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太弯的这天,林苏音一直都很平静,感谢了伍元冬几句之后,她才缓缓走入登机处,伍元冬没跟徐云说太多什么道别的话,那些东西对他们不重要,他只是拜托徐云,一定要把冷尘拿下,他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伍元冬和一众人目送飞机离开之后,龙梁会轻声道:“副会长,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但我也有些无法接受你做的这个决定。狄子航昨天的行为的确过激,但你也真的需要站出来给兄弟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很难服众。”

    “龙哥,你还是叫我小伍或者元冬,听起来比较顺耳。”伍元冬微微一笑。

    “那样我叫着也比较习惯。但现在可不能这么叫了,莲会需要你能彻底的镇住局面。首先要从我和狄子航两个人臣服开始。”龙梁会道:“他做事一直都挺冲动的,但为人却绝对够义气,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我要做出样子来,让莲会的兄弟们都看到,但你也要把事情解释清楚。”

    伍元冬点点头:“龙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今天起,会里肯定会有流言说我伍元冬居心叵测,另有目的。这一点是无法避免的,在我做出让徐云和大小姐离开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

    龙梁会皱了皱眉头:“但你依然坚持这么做了,有你的理由和原因吗。”

    “当然有。”伍元冬道:“你不可能以为我会自私到为了我一个人的名誉,而剥夺我兄弟的私人权力,也没有权力因为我个人的面子问题,而让大小姐留下来独自承受会长离开之后的曰子。你我都很清楚,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大小姐能醒过来,全部都是因为徐云。”

    “是啊,我不反对大小姐和徐云在一起,毕竟徐云是会长看好的人。”龙梁会点头道:“我也不反对你让他们离开,我们的确没有理由让他们留下,况且新会长还肩负着缉拿冷尘的重任。但肯定会有人说你想要谋权篡位,你做好抗震的准备了吧?”

    伍元冬点点头:“人在做,天在看。我伍元冬一生行事从不昧良心,有怀疑的就尽管来吧!谁若真有这个能力,大不了我把副会长交给他做!这样总能证明我的坦荡了吧?”

    “呵呵呵,既然你做好了准备,那就好。”龙梁会点点头:“行,飞机也走远了,我们也回去吧。”

    ……

    “苏音姐,我还真不敢相信,你从来都没有去过大陆。”林歌坦言道:“现在又不是以前了,两岸之间来回走动的人多了去了。”

    “但太弯大部分都没有到过大陆,就像是大陆大部分都没有去过太弯一样。”林苏音笑了笑:“就像有些无知的人,天真的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一样,毕竟太弯是亚洲最先崛起的四个地区之一,优越感迷惑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徐云也微微一笑:“幸好大部分不是无知的,比如你。”

    “那是自然,若没有华夏大陆这条巨龙引领扶持和帮助,太弯也不会有亚洲四小龙的称呼嘛。”林苏音点点头:“其实我很久之前就想到大陆游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了,只是一直以来我爸都忙于他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陪我出行的时间。”

    “现在都流行一个人,一个背包一个相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林歌道:“你又不是没有条件,为什么没试试。”

    “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可不简单。”林苏音摇摇头:“前提条件是有一个不缺金钱的家庭,有一个已经完成的学业,有一个可以请假的公司,若不然,现在人的肩膀上那么多责任,拿什么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除非没有那么多的枷锁。”

    徐云对林苏音这话必须点赞。

    头等舱的环境要舒服很多,徐云他们昨夜也没有休息好,便都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一会儿。

    但没过多久,整个机舱便传来了一条惊人的声音。

    空姐一番广播,直接把头等舱里的人都给整懵了,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所有旅客请注意,为了不照成没有必要的伤害,请将您随身携带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准备好。我们的飞机遭遇挟持,请谢谢配合,满足劫匪的需求……”

    “劫你妹!叫大哥!满足大哥们的要求!”就在空姐的话音落下之后,一个沙哑的嗓门嚷嚷道:“让他们把所有的现金和珠宝都准备好,还有IQ卡……不,是IC卡……不对,那叫来着……银行卡!银行卡!懂了吗!”

    就在广播结束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空姐便在两个劫匪的挟持下首先来到了头等舱。谁都知道,头等舱坐着的不是贪官污吏便是暴发的大户人家,反正都是有身价的人,最不济也是某大型企业的高薪领导层人才,直白的说反正都是有钱人。

    “请诸位旅客不要惊慌……尽量配合……”这空姐绝对敬业,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劫匪的刀都架在脖子上了,第一句话还是安抚乘客。

    两个劫匪,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像极了秤杆和秤砣,绝配!

