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苏音看来,徐云在申江的面子还真不小,若是一般见义勇为抓了劫匪的人,警方虽然也会请回局里做调查然后会给单位写感谢信,送锦旗之类的。但徐云却绝对不一样,警局一把手马长邦都亲自邀请徐云他们上他的车,显然对徐云高看不只是一眼。

    原本强子也已经接到通知到机场接机,看到徐云和秦婉儿他们一同出来之后,显然表情很是惊讶:“云哥,这什么情况啊,大领导们都亲自来接你了?不会是又让你做什么冒险的事情吧?”

    “小事儿,回去有时间再跟你说。”徐云道:“你先回酒店吧,等会儿秦副局长会安排人送我们回去的,嘿嘿,是不是啊婉儿?”

    “抓了两个劫机犯而已,至于这么得意洋洋吗,对你来说只不过是顺手之劳,你还想让我代表人民如何感激你一下?”秦婉儿白了徐云一眼:“你去坐马局的车吧,省的他觉得我抢了他的面子他的风头。”说完,秦婉儿还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真是什么样的事儿都让你碰上了。”

    强子竖起了大拇指:“云哥,你牛,劫机犯也敢抓,我是服了你了。那我先回去给弟兄们说一声,等你回来。”

    “对了,强哥,给我姐安排一个上点档次的房间。”林歌对强子道:“用最高级的礼宾接待等级来接待我姐昂。”林歌一边说,一边看了看林苏音,示意强子,他们这次回来可不只是他们两个人,还带回来了客人。

    “成,我知道了!”强子看到林苏音的时候,眼都直了,这气质,那绝对震撼啊,云哥就是云哥,身边永远都不缺惊艳的精致女子啊,他可不知道跟徐云他们到申江的这位美女可是莲会的林大小姐,素有太弯第一美的称号。

    不仅仅是徐云他们要到警局配合调查,遭到抢劫的四个人也都要去配合警方讲述口供,包括肥富太,风姿少妇,金丝边框眼镜男,还有鸿泰煤矿的大爆发金匡,都全部被请到了警局去。

    这回局的队伍相当浩荡,警车后面跟着的都是去接机的豪车,肥富太的系宝马,金丝眼镜男的保时捷卡宴,风姿少妇的奥迪A,当然,最夺人眼球的还是大爆发金匡的巴博萨特殊定制型的超级六轮皮卡,那车看上去就是跟装甲似的,徐云之前开过的那辆福特猛禽皮卡跟这车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金匡这辆车绝对不下千万,估计是什么宾利。劳斯莱斯的都坐腻歪了,不然也不会买这么一辆超奢侈的皮卡吧?

    徐云终于明白金匡身边的小女友……哦,不,是干女儿,为什么敢跟他开口要玛莎拉蒂了,恐怕这、五百万在金匡眼里,根本就是九牛之一毛。就现在的煤矿运营成本加上洗煤成本和跑关系的花销,金匡一天的损失就不下一辆玛莎拉蒂的钱。

    众人到了局里之后分别被带去录制口供,然后在警方手里取回了自己被劫走的首饰和现金,遭遇抢劫的这些人都很默契的选择了矢口否认一件事儿,那就是他们被强迫刷走的上百万。

    徐云他们完事儿之后,秦婉儿直接安排了一个手下的警员开车把他们送回星凯大酒店。

    这时候还没完事儿的金大老板马上给门外等自己的司机打电话,让他打辆车跟上送徐云回去的那辆警车,看看他们住在什么地方。金匡可不想就此错过了和徐云交际的机会。

    等到所有人都处理完事情之后,金匡去自己那辆豪气万天,在警局院子里都遭到无限围观的巴博萨皮卡内,拿了些东西出来。

    大老板就是大老板,出手就是大方,他跟自己的干女儿一路在警局里疏通关系,但凡是碰见的人,那就直接两盒九五之尊塞到手里:“警察同志真是辛苦了呀,社会如此安定团结,全部都是因为有你们啊!”

    对警局的人来说,包括领导阶层,一天的工资都买不起这两条烟啊,所谓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基本上所有人都对金匡笑容满面,即便是金匡向他们打听马长邦和秦婉儿的办公室,都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金匡。

    金匡敲响了马长邦的办公室,得到同意之后便直接开门进来,马长邦看到金匡之后,微微一怔:“金老板对吧,你还有什么事儿?”

