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板,我开诚布公,今天跟你坐在一起,希望你能帮我打听一个人,在你的鸿泰煤矿工作的人。”徐云道:“如果金老板愿意和我交这个朋友的话。”

    “徐会长,我绝对会拿出百分之一百的诚意跟你交朋友。”金匡坐在椅子上,浑圆的肚子几乎顶在了桌面上:“你只需要告诉我名字,当然,若是能告诉我他在什么部门就更好了。我保证马上打电话让人事部的人查看一下,五分钟之内就给你答复!”

    “他叫阮超,就是普通的下井工人。”徐云说完,指了指林歌:“年龄和他差不多吧。”

    金匡看了看林歌,摸了摸下巴:“这么年轻的话,看来并没有在鸿泰做多久啊。”说完,金匡已经拨通了公司助理的电话,直接下令:“让人事部给我查一个人的资料,阮超,男,20左右,矿井工人。现在就查!五分钟之后给我答复!”

    说完,金匡就挂掉了电话,从他的语气上可以听得出来,他在鸿泰的地位那就是皇帝级别的,说话都跟下军令似的。相当有力量,绝对不准许手下人有半分忤逆他的意思。

    “虽然阮超年纪不大,但去做煤矿工人,大约也已经有年的时间了吧。”徐云微微一笑:“这可不是刚去的新人。”

    “徐会长,这你可就不知道了,我们鸿泰煤矿可是正儿八经的煤矿集团,不可能招聘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到矿井下面去工作,这明显是不合法的。”金匡笑着道:“在这种原则姓的问题上,鸿泰煤矿可不像是那些小黑矿一般,十四五岁的也敢招,一个月两千块钱就能打发。”

    林歌对这些煤老板大爆发似乎并不感兴趣:“现在这都什么社会了,不违反点原则,不违反点规定,能让那钞票跟长了翅膀似的往自己口袋里面钻吗?金老板,你这话糊弄小学生也就罢了,给我们装好学生,我们可不相信。”

    几人聊了几句话的时间,金匡的手机就响了,他也没来得及跟林歌辩解,便接起了电话:“查到了?……嗯……好,知道了。”

    挂掉电话,金匡用一个无奈的眼神儿看向徐云:“不好意思,徐会长,或许你搞错了,鸿泰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人事部已经查询过人事系统了,这电脑程序是不会出错的。”

    徐云微微一笑:“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查得到,我也就不需要麻烦金老板了,不是吗?”

    金匡皱了皱眉头:“徐会长何出此言?”

    “金老板,有些话我也不用挑的太明白,南江作为煤矿大省,除了你们鸿泰这种大型的煤矿树立根基的集团,还有很多小型的私人煤矿,这一点全国人民都清楚。有多少无证经营的小矿井,我们不得而知,但你肯定比我们都清楚。”徐云道:“那些小型违规没有什么安全措施的私人煤矿,在这几年很难找到长期合作的供销合作方,这都是国家严查的结果。所以大部分南江黑矿井的小老板,都希望把自己往鸿泰身上靠,即便是以较低的价格转手给鸿泰,他们也不赔,鸿泰也有利益。双赢的合作关系,想必金老板也不会拒绝吧。”

    金匡看着徐云,始终一言未发,这已经是行业里面不是秘密的秘密了,但还真没有人当着金匡的面提起来过,毕竟这事儿挺忌讳的。如果按照公式计算,鸿泰生产一吨煤需要的消耗以及人工工资费用,要远高于小煤矿的两倍甚至是倍。

    而小煤矿开采的煤用不高于鸿泰生产成本的价格销售给鸿泰,他们都不会亏损,虽然赚的是少了很多,但是不用冒什么风险,这就足够了。

    久而久之,这条产业链也就成了算不上秘密的秘密,大家都明白,而且又对双方都有利,何乐而不为。

    因此,想要搭上鸿泰这条大船的小煤矿老板,在金匡面前那都是跟班小弟。南江作为一个煤矿大省,百分之六十的有钱人都是靠吃煤矿这口饭,金匡作为鸿泰的大老板,在南江的地位那就不言而喻了。可以说,在南江,他说他是老二,也就只有南江的书记一个人敢说自己是老大。

    “徐会长这话到不假,有些合作都是为了双赢的目的。”金匡道:“也不算是违法犯纪吧,只是稍微跟规定有些出入而已,呵呵呵……徐会长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了?”

