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的医学科技和医疗设备是可靠的,林苏音再次沉睡基本来自于自身潜意识的逃避,她知道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要面对那些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东西,自我放弃的那种心理状态才导致了现在昏迷不醒的情况。但这种清醒需要来得早一些,如果长久的这样下去,就算是一个健康者,都有可能被自己活生生的逼迫成没有思想的植物人。

    在林苏音清醒了那一次之后,徐云便知道她需要解开这个心结,而能帮她的,只有他。就像伍元冬说过的,如果他不能站出来将林苏音带出阴霾,林四海付出的就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也为之付出了林苏音的一生。牺牲已经足够多了,徐云绝不准许这种事情再发生。

    自从林四海的追悼会结束之后,伍元冬等人就一直忙于处理林四海死后的事情,仇妍的心也早已经不在此地,徐云知道她担心果果,所以让她一早就离开了太弯赶回琴岛去找唐九,去阮清霜和果果她们的身边会让仇妍更安心一些,当然,徐云也没有让小东北留下,有他和仇妍一起回大陆去,徐云更放心一些。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不希望任何人再有什么闪失。

    撇开他们这次任务胜利和积极的一面不谈,毕竟武藤一郎生死不明,冷尘依然逍遥法外,他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果果身世秘密带来的麻烦,依然还没有彻底的根除。

    至于佐媚烟他们,虽然他们是准备留下来帮徐云,但徐云知道现在的事情并非是人多就可以解决的,便也让他们回济北去,佐媚烟不放心,让徐云答应她,如果有任何事情需要她的话,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徐云自然一口答应。

    还有一件事情佐媚烟也让徐云答应她,希望他能尽快把莲会的事情处理了,她告诉徐云,他需要回去准备接手天娱,所以不可能呆在太弯做莲会的会长,伍元冬完全有能力帮林苏音处理整个莲会的事情。

    这些要求徐云都答应了佐媚烟,他知道佐媚烟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尽快摆脱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回到济北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

    林歌是唯一留在太弯陪着徐云的人,徐云没有让他走,因为他毕竟是林四海收下的干儿子,在林苏音这个姐姐还未醒来之前,徐云觉得林歌有必要为这个林家承担起责任。伍元冬他们的状态都不是特别好,也需要林歌在一些事情是给他们提醒和帮助。

    医院里,徐云坐在林苏音的床边,轻轻的把林苏音纤细的手指放在自己的掌,自言自语着:“我向你保证,只要我活着一天,就绝对不会让真凶逍遥法外,不管是出于哪一个原因,我都会让冷尘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林苏音安静的躺在床上,回应徐云的只有宁静和无声。

    “我答应过会长会好好照顾你,但你自己一定要坚强。冬哥告诉我,你是个坚强的女孩,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想象的都要坚强。”这些天,徐云说过很多类似的话,他不停的在林苏音耳边念着,因为他相信,林苏音的潜意识里一定会感觉到他的这种鼓励和支持,早晚都会醒过来,他决不准许林苏音一辈子都躺在床上成为没有思想的植物人:“我答应过所有莲会的兄弟,我会把真凶找到,当着所有莲会兄弟们的面,给会长讨回公道,他不会白白牺牲的,他做的一切老天爷都看着呢。”

    徐云没有因为长久的自言自语而烦闷,他每一次跟林苏音的对话,都抱着希望。

    终于,这一次林苏音没有让他失望,手指轻微的抖动,让徐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他睁大眼睛看着林苏音缓缓睁开的双眼,那种欣喜若狂真的想要找个人分享一下。

    “徐云……”林苏音终于开口了,虽然声音极为虚弱,但至少表明了她重拾希望,不再自我放弃:“是你吗……”

    “是我。”徐云微微一笑:“你醒了就好,你知道吗,你这么多天的状态都快把大家给吓坏了。”

    “对不起。”林苏音淡淡道:“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的……对不起……我不会让大家再为我担心了,徐云,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手刃真凶,我绝对不会再给大家拖后腿了,从今天开始,曾经那个林大小姐就永远都不存在了……爸爸会把莲会交给你,是他认为最正确的选择,今天开始,我会全力以赴配合你在莲会的一切事情。”

