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4章 吃醋

 热门推荐:
    原本金匡都决定打道回府把这事儿放一年之后再说,却没想到在飞机上碰到新会长和林大小姐了,这机会他能不抓住吗。要知道熬这亏损的一年,对他来说可是相当恐怖的数字,现在他集团里的下井工人,都因为工资减少了分之一而怨声四起了,一年的时间,他面对的挑战更是巨大的。

    刚才被劫匪劫持为人质的空姐,在安抚了飞机其他乘客之后,重新折返了回来,她手托盘里端着杯热咖啡,径直走到徐云他们的面前,先是端了一杯给林苏音,然后又给了徐云,最后才递给林歌一杯,对林歌微微一笑道:“刚才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们了。”

    “不……不客气,应该的。”林歌面对空乘姐姐那艳美的微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空姐制服神马的这一套,他最没有抵抗力了,尤其是这位空乘姐姐的身材又那么好。怎能让他这个童子军淡定下去呢?

    徐云和林苏音看到林歌这囧态之后,都快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徐云附在林苏音耳边道:“看来咱们小鸽子的春天来了,敢不敢跟我打个赌,空姐肯定是看上这小子了。”

    “那还用你说嘛,我又不是没看出来。”林苏音看着林歌那有些稍微泛红的脸蛋道:“而且我还敢赌,不仅是空姐看上他了,这小子好像也有意思呢。人家还没说什么呢,就是给他端了杯咖啡,他那脸都快成猴屁股了。”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春天就在飞机上滴咖啡里~”徐云低声哼哼着,这是好事儿,林苏音也跟着徐云起哄:“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春天就在空乘姐姐滴怀抱里~”

    林歌哪顶得住徐云和林苏音这番玩笑,憋红了脸对两人道:“你俩在瞎嚷嚷,我现在就去开舱门把你俩给扔下去!都那么大的人了,闹什么闹啊,真是的……行了行了,别人唱歌要钱,你俩唱歌要命,快点歇了吧,一会儿把这俩傻蛋劫匪都给惊醒了!”

    空姐脸色也微微泛红,但却没有一丁点生气的意思:“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按呼叫铃通知我,我马上过来。”

    “好好好,一会儿续杯!”徐云大大方方道:“他叫林歌,这一会儿脑子有点不清醒,一会儿咖啡不用给他放糖了,不然心里就太甜了。”

    “我叫方娅!”空姐说完,就红着脸跑开了。

    林歌囧的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人家空乘姐姐了,回头伸手做了个掐脖子的动作:“哥……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掐死你啊!”

    “啧啧啧,等到你发现自己恋爱了之后,你就会感谢你哥了。”林苏音难得这段曰子会有这种开心的笑容,自己这个干弟弟可是老爸认的,看到他有幸福的事情发生,对林苏音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林歌苦笑的看着林苏音:“姐,你就跟我哥合起伙来逗我玩儿吧,得得得,知道你俩是穿一条裤子的,闹不过你们,我不跟你们闹了。”

    “那你就和空乘姐姐穿一条裤子来和我们闹呗,那样你就不吃亏了。”徐云说完,爽笑几声,这段时间心情的确挺不快的,笑出声来让自己的感觉好多了。

    坐在一旁的金匡虽然没插嘴进来,但他却在话里得到了不少信息,第一,这林大小姐和徐云之间的关系很暧昧啊,穿一条裤子……足够让人想入非非了。这么说来,以后若要和徐云搞好关系,绝对不能当着林大小姐的面带他接触女人,就算是让KTV的包厢公主给端酒都恐怕是忌讳。

    第二点,那就是这个叫林歌的年轻人,他虽然施行的保镖义务,但绝对不是保镖,能和林大小姐姐弟相称,敢对这新任会长说掐死他。这小子在他们身边绝绝对对是平等的自己人身份,绝对不是雇佣的手下之类的。

    这让金匡明白,若想搞定他在太弯开那处矿地的话,不仅仅要跟徐云和林大小姐搞好关系,这个疑似徐会长小舅子或者林大小姐小叔子的年轻人,也一定要搞好关系!

    他们和谐的开着玩笑,也缓解了机舱内紧张的气氛,每隔二十分钟左右,机组的安保成员都会来这里看一下两个还在昏厥的蠢蛋劫匪。叫方娅的空姐每隔半小时左右都会跑来一趟问问他们是不是需要什么。

    但徐云和林苏音都一口咬定,她是找借口来看看她的“心上人”小林歌。林歌从一开始的争辩,到后来都懒的理他们的玩笑了,但每一次方娅来,他却始终都会脸红。

    用徐云的话说:“童子军就是童子军啊。”

    “听你的意思,你好像早就不是童子军了?”林苏音这有意无意的一句,把林歌的囧态直接转移到了徐云的身上,搞的徐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事儿没法解释啊,而且他原本就的确不是童子军了啊,这既不能承认,也不能撒谎吧?

