈发疯狂的对着墙面发泄着情绪,他的拳头一次次愤怒的砸在墙面上,直到墙面上沾染了他拳骨上的血迹,他却依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徐云没有制止伍元冬的疯狂行为,如果是他,他也会这么做,积压抑制在内心的那些东西如果不能彻底的发泄出来,会成为伍元冬一辈子的心病。徐云宁愿他砸到拳骨断裂,也不希望伍元冬留下心里难以磨灭的阴影。

    相比起伍元冬要面对的方方面面压力,徐云就显得“轻松”多了,他只需要面对林苏音,只需要去跟林苏音解释这个事实的发生和存在,告诉她不可避免不可挽回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任何人都无力回天。

    人死不能复生,这话对别人说的时候,显得是那么轻松,可面对自己身边发生的这一切,谁都无力承受。毕竟林四海不是因为生老病死不可避免的原因离开,而是因为他自己选择的牺牲。

    ……

    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所有人都沉陷在了极大的痛苦之。

    伍元冬全身的力气都发泄在那一堵墙面之后,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终于接受了现实的他,无助的看着徐云:“兄弟,我该怎么办……我需要你的帮助,会长的仇,我一定要报!”

    徐云走到伍元冬身边,也坐在了地上:“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让冷尘逍遥法外,我会亲手把他带到你面前,让你当着所有莲会兄弟的面,手刃他这个杀害会长的真凶!让你给莲会的兄弟们一个最好的交代!我发誓!”

    “这辈子,除了会长之外,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伍元冬紧紧抓了一把徐云的肩膀:“我也发誓,如果你需要我,即便是丢了姓命,我也要与你给与冷尘他应有的惩罚!”

    “相信我。”徐云目光坚定的承诺,“大小姐那边,我去帮你安抚。你只需要安抚好莲会的兄弟,想办法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告知保钓组,让那些为了钓龟岛而默默付出的人都有一个心理准备,黑冢部队已经结束了,他们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休息一下。”

    伍元冬点点头:“我会的……那,大小姐就交给你了。”

    “嗯。”徐云应道。

    “其实,大小姐挺可怜的……虽然很多人羡慕她,有身份,有地位,有金钱,她看似什么都有,但她渴望的却是最简单的,根本不是那些空虚的身份和不必要的物质条件。”伍元冬道:“我在莲会那么多年,知道会长为了大义付出的一切,大小姐从小就基本没有得到过任何母爱,而看似在她身边的会长,却几乎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了保钓组和莲会的身上,可以说……连父爱对她来说,都成了一种奢望。”

    徐云点点头,他看的出来,在他最开始和林苏音接触的时候,他就看得出来,林苏音过生曰只为吃一份蚵仔煎就可以在太弯的北端一路开往南端,她根本不是在乎那么一份蚵仔煎,她只是在怀念小时候那种父爱和母爱。

    “当然,大小姐也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想象的都要坚强。”伍元冬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她如何接受这个现实,但我可以肯定,她会接受这一切。我真的不希望她会那么痛苦的面对这一切,兄弟,我看得出来,大小姐对你的感觉不一样,在最初的时候就不一样,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是你。她会希望在她最痛苦难过的时候,有你陪在她身边。”

    “我会的。”徐云答应道:“我会一直帮她度过这段时间,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

    伍元冬抬头看了徐云一眼:“那就带她走,带她暂时离开太弯,这地方有她太多痛苦的回忆了。一想到她要独自面对那些难以承受的痛苦,我就内心不安,我就觉得自己对不起会长……会长付出了太多,我不希望他连自己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和快乐也为之付出。我相信的人只有你,你可以给大小姐她想要的那份开心,只有你。”

    徐云一切都点头答应下来,这是他能做的,也是他应该做的。

    ……

    林四海的死,似乎让整个太弯都蒙上了一层阴霾,连续阴天多云和小雨的天气,似乎是老天爷对林四海做出的哀悼。

    追悼会的现场,站满了莲会和保钓组的上百位大小领导者,会场更是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上万人,不仅仅有莲会和保钓组的成员,还有一部分群众自发而来的。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林四海在太弯人民心的地位和高度。

    这一天不仅有十几位太弯参议员的讲话哀悼,还有各种民间组织的领导者参与了讲话哀悼,保钓组的领导者们和成员各个都哭红了眼睛,莲会的所有人都含着泪光咬紧牙关,他们恨不得将凶手碎尸万段!

    满眼的黑色西服和白色臂带,成就了太弯这么多年以来最大的一场追悼会。到处都是写满了“林会长,一路走好”的标语……

    林苏音已经天没有说话了,而且滴水未进,娇弱的身体一直坚持着站在上万人的面前,她双手颤抖的打开一个信封,里面是父亲的遗书。父亲给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还清清楚楚的记着。

    “苏音,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你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呵呵呵,虽然老爸每天都忙于会里的事情和保钓组的事情,但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你。爸爸亏欠你,如果有来世,我还希望你做我的女儿,我们做普通人,爸爸会一辈子都好好的照顾你,补偿你。”

    当时林苏音根本不知道父亲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她当时满脑子担心的都是徐云到太弯之后要做的事情,她只顾着担心徐云的安危,却根本没有意识到父亲承担着更大的危险。

    就是那天晚上,父亲离开之前,把这个信封交给她,告诉她:“等到徐云和伍元冬他们回来之后,你在把这个信封打开。”

    林苏音听话的把这个信封放在了自己的抽屉里,她怎么都没想到,父亲交给她的这个信封里面,装着的居然是他自己的遗言遗嘱。

    “……我任命,即曰起,由徐云担任莲会会长一职位,所有莲会的堂主以及所有成员,都必须全力配合他的工作,有疑问着,副会长伍元冬会给你们解释清楚……”林苏音梗咽的念出父亲遗嘱上一段话,这是父亲要求她在追悼会上宣布的事情。

    曰没有说话的林苏音,终于开口了。

    在追悼会结束之后,滴水未进的娇弱身体,再也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和体力的透支,闭眼昏倒在了追悼会场内。

    ……

    林苏音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在梦里,她看到了妈妈重返太弯和父亲复婚,一家口在家里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天伦之乐。突然有一天,伍元冬来到他们家,带来了徐云提婚的请求,以及订婚礼。然后她就看到了徐云拿着大钻戒站在她的面前,而她在父母甜美笑容的注视下接受了徐云的求婚……再然后,浪漫的婚礼,雪白的婚纱,父亲和母亲脸上灿烂的笑容,她可以一辈子都守护在父母的身边,还能有最爱的人相陪伴。

    一切都是那么突如其来,让林苏音都有些不敢接受……直到这一刻,她才恍然大悟,一下睁开了眼睛。

    这只是一个梦,这么幸福甜美的事情,对林苏音来说将成为永远的奢望。

    梦醒的那一刻, 林苏音就意识到,她将面对一个全新的开始,一个自己永远都不希望去面对的开始。孤独感瞬间吞噬了她的一切,还没等她看清楚自己周围那些,因为她的醒来而兴奋围绕过来的人都是谁,她便再一次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悲痛和压力似乎彻底的击垮了这个莲会所有人都疼爱的大小姐,所有人的希望都并没有寄托在医院的先进设备和最好的医生身上。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徐云身上,这个林四海认定的新任会长的身上。

    林苏音入院整整四天,完全都是靠着营养素的注射来维持生命体,徐云也整整的在医院守了四天。他很清楚也很理解林会长的好意,但他更明白,莲会由伍元冬来打理,他根本不需要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帮林苏音找回生命的希望。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