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医院回到林家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林苏音恢复的都还算不错,随着一切都正常下来之后,伍元冬便决定找徐云谈一谈。

    林歌很会看事情,便拉着林苏音去打游戏,知道林苏音喜欢玩儿LOL之后,林歌还专程研究了一番,就凭他这头脑,虽然是新手,但艹作流的人绝对不畏惧任何对手,经常带着林苏音完成十连胜二十连胜的事情。

    当然,有些时候也会碰到一些猪一般的队友,主动送人头送到他们几连跪。但不管输也好,赢也罢,至少转移了林苏音大部分的精力。就连徐云这游戏盲,也都跟着参与其,多次和林苏音以及林歌配合,当然,徐云的作用就是去对方阵营当卧底……

    等到林苏音和林歌开始进入游戏战斗之后,徐云和伍元冬才来到楼下客厅,徐云去酒柜拿出一瓶威士忌倒了两杯,和伍元冬一左一右坐在吧台前。

    “会长离开我们已经快十天了,虽然这个现实很难接受,但我们总是要慢慢适应。”伍元冬端起酒杯和徐云碰了一下,小酌一口:“你有什么打算吗?”

    “冬哥,我知道你的意思。”徐云也抿了一口酒:“你想让我尽快接手莲会的各项事情。但又不好意思跟我直接说,对吧?”

    伍元冬微微一笑,没有直接回答,算是默认了:“你是会长在遗言里指定的莲会继承者,会长需要你帮莲会,莲会也需要你的帮助。你知道的,莲会不可一曰无主,群龙不可一曰无首。现在是你站出来的时候了。”

    “冬哥,你错了。”徐云道:“我能为莲会做的事情,远不如你。会长的确是要让我做莲会的会长,但你我都很清楚,他并不是真的认为我可以有精力和能力去管理好整个莲会,他是为了林苏音考虑的。”

    “没错,他把莲会交托与你的同时,就是把大小姐也交托与你了。”伍元冬道:“但你也不要看轻你自己,如果你真的一点能力都没有,会长也不可能真的把莲会交到你手里。你有这个实力。”

    徐云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好,那我承认,我承认我有这个实力。但你不能否认,我真的没有这个精力。冷尘现在还逍遥在外,不知道还会想出什么事情来达成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我女儿果果。在我没有解决掉这个事情之前,我是不可能有精力呆在太弯处理莲会的事情。”

    伍元冬长舒了一口气:“老弟,你就直说吧,即便是你处理了冷尘之后,你依然不会把精力放在莲会的……我说的没错吧。”

    “会长看得起我,我很感谢他。”徐云道:“但张太岁还等着我去接手天娱集团呢……呵呵,我是不是应该趁着东瀛没灭之前,先去找几个忍术高手学学影分身……一个留在太弯,一个呆在大陆。”

    伍元冬也忍不住笑了笑:“是啊,你若是能分成两个人,那就什么都好解决了。”

    徐云哈哈笑了两声:“哈哈哈,冬哥,你可不是那种只会给我出问题的人,你今天想和我谈谈,就一定是想办法帮我解决现状。我了解你一定会帮我,就像你了解我一定不会留在太弯一样。”

    “是啊,我会找你坐下来谈一谈,就是为了替你分担。”伍元冬道:“但我要提前说明白一点,我可以为莲会做一切,可以为你做一切,但你绝对不能把莲会的会长一职位任命到我的身上。这也是我今天唯一要给你说的事情。你去忙你的,我会把莲会的一切打点好,但前提,会长还是你的,是大小姐的。你明白吗?”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伍元冬的确是了解他,就连他想在离开太弯之前,找个公开的机会把会长职位任命到伍元冬的身上都被看穿了。

    “哪怕有一天大小姐成熟了,你把莲会交还到她的手里,也绝对不能任命到我的手里。”伍元冬非常坚定:“我不要求你留在太弯,也不要求你处理莲会的各项事务,你唯一要为莲会做的,就是把冷尘带回来!这是你身为会长应该做的!也是大小姐最希望看到的,只有你是莲会的会长,大小姐才不会觉得莲会已经跟她无关。”

    徐云摇摇头:“但你做会长也一样,林苏音是相信你的,你做会长,她也不会绝的莲会是跟她无关的啊。”

    伍元冬咕咚一口把酒全部喝下去:“那不一样,你怎么不明白呢,大小姐她喜欢你啊!她已经认定了你就是她这辈子要等的那个人。她最需要的人是你!”

