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歌的第一次约会可以说是相当成功,香车美酒,佳人相伴,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会兴奋好一阵儿。当那价值连城的红酒喝掉半瓶之后,林歌也在方娅面前放松了很多。

    虽然方娅很好奇林歌的事情,但她明白如何处理礼貌的这个问题,所以并没有乱问过什么,只是跟林歌聊一些自己家庭的情况,父母的身体情况,工作情况,听得出来,方娅家境不错,还聊了航空公司的一些事情,聊聊自己喜欢的音乐,喜欢的电影,喜欢的篮球巨星和足球先生。

    林歌大部分时间都像是一个听客,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聊什么,聊他从小在加勒比海域那个小岛上如何刻薄的挨训?聊他十岁的时候如何在孤岛上危机求生?十八岁之后又如何一人完成击杀任务?哦,老天,这若是说完,估计就把人家姑娘给吓走了。

    “我都说那么多了,难道你不准备跟我讲讲你自己吗?大家交朋友,总要坦诚一些吧?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会约你一起出来,是因为……是因为……我,我喜欢你。”方娅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口了,她总觉得林歌会自己聊聊他本人,可比起说话,林歌似乎更喜欢倾听,但方娅觉得,如果要谈恋爱,至少要基本了解一下对方吧?

    林歌沉默了几十秒钟的时间,才终于开口:“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从小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而我是一个连父母样子都记不住的孤儿。你在航空公司有稳定的工作,而我却注定一生不可能像你这般……方娅,我们不合适的。”

    方娅的表情有些吃惊,她还真没想到林歌的身世居然这么可怜,没有父母的孩子,内心的那种痛苦是正常家庭的孩子永远无法理解的。

    “对不起。”方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了,现场的气氛一度落入比较尴尬的现状。

    林歌起身做出决定:“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有些事情,就应该当机立断,不然越陷越深,对谁也不是好事儿。林歌相信方娅是个好女孩,一定可以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而她需要的幸福是他所不能给予的。

    方娅微微一怔,还想要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不用了,你喝酒了,我自己打车走便好。”说完,方娅还走到吕峰面前道:“经理,你帮他打电话找个代驾司机吧。”

    没等吕峰开口询问情况,方娅便直接离开了。

    吕峰一脸茫然的回头看了看林歌,林歌也没什么反应,眼睛盯着面前的半瓶红酒,连眨都不眨。吕峰不知道如何解决,只能抓紧时间拨通了徐云的电话号码,这事儿还得是云哥出面,其他人都解决不了。

    十几分钟之后,徐云便出现在了酒廊,看到那瓶喝了一半的波斯红酒,他一咧嘴,心疼的对吕峰道:“你还真够舍得,这酒给他喝不是纯属浪费吗,鸽子从小就不是喝酒的人,你给他十块钱一瓶的葡萄酒他喝到嘴里都是一个味。”

    “咱不是想给自己人长面子吗。”吕峰挠挠头:“谁知道那姑娘最后跑了,这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也后悔开这瓶珍藏品了。酒窖就还六十支,喝一支少一支了。”

    “什么情况?”徐云坐在林歌面前,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反正酒都开了,不喝也是浪费,让林歌喝进肚子里暴殄天物,还不如让自己奢侈奢侈。

    林歌无所谓的摇摇头:“没什么,就是不想耽误人家。”

    “可你这么做就已经耽误人家了。”徐云道:“知道姑娘最鄙视什么样子的人吗,那种往人家心里闯一下,然后就闪人的混蛋。你说,人家姑娘的心门都打开了,这要闭合需要多少时间,是爷们儿就要担负的起这个责任。”

    “我能给她什么?”林歌一怔,不解的看着徐云:“除了让她担心之外,我恐怕什么都给不了她。”

    徐云喝了口酒:“你这话倒不错,但如果你就这么错过了,那连担心都没办法给人家。如果她以后嫁给一个她都懒得去担心的人,你觉得她会幸福吗?现在这社会,第一印象不是冲着物质而来的女孩已经很少了,你可别犯傻。”

    “云哥这话没错,既然两情相悦,又何必拘于小节呢。”吕峰道:“你若这么说,那些职业兵战士们就不用娶老婆了,他们哪次出任务不都是有危险的,人家军嫂岂不是天天担心么。”

    徐云拍了拍林歌的肩膀:“知道有人担心你的情况下,你以后做事反而会更小心,更谨慎,更懂得珍稀自己,因为那时候你就不仅仅是属于你自己一个人了。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歌点点头:“懂了,哥,我现在就去追!”

