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回到申江之后而放松,冷尘什么时候会出现还是一个未知数,回到房间放下东西之后,他便打电话给阮清霜,把自己回来的事情告诉了她。想来这些曰子里,阮清霜也一直都在担心徐云的情况。

    阮清霜也把琴岛影视广场装修情况已经进入尾声的事情告诉了徐云,因为佐媚烟离开太弯之后并没有回济北,而是直接到了琴岛,所以在太弯发生的事情,阮清霜也多少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倒不是因为佐媚烟长舌头,都是阮清霜追问的太紧了。

    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阮清霜就提出了一个让徐云有些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那……莲会的林小姐是不是也跟你一起到申江了?”

    “嗯。”徐云点点头,没有否认:“莲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的确需要放松一下心情。”

    “林会长生前的嘱托肯定是希望你可以照顾林小姐一生,你有什么打算。”阮清霜淡淡道:“以后还会跟她回太弯吗?佐媚烟都跟我说了,你现在已经是莲会的会长了,似乎莲会和爱国组织保钓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你也会向林会长那样,为了大义而……”

    徐云回答的很干脆:“可能我还真没有林会长那份大义。幸好现在莲会和保钓组最大的威胁已经被铲除了,我觉得太弯那边并不需要我长时间守在那里。当然,如果他们再碰到什么麻烦的事情,有需要我帮助的话,我还是会义不容辞。即便不是为了果果,为了你,只是为了他们,我也会的。”

    “如果你说你不会,那就不是你自己了。”阮清霜微微一笑,她的那份包容简直能让徐云感动到无言以对:“那你好好招待林小姐,然后注意休息。等闲下来,就到琴岛来看看吧,我觉得天娱集团也需要你名正言顺的接手了呢。”

    “好的。”徐云答应下来:“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关于你弟弟的事情。”

    阮清霜听到这里,心情就有些复杂了:“我一直都在打听,但一点有意义的消息都没有。徐云……你不用安慰我,我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现实的准备,我现在,只……只希望,即便是人死了,也能埋到祖坟。”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上次找人打听到,是说你弟弟在鸿泰集团下属的一个正规矿区工作,对吧?”徐云道。

    阮清霜点点头:“是啊,但我一直都怀疑这个消息的准确姓,如果是鸿泰那种正规的大煤矿集团,即便是出了事情,也会走正当渠道解决吧,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有些怀疑他并没有在鸿泰煤矿工作。而是那些小型的私人黑矿场,毕竟哪些地方的工资更高。”

    “相信我,不管他是在鸿泰,还是在那些小型的私人煤矿上,我都会给你找到一个最终的答案。”徐云道:“而且很快就会找到,机缘巧合,碰到了鸿泰老总金匡。”

    阮清霜微微一怔,她真的没想到徐云会这么说,毕竟徐云在这件事情上,一直都没有特别的表态过。当然,阮清霜了解徐云,他不会做那种没有把握的承诺,所以他才一直没跟她开口说过这件事情,而这次他这么说,显然是有把握了。

    “你要去南江找鸿泰的老板询问?”阮清霜问道。

    “不用我去南江,鸿泰的老板自然会送上门来。”徐云微微一笑,拿着手那张金匡递给他的烫金名片道:“有了消息之后我在联系你,你保持好心态,放松心情就好。”

    阮清霜点了点头:“嗯,那你自己也多注意身体。有事情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大约半小时之后,林苏音也换好了衣服走出了他们给她安排的套房,绝对是贵宾级的接待,星凯最奢华的总统套房。恐怕也只有这样的规格,才能配得上莲会的大小姐吧。

    林歌一早就在林苏音门口等着了,看到她走出来之后,便上前到:“饿了吧姐,走着,去尝尝咱们酒店招牌药膳怎么样。”

    “这酒店是你们的?”林苏音刚才在房间换衣服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了,看来徐云比她想象的还要神秘:“申江可算得上是国际化的大都市了,在这里拥有这样一栋酒店,经济实力恐怕要相当雄厚吧。”

    这时候徐云也在房间推门走出来:“就算是帮朋友的忙,我们只是在她有事儿的这段曰子帮她打理一下。”

    林苏音看了一眼徐云,她可不相信这话:“什么朋友,这么相信你……这都敢交给你打理?”

    “姐,你还真别小看我哥的信任度。就好比如你,就好比你对我哥的信任,不也一样敢把莲会都交给他吗。”林歌道:“这种信任可不是可以形容的,不是吗?”

    林苏音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一脸明白了的神情点点头:“看来,这家酒店真正的主人,是个成功的女强人吧?”