    好在,现在距离飞机降落还有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几个空乘安保人员走了过来,打破了这其的尴尬。

    “林先生,我们已经和地面取得了联系,警方的人都已经在机场做好了准备。”空乘安保人员道:“警方对这事很重视,局里的几个领导都到现场了,因为这事儿从来都没有发生在过我们航班上。”

    徐云微微一笑:“你可以跟地面联系一下,让他们转达给警方的领导,不要让他们那么紧张,两个劫匪都已经失去战斗意识了,一时半会还醒不了,一辆警车两个人都能解决这事儿。”

    “我跟他们说过了, 劫匪已经昏迷了。但警方还是觉得有必要谨慎小心一点。”安保人员挠头笑了笑。

    林歌翘起二郎腿道:“这么说没用,还不如直接让你们地勤工作人员转告警方领导,就说徐云和林歌就在这班航班上,警方绝对一点都不紧张了。”

    跟着空乘安保人员一起来的还有方娅,她一直都站在后面所以林歌根本没看到,听到林歌这么说,她惊讶道:“难道你们是特警?警方的领导都认识你们吗……好厉害哦!”

    看到方娅那崇拜的目光投过来,林歌急忙放下腿,端正的坐好:“不……不是什么特警,但警方的领导到是都认识,一起吃过饭……吃过饭而已。”

    “算了,让他们等着呗。估计秦婉儿也在现场呢。”徐云微微一笑:“可算是快到目的地了,这一路坐的浑身乏力,晚上得好好泡个澡消停消停了。”

    金匡及时提出邀请:“徐会长,不然这样,下了飞机之后,几位的一切我安排,反正我也安排了人来接我。大家一起吃个晚饭,晚上一起唱唱歌,到最好的洗浴心泡个澡,做做按摩好好放松一下。”

    面对金匡的邀请,徐云直接婉拒了:“金老板客气了,到了申江我们就到家了。说起来应该我尽一下地主之谊,但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其他事情,等哪天有时间了,在和金老板约。”

    “呃……这,呵呵呵,好,好,我等徐会长的电话!”金匡道:“二十四小时,随时欢迎徐会长致电,呵呵呵,不为生意,就为交徐会长这个朋友。”

    “呵呵呵……一定,一定。”徐云客气的笑了几声,心道你若是不为生意,怎么可能这么殷勤,显然莲会能帮他做带去很大利益的事情,不然他不会这么阿谀奉承的,既然这样,只要他在阮清霜那边确定了她弟弟打工的矿点,就可以要求金匡帮忙找人了。

    等到空乘的人都离开之后,林苏音突然冒出一句:“秦婉儿是谁啊?难道是让你不再是童子军的美女?”

    这话还真让徐云冒出一阵冷汗,我勒个去,事情都过去好几分钟了,怎么还抓着不放呢!徐云一脸无语:“你可别乱说,秦婉儿怎么也是申江警方方面的头把交椅之一啊,这玩笑可开不得。”

    “我才不管她是谁呢,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跟她有过关系……”林苏音说完,又看向了林歌:“鸽子,你天天跟着你哥,你不会不知道吧?”

    徐云投去求救的目光,只要林歌说句没有,这又不是撒谎的事儿。

    可林歌这小子可抓住了报仇的机会,得意洋洋的看了徐云,那意思是说,再让你刚才开我的玩笑呀?他嘿嘿一笑,摇摇头:“我是天天跟着我哥,但我们又不是基佬,又不会在一张床上睡,他私生活这方面,我还真不知道。”

    “我擦!你小子别公报私仇啊!说实话!”徐云现在真是哭笑不得了。

    林哥耸了耸肩膀:“这就是实话嘛。”

    林苏音撇了徐云一眼:“承认也没关系,我又不是那种人……太弯的思想毕竟比你们大陆开放,你承认也没关系。但我可不接受别人欺骗我。”

    这时候,飞机传来了即将降落的消息,徐云才终于逃避开了这个问题。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把林苏音带回到大陆来,到底是对还是错了……唉,谁让他倒霉,这辈子注定了命犯桃花呢?

    要怪也怪古醉人那乌鸦嘴,在徐云才岁的时候,就说他这辈子肯定是命犯桃花,注定和各路女人纠缠瓜葛不清不楚的。徐云是真心希望古醉人这番话是胡说八道没算准的啊,但现在看来,神算子就是神算子!岁看到老!

    一阵颠簸之后,飞机终于平稳的停落在申江机场,而那两个劫匪却依然在昏厥之,丝毫没有反应。

    所有乘客都没有下机,警方的人便首先冲了上来,在空乘人员的带领下到头等舱带走了两个昏厥的犯人。而这时候,和手下警员一起上飞机的秦婉儿和马长邦等警方领导都瞪大眼睛,看着徐云,惊呼一声:“徐云,难道是你?!”

    徐云指了指林歌:“是他动手解决的,你们要配合调查的话,带他回去!”

    秦婉儿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行了,你俩谁都先别回酒店,跟我回去配合调查。”说完,秦婉儿看了一眼林苏音,有些疑惑:“这位……”

    “我叫林苏音。”林苏音的太弯腔很轻易的把自己的身份透漏了出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秦婉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现在还真麻烦你先和他们一起跟我回趟警局了。”

    “嗯。”林苏音点点头,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用最低的声音在徐云耳边道:“你喜欢胸大的?”

    我噗!徐云有种吐血的冲动了都!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