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人家方娅坐在那么豪华的车上走人了,薇薇的面子上可挂不住了:“哼,这下可被人比下去了吧?人家开的是卡宴,保时捷卡宴,你看看你呢?不就是个奥迪A6吗,还跟人家面前装的那么大,这下丢人了吧?你把我在方娅面前的面子都丢光了!”

    “宝贝,你别生气啊,你听我跟你说,你看那小子穿的,他像是开卡宴的人吗?”薇薇老公道:“我就直说了吧,这小子估计就是人家老板的一个司机,这车是老板的,他开出来装装而已,你不会真相信了吧?”

    “不管他是不是装的,但我现在就是在方娅面前丢了面子!你说我怎么找回来?哼,就算人家是开的老板的,那她也有资格在我面前说,她男朋友开的是卡宴!而我男朋友开的就是破A6而已!”薇薇越说越生气,平曰里她引起为傲的奥迪A6,在人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豪车面前,居然那么掉价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比人气死人,车这东西,就是代步工具,有钱的买好一点,没钱的买便宜一点,不就是个开吗?就算你开的是系A8或者是大奔新S级,但在人家宾利和劳斯莱斯面前还不是个屁?在想想即便是宾利劳斯莱斯加起来,不也买不了一辆布加迪的超跑么?

    就算开得起布加迪了,可也一样有富人可是开着阿帕奇直升机天天游走在沙滩和海洋之间。

    所以,这攀比永远是无止境的。薇薇以前觉得她家A6就很厉害了,那是因为她身边的朋友找的老公最多也就是这个档次。突然出来个秒杀他们的,她心里当然接受不了,这就是攀比心气死人的道理。

    “你听我说,你相信我,咱们现在就跟过去,我保证那小子根本连星凯八十八楼酒廊怎么上都不知道!更别说他喝得起里面的酒了!”薇薇老公道:“但我们去,我们去哪里,我们喝十二万一瓶的红酒!到时候你就可以给方娅打电话,问问她为什么她和那小子不在酒廊,到时候你的面子就找回来了!”

    现在不仅仅是薇薇想找回面子,她老公同样是想找回面子!

    “那还等什么啊!快点开车啊!”薇薇这一着急不要紧,她老公一着急就把人家旁边那辆停放的亚迪F蛋给刮了,还刚好被人家车主出来看到,没办法,白白赔了五百块钱,开着被刮伤的汽车直奔星凯大酒店去了。

    ……

    方娅坐在车里很诧异的看着林歌:“真没想到你这么有钱……如果早知道你这么有钱的话,我可能就不约你了。”

    “为什么?”林歌愣了一下:“你不是说要谢谢我吗,这跟我有钱没钱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一定是个穷光蛋,你才会请我喝杯雪顶吃个圣代?”

    “因为层次不一样啊,我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感谢的起你们这些有钱人啊。”方娅道:“就好比现在,我根本承受不起请你到星凯八十八楼的酒廊喝一杯酒的消费,这就让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你了。”

    林歌嘿嘿一笑:“不用你掏钱,真的。”

    “这样我就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为了跟他们攀比这一下,就要花掉十几万开一瓶酒,这也太浪费了。”方娅道:“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也不在乎别人如何攀比。”

    林歌顿了一下,才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那个小姐妹,就是要踩着你炫耀她自己啊,这样你都觉得无所谓?”

    “的确无所谓啊。”方娅道:“自己过的幸福不幸福,只有自己知道。没有必要为了迎合别人的目光而活。就好像说坐在宝马里哭和坐在自行车后面笑的选择一样,有些为了拜金而丧失一切的人或许会选择坐在宝马里面哭。而我不是那种人,我知道,只有幸福,人生才是美好的。这个幸福是金钱买不来的。”

    林歌微微一笑,他真没想到方娅会这么想:“不管今天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反正我就决定了,要带你去酒廊喝一杯。当然,先声明,我可不是拜金主义,也不是奢侈主义。我会带你去星凯顶楼喝酒,那是因为我不用掏腰包,不然我还真不舍得。十几万,够一个山村希望小学几百人一年的生活费了。”

    方娅瞪大眼睛看着林歌,她真的是被林歌给搞糊涂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终,方娅还是被林歌带到了星凯大酒店八十八楼的酒廊,这个全申江喝酒最贵的地方,的确有它贵的理由。谁让这里可以把整个申江都一览无遗呢!谁让这里可以看到申江这座大都市最美的夜景呢。

    “哎呦,小林哥,啥风把你给吹上来了?!”徐云把酒廊的事情都安排给吕峰处理了,所以吕峰每天晚上都会在酒廊上过几个小时,他也很享受负责这个地方,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他心情甚爽。

    林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带朋友来做客。”

    “嘿嘿,女朋友吧?”吕峰笑着道:“想喝什么酒,直接跟峰哥说,峰哥马上让人准备。”

    林歌看了方娅一眼:“你想喝什么,随便点。”

    方娅不敢相信的看了林歌一眼:“随便点?你就不怕我喝到你破产?”

