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等人也都准备回房间休息,林苏音的房间就跟徐云相邻,等到徐云开门之后,她似乎也没有要回自己房间的意思:“不准备请我进去坐坐吗。我可是刚到大陆,还有点不适应呢。”

    “当然没问题。”徐云盛情相邀:“进来喝点东西聊聊天可以,若是让我陪你征战LOL那可就算了,我天生就不是那块料,去哪队坑哪队,都知道我是坑神。LOL的话就让林歌陪你。”说着,徐云便走进房间,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秦婉儿正在他房间上网呢。

    两人突然走进来,搞的秦婉儿也有些不知所措,她放下电脑解释道:“我可不知道你晚上约了人,不然就不到你房间等你了。”

    林苏音从下飞机就觉得两人关系不一般,现在就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也没留下来的意思:“既然你还有事儿,那我就去找鸽子陪我LOL去了,祝你们今夜过的愉快。”

    “你可别误会,我就是来通知徐云一件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秦婉儿怔了一下,表情有些尴尬道:“徐云,我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吧?你这位小女朋友可能是误会了。”

    “你们都误会了。”徐云脑袋都大了:“既然来了,大家就相互了解一下,认识认识吧,我去给你们泡茶。”

    “不用了,我就是来转告你一件事情而已。”秦婉儿道:“明天叶法拉便可以出狱了,监外服刑的事情批下来了,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当警方需要她配合的时候,她一定要随时和警方配合。”

    “雍和都挂了,警方恐怕也不需要她配合什么了吧?”徐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心情大好:“明天什么时候出狱,我去接她。”

    秦婉儿耸了耸肩膀:“八点之后刘洪就上班了,审批件他最后在签个字,盖个章,你就可以带人离开了。我相信叶法拉希望越早越好。”

    “我觉得也是。”徐云点点头。

    “行了,那我先走了,你好好陪客人吧。”秦婉儿说完便转身离开,她似乎对这位远道而来的林大小姐并不感冒,这或许跟林大小姐身上带着的那股醋意有很大的原因。

    林苏音似乎也对秦婉儿这位女警官没什么兴趣,也没答话,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等到秦婉儿离开之后,林苏音才开口问道:“叶法拉是谁?为什么在监狱里?”

    “嗯……怎么说呢,她就是这栋酒店真正的老板。”徐云道:“因为做错了事情,所以才被关进去了。”

    “是你想办法把她捞出来的?你还挺有一手的。”林苏音惊讶道:“黑白通吃啊。”

    “是我把她送进去的。”徐云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能监外服刑,完全都是她自己用良好的表现争取来的,她在服刑期间立下的功劳,足够让一个刚进警局的小科员直接升职到公安厅做厅长了。”

    林苏音睁大眼睛看着徐云:“那你就更厉害了……都把人家送进监狱了,人家还把酒店给了你?徐云,你对女人的魅力可比我想的还要大。”

    “这酒店的归属可真有点麻烦,如果不是因为她还有罪在身没办法接手。我绝对会马上把酒店交还给她。”徐云道:“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一身醋坛子的味道?这……还真让我挺头疼的。”

    “嗯哼,知道了。”林苏音道:“我是后来的,你身边那么多先到的都没吃我的醋,我当然没资格吃醋了。算了,我也不想多了解是,知道的多了也没有意义是吗?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去接人呢,我去找鸽子征战LOL去。”

    徐云耸耸肩膀,没有留客:“就怕他小子现在也没玩游戏的心情,哈哈。”

    林苏音不明白徐云的意思,当她走到林歌房间门口,听到他在里面打电话的声音之后,便恍然大悟,徐云说的没错啊,这小子现在可真没玩儿游戏的心情。

    ……

    林歌回到房间才准备洗刷睡觉,就听到了手机响起。

    知道他联系方式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只要是来电话,一般都是有重要的事情。徐云就在他隔壁不远的房间,所以绝对不可能是这边的事情。但他拿起手机发现是申江来电之后,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在申江,谁会联系他啊?