    “可是……”

    “你听我说。”伍元冬没给徐云说话的机会,直接打断了徐云的开口:“我很清楚,你不能给她什么承诺,你身边有阮清霜,有佐媚烟,还有很多很多你放不下的女人……大小姐跟她们相比,的确没有任何优势能占据你的心。我不求你只为她一个人,我只求你心里给她一小部分容身的地方。”

    徐云不知道伍元冬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真的让他感到有些吃惊:“冬哥,你没喝多吧?”

    伍元冬晃了晃空荡的杯子:“半杯威士忌,我怎么可能喝多。我知道你或许不理解我说的这些话,那就让我解释一下,我跟会长混的时候,大小姐还是个小女孩,在我眼里的她,就像是在你眼里的果果,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我跟会长一样,跟会里的很多人一样,都是把她当女儿看待,所以我……”

    “冬哥,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徐云点点头:“我不能承诺任何事情,但我保证我会照顾好她。”

    伍元冬拿起酒给徐云倒满,也给自己倒满:“我能放心的把大小姐托付的人,只有你。我相信不会让我失望的人,也只有你!所以即便我知道你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却是我唯一的选择。”

    徐云端起酒杯,整杯酒,一饮而尽。

    伍元冬晃了晃酒杯:“对不起了兄弟,可能我真的不应该给你这么大的压力,但我真的没有办法。”

    徐云拍了拍伍元冬的肩膀:“跟我说这些,就见外了。”

    “如果你决定了,我马上让人去安排机票。你需要回去看看,大小姐也需要出去走走。”伍元冬道:“而且冷尘也很可能已经在大陆试图制造新的麻烦,早点回去吧。我就不留你了。莲会的一切,我都会帮你和大小姐打点好的。”

    徐云还能再说什么,他目送伍元冬离开林家,然后才回到林苏音和林歌打游戏的房间。

    又是连胜,林苏音和林歌看到徐云进来之后,便退出了游戏:“冬哥呢?”

    “他回去了。”徐云道:“我有件事情要跟你们说,今天晚上就准备收拾收拾,明天我们就回大陆去。”

    ……

    冷尘的一夜逼供,都没有在林四海口得到任何保钓组有价值的信息,这已经让他够愤怒的了。当天驶船回到公海之上,却再也找不到武藤一郎的时候,那种愤怒更是难以平息。

    就在冷尘联系到武藤一郎,得知了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之后,他才恍然大悟,林四海是在用自己的老命给徐云他们争取时间!而徐云他们居然真的有能力灭掉整个黑冢部队,就更是让冷尘惊讶了。

    “冷尘!你真是我这辈子碰到过最大的扫把星!如果不是你,我的黑冢部队也不至于落到全军覆没的下场!你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武藤一郎内心的愤怒绝对不次于冷尘,他现在的处境更麻烦,他甚至都不知道如何交代黑冢部队全军覆没的事实。

    冷尘冷笑一声:“武藤一郎,你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垃圾的废物!堂堂地玄境高手鬼王,带着九鬼和整个黑冢部队,竟然在共海上还被徐云他们给灭了,你怎么还有脸继续活下去?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投海自尽喂鲨鱼了!你最好也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你不也是栽在他们手里了?怎么还好意思说我?”武藤一郎不屑道:“冷尘,我还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离开我鬼门的青鬼,为何会被我的人在冥王岛发现呢?你是不是需要跟我解释一下?”

    冷尘的心一下就被提到了嗓子眼:“武藤一郎!你竟然派人去我的地盘撒野!”

    “错错错,我们都是为了自己,不是吗?”武藤一郎哼了一声:“你想利用我,但却不肯告诉我事实,我当然要自己把事实搞明白。”

    “青鬼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冷尘怒问。

    武藤一郎阴沉的笑着道:“你若想知道,那就自己下地狱去问问他吧。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情,利用我的后果,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有威胁我的功夫,你到不如想想如何跟你的那群东瀛主子交代,黑冢部队到底是怎么完蛋的!”冷尘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如果你想明白了,我给你一个和我继续联手的机会,如果你想不明白,那就别怪我下次看到你之后,不念旧情!”

    “你对林四海都能不念旧情,更何况对我?”武藤一郎哈哈大笑一声:“现在应该是我给你一个联手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得住了。”

    冷尘沉默了许久,最终冷笑的结束了他和武藤一郎的通话:“你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我为何要跟一个东瀛人脚边的走狗合作?我冷尘再不济,也没沦落到给东瀛人做狗的地步!”

    “那你可就把你自己想的太高尚了!你杀了林四海,就是帮东瀛人做事,你和我没什么区别!”武藤一郎在冷尘挂掉电话之前怒道。

    冷尘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回冥王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不知道,青鬼早已经在他还在那艘轮船上的时候就被带过去了。冷尘现在真的很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在第一时间把这个知道秘密的人灭口……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