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申江国际机场大约还有2个多小时的时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还未落地得到安全感的达官贵人完全无法完全释然,除了那位肥头大耳的大土豪。他和其他人看待问题的方式并不一样,当其他人的目光注视在那两个昏迷的劫匪身上时,他好奇的是制服劫匪的两男一女。

    大土豪这辈子见识过的人不少,国际上一流的保镖他也请了不少。所以他完全有理由怀疑徐云和林歌是那种超级保镖,而请得起他们的林苏音,则是他最好奇的人。一个太弯口音严重的女孩,上飞机还带着两个超级保镖在身边,身世定然不一般。

    而且大土豪在太弯游玩的五、六天的时间里,见到的那些妖娆台妹跟眼前这个比起来,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都是些胭脂俗粉。既有家世又如此惊艳动人,在太弯,配得上这种气场的人家,恐怕就只有莲会林家的大小姐了。

    “不好意思,我能打扰一下吗?”大土豪的开口询问遭到了他身旁娇小女孩的不满,毕竟林苏音不论是在身材上,长相上,气质上,都力压她一头。

    徐云和林歌都在闭目养神,听到大土豪对林苏音的搭讪,也都没有理会,反正在他们看来,至少这飞机上不敢有人对林苏音怎么样。那大土豪虽然一看就是身价远高于其他人的真土豪,但也是个在劫匪面前抛钱求命的主儿。

    “不能。”林苏音拒绝的相当干脆。

    大土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呵……小姐,你误会我了,我没有什么恶意和企图,只是,我只是想问……你是否便是太弯莲会的林大小姐?”

    林苏音秀眉微蹙,没有理会猜了事实的大土豪。徐云和林歌听到这话之后,也不在继续闭目养神了。林歌更是毫不客气的用警告的目光投射过去,看的那位肥头大耳的大土豪心里一阵毛毛的。

    “两位小兄弟,在下没别的意思,就是见两位英雄少年,想交个朋友。”大土豪一边说,一边在口袋掏出那烫着金边的名片递了过来:“我叫金匡,呵呵呵,里面是王字旁的匡,但很多领导和老朋友都喜欢开玩笑,叫我金矿。虽然我叫金矿,可实际上是做煤矿生意的,这是我的名片……”

    林歌才不管对方是不是什么煤矿大老板呢,一口拒绝道:“我们没什么兴趣跟煤老板交朋友,您歇了吧,省省力气,一会儿飞机到站,你还要跟警察叔叔解释解释你这金项链金戒指的到底是用多少黑心矿赚出来的呢。”

    “呵呵呵,这位小兄弟,我可不是那种黑矿的小矿主。”土豪煤老板金匡道:“我是鸿泰集团董事长。”

    鸿泰集团?一直没有说话的徐云突然皱了皱眉头,鸿泰煤矿就在申江市西邻的南江省,可谓是整个华东地区最大的一个煤矿,鸿泰集团麾下也不只是煤矿行业,他们下属企业很多,房地产和金融投资行业这种赚钱的买卖自然都有涉足,甚至小到宠物食品方面都开了个厂子。

    所以金匡递上名片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显得相当有自信,因为他每天生活在这个社会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想跟他交朋友,都以能认识他为骄傲,更有一批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人,也喜欢拿着他的事迹出去装逼,说的就好像跟认识他一样。

    但今天金老板可是真碰了一鼻子的灰。

    林歌可没打算给面子:“甭管你是什么董事长也好,我只警告你一次,不要在打扰我们休……”

    “鸽子,别那么没礼貌。”徐云突然打断了林歌的话,这让林歌很好奇,因为徐云可不是那种见到有权有钱的人就会高看人家一眼的软蛋。

    “哥?”林歌有些疑惑。

    徐云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在插嘴。徐云对眼前的金老板到没什么交结的意思,但他对鸿泰煤矿可相当在意,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在阮清霜调查她弟弟事情的时候,有得到消息说是鸿泰煤矿招人,所以她弟弟才离开了老家。

    这一晃那么久,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虽然阮清霜嘴上一直从来都不说什么,但她心里肯定对这个事情都无法放下。哪怕是得到一个确定死亡的消息,也比这样总是找不到人要好。

    想不到今天这么巧,竟然碰到了鸿泰集团最大老板。

    “金老板,缘分啊。”徐云微微一笑,双手接过了金匡递过来的名片:“久违大名,今曰一见,真是气宇轩昂,气质不凡。”

    金匡都被眼前这位态度突然转变的年轻人都给整蒙了,就算他再没什么见识,但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也能看得出一个最简单的问题,眼前这个态度对自己较好的年轻人,在年龄和威信上,都要比那个根本懒得看自己一眼的小子要高。

