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徐云带林苏音离开的这件事情,似乎并非莲会的所有人都认可。至少狄子航并不认为徐云这么做是正确的。就在当晚他听说了伍元冬要给他们订第二天的机票时,便直接带人来到了林家别墅围了个结结实实。

    这突发状况让徐云都有些搞不清楚原因了,狄子航的突然变故无论如何看上去有些不对劲儿,至少徐云希望搞清楚这个原因。不管怎么说,狄子航都是忠于莲会和林四海的人,他这么做不可能没有理由。即便现在狄子航带人包围了徐云,徐云依然显得很平静。

    汽车发动机和人群脚步的声音当然不仅仅是惊扰了徐云,不仅仅是林歌第一时间穿好衣服冲出房门一看究竟,刚准备入睡的林苏音也下床拉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当她看到整个院子里都是狄子航带领的莲会的兄弟时,也不由的吃了一惊。

    “狄堂主,都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徐云的冷静表现,反而让狄子航显得有些不自在了,至于其他人,在徐云面前更是显得要拘束一些,毕竟徐云是林四海遗书里亲自任命的莲会会长,谁敢说个不字,那都是对林会长的大不敬!

    狄子航喉结微微耸动:“会长……我狄子航为莲会做事这么多年,一向都是光明磊落,明人不做暗事,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你肯定也清楚原因,为何还要明知故问呢!冬哥让人去买机票的事情我听人说了,不是我有意要打听,而是下面办事的兄弟都觉得这样……这样不行!所以才打电话通知了我,既然我还是莲会的人,我就有义务站出来,即便这样对林会长有不敬之处,我也必须要这么做!”

    林歌瞪了狄子航一眼:“狄堂主,你知道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是什么姓质吗!如果会长他老人家还在世,也绝对不会原谅你这种做法的!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说也就罢了,还带那么多人来,你这是要造反吗!”

    “我做的错也好,不应该也罢,但我今天必须要把一件事情说明白!”狄子航道:“徐云,你是会长他老人家遗命认定的会长,你就必须留下来带领我们!帮我们找出冷尘那个凶手,给老会长报仇雪恨!而不是选择一走了之,而且还要带走大小姐!不管怎么样,我都绝对不会准许你这么做的!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的话,那就在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在这些莲会兄弟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对!你不能走!你要带领我们给老会长报仇!”

    狄子航的话把众位在场的莲会兄弟心的情绪都激发了起来。

    看着一个个情绪激动的兄弟,林歌的火一下就窜了起来:“你们都跟着瞎嚷嚷什么!我哥为了莲会付出了多少你们知道吗!别以为只有你们想着报仇!我们比你们更想尽早给老会长报仇!但我哥想怎么做,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狄子航,你最好带你的人都回去!”

    “我就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留下来,要么把会长的权力交出来再走!”狄子航根本不理会林歌那一套:“还有,大小姐不能跟你们走!她是老会长唯一最重要的亲人,我们莲会必须保护好大小姐的安危!”

    徐云一直都没说话,现在狄子航情绪激动,已经没有什么分辨是非的能力了,他需要他冷静下来才能解释清楚这一切。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林歌怒道:“你以为会长的权力是谁想要都可以给的吗!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最好不要再给我动手教训你的理由了……”

    “如果你觉得我乱说话,那就动手吧。你们没有选择!不答应就在我身上踏过去!”狄子航道:“我一生光明磊落!谁都知道我不是冲着什么权力去的!我是为了莲会的未来!如果莲会没有了未来,我都不站出来的话,我就不配继续做这个堂主!”

    一阵犀利的刹车声在林家别墅外传来,人群突然让开一条路,才离开这里不到两个小时的伍元冬再次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就在他让人去订机票十分钟以后,便听到了狄子航不同意这件事情的消息,他马上给狄子航打电话了,但狄子航却始终不肯接听他的电话。

    想到狄子航在林四海死后的种种过激行为,伍元冬便猜测他可能回到这里来找徐云和林歌的麻烦,所以便紧跟着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果然,他猜的不错,狄子航的确又做出了如此过激的事情。

    “副会长!”众人纷纷让路道,伍元冬的威严还是相当高的,毕竟是林四海任命的副会长,还帮莲会拔除了季风那根毒刺,在大部分莲会的人眼,伍元冬显然气势更充足一些。

    伍元冬径直走向狄子航,但狄子航却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仰着头,迎着伍元冬看着。

    当伍元冬走近狄子航的时候,二话不说,挥拳就砸过去!他的出手不是毫无征兆,至少他给足了狄子航抬手阻挡的机会,但狄子航却根本没有阻挡的意思,伍元冬的拳头狠狠砸在狄子航的脸上之后,狄子航摇晃了两步,依然坚持站在伍元冬面前,呸的吐掉口血水,嘴角依然残留着血迹。

    “你疯够了没有?”伍元冬冷冷道:“怎么说你也是堂堂一个莲会的堂主!竟然会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林会长死了,我们都很难受!不只是你!所有人都一样!但你必须保持冷静!必须收起你的烂脾气!没有资格继续胡闹下去了,所有人都步入了正轨,现在只有你还再不停的胡闹!你以为你是英雄吗!你以为你这么做就是对林会长的忠义吗!狗屁!你做的一切都是对他最大的不敬!”