    “你好,哪位?”林歌接起电话问道。

    电话那边的人深呼一口气,才终于开口了:“是林歌吗?你好,我是方娅。”

    嗡!林歌这小脑子一下就嗡鸣了,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如何开口接话了呢,他傻愣了半天,砸吧砸吧嘴唇,半天憋出几个字:“是……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不好意思,突然冒昧的给你打电话。”方娅道:“是云哥把你的号码发给我的,嗯……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谢谢你。”

    “谢我?”林歌一怔。

    方娅道:“对啊,今天在飞机上的事情,我想谢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在航空公司飞了两百多次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当时真的吓坏了,幸好有你……”

    林歌嘿嘿笑了笑:“应该的,应该的,这事儿既然让我碰到了,我就不可能让劫匪那么嚣张。这都不是事儿,你不用放在心上,真的。”

    “可我还是想谢谢你,不然的话,我心里会过意不去。”方娅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吃个夜宵。”

    林歌啊了一声,半天反应过来:“那个……你们空乘不都是挺忙的吗,我那好意思因为你的感谢而占用你的时间。你们好不容易落地下休息,家里人肯定也希望你们多陪陪他们,呵呵呵……还要好好休息,准备下一次航班,时间那么紧张,我怎么好意思打扰。”

    “我晚上已经跟我爸妈吃过饭了,我给他们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了。他们都说一定要我好好感谢你一下。”方娅坚持道:“而且公司因为这个事情,给了我一周的假期呢,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所以我不想错过了感谢你的机会。”

    没等林歌开口,方娅继续道:“如果你不让我谢谢你的话,我心里会一直都过意不去的。你就给我个机会吧?当然,如果你觉得我打扰了你的话,那我只能说声抱歉。”

    林歌摇头道:“没,没有,这有什么好打扰的,呃……那个,那我们去哪里见?”

    “这么说,你答应了?”方娅声音激动道:“谢谢你!你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我请你!”

    “那咱们就随便找个肯德基吧。”林歌又没有和女孩子约过会,哪知道选地方啊。

    “啊?”方娅有些惊讶:“那会不会显得我不太重视呀?我可是想找个地方好好谢谢你,要不然,我们去名岛喝咖啡?或者江岸路那家新开的法国菜?”

    林歌笑了笑,方娅说的哪些地方都是一杯咖啡就敢宰你八百八没商量的“黑店”,他才不会去挨宰:“夜宵随便一点就好,若是哪些地方,我就不去了,去肯德基,我请你喝东西。”

    “不不不,说好了的,是我感谢你,怎么能让你请我。”方娅道:“那好,那就肯德基,去哪家店?”

    “你找个你就近的吧,我开车过去方便。”林歌笑道。

    方娅点点头:“那好,我把地址发给你,我现在就过去等你!”

    挂了电话之后,林歌整个人都犹如沐浴春风,幸亏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没喝酒,这就是天意啊!毕竟是今生第一次和女孩子约会,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话,林歌迅速的换了身衣服,然后竖了竖头发,才得意洋洋的开门准备离开。

    林苏音站在门口,一脸坏笑的看着林歌:“弟弟,这是去哪啊?”

    “我……呃,有点事儿!”林歌这解释也太牵强了。

    “唉,不开窍啊。”林苏音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是我,有自己心动的女孩那么主动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一个吃完夜宵还可以泡泡温泉的高档曰料店,可不是选择肯德基这么低档次的地方哦。”

    林歌脸色腾一下就红了:“苏音姐,你偷听我讲电话?!”

    “咳咳!别说那么难听昂,我可不是偷听,我本来是想找你打几局LOL的,谁知道你再打电话,我就没敲门打扰你。你声音那么大,我就在门口,总不能因为不听你打电话,我就堵住耳朵吧?”林苏音道:“你放心,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干嘛不好意思,去约会姐姐很支持,就算你带女孩去开房间,我都乐意帮你刷卡买单。”

    林歌哭笑不得:“姐,你就别在损我了,我就是推脱不开,去一下别伤了人家心,我可没别的想法。”

    “我到希望你有别的想法。”林苏音吐了吐舌头:“祝你一帆风顺,晚上最好别回来。”说完,林苏音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歌叹了口气,摇摇头,去敲开了徐云的房间:“哥,车钥匙都在你这房间吧,我出去一下。”

    徐云二话不说,直接把钥匙拍在林歌手里:“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祝你马到成功!”

    “……”林歌满脑子一头黑线:“你也偷听了?”

    “我可没和林苏音似的跑到你门口偷听,但你们在走廊的对话,我想听不到都困难。”徐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嘿嘿,你总不能让我堵起来吧?我哪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会说一些不想让我听到的小秘密。”

    林歌把那辆卡宴的车钥匙塞进口袋,愤愤道:“你丫就知道跟着给我下秧子!”

    “我可是好心好意。”徐云道:“不过,在某些观点上,我绝对支持林苏音的意思。今天晚上,你一定要攻城拔寨,不能给咱们男人丢人。晚上最好别回来了,你若回来,我就看不起你。”

    林歌一把将徐云的房门关上:“我管你丫看不看得起我,我就是纯洁的赴宴!纯洁!纯洁!你们的节艹难道都碎了吗?”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