    徐云可不希望看到这样一个林苏音,她本不应该为这些反锁的事情而浪费大好的青春:“说起来,林会长会把莲会交给我,真的是太高估我了。相比起我,冬哥对莲会的一切更是如鱼得水。有他处理,我相信莲会一定会越来越好。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跟我回大陆去放松放松心情就好。”

    林苏音愣了一下, 如果是在以前,徐云这么说一定会让她兴奋到整夜难眠,但现在她真的没有那个去闲游的心情了:“徐云……在杀害我父亲的真凶还没有找到之前,我是不会离开太弯的……如果你有需要你做的事情,我不会拦着你的。我相信,那个家伙还会对保钓组其他人动手,只要我还在太弯,就有机会抓到他。”

    “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也希望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冷尘帮会长报仇,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徐云道:“冷尘是因为上了武藤一郎的船,才做出的杀害会长的决定。而现在武藤一郎都自身难保了,冷尘再也没有跟他合作的理由了。所以他不会再动任何保钓组的人了,毕竟保钓组的人也是他的老朋友。”

    “老朋友?”林苏音道:“我爸也是他老朋友,那个家伙就是这么对待老朋友的吗?”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因为那家伙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他只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魔鬼。苏音,你相信我,冷尘现在绝对不可能还在太弯。他的目标是什么,我很清楚……他十有**已经在大陆某个地方了。太弯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也已经没有他可以利用的价值了。”

    林苏音皱起了眉头:“是不是我跟你去大陆,就一定能找到那个凶手!”

    “我不敢跟你做任何关于是否可以找到冷尘的保证,但我可以保证,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即便我不找他,他也一定会找上我来。”徐云道:“我希望带你去大陆,是想要让你放松一下心情,绝对不是要你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你答应我,绝对不要有寻仇的想法。那完全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我会处理好一切。你只需要有些耐心,比现在再多一点点的耐心。”

    林苏音终于点点头:“我相信你,听你的。”

    徐云这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这营养剂能补充你身体机能的需求,但你也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饿不饿,想吃什么东西,我打电话让林歌带给你?最好吃点清淡的,你现在可不适合吃红烧肉。”

    “忠孝路有一家酒店,他们那里做的佛跳墙是我爸生前最喜欢吃的……”林苏音淡淡道:“我现在能不能吃?”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拨通了林歌的电话:“在哪呢?”

    林歌在太弯这段曰子可真是一天都没闲下来,好几次他感觉太累的时候,看到伍元冬和龙梁会、狄子航他们任劳任怨的样子之后,就又马上鼓起干劲,莲会太大,会里涉及的行业太多太复杂,对林歌来说绝对是个考验。而且伍元冬又有意想锻炼他,毕竟他是徐云的左右手,而且徐云是会长认定的继承者。

    “我和冬哥在一起呢,哥,苏音姐那边怎么样了?”林歌这一询问,伍元冬忙放下了手里的事情走了过来。林苏音的情况是他们现在最关心的事情。

    “跟冬哥说一声,她醒了。”徐云笑了笑:“我现在需要你去忠孝路买一份佛跳墙和一些白粥,你苏音姐现在可还饿着肚子呢,抓紧时间吧,我们在医院等你。”

    林歌一听这消息那叫一个兴奋啊:“真的啊?!好!我马上去就去!太好了!”

    徐云挂了电话之后,跟林苏音聊了一些轻松的事情,虽然林苏音要走出失去父亲的阴霾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有徐云在场的情况下,她的状态还算不错。至少不会去胡思乱想。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林歌和伍元冬就赶到了医院,带来了林苏音想要吃的东西。

    看到林苏音的状态好转,伍元冬心里悬着的那块大石头也终于算是放了下来,他现在只是感慨一件事情,幸亏有徐云,不然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办了。

    林歌尽己所能的跟林苏音说一些轻松的事情,徐云更是亲自给林苏音喂粥,至少林苏音在这种情况下的心情会好很多。只要不让她一个人面对寂寞,或许她就不会想太多悲伤的事情。

    等到林苏音吃了些东西之后,便提出了想要出院的要求。虽然徐云他们依然有些担心,但既然林苏音提出了,他们还是按照她的要求去做了。医院是隶属于莲会麾下的一家医院,所以也没那么多复杂的手续去走,他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伍元冬去给部门负责人说了一声,专家又来给林苏音做了个检查之后,确认并无大碍,只需要她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就好。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