    狄子航被伍元冬一通乱吼,一言不发,等到伍元冬发泄完了,狄子航也挥起拳头,狠狠的还了伍元冬一拳!同样砸在伍元冬的脸上!

    “打啊!如果打我能让你重新有个人样,我宁愿你打死我!打啊!”伍元冬一把抓起狄子航的手腕,使劲儿把对方的手往自己的脸上砸去。

    狄子航突然“啊——!”的狂啸一声,愤怒的挣脱伍元冬的控制:“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让他离开!我们大家都知道徐云对莲会的重要!他如果离开,就辜负了会长对他的信任!”

    “那你有没有想过,会长这么要求徐云,徐云同意了吗!”伍元冬怒斥道:“徐云也有他自己的生活,我们不能自私到为了莲会而牺牲他的生活!他为莲会做的足够多了!他能保护和照顾好大小姐!如果你还尊重老会长的话,那就和我一起把莲会打理好!让徐云和大小姐随时回到太弯的时候,都能有脸面对他们!懂吗?”

    “他们去大陆又有什么意义!”狄子航道:“大小姐若想放松心情,去哪不可以?难道太弯就那么小吗!那么多海滩度假区,都不够大小姐去放松心情的吗?”

    伍元冬一把抓住狄子航的衣领,将他整个人都拎到自己面前:“狄子航我警告你!不要在无理取闹!他们回大陆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徐云答应过我们,要把冷尘带到我们面前,当着所有莲会兄弟的面给林会长报仇!你若不想让他失言,那就让他回去。除非你有能力把冷尘带到兄弟们面前,如果没有的话,就记清楚我的话,别在给徐云添麻烦!”

    狄子航愣住了,一把打开伍元冬的手:“冷尘在大陆?他在哪。”说着,他的目光又转移到了徐云的身上。

    “关于冷尘会不会在大陆,我只能是猜测,但**不离十。”徐云道:“至于他在哪,我可以非常清楚的告诉你,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即便是我不找他,他也一定会送上门来。我的身边,有他猎取的目标。所以我不担心他不会主动送上门来。”

    狄子航皱起了眉头:“难道他的目标是大小姐?”

    “当然不是。”徐云摇了摇头:“如果冷尘的目标是大小姐的话,我肯定会呆在太弯哪也不去。但很可惜,他的目标另有他人。所以,我必须回去。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理解还是不理解,我都要走。至于你说,大小姐要留下的事情,我也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不是强求大小姐跟我去哪里。我尊重她的选择,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们可以让她自己做出选择。如果她想留在太弯,我一点意见都没有。但如果她想跟我去大陆,我也同样乐意为她保驾护航。就这么简单。刚才冬哥说的很清楚了,会长的死,让大家都很难过,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你还继续发疯的话,作为莲会的会长,我有权利让你滚出莲会!”

    这可是相当严重的一句话,在莲会兄弟眼里没什么太大威信的徐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散发着的那股威压,让在场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我明白了。”狄子航道:“我不会再发疯,我想留在莲会。但关于大小姐的去留,我想亲耳听到她自己的选择。”

    就在这时,林苏音一把打开二楼卧室的窗户,站在窗口对楼下所有人道:“我跟徐云一起去大陆,我会帮他把冷尘带回太弯。我向所有人保证,向所有人承诺!同时,我也谢谢狄堂主,谢谢大家,谢谢你们为莲会做的一切,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着想,是为了莲会着想。谢谢。但现在,你们务必要相信我和徐云。同时也要配合伍副会长的所有工作!我和徐云不在的时候,伍元冬的话,就是会长的话!”

    “明白!”大小姐发话,众人自然响应。

    狄子航不知道自己今天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他选择尊重大小姐自己的选择,临走之前,他告诉徐云:“请务必照顾好大小姐!我代表莲会所有兄弟们感谢你!”

    “我也代大小姐谢谢你为莲会做出的一切。”徐云道:“狄堂主,你的好心我们都明白。”

    狄子航摆摆手,什么都没再说,便带人迅速离开林家。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