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去为劫匪的要求“买单”,比争夺一块能创造百亿财富的地皮还要激烈,徐云只能是无奈的摇头。

    激烈的争夺,竟然有乘客因为身旁的人为了争夺更早的“付款”权力而大打出手,互喷脏话,这一幕还真是让人觉得既可笑又无奈。林歌看了徐云一眼,似乎是在询问他,自己是不是现在站出来平息这场小风波。

    徐云很轻微的摇了一下头,示意林歌不要冲动,现在那个空姐还在胖秤砣劫匪的控制,如果他们贸然出手,很有可能导致无辜人员受伤。出手处理这两个人是肯定的,但时机要把握好,才能保证不会有人受到伤害。

    林苏音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近乎疯狂的人们,一脸的茫然失措,这种时候,竟然没有人呼吁大家站起来,而是自私的为了自己不损失更多而自相残杀。都说人间自有真情在,可大难临头的时候,又有谁会在乎其他人?

    “好了!都别争了!咱们可以玩儿抢答的游戏,我提问题,你们抢答,第一个回答的,那就先来交钱!”瘦秤杆得意洋洋的笑道:“第一题,天上什么最亮!”

    “太阳!”那金丝眼镜男绝对不会把他只需要付两百万的机会拱手送人,他这反应速度绝对比其他人快很多,看样子也是个智商相当高的家伙。只可惜这人品上差了一点。

    胖秤砣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惊讶道:“牛……牛……牛逼!回答正确!”

    金丝眼镜男长舒一口气,在众人羡慕的目光把两百万刷给了劫匪,当然,他手腕上价值不菲的的百利达菲和无名指上的结婚钻戒也同样被劫匪照单全收。

    “哥,你说这群人脑子是不是都进水了?”林歌低声道:“对方就两个人,手里就一把水果刀,这么点威慑力也能镇住局面,我都看不下去了。这事儿也太离谱太可笑了。”

    徐云淡淡道:“你觉得这种劫机的事情会是这么两个低智商的家伙策划的吗?”

    “难道还有人?”林苏音睁大眼睛道。

    “当然,幕后黑手恐怕正在电脑面前观察自己的收益呢。”徐云笑了笑:“这两个人只不过是被当枪使的,就算我们不出手,他们也会在飞机落地之后被抓住,而这些上交的现金和首饰,便是赃物。而他们刷卡得到的钱,将不会有人站出来承认。”

    “为什么?”林苏音不理解道:“为什么他们不会追回被强迫刷走的金钱?”

    徐云看了林苏音一眼:“因为这些钱都不干净……不会有人愿意把辛辛苦苦的钱拱手相让的,从这些人争先恐后付钱的样子来看,他们的钱都不是辛苦赚来的,而是一些不义之财,只有不义之财在付出的时候,才可以那么大方。若是这钱是血汗换来的,那和命就一样的重要。但这些人的眼里,命远比钱重要的多,钱对他们来说,就是没了还能再搞到的身外之物。无所谓。”

    林歌也明白了:“他们宁愿损失几百万,也不希望被警方调查到经济来源……呵呵,看样子这计划还真不是这两个低智商的家伙想得到的,他们恐怕已经笨到被人当枪使,还不清楚现状的呢。”

    “如果他们有点脑子,就要先控制航线,让飞机迫降在无人区。”徐云道:“但看现在的状态,通过空姐的冷静我们就不难看得出,他们根本没想过去控制飞机!”

    果然,在金丝眼镜男刷卡之后,胖秤砣就乐呵呵道:“哥……哥!等……等到……飞……飞机在申江降落,我……我……我们就去找……找最贵的小……小……小姐!吃……吃最贵的……山……珍海味!买……买汤……汤……臣极……极品观江的房子!”

    “汤臣你大爷!”瘦秤杆道:“在汤臣极品能看到江景的房子,买个卫生间都几百万!”

    胖秤砣一愣:“那……那么贵?那……那……那就让他们多出……出点钱!”

    “闭嘴!你特么给我看好人质!”瘦秤杆怒骂一声,然后对乘客道:“好了,现在我要出题了,你们都准备好!那若是到了晚上,天上什么最亮!”

    “月亮!”一个肥头大耳,浑身珠光宝气,穿金戴银的胖子吼道:“月亮最亮!”

    抢答成功之后,肥头大耳的胖子气喘吁吁的走到两个劫匪面前,把十个手指头上的八枚金戒指都摘了下来,脖子里最少百克的粗项链也未能幸免,当然,这些比起百万来说都是毛毛雨。

    看着胖子刷过卡,剩下的乘客一个比一个焦急,谁都想早一点结束噩梦。

    肥头大耳的胖子,金丝眼镜男,还有那肥富太,一个个面色轻松,甚至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神情,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很好,很好,目前我们进行的都很顺利。”瘦秤杆道:“接下来,我的问题是,除了月亮……”

    “星星!!!”瘦秤杆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妇就站了起来:“除了月亮之外,星星最亮!”