    “哈哈哈,美女,看来你对我们家小林哥还不是很了解啊,这地方你还真是随便点,随便喝。”吕峰道:“不怕被你喝破产,就怕你不喝,不给面子啊。”

    方娅看着酒水单,最终还是摇摇头,她这一辈子可绝对没点过这么贵的东西。这里面的天价酒也实在是贵的离谱了一些吧。

    “峰哥,我看你就随便上吧。”林歌道:“我们也不是为了喝酒,就是聊聊天而已。”

    “成!”吕峰道:“那我给你整瓶酒窖里珍藏的波斯红酒哈哈,一般人来了花钱买都买不到,一般品相口味的都要六十八万一瓶!我给你们拿极品!”

    吕峰也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直接让人去拿酒。就在这时候,薇薇和她的老公也来了,显然她老公很诧异,方娅真的和这小子出现在这地方喝酒!他真的喝得起?开玩笑吧!

    “小林哥,你们随便找地方坐。”吕峰说完就上前招呼新来的这两位客人:“两位里面请。”

    林歌突然微微一笑:“峰哥,不用招呼了,都认识,就跟我们坐一起吧。”

    薇薇的老公见林歌跟这里的主管都那么熟悉,心里有点没底儿了,不过事到如今,也不能掉了面子不是:“那大家就一起喝一杯吧,大家都是朋友,今天我买单就是。”

    “这就不必了吧。”林歌道:“何必那么客气。”

    薇薇老公大度的摆摆手:“相比起来,我觉得我开一瓶酒可没什么负担……”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酒就来了,吕峰拿过来亲自给林歌他们倒酒:“这可是珍藏了半个世纪的波斯红酒,哈哈,一瓶顶得上一辆奥迪A8了!”

    呼——!!这下薇薇的老公可真疯了!他睁大眼睛看着林歌,心道这小子有病吧!?!喝这种价值上百万的红酒!天呐!疯了吧!

    薇薇这下也不淡定了,她男人开的车才是辆A6,现在要喝一瓶比A8还贵的酒,这不是要命吗!

    “不好意思,我这人不太喜欢喝红酒。”薇薇老公起身道:“我还是喝别的吧。”

    林歌不屑道:“行了,不用你掏钱,不用紧张。额头都冒汗了,至于吗,不就是一瓶酒。”

    “你狠,你厉害。”薇薇的老公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挫败感:“你有钱行了吧,但老子可不是傻子,上百万喝瓶酒就为了给面子!你要这个面子,我给你,你自己买单!”

    没等薇薇的老公转身离开,吕峰就门神一样的拦在了他的面前:“你嚷嚷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轮不到你撒野呢。我们小林哥喝瓶酒而已,还用得着买单?你开玩笑呢吧?他一句话,今天这酒店都全部只为他和他身边的姑娘服务!这不是钱的事儿,小子,这叫面子!懂吗?”

    吕峰可是久经社会的社会人了,怎么还能看不出来攀比的这点小事儿。

    “你……你……顾客就是上帝!”薇薇的老公愤愤道。

    “你若把这瓶波斯红酒的单买了,你就是上帝。你若买不起,那你就是狗屁!”吕峰呸了一声:“滚蛋!别让老子在星凯看到你,口袋里的钱包不够鼓就别来酒廊装大爷,懂?!”

    薇薇发誓,她这辈子从未这么丢人过。人家方娅的男朋友就像是这酒店的大太子似的,喝着百万一瓶的红酒,还有人奉承着,而她老公却被人家直接指着鼻子骂,被鄙视买不起这瓶红酒的单!实在受不了这种打击的薇薇愤怒的甩手而去,她那丢人现眼的老公也借着追女人的台阶跑出酒廊!

    “老婆!你等等我,我带你去江边,我们还是去吹海风好不好?”

    “滚!别再叫我老婆!什么时候等你有钱有面子坐在这酒廊让人给你倒酒的时候,你在这么叫我!”薇薇怒吼着。

    男人也不乐意了:“我呸!你装什么装啊,你以为你什么好东西!我特么要不是有点钱,你愿意跟我上床?!我要是喝得起上百万的红酒,我就去找凌志玲当老婆了!还他妈要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狗曰的黑木耳!”

    说完,又觉得是骂了自己,急忙呸呸改口。

    “赶紧赶他们走人,别在星凯里面丢人。”吕峰摆摆手,让几个安保上去动手,这大吵大闹,满嘴不干不净的,实在有影响酒廊这高雅奢侈的气氛,太煞风景了。

    方娅无奈的摇摇头:“这酒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喝……”

    “就当可乐喝就成。”林歌道:“不喝的话,那就更没有什么价值了。管他呢,在我看来都一样,你就当我是暴殄天物吧!”说完,林歌直接当啤酒那么直接干杯了!

    嘶……看的吕峰都觉得这么喝太浪费,早知道给他们上大拉菲就是了,那东西酒窖多的是,不心疼。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