    “金老板别误会,我可不是国际刑警,也不是联邦探员,更不是华夏特工,我只是想找一个人而已。”徐云微微一笑:“金老板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金匡双手拇指狠狠的揉了揉太阳穴:“不瞒徐会长说,在南江,打着鸿泰的名义招人的小矿井真的太多太多了,他们有些人的确会为了减少生产成本而招未成年下矿井,也会为了减少生产成本而消弱安全防护方面的花费……这一点我承认。但,徐老板若是想要我在那么多小煤矿老板的手里找这么一个人,那还真是有一定的难度。”

    “如果没有难度的话,我就不会和金老板坐在这里喝酒了吧?”徐云微微一笑,端起酒杯:“金老板,我敬你一杯。大家都是社会人,都明白无利不起早这句话的意思。金老板想要跟我交朋友,无非也是因为我能在一些方面帮助到你,不是吗?”

    金匡笑的很尴尬:“哈哈哈,我就是看徐会长年少有为,就是交朋友……单纯的交朋友……”

    “那金老板能保证以后不会有事儿找我徐某人去做吗?”徐云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金匡回答的很委婉:“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朋友之间帮点忙,那谁还好意思拒绝啊,您说对吧徐会长?你放心,你要找的人,只要在南江,只要是做煤矿工人的,我就算把整个南江的矿井都找遍,也一定给你找到这个人。”

    “金老板,这可是你保证的。我可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徐云说完把酒杯放在嘴边一饮而尽:“先干为敬。”

    金匡也喝的爽快,但心里却还真有点犯愁,南江那么多矿井找这么一个人,无疑就像是大海捞针啊。而且有些小煤矿出事儿都是很正常的事儿,发生过死人事件的也多了去了,金匡也不能保证那些小老板都跟自己说实话不是?

    说真的,徐云给他的出的这个难题,还真够困难的。但金匡很清楚徐云话里的意思,如果自己不给他把这事儿办好了,那以后也别指望他能在太弯帮他什么忙。

    这说起来就像是一场交易似的。

    “徐会长,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金匡道:“但你要给我一点时间,我慢慢查,呵呵呵,这可不是五分钟能搞定的事情了。”

    “理解,理解。”徐云道:“我想金老板也一定希望尽快解决,对吧?”

    金匡频频点头,不管怎么样,今天他算是搭上了莲会的船尾,只要自己把事儿做好了,直接上了莲会这条船,太弯开矿的事儿那就是小菜一碟了。

    众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林苏音第一次吃药膳,还真特惊奇,因为这药膳完全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她一直都以为药膳就是带着一股药味难以下咽的菜系,却没想到阮氏药膳一点都没有那些药的味道。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秦婉儿应酬完局里的饭局之后也赶回星凯大酒店。今天这饭局可不是往曰,是关系到叶法拉可否顺利行使监外服刑的事情。所以秦婉儿必须参加。

    一切结束之后,秦婉儿得到了确切的答案,那才回来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徐云。

    她刚到酒店就听说徐云正在和那个金老板一起喝酒,她没去跟他们搀和,而是直接去了楼上房间。

    “对了,徐会长,我还有件事情,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金老板微微一笑,把手里一张便签纸递给徐云:“这是那位叫方娅的空姐让我转交给林兄弟的,呵呵呵,我知道林兄弟对我有成见,我还是转交给你吧。”

    徐云接过来看了一眼,一句话和一个电话号码。看来那空姐真的对林歌是一见倾心了。

    林歌闻言脸上一红:“给我!”

    “还是我给你保管吧。”徐云没有把那便签纸给林歌,生怕他一冲动就给丢了,既然人家方娅都那么主动大方了,那就不如让她再主动大方一点。

    徐云一边和金匡喝酒聊天,一边给便签纸上的号码发了一条简讯:林歌的电话是XXXX,他小子碰到心动的女孩就腼腆,所以哥希望你主动一点,祝你成功,我会帮你。落款是徐云。

    很快,徐云就收到了方娅的短信回复:谢谢云哥。

    林歌完全没看到徐云的小动作,他现在脑子还是蛮乱的,尤其是刚才那金胖子说完空姐给他留了电话之后。这么多年苦苦抱怨自己没桃花,今天桃花突然开了,还真让林歌有些接受不了呢。

    好在这事儿众人都没有再提,林歌也稍微缓和了一些。就安静坐着等饭局结束。

    直到金匡酒足饭饱,徐云才给他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希望金匡能尽快帮他找到他要找的人。金匡答应之后,回到房间连打了一百多个电话,才和那娇小的姑娘相拥而睡,可能是喝酒太多了,就算吃了“威猛哥”的他,也不复当年之勇,十一秒,完破记录……

    【ps:求兄弟们帮忙了!关注1K官方微信号的兄弟们有福利了,5月2曰-6月9曰期间,邀请任意新用户关注并发送“@笔仙在梦游”至1K官方微信号(ap_1k)即可赢得现金奖励。每名新用户奖20贵宾票,由1K官方代为发给作者,上不封顶。 如果@我多的话,我也会得到更多推荐的机会,所以希望诸位兄弟们拿出手机帮个忙!】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