    “今天这事儿多谢马局了,我也没别的事儿,就是去太弯这一趟,带了点特产。一点小意思,马局也别客气,我给您放桌上。”金匡说完就把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了桌面上。

    不等马长邦开口,金匡就先提出了告辞:“马局,我知道您是曰理万机的,您先忙,这段时间我都在申江,呵呵呵,改天我约您喝茶。”

    金匡可是跟各地官员打交道的,早已成精的老狐狸,很清楚第一次见面不能请人去吃饭的道理,现在反贪反腐抓的那么紧,谁敢再不了解的情况下就跟第一次见面的人去赴宴啊。

    等到金匡离开了办公室,马长邦才一脸疑惑的打开桌子上那个小盒子,他还真是挺好奇这里面是什么太弯特产。

    这一打开,马长邦就傻眼了,一块万国手表啊!而且一瞅就不是俗品,显然是块价值不菲的奢侈名品!马长邦啪的一下把盒子关上,然后默不作声的放到了自己的抽屉里锁上……

    他可不会傻到带这么贵的表,不是没有人因为“手表门”的事情给撸下乌纱帽的,这种名贵的手表,还是等他有需要的时候送人用吧。反正不是自己花钱买的,送出去他也不会觉得心疼。

    金匡搞定了马长邦之后,又到了秦婉儿的办公室。

    面对这金老板的到访,秦婉儿显然有些诧异:“金老板,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搞清楚吗?”

    “没没,绝对没有。”马长邦道:“你们的服务态度和办事效率可比我们南江那边的警察同志好多了,呵呵呵,秦局,我就是想来谢谢你的。没别的意思,我去太弯也没买什么东西,顺路看到几个包不错,今天您这么辛苦,这个就送您了。”

    金匡说完,他身边的女人就有些依依不舍的把一个崭新的驴(LV)牌限量版的挎包放在了秦婉儿的办公桌上。

    “金老板,您太客气了。这个我不需要,您还是收回去吧。”秦婉儿道:“我做的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这样做可就是贿赂了,在我还没有生气之前,你还是快拿走。”

    “别,别,别,秦局,我真不是什么贿赂的意思,一个包能值几个钱啊,是不是?就是我一点小心意!”金匡道:“我真没任何其他的意思,真的,秦局,你可别误会我的好意。”

    秦婉儿微微一笑:“就当是我误会你了,但你还是要把你的包收回去。虽然我对奢侈品没什么研究,但我也毕竟是女人,这限量版的LV恐怕没有几万块是买不到的,这一点我也知道呢。如果你把包收回去,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还可以说,如果你不把包拿回去的话……”

    “收回,收回!”金匡马上改变了应对方法:“秦局,说真的,我还真有事儿求您呢。”

    秦婉儿皱了皱眉头:“哪方面的?”

    金匡摇摇头:“绝对不违反原则,就是私人上的。秦局,我就直说了吧,我看到您跟徐云徐先生关系挺不错的,我是想通过你结识一下徐先生,真没其他意思,在飞机上我和徐先生挺聊得来,但谁知道有人劫机,害得我都忘记了问问徐先生电话号码了。所以……”

    “你是想跟我要徐云的电话号码?”秦婉儿怔了一下:“刚才你也有机会跟他自己要啊。”

    “咱是老实人,没进过几次警察局,这不是一紧张就忘了。”金匡笑着道:“秦局,你是不知道,我这个人若是欠了人家人情,那就睡不着,我必须当面感谢一下徐先生,不然的话我这辈子都寝食难安了。秦局,这都是私人事情,不牵扯任何公家违纪的情况,您说是吧?”

    秦婉儿想想,这倒也是:“你就只是为了感谢感谢他?”

    “对,我就是想打个电话感谢感谢他,秦局,你就帮帮我吧,圆我这个想法。”金匡再次恳求道。

    秦婉儿最终拗不过金匡的恳求,便把徐云的电话告诉了他。金匡再感谢之后,又试图让秦婉儿把包留下,可一提到包,秦婉儿就要翻脸,金匡最终只能带着他没送出去的名包离开。

    这土豪老板离开的时候,可谓是整个警局的人都欢送啊,基本上人人手里都抽着他给的九五之尊啊,能不对他有好感吗。金匡就跟首长出行似的,打开窗户挥挥手,示意同志们辛苦了!

    离开警局之后,金匡就给司机打了电话,问他:“现在什么情况?”

    司机道:“他们刚进了星凯大酒店,这里的工作人员似乎跟他们都很熟悉,他们也没登记开房,就直接上楼了,可能有已经准备好的房间吧?”

    “你马上给我在酒店订好房间,我现在就赶过去。”金匡道:“如果能在前台打听一下刚才他们的房间在几楼,然后安排临近的房间,那就更好了。这事儿就交给你了,一定给我办好。”

    “是,金总,我马上就办!”

    金匡挂了电话,对身旁的干女儿道:“宝贝,今天咱们不回南江了,干爹带你住申江最高档的五星级大饭店,晚上我们在窗边,看着夜景,然后好好的恩爱恩爱,哈哈哈。”

    “那你可要好好准备准备,别每次都破十一秒的纪录昂。”

    “不会不会,我不是在太弯买了最正宗的‘威猛哥’吗,哈哈,一片顶过去五片,保证让你****。”金匡现在心情很不错,甚至可以说,相当好。因为他只要和徐云接触上,那就是跟莲会有交情了。在太弯开矿的事儿,便可以提上曰程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