    “你好,你好……还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金匡笑着伸出右手,想要握手示意。

    对此徐云到没给予什么回应,因为徐云刚才都看到了,这个肥头大耳胖子右手才在身边那娇小女孩裤子里摸索了很久,拿出来之后又没去洗过手……

    “哈……哈哈……”金匡干笑了两声,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为了避免尴尬,急忙把手收回来。

    “我叫徐云。”徐云微微一笑:“你猜的不错,她的确是太弯莲会的林大小姐。金老板好眼力啊。”

    金匡连连点头道:“就林小姐这气质,我若是再看不出来,那岂不是白活那么多年了,哎呀呀,幸会幸会,我实在是觉得自己生有幸,能在这飞机上和林小姐以及徐云兄弟这么年少有为的人交朋友。”

    “金老板,你这么说可就严重了。”徐云淡淡道。

    林苏音和林歌一样,都不明白徐云为何要跟这肥头大耳的家伙打交道,所以也根本没有加入到对话的意思,别过头去,看都不看他们。

    金匡略显尴尬,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堂堂鸿泰的大老板吧?什么时候有年轻人敢在他面前摆脸色儿?这若是放在南江省,他一句话就能让不知天高地厚这么对他的年轻人,一辈子都再无翻身的机会!

    “金老板,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也不会主动开口跟人交朋友吧?”徐云似乎一眼就洞穿了金匡的心思:“看来金老板这次到太弯,不仅是为了游山玩水。还有想跟莲会联络一下感情的想法吧?”

    对于这个一眼便看穿了自己的年轻人,金匡由衷的佩服,也由衷的感觉惊讶,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穿透力的目光,这个徐云不一般呐。

    “唉……”金匡叹了一口气:“是啊,我的确有这个方面的意思,只是没想到,我到了太弯之后,就听说了……”说到这里,金匡顿了一下,看了看林苏音,声音真诚的道了一句:“林大小姐,节哀顺变。”

    林苏音依然没有回头,只是出于礼貌的道了一声:“谢谢。”

    林歌坐不住了:“既然你知道莲会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那就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没功夫跟任何人谈什么事情。”

    “没错,我知道莲会碰到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没有心思去理会其他生意上的合作,所以我就决定回大陆了。”金匡点头道:“没想到在飞机上碰到林大小姐和你们,这就好像是老天爷安排的一样,给我一个和林大小姐相识的机会。”

    这时候,金匡身边的女孩很不乐意的哼了一声,但金匡根本没有给与她任何的理会。

    林苏音显得很平静:“如果是有什么生意要跟莲会谈的话,找我可就找错人了。我从不参与莲会生意上的事情。这一点所有莲会的人都知道。如果金老板真的有什么事情非要说不可,而我们莲会的新会长又有兴趣的话,我倒也不会阻拦。”

    金匡一听这话就顿时来的兴趣:“那大小姐可否跟我说一下,莲会的新任会长是……?”

    “就是你面前的人。”林苏音看了徐云一眼,那意思应该是,什么事情都交给他处理了。若不是林苏音看得出来徐云对鸿泰煤矿的兴趣,才不会理会金老板呢。

    金匡一下就给镇住了,彻底傻眼的看向了徐云,就自己眼前这个年轻人?莲会新任的会长?!他是认为徐云不一般,但那也只是觉得徐云是林大小姐身边的近身保镖而已,怎么也没想到徐云居然是新会长!

    我的天啊!金匡足足愣了老半天,这才回过神儿来。

    “金老板,虽然我不知道你想谈什么方面的合作。但现在莲会的确没有这个时间。”徐云淡淡道:“不过,我相信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那是一定,一定。”金匡道:“不知道徐会长可否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如果有时间的话……”

    “金老板,有时间的话,我会打给你。”徐云晃了晃手里金匡的名片:“而且我可能还有些小事情想要跟金老板合作呢,呵呵,可这里也不是谈事的地方。再联系吧。”

    金匡点点头:“徐会长如果有什么需要金某人帮忙的地方,金某人绝对不会拒绝。”

    金匡可不傻,近几年煤矿生意也有些不好做,矿产资源越来越少,洗煤的成本又高,甚至是这段时间里,他都是赔本做买卖。通过一些消息,他得知了太弯的高山地区有一个资源极为丰富的矿产地,煤矿资源的品质也相当好。

    经过几次安排人带专家去偷偷勘探之后,他得到很肯定的答案。拿下那个矿区,对他来说很重要。但若想要在太弯开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各种事情足够把金匡难为到头疼欲裂。

    后来他通过一些渠道得知,如果有莲会帮其出面的话,拿下那地方开矿,简直就是分分钟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准备到太弯和莲会的林会长接触一下。

    只是没想到发生了林会长离世这么大的事儿。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