    “等等,人家姑娘都说不让你酒驾了,你这开车去追,那不是给自己的形象扣分吗?”吕峰这个大男人有些时候还挺细心呢:“要我说,你就先等一会儿,估计人家姑娘到家了,你再打电话解释一下也不迟。”

    “那我怎么解释?”林歌一愣,他又没有追女孩的经验。

    吕峰摇摇头,这事儿他可教不了,他和他媳妇结婚,那都是家里人给介绍的,多少有点父母包办的意思,根本不算自由恋爱。

    徐云指了指楼下:“这事儿恐怕需要找女人请教了,林苏音和秦婉儿都在房间呢。”徐云看了看手表:“这个点儿肯定还没睡呢,你去找她们取取经,说不定这事儿就搞定了。”

    林歌撒丫子就跑向了电梯。

    徐云招呼吕峰过来坐下:“这酒不能浪费了啊,打电话让强子他们都上来尝尝。”

    “嗯嗯!”吕峰一边点头,一边掏出电话,他们也真好久没和徐云一起轻轻松松的喝过酒了。

    ……

    方娅刚进家门,就感觉到了父母脸色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呼……”方爸似乎还有些松了口气的样子,自言自语道:“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担心死我了。”

    “你就是个老古董,这都什么年代了。”方妈妈道:“你家姑娘也那么大了,你还希望她一辈子呆在家里嫁不出去啊,我看那小伙子人不错!”

    方娅瞪大眼睛,看着她老妈道:“妈,你什么意思?”

    “方娅,那个,你不是说要去谢谢那个飞机上见义勇为的小伙子吗。”方爸爸道:“我和你妈出去闲逛,正巧在肯德基那地方看到你们了……呵呵,好像你们还碰上薇薇和她男朋友了吧?”

    方妈妈得意洋洋道:“哼,明天我就要去找薇薇她妈,看她还敢不敢在我面前炫耀她那个开A6的女婿。我还就让她自己问薇薇,让她知道知道我家方娅给我找的姑爷是开保时捷的!”

    “啧啧啧,这么一把年纪了,还那么物质,还那么攀比,有意思吗?”方爸爸无奈道。

    “你们跟踪我?!”方娅瞪大眼睛:“爸,你怎么能让妈做出这种事情来?这样以来,我在你们面前岂不是连一点秘密都没有了吗。”

    方妈妈一瞪眼:“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什么叫跟踪啊!我们就是碰巧路过而已。”

    “真的?”方娅还真不相信她妈的话。

    “真的是碰巧。”方爸爸也帮着打掩护,但当爹的肯定担心女儿啊,他又试探姓的问道:“你们怎么没吃肯德基,去那星凯大酒店了啊?孩子,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方娅无语……这还叫碰巧?!这还叫没跟踪?连她去哪都知道了,还不承认跟踪她。但想想家里人也是担心自己,为了自己好,她也就只剩下无奈的摇摇头了。

    “你们可别乱想,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们去星凯,只是在顶楼的酒廊坐了坐,根本没有你们想的那些事情昂!”方娅这事儿可真要解释清楚:“妈!尤其是你,别想多了!”

    方妈妈夸张的睁大眼睛:“那个星凯顶楼的酒廊传说可奢侈的很,最便宜的一瓶酒都要十几万呢,他……他那都喝得起?他是做什么的?方娅啊,你可跟妈妈说清楚,妈妈也不是那种物质的人,咱先看他人品和家境……”

    “好了,妈,你就别问了!”方娅无奈道:“我告诉你我们喝了上百万一瓶的红酒,您就满意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方妈妈还真被吓到了,上百万的红酒,这小子家里得多有钱啊?

    方娅却直接毁灭了方妈的幻想:“但是我跟他不可能,因为我和他不是一类人,如果早知道他这么有钱的话,我都不会跟他约会了。我没有嫁入豪门的命,您就别多想了!”

    说完,方娅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

    方妈妈被气的呼呼喘息道:“死丫头啊!钱跟你有仇吗!有钱人有什么不好的,之前我不让你去约会,你还一个劲儿说人家这年轻人如何见义勇为,人品肯定如何好,怎么一知道人家是有钱人,你就翻脸啊!你这什么脾气啊,真不知道你站在谁这边。”

    “反正不站在你那边。”方爸爸瞪了方妈妈一眼:“孩子的事儿你能不能不艹心啊?!”

    “你是她亲爸吗?你家姑娘都多大了你知道吗?二十六了!”方妈妈道:“咱可不跟那些十多不嫁的剩女比较,我告诉你,老方,真正的有钱人,肯定还是喜欢年轻姑娘,这女人过了二十五,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在等下去,那就越来越不好找啊!前几年,剩女那叫有品味,有气度,不为男人而活,但现在不一样了,剩女多了去了,一点都不稀罕了!都知道现在社会开放,谁知道高龄剩女跟过多少男人,你以为现在有钱男人都傻啊,不想要个年轻单纯的?”

    方爸爸摆摆手:“罢了罢了,我跟你也没话说!”

    方娅躲进房间之后,手机一震,来了一条简讯:“今天晚上的事情对不起,我能跟你打电话解释一下吗?”方娅想了好一阵子,才打出一个字回给林歌:能。

    【ps:今天更吧,更完第9季所有章节,明天就是第10季新章篇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