    “……”徐云瞥了林歌一眼:“少说话,多做事儿,有这闲工夫,你到不如先下去看看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得了,算我多嘴。”林歌咧嘴一笑,走在前面。

    林苏音看了眼徐云:“生活蛮丰富嘛,怪不得不愿意留在太弯呢。看来你身上可是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啊。”

    徐云耸了耸肩膀,无所谓道:“在大陆的所有事情你恐怕都不了解,我不留在太弯,自然是有我自己的原因。”

    “呃,你别误会,我没有要让你解释什么的意思。”林苏音道:“毕竟,按照现状来说,是我闯入了你的生活。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或许最开始,我还曾以为是你毁了我的生活。但现在想想,其实是你拯救了我的生活,我才是那个麻烦。”

    “别那么说。”徐云道:“我可没把你当麻烦和包袱。”

    林苏音莞尔一笑:“我知道,只是我自己把我自己当麻烦和包袱了。”

    就在人准备去吃晚饭的时候,金匡却迎面走来:“哎哟哟,怎么这么巧啊?!这不是徐会长和林大小姐吗!怎么,你们也住在这里?哎呀!”

    金匡一拍大腿,表情浮夸的说着,就好像碰到了千年一遇的机缘巧合似的。其实他早就了解了,他让司机去安排房间的时候,就打听到了,人家前台可不会骗人的,说徐云是这里的老板,那肯定就是了!

    一瞬间,金匡对徐云的看法再一次百六十度的大转变,之前他认为这年轻人是通过机缘巧合得以上位,但现在看来,恐怕还真不是这样,这年轻人的能力估计远甩同龄人几百条街了。

    “金老板?”徐云也实在是很诧异,他虽然知道这金匡一定会找到自己,但还真没想到这家伙行动这么快:“怎么会是你啊?”

    金匡继续浮夸的表演着:“这不是在飞机上碰到那么大的事儿,心里也慌,出了警局之后就想休息休息,所以就到这里来开了房间。真没想到徐会长也订了这里的房间啊,这叫什么,这叫无巧不成书!今天咱们有缘碰面了,那怎么也要让我请你吃顿饭!”

    “呵呵呵,金老板,既然那么巧,我又怎么好意思让你买单。”徐云淡淡道,若不是有事情要让金匡帮忙,他当然可以宰宰这富到流油的大爆发:“你都住在星凯了,那我也必须尽到地主之谊。”

    金匡没想到徐云会承认这酒店是他的,眼珠子一骨碌:“徐会长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酒店……”

    “金老板,你就别再演了。”林歌耸了耸肩膀:“你这表演太浮夸,让我想去认为你不是装的,都很难去相信。咱也不揭穿你是故意安排的这巧合,你也就别装着看不出来这酒店跟我们的关系了。”

    金匡笑的很尴尬,林歌直白的把一切抖出来,多少让他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的感觉。

    “他说话就那样,金老板别介意。”徐云道:“走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晚饭,多两个人也就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儿。”

    “徐会长,那我可真是不好意思了啊!”金匡对徐云还是挺有好感的,至少徐云给他留了面子,不像林歌那样说话毫不留情。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鸿泰一大老板,年轻人面前,若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也说不过去啊。

    徐云微微一笑:“金老板,我这饭可不是白请的,哈哈哈,顺道想找金老板打听个事情。”

    金匡连连点头:“只要我知道的,那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徐会长有什么事情尽管问。”别说是徐云请客了,就算是他请客,徐云问他什么,让他办什么,他都毫不犹豫就给办了!只有维护住和徐云的交情,才能去谈在太弯开矿的事儿嘛。

    徐云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那我就先谢谢金老板了,请。”

    众人一路来到饭桌,强子和小东北他们一切都安排好了,只是让强子有点诧异的是,原本说只是陪一个贵客,现在咋又多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呢。

    “好久不见。”林苏音看到小东北之后,笑着打了声招呼。

    小东北嘿嘿一笑:“林大小姐好,今天你尝过我们的药膳之后,保准你以后吃什么都不觉得比这个香。”

    “你还挺自信呢,咱姐可不是为了吃而吃,美容养颜才最重要。”林歌在旁边道,然后又压低了声音对小东北指着金匡道:“看见那胖子没,一会儿咱哥问他什么事儿,他若是不老老实实回答,咱俩就废了他。”

    小东北紧张的看了眼金匡,然后毫不犹豫的对林歌点点头:“嗯!”

    【ps:近期一直在存稿,就是想参加参加爆更周,000贵宾1章,存稿已备,发多少就看你们的了。为面子而战。】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