    瘦秤杆竖了竖大拇指,胖秤砣咧嘴一笑:“恭……恭……恭喜你!你……你……都学……学会……会……抢……抢……抢答了!”

    扑哧!林苏音实在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这群人是在搞笑吗?还是再为了春节联欢晚会搞小品的排练呢?!这胖秤砣难道是本山老师的徒弟?!若不是的话,那绝对就是出来秀智商下限的!

    林苏音这一笑,瘦秤杆和胖秤砣的目光就都集了过来,两人瞪眼看着林苏音,目光凶残。

    “你笑什么?小妞儿,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会怜香惜玉!”瘦秤杆怒道:“老子说话的时候,还轮不到你来笑话我!”

    胖秤砣一脸色迷迷的样子,流着口水道:“大……大……大哥,这妞儿……不……不错,你若是不怜……香惜玉,那就给我……我……我怜!”

    “怜你妹!”瘦秤杆骂道,然后大步走到林苏音面前,胖秤砣也挟持着空姐走了过来。

    林苏音身边有徐云和林歌坐镇,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恐惧和害怕,她毫不避讳的迎着瘦秤杆的目光,一点都没有回避的意思。

    “我……我抢答对了,要不然,我……我先刷了卡?”那抢答正确的少妇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个劫匪,似乎生怕一会儿他们忘记了是她第四个交钱似的。

    胖秤砣瞪了那少妇一眼:“你……你……你要是故意……学……学老……老子说话!老……老子……就……就脱……脱光了你!让……让你给大……大家伙看看!”

    那少妇被胖秤砣的威胁吓的急忙闭上了嘴巴,她可不是故意学结巴,就是这气氛和自己的害怕,自己情不自禁说话就结巴了。

    瘦秤杆盯着林苏音看了好一阵子:“你刚才为什么笑?”

    “我笑你们问的问题实在太可笑了。”林苏音一点都不回避:“能不能问一点有水平的?”

    胖秤砣哼了一声:“什……什么……是,有……有水平的!老……老子……到……到时想……听……听听……你这……这个……木瓜奶……能,能有什……什么好问题!”

    “万里长城有多长?”林苏音厌恶的看了一眼那个称她为木瓜奶的胖秤砣。

    胖秤砣面对挑衅的问题,一下就愣住了,他绞尽脑汁,想破了脑袋也回答不上来,小时候历史和地理都没学好啊,他只能求助的看向瘦秤杆:“大……大……大哥,万里长……城,有……多长,你……你……你知道吧?”

    瘦秤杆简直想一巴掌抽死这笨蛋:“万里长城当然是有一万里啊!你特么傻啊!这就是脑筋急转弯!你还以为这是常识题啊!”他回头瞪向林苏音:“答案是一万里!”

    “错!”林苏音不屑道:“万里长城的长度是两万一千一百九十六点一八千米!”

    瘦秤杆一下就愣了,还真有这个长度?

    胖秤砣佩服的看着林苏音:“你……你这……木瓜……瓜奶……小妞儿,还……还……还挺厉害呢!”

    “好,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答对了,那我就让你第四个交钱!”瘦秤杆道。

    身后那少妇可不愿意了:“明明是我第四个抢答的问题!应该是我先!”

    胖秤砣回头怒骂一声:“臭……臭娘……们儿!闭……闭嘴!这里我哥说了算……还……还轮不到……你……你说话!”

    那少妇一脸幽怨,眼带怨气的瞪着林苏音,好像林苏音抢走了她扔掉四百万的机会似的。

    对于这种女人,林苏音也没什么好感,她指了指那少妇:“你还是让她先刷卡吧,不然的话,她肯定恨死我了。”

    “好!”瘦秤杆瞪眼道。

    但那少妇刷了卡,也没有对林苏音有任何笑脸,还是冷漠相视,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欠林苏音什么人情。

    徐云心里苦笑一声,不愧是最毒妇人心啊,林苏音应该很清楚,如果这两个劫匪难为她的话,他和林歌马上会出手,完全可以帮那少妇剩下四百万。但她却毫不客气的让劫匪先刷了那少妇四百万。

    这刷卡刷走的钱,那都是回不来的了,这一点林苏音可是清楚的很。不过话说回来,那少妇一下出那么多钱都不心疼,估计不是哪个高官的情夫,就是某个大爆发的小,出点血也无所谓了,不伤筋不动骨的。

    瘦秤杆收了那少妇身上的首饰之后,再次和林苏音针锋相对道:“我问你,天上有多少颗星星!!你若是答的出来,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

    呼……面对这没有答案的问题,那少妇幸灾乐祸的看着林苏音,而其他乘客也都是抱着围观的态度,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

    林苏音聪明伶俐,怎么可能被这么个低智商的劫匪给难住呢,她微微一笑道:“天上的星星呀,一个都不多,一个都不少,跟你头上的头发一样多!不信的话,你可以数一数,如果不一样,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