    徐云看到美女空姐的腿上光溜溜白花花的,就明白了这两个劫匪脑袋上套着的黑色长袜是在哪里搞来的了……我勒个去,真是两朵奇葩,这又不是街头抢劫,头上套个袜子就没人认的出来,这可是飞机上,就算你穿上钢铁侠的盔甲,那信息也早就在航空公司有记录啊。

    “你……你……你丫到还……真……真有良心!”长得像秤砣的胖子结结巴巴的怒道:“都……都……都这时候了,还……还……安慰他们!让……让……让他们抓紧时间,把……把值钱的东西,都……都……都拿出来!”

    徐云头都大了,连说话都没学好,还学人家出来打劫,就这智商,恐怕是负数吧?劫机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就算要干,那也要是高智商的犯罪,这秤砣一看就没什么化,不知道小学毕业没有,舌头还有残疾,完全干不了这劫机的活儿啊。

    头等舱的大部分乘客,平曰里在其他场所都是耀武扬威的,现在面对一个低智商的犯罪分子,竟然一下全都萎了,一个心宽体胖的富太首先做出了榜样,手指上的钻石戒指,脖子里的宝石项链,耳朵上晶光闪闪的耳坠,手腕上一瞅就价值不菲的手表和黄金手链,全部都统统的摘下来放在空姐手里的托盘上。

    见空姐的托盘还在自己面前,又急忙掏出那驴牌的手包,将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拿出来放在托盘上。

    肥富太的身边,一个年轻的男子,不知道是她儿子还是小白脸,双腿发抖的躲在那宽大的身体后面,紧张的都要尿了。

    “干……干……干的漂亮!”秤砣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你……你……这肥婆,识……识……时务的,叫……叫什么杰来着?”

    “闭嘴!看好这个空姐!少说话,多办事!”长得像秤杆的瘦子瞪了秤砣一眼,然后冷笑着对头等舱里所有人道:“这位女士的表现让我很欣慰!她已经给你们大家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接下来,你们就要按照她的做法来做!”

    说完,秤杆竟然拿出一个移动刷卡机放在了肥富太的面前:“女士,出门在外你肯定不只是带了现金吧,我看你的包里还有那么多张卡。来,我看你这么配合,只要你刷一百万,你只需要乖乖按密码就好。”

    “一百万?!”肥富太惊呼一声,这家伙也太狠了吧?!

    “一百万,是买你的命,你身边是你儿子吧,若是要他的命一起买,那就是两百万。”秤杆眯着眼睛笑着。

    肥富太一把将身边的年轻男子推开:“我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们要钱找他要!我可没有!”

    “死肥婆!你还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我伺候你这么多天,给你添脚给你洗澡,看你那一身肥肉我就想吐,你居然连一百万都舍不得给我出!”那年轻男子当时就急了,他讨好的看向秤砣和秤杆:“两位大哥,行行好,放我一马,我知道这肥婆有钱,你们给她要一千万她也付得起!我是真没钱,我就是她包养的一个吃软饭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还……还……还是个,小……小……小白脸!”胖秤砣瞪眼道:“滚……滚……滚蛋,丢……丢男人的……的……脸!”

    五百万买一条命,头等舱里大部分人额头上的汗都冒了出来,这钱可绝对不是小数啊,就算这坐得起头等舱的人都付得起,但放谁身上,谁也不舍得啊。再有钱的人,那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或者是地上捡来的,就算是爆发和贪污的,那也是冒着违纪的风险搞到手的吗。

    “现在你们所有人听好了,为了让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我给你们一个建议,最好主动来我这里上交现金珠宝,刷你们手里卡。”瘦秤杆道:“刚才那位女士第一个配合,所以她只需要付一百万,即便她有再多的钱,我们也只要一百万。但第二个来主动刷卡的,那就是两百万,第个就是百万。依此类推,你们都听明白了吧?越早和我们配合,你们付出的就会越少。”

    听到这里,头等舱的乘客们才开始发毛了,徐云看到有些人已经开始点人头了,估计是计算最后一个去刷卡的人要赔多少!

    但也有精明的和果断的,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的男人噌的就站了起来,第一时间便喊道:“我第二个!我配合!我配合!”

    在这人的带动下,好多人哗一下都站了起来嚷嚷道:“我第个!”

    主动刷卡越早,出钱就越少,这两个劫匪虽然看上去智商不高,但却还真的被他们抓住了绝大多数华夏人的这个心理!谁都不想做最倒霉的哪一个,比起那些落后的人,即便他们也被勒索好几百万,依然会觉得有心理安慰。

    人姓啊,有些时候就